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 > 正文卷 第六百零七章:扬眉吐气
    “来,来,来。”朱厚照兴冲冲的朝刘秀女招手:“且坐下,且坐下,张永,你这狗才,好生伺候,伺候着。”

    张永忙不迭的点头。

    好歹自个儿在东宫,那也是刘瑾之下,万人之上,平时这刘秀女,在自己面前,正眼都不会瞧她。

    可这刘秀女有喜,这可就不同了啊。

    张永心里一凛,忙笑嘻嘻的给刘秀女斟了茶。

    一旁的刘瑾森森然的看着张永,却没有做声,只在太子面前晃啊晃。

    朱厚照激动的上前,打量了刘秀女的脸色:“你今儿晕了?”

    刘秀女怯怯的颔首,看着朱厚照的目光,有些敬畏。

    这时,已有宦官取了起居注了,朱厚照捻着厚厚的簿子,一页页翻找了一下这个月的情况。

    “这样多……”

    看着这密密麻麻的记录,朱厚照努力的回想,接着,在一个半月前寻到了刘秀女的名字,他认真的抬头,好歹是朱大夫,蒋御医都是自己的徒子徒孙呢,到了手术台上,连搭把手的资格都没有。

    这割腰子割多了,也耳濡目染了医学方面的事,比如腰子不远,若是妇人,不就是生娃娃的子宫吗?方继藩可是亲自命仵作,绘画过图册来给朱厚照看的,嗯……人体的解剖图。

    朱厚照将簿子放下,看着刘秀女,也不把脉,因为受方继藩的感染,方继藩认为,把脉来判断是否有喜,其实是很不靠谱的事,误诊率太高。

    朱厚照便问:“至今来了葵水没有?”

    刘秀女吓的半死,不敢说话。

    朱厚照急了:“你说呀。”

    “是啊,说呀。”一旁几个伴伴,个个伸着脖子,为太子殿下着急。

    刘秀女想了很久,摇头。

    朱厚照道:“上次葵水是何时来的?”

    刘秀女紧张又害怕,低垂着头:“禀……禀殿下……是三月初九。”

    朱厚照眼睛放光,立即对照着起居注的时间,掐着手指头,反复的验算。

    “殿下,要不要……”一旁的张永笑嘻嘻的想说什么。

    朱厚照厉声道:“闭嘴!”

    他口里叨叨的念着孕期之类的话,猛地,抬眸:“这岂不是说,已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刘瑾急了,嘶哑着声音道:“错了,错了,起居注里分明说的是,是在一个多前,哪里有两个月,殿下,这不是玩笑啊。”

    “你懂什么?”朱厚照鄙视他:“本宫算的是最后一次来葵水的日子,你不是女人,瞎咧咧啥?”

    朱厚照压抑着心里的激动,越来越怀疑这刘秀女有了身孕了。

    可又不能确诊。

    张永道:“要不,请御医来瞧瞧吧。”

    朱厚照冷笑:“看个屁,等老方来。”

    …………

    方继藩几乎是在半夜,被东宫里的禁卫从被窝里拎出来的。

    事情紧急,东宫奉命来此的百户官几乎是带着人,携刀闯进了方家,方家平时用来看家护院的那条狗,平时甚是嚣张,见了哪一个来客都免不得要嗷嗷叫几声,今日看到一群杀气腾腾的人冲杀进来,月色之下,那不小心裸露出来的刀身反射着银灰。

    那大犬顿时摇起来尾巴,低着头,嗖的一下,没了狗影。

    为首的百户对方家了若指掌,直接领着人冲进了方继藩的寝室,方继藩躲在被窝里,磨着牙,梦里在与公主相谈甚欢,结果直接便拎了出来。

    “谁,谁,谁……”

    方继藩有点懵。

    “定远侯,有大事,太子殿下说了,天大的事,一刻都不能耽误,立即去东宫,十万火急,侯爷,得罪了,到时卑下自会来负荆请罪。”

    方继藩道:“我还没穿衣。”

    这百户便道:“来,掌灯,给侯爷穿衣。”

    方继藩大叫:“我需让香儿来穿的。”

    百户急的跺脚:“十万火急,侯爷可以自己穿。”

    方继藩振振有词道:“我没学过啊,我不会穿。”

    这是实在话。

    来到这个世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行动能力已经退化了,尤其是明朝的服饰有些繁复,方继藩真不会。

    百户急了:“给侯爷一件披风。”

    披风一裹,将里衣遮住,方继藩觉得这形象有些不妥,不过……将就吧。

    他匆匆的至东宫。

    等见到朱厚照的时候,朱厚照眼里布满了血丝,一见方继藩来了:“快来,给你看好东西。”

    方继藩上前,看着那瑟瑟发抖的刘秀女,再看刘瑾等人,其实路上,他已大致了解了情况,方继藩对朱厚照道:“确诊了?”

