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山沟书画家 > 绝世笔法 第时517章 时代之声
    徽大的名人大讲堂,是参与人数最多的活动,以往过来的,都是一些知名学术专家、各界名人,当然也有历届的徽大校友,至于钟岳的演讲,显然是属于特殊的那一种人。当然这期的名人大讲堂,仍然火热,整个场馆人都坐满了人,甚至有些后来的学生都坐在了台阶上,如此火爆的场面,一般也只有某些知名人士的到来,才会有的热度。

    钟岳在后台看到了这么多的人,也是有些惊讶到了。他没想到,学生会这么热情,当初因为他,在徽大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看来这么久过去了,当初那个“鸡排大亨”威力不减当年啊。

    “今天,我们请来了一位我们徽大的校友。他是如今徽墨的代言人,创造的一点漆墨业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成了墨业中的翘楚,他更是我们华夏书画的传承者,大家想必对当初那轰动一时的《钟氏家信》不陌生,好了,接下来,就让我们隆重欢迎,华东青年艺术家联盟会长,钟岳先生。”

    钟岳走出来,场面迎来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就是钟岳学长吗?好帅啊。”

    “听说才刚刚毕业的,真是年轻有为啊。”

    钟岳眼睛扫过底下,缓缓走到了演讲台上,轻咳了两声,笑道:“面对曾经吃喝玩乐过的同学,这怕是我上台最紧张的一次了。”

    底下顿时传出一阵笑声,被钟岳幽默风趣的开场所打动了。

    “我们言归正传。我们的校长邀请我来做这次演讲,我感到十分荣幸,因为能够在母校,面对曾经的同学老师,讲述我这几年在书画艺术这条道路上所经历过的一些事情,这应该是一次有意义的分享吧。

    这是一个多元的时代,在这个时代,现在科技理念和传统文化发生了碰撞、交融,我们有了更多的选择和理想。说到书法和绘画艺术,可能在座的不少人都会认为,这些都不是普通人都会去接触的高雅艺术,认为我是不是该去隔壁的徽州美院去讲这些内容,那么大家就错了。

    历史上大多的书法家,他们本身就不是想要成为书法家,以这个为目的而去从事这门古老的艺术的,他们也都是像大家一样,有自己的职业,有些是官员,有些是地主,有些是僧人,然而或许是在书写奏折;或许是在招待宾客,记录宴请;或许呢,是在眷抄经文的时候,不经意间就完成了流传千古的佳作。

    我们的邻国,可能是大家之前听说我的事情最多的那个国度里,他们的国民接触书法的人数基数,远远要比我们多,这门古老的艺术,在他们国家深入到了真正的国学文化之中,这才是真正的传承,而非浮于表面。

    之所以要成立华东青年艺术家联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青年一代,要改变当今国内书画界这样的风气面貌,人人都是书法家、国画家,这样的基数意识,要深入到每个国人的心中,这些,都需要我们不懈的努力和奋斗!”

    场下响起了一片掌声,都对钟岳这样不油腻又有大师扛鼎的风范所感染到了。

    “大家有没有要对钟岳学长提问的?”

    场下有不少人举起了手。

    “好,这位同学,对,就是你,穿白蓝格子的这位男同学。”

    “钟岳学长,我想请问一下,这个华东青年艺术家联盟,是任何专业的人都能参加吗?”

    钟岳笑道:“不错,只要你热衷于书画相关艺术职业,都可以报名。我们会有相关考核,一般如果没有任何基础,就会以阳光志愿的形式,来免费学习你喜欢的艺术。”

    “那钟岳学长会参与到教学之中来吗?”

    钟岳停顿了一下,笑道:“当然。我会以更加热诚的态度,投身到书画教育之中。”

    场下再次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这位同学。”

    “谢谢,请问钟岳学长,你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类似工会性质的联盟?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钟岳微微一笑,点头道:“这个时代不乏大师,我之所以会一步步坚定自己的信念,来做这样一个联盟,正是一群大师们不断的提携鼓励之下,才站在了大家面前,所以书法发展到今天,并不是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千年以来,无数书法家薪火相传的结晶,国画、治印皆是如此。”

    “那么,我们的书法、国画会碾压油画吗?”

    钟岳笑道:“艺术之中只有更加璀璨和辉煌,至于碾压,你觉得苹果和梨之间,或许针对个人来讲有那个好吃之说,但是真正放在一起,存在优劣吗?我们发扬书法,不是为了和谁比,也不是为了要如何碾压其他民族的艺术,而是将本民族的传承继续发扬下去!”

    场内掌声此起彼伏。

    “钟岳,留一张墨宝,纪念一下这个有重大意义的时刻吧。”

    钟岳看着已经准备好的文房四宝,知道逃不了了,便拿起笔,在墨碟里沾了沾,写道:“继往开来,砥砺前行。”

    这句话,不仅仅是对这次演讲的一个总结,更是今后钟岳漫漫长路长的一种自警,这不知终点,更是征程的起点。

    “好,好字!这样,钟岳,晚上学院的领导一起,咱们去外面吃一顿,商讨一下有关切实落实这个联盟的事情,你看如何?”

    钟岳放下笔,笑道:“不了。我这才刚回来不久,今晚想和家人一起吃饭,要回去。”

    “这样啊,那改天再约吧。”那位学院教务的负责人讪讪一笑。

    钟岳看着暮色下的徽大,四年之前,他也是站在这个地方,展望着未来,如今,怀揣着梦想和寄予,这个艺术家的摇篮,能走多远呢?

    这个问题,他无法给出答案,因为凭借一代人的努力,可能无法改变什么,但是正如柳梢娥所说的,总得有人去做。

    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钟岳站在夕阳之下,斜阳将身影拉得斜长……( 山沟书画家 http://www.23wxx.com/9_9285/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