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最强吕布之横扫千军 > 第1卷 白门楼 第463章 转嫁危机
    文丑本来是要兴师问罪,没想到却被吕布一番话把他给问出了。

    驻马立于许昌城门外,他一脸茫然的抬头看着城楼上的吕布。

    吕布铁青着脸,和他彼此对视着。

    城楼上的吕布没有吭声,文丑心里却是一直在犯着嘀咕。

    和夏侯惇、夏侯渊厮杀了一场,把曹军赶走之前,他都没有机会靠近銮驾。

    等到曹军被击退,他上前请刘协出外相见的时候,才发现銮驾里根本没有皇帝的踪影。

    发觉情况不对,他立刻带着将士们赶来许昌,想要质问吕布。

    让他没想到的是,吕布根本没有认账,反倒还质问他,把皇帝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仰脸望着城头上的吕布,文丑极力回忆着究竟有没有见着刘协。

    想来想去,他都没想到见过刘协的踪迹。

    他向城头上的吕布问道:“楚王确定陛下不在城内?”

    吕布冷笑:“文将军这么问,难不成是怀疑我?”

    “不敢。”听出吕布语气不善,文丑回道:“我并不是怀疑楚王,只是觉着这件事确实是十分蹊跷……”

    “蹊跷的事多了去了。”吕布说道:“陛下是跟着銮驾出城,要不是将军闹这一出,夏侯惇兄弟俩人也不可能追赶的上。程、韩两位老将军本打算拼死力战,可是又不想与文将军为敌,只好率领将士们返回。我还没有去质问文将军,将军反倒跑来质问我,我就想问将军一句,究竟是什么道理?”

    “楚王息怒。”面对吕布的质问,文丑回道:“这件事容我回去查问,说不定其中有什么过节。”

    “还能有什么过节?”吕布冷着脸对他说道:“要是陛下果真被曹操得去,文丑,我定不饶你!”

    吕布带着威胁的一番话,让文丑心中一冷,浑身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我再去军中查问,但凡有丁点消息,即刻前来告知楚王。”吕布真的发怒,文丑也有几分惧他,回了一句,掉头往他带来的河北军那边跑去。

    文丑撤走,吕布嘴角浮起一抹笑容。

    他身后的孙策望着正在撤离的文丑,问了一句:“楚王,文丑要是反应过来,岂不是麻烦的很?”

    “等他反应过来,子龙和子义已经护着皇帝到了彭城。”吕布说道:“文丑心中越是疑惑,他越会认为皇帝被夏侯惇和夏侯渊掳了去。我们不用做任何事情,只要在这里等着就好。用不多久,颜良、文丑就会出兵讨伐曹操。他们两军杀的热闹,我们只管在边上观望也就是了。”

    “楚王认为颜良、文丑会出兵讨伐曹操?”孙策不太相信的说道:“早先楚王请他们出兵,他们总是各种理由拖延。这会怎么会愿意出兵进攻曹操?”

    “当然是为了皇帝。”吕布说道:“文丑前来质问我,却被我给他来了个下马威。先前对我们的怀疑,如今都转嫁到了曹操的头上。同样的道理,曹操也在怀疑着他们,认为陛下被他们夺取,正愁找不到机会攻打俩人,他们一旦杀去,恰好是中了曹操的下怀。”

    “原来楚王在这里设计等着。”想明白了其中缘故,孙策点头说道:“只要颜良、文丑出兵讨伐曹操,我们就能坐山观虎。等到他们斗的两败俱伤,或许还能从中渔利。”

    “不!”吕布微微笑着,对孙策说道:“我们不参与其中,就这么看着。等到他们打完了,我们也该撤军返回彭城。”

    “楚王不打算趁势灭了曹操?”孙策疑惑的问道。

    “灭了曹操?”吕布反问:“曹操并未伤及元气,他不过是丢了许昌和皇帝,我们想要灭他,哪有那么容易?”

    “难不成就这么算了?”想到就这么算了,孙策有些懊恼。

    吕布却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笑着说道:“伯符也不用焦躁,击破曹操没有那么容易,我们就让他先逍遥着。曹操丢了豫州,就像被断了一条臂膀。原本两条手臂打人,如今他却只有一条手臂,又能把我们怎样?”