    朱厚照摇头:“没有呀,不是等你来。”

    “我……”方继藩有点懵。我不擅妇科呀,我只会环切呀。

    当然,方继藩不敢当着朱厚照面前再提环切二字。方继藩道:“葵水何时来的?”

    “都问了。”

    朱厚照取了自己问诊的记录,交给方继藩,方继藩低头看着,经血不调、皮肤开始干燥、呕吐、没有食欲……好像都中了。

    方继藩道:“极有可能是有身孕了。”

    朱厚照干着急:“本宫也是这样想的啊,可问题在于,是否可以确定。”

    方继藩没底:“去请蒋御医吧,这方面,他有经验,上次听他说妇科的事,他可是头头是道。”

    朱厚照一听:“就他了,去西山请人,要快!”

    …………

    方继藩顿时开始焦虑起来。

    没有确诊,这时还是不要报入宫中去,若是一旦是假消息,等于是白高兴了一场。

    不过……自己的环切,是否成功,似乎眼下,有了曙光。

    其实古人不孕,除了先天之外,因为没有化学污染,后天不孕的最大杀手,可能就是这包皮过长的缘故,这时代卫生条件有限,寻常人不可能做到每日洗澡,洗涤的工具也只限于皂角,而一旦那啥过长,且似朱厚照这般,不太讲究个人卫生,产生了大量的包皮垢,这些包皮垢日积月累,容易引发前列腺炎以及其他炎症,最终导致不育。

    要对付这种不育,最好的办法,就是切了。

    这是大明医学不孕不育科里,一次了不起的进步,方继藩甚至觉得,若是西山有一个男科医院的话,发财的机会,就来了。

    在这男权为主的世界,重金求子,绝不是牛皮癣里的广告骗局,而是切切实实的心理需求啊。

    方继藩背着手,突然想起什么:“如此明显的孕期反应,为何现在才知道?”

    朱厚照懵逼,然后火起:“不是说有人给刘秀女问过诊吗?看病的是谁,差点误了大事,将人给本宫提来。”

    片刻之后,周公公便被提到了寝宫。

    看着朱厚照气咻咻的样子,周公公被禁卫一丢,整个人在地上打了个滚,那代表了儒雅和博学的眼睛也落在地,他西意识的捡起来,戴在了鼻上,哭天喊地的道:“殿下,奴婢万死啊。”

    “说!”朱厚照厉声道:“你给刘秀女看病,明明她有如此严重的征兆,你却隐瞒不报?”

    “奴婢……”周公公不安的道:“奴婢觉得不对啊。”

    “哪里不对?”朱厚照恶狠狠的看着他。

    周公公哭哭啼啼的道:“和周秀女一样,有这样病情的,在刘秀女之前,就有五人,奴婢诊断了刘秀女之后,将她送走,且又来了一个嬷嬷,也是这个病情,奴婢……奴婢怎么敢断定她们有身孕呢?东宫里就殿下一个男儿,难道还会有鬼不成?”

    朱厚照一愣。

    七个。

    方继藩也有点懵。

    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在上一世,好像没听过这种报道吧。

    医学史上的奇迹?

    还是……

    周公公泪水涟涟,委屈的道:“奴婢……奴婢……觉得,这可能是……”

    “另外六个,是何人?”方继藩想到了什么:“全部请来,还有起居注,且看看对的上对不上。”

    “对呀。”朱厚照一拍脑门:“本宫为何没有想到,只要这些人统统对上了,就说明有身孕,否则,不会有这么多的巧合。快,将名字报来,拿起居注。”

    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探着脑袋,既然几乎是同时有孕,那么也就是说,则七人可能大致就在几天时间里同时怀上的。

    这样一算的话,只需在这前后翻找即可。

    周公公凭着记忆,道:“第七个奴婢印象最深,是姓容,姓容的一个嬷嬷,快年过三旬了。”

    方继藩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朱厚照。

    朱厚照没搭理他,却是低头,翻了翻,眼睛放光:“找着了,你看,本宫对这嬷嬷确实有印象,哈哈……”

    方继藩脸拉了下来。

    果然,上头有容氏的记录。

    接着,又报出一个个的名字。

    这一个个的名字,竟都对了号。

    方继藩都有些不忍心看这起居注,衣冠禽兽啊!

    等朱厚照放下了起居注,他眼里放光:“七个,这七人,病情和有了身孕相吻合,不只如此,本宫临幸她们时,时间也对的上,没错了,即便不必蒋御医来确诊,本宫也敢断言……”

    他手不自觉的,开始叉了起来,扬眉吐气啊!

    “哈哈哈哈哈!”( 明朝败家子 http://www.23wxx.com/9_9916/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