    听吕布说了这些,孙策想想也确实是那么回事。

    曹操失去豫州,又把皇帝也给弄丢了,对于他来说,确实像是断了两条臂膀。

    当初曹操强大,吕布确实不是他的对手。

    经过这次讨伐,双方实力已经发生了逆转。

    从今往后,吕布再也不用惧怕曹操,反倒是曹操,要时刻提防着他的讨伐。

    “曹操退走,我们可是夹在他和袁本初之间。”孙策又对吕布说道:“万一两家联合起来讨伐楚王,到时可不容易应对。”

    “走到那一步,才知道该怎么继续走下去。”吕布说道:“现在考虑那些,还为时过早。”

    吕布驻扎在许昌城内,等待着颜良、文丑向曹操发起进攻的消息。

    从许昌城外离开,文丑带着一万将士往颜良驻扎的方向赶去。

    见他领着将士们回来,颜良带着几个亲随迎了上去。

    “怎样?”见了文丑,颜良劈头问道:“有没有找到皇帝?”

    “只抢来了銮驾。”文丑回道:“当时夏侯惇和夏侯渊领兵前来抢人,吕布麾下护送銮驾的兵马不战而退,我带着将士们把曹军赶走,可是銮驾里空无一人。虽然查问了当时看守銮驾的将士,却根本没人看到皇帝去什么地方了。”

    “会不会皇帝原本就不在銮驾里?”颜良皱着眉头,提出了他的疑问。

    “起初我也怀疑是这样。”文丑回道:“为此我还特意去了许都,也在那里见到了吕布。”

    “怎样?”颜良很清楚,要知道皇帝的行踪,吕布是个关键。

    “从他说的话来看,应该和这件事无关。”文丑说道:“他也很是恼怒,还说了,要是皇帝落在曹操的手中,必定不与我干休。”

    文丑描述了吕布当时的表现,让颜良也觉着有些摸不清头脑。

    “这么说,吕布确实不知道皇帝到什么地方去了?”颜良向吕布问了一句。

    “应该是。”文丑回道:“要不他也不会反过来质问我,至少在质问的时候,他应该感到心虚才对。”

    颜良点头:“你说的没错,看来皇帝多半是落到了夏侯惇和夏侯渊的手里。他俩也是曹操麾下猛将,既然是来抢皇帝,没有得手,怎么可能轻易退回?”

    “说的有理。”文丑点头:“我也觉得应该是他俩把皇帝给抢走了,那场厮杀,我们虽然人数占优,却也不应该如此轻易获胜。”

    “既然皇帝有可能被他们掳走,我们是不是……”文丑接着问了一句。

    颜良想了片刻,对文丑说道:“我也觉着应该向曹操进攻,只是我们的兵马不多,你觉得有几分胜算?”

    文丑脸色比刚才更加凝重。

    他和颜良领着十万大军来到许昌附近,原本就没想过要与吕布或者曹操正面抗衡。

    凭着这么点人马,无论击破吕布还是击破曹操都不可能。

    吕布攻打许昌,拿下城池的当天,两支大军在城内厮杀,双方损失都不算小。

    要是没有那一战,颜良、文丑甚至不敢在附近逗留太久。

    虽然吕布把曹操赶出了许昌,可曹操并没有伤筋动骨,以他们这点兵马,想要撼动曹操,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心底做了这些盘算,文丑对颜良说道:“虽然我们兵马不是很多,可我却觉着并不一定会败给曹操。倘若就这么回去,我们也没办法向主公交代。我认为,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尝试一次。要是能把皇帝抢回来当然再好不过,即便抢不回来,见到主公,我们也有话说。”

    “也只好如此。”文丑说的确实是有道理,颜良点头说道:“我俩好好核计一下,该如何向曹操用兵,才能从他手里把皇帝给抢回来。”

    颜良和文丑核计着讨伐曹操,夏侯惇与夏侯渊也领着将士们退到了曹操的军中。

    俩人来到曹操面前,还没开口说话,曹操劈头就问:“怎样?有没有找到皇帝?”

    “只是看到了銮驾,并没见着皇帝。”夏侯惇回道:“我们到的时候,文丑已经把吕布派去护送的人拦截住。文丑带去的人马足有一万余人,虽然我们上前厮杀了一场,并没有吃亏,可他们的人实在太多,也没能把陛下给抢下来。”

    低着他,他面带羞愧的对曹操说道:“我俩没能抢回皇帝,有辱主公所托,还请主公降罪。”

    “文丑麾下人马众多,你俩又怎么可能抢回皇帝。”曹操抬了下手,对夏侯惇和夏侯渊说道:“何况吕布派去的兵马也在场,人数是你们的数倍,要是你们还能把皇帝抢回来,才真是咄咄怪事。”

    夏侯惇和夏侯渊相互看了一眼,俩人脸上都露出了尴尬。

    “吕布派去的人马,并没有留下。”夏侯惇回道:“我们到达之前,他们已经退走,也没有参与到战事之中。与我军厮杀的,只有文丑所部河北兵马。”

    听了夏侯惇的回复,曹操一脸错愕的看向身旁的幕僚们。

    他向幕僚们问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件事过于蹊跷?”

    郭嘉回道:“这件事何止蹊跷,如果皇帝就在銮驾中,吕布派去的兵马即便明知护不住,也会拼死一战。可他们却并没有那么做,而是直接撤走,难道主公就没觉着其中有什么蹊跷?”

    曹操点头:“经你这么一说,我确实觉着其中有不少古怪。”

    目光再次落到夏侯惇和夏侯渊的脸上,曹操问道:“你俩确定吕布派出的人马在你们到达之前已经撤走,并没有一兵一卒参与到战事中?”

    得到了确定的回复,曹操眉头紧紧的锁着,对众人说道:“吕奉先应该明白,得到皇帝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只要皇帝在他手里,他不仅可以名正言顺的讨伐我,还可以对天下予取予夺。无论他向谁用兵,都可以打着大汉朝廷的幌子。夺取许都,对他来说最大的收获无非是得到了皇帝。才把皇帝弄到手,还没来及送走就被人给劫了,他又怎么甘心?”

    因为没能抢到銮驾而感到懊恼,夏侯惇和夏侯渊见到曹操的时候都是一脸羞愧。

    曹操猜测皇帝很可能不在銮驾里,夏侯惇和夏侯渊脸上的羞愧退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错愕。

    看着曹操,夏侯惇问道:“主公真的认为皇帝不在銮驾里?”

    “应该是早就走了。”曹操说道:“吕布令人护送的,只不过是个空銮驾。要是你们没有赶到,吕布手下的人必定会和文丑的人发生冲突。你们去了,反倒省了吕布手下那些人的事。与文丑厮杀一场,耽搁了将近整天,早就离开许都的皇帝,走的也是更远。即使我们现在派人去追,也根本不可能再追的上。”

    夏侯惇和夏侯渊彼此看了对方一眼,俩人脸上的疑惑比刚才更深。

    “主公,我觉着事情远远没有结束。”郭嘉对曹操说道:“吕布做了这样的安排,文丑抢去的也一定只是空銮驾。没有得到皇帝,文丑必定前去质问吕布。主公认为吕布会怎样对他说?”

    曹操只考虑到吕布是把刘协先送出了城,再用銮驾吸引他和颜良、文丑的注意,却没考虑到后续的事情。

    郭嘉开口提醒,曹操陡然警觉。

    看向郭嘉,他问道:“奉孝的意思是……”

    “我认为文丑去了许都,吕布绝对会告诉他,皇帝是被元让和妙才两位将军掳来了。”郭嘉说道:“文丑想不明白皇帝怎么突然不见,当然也会怀疑是被两位将军得到。颜良与文丑都是河北猛将,俩人勇武有余,智虑不足。他们认定皇帝在主公手里,当然会领军前来进攻。”

    “奉孝的意思,颜良、文丑会领着兵马来攻打我们?”曹操不是太敢肯定的向郭嘉追问了一句。

    “他们当然会来。”郭嘉说道:“颜良、文丑所部兵马过十万,一旦他们来了,必定会给我军带来不小的损耗。主公还是早些做好谋划才是。”( 最强吕布之横扫千军 http://www.23wxx.com/9_9526/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