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山沟书画家 > 绝世笔法 第510章 互相试探
    秦海呵呵一笑,“钟老弟既然知道了,又何必多问呢。这幅画,你应该比我了解啊。”

    “确实是出自我之手。”

    秦海说道:“听说之前那个患绝症的小姑娘,被钟老弟治好了?”

    “倒不是被我治好的,是水沟弄的张鹤平张医师治好的。我只是将我所知道的东西告诉了张医师而已。”

    “那画中的男子以及怀里抱着的姑娘,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我的外祖父和母亲了吧。”

    “应该是的。”

    秦海握着茶杯的手一颤,他确实从那怀里女子的眉宇间,回想起了儿时母亲的模样,只是人到晚年,那些太久远的人或事,记不太清了。

    “这幅画,老弟可否割爱给我?”

    “这……倒是未尝不可以。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听说秦先生手里有一卷灵飞经残卷,不知道可否割爱呢?”

    秦海摩挲着手上的扳指,轻笑道:“我就知道,钟老弟这么费尽周折,就是为了我手中这道听途说来的灵飞经残卷。”

    “我想,不知是道听途说吧。秦爷当初在甘州能够一眼就认定我手中这灵飞经残卷就是仿品,当真是看出什么破绽,而不是对自己手中藏品真迹无疑的一种坚信?”

    “哈哈,钟老弟。你我之间,就不要再试探来试探去了。”

    “我想也是。”

    秦海说道:“老实说,我都佩服钟老弟这书画双绝的才气,这幅画在白绢上的巨制,也是让人惊叹,只不过这终究是现在艺术品,和文物古董嘛还是有些差距的。我是搞文玩收藏的,按照目前市面上的定价,就算是国内顶尖的书画大师,这幅作品,我能给出的最高价格就是一百万,至于这灵飞经残卷呢,钟老弟觉得开多少合适呢?”

    “真是以金钱来衡量的话,我想这灵飞经无论我开多少价,秦老先生都是不会割让的,我又何必自取其辱地开价呢。”

    秦海眉头一挑,继续给自己斟茶,忽然抬头眼睛扫过来,盯着钟岳,“我第一次在甘州那家杂志社遇到的那个人,就是钟老弟你吧。”

    “这和我们说的这事情有什么关系呢?”

    秦海继续说道:“我找人询问过,那位杂志社的老弟,在医院里可是住了将近两年,这和钟老弟失踪的时间基本吻合,那么我就在猜测,如今钟老弟回来了,那甘州杂志社内的那位丘山先生,不知道还在不在。我这一找,你猜怎么着?”

    钟岳说道:“那又如何呢?”

    “是什么,能让一人从重度烧伤,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忽然完好无损地出现在秦某人面前喝茶,这一点,秦某很好奇。”

    钟岳不得不佩服秦海这老东西的心细如丝,笑道:“秦老,有些事情,好奇心太重,容易惹麻烦的。”

    “哈哈,钟老弟,严重了。我可不想知道这位丘山先生经历了什么。只是……你跟我来一下吧。”

    钟岳迟疑地坐在位置上,不知道秦海要干嘛。

    “钟老弟,你都这样大摇大摆地进来了,难道现在还怕我对你有什么歹意么?”

    钟岳起身,跟着秦海朝电梯走去。当初钟岳发现,从三楼往上那个电梯按钮是被人抠去的,跟着秦海走进了电梯之后,秦海刷了一下卡,电梯才能朝上升上去。

    “我没什么歹意,只是希望钟老弟不要将此事传出去吧。”

    “这个秦爷放心。”钟岳笑了笑,看来秦海之前和他将丘山的故事,也就是有这个顾虑,希望彼此遵守一下各自的秘密。

    楼上的布置,有些出乎钟岳意料,居然像是在医院的病房,而且很多角角落落,都是软包设计,这么体贴入微,难道这里真的是个小诊所?

    秦海带着钟岳朝里边走去,“年轻时候风流倜傥,让多少女人流过产,到老了,想要个儿子,终于报应来了。”

    秦海将房间打开,“小斌啊,爸爸带朋友来看你了。”

    “走啊!”原本坐在窗前看书的秦斌忽然看到有陌生人进来,忽然有些暴躁地将书摔在了地上。

    “听话,让这位大哥哥看看。”

    刚刚一口一个钟老弟,现在又是大哥哥的,钟岳正佩服秦海这人际关系的瞬间转变啊,当然,他也不是想年纪轻轻,就被人喊做是钟叔叔……

    “走啊!我不要你管!”

    钟岳看着轮椅上的秦斌,似乎两条腿好像没动过。

    秦海说道:“钟老弟,你跟我出来吧。小斌,记得按时吃饭。”他把门关上了,说道:“我老来得子,就这么个儿子,还因为当初的一点家庭琐事,搞得小斌摔断了脊柱,导致如今半身瘫痪,跑遍国内外无数医院,都说无法治愈了。这两条腿如今肌肉每年都在萎缩,除了靠平时的按摩,维持血液流动外,已经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了。”

    “这确实是个令人扼腕的消息。”

    秦海诚恳地说道:“钟先生,如果你能治好犬子的这两条腿,灵飞经残卷,双手奉上!”

    钟岳看着秦海那目光灼灼的样子,“秦老,我是拿笔的,不是拿手术刀的啊,这事情你该去找大夫,找我干什么?”

    “不,我知道你一定是从当初静安寺中找到了什么神奇的医术,不然那个姑娘,还有你这全身的重度烧伤就都没法解释如何治愈的了,所以,钟先生,这次真的是秦某拜托你了!”

    钟岳摇头道:“治病这件事情,我还是不能答应,这不是儿戏。”

    “钟老弟,你刚刚也看到了,小斌他这么自暴自弃,已经好几年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不知道等我不在这个世上的时候,他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钟岳说道:“我真的不会什么医术,秦老,你这是强人所难啊。”

    “你等一下。”

    对于墨韵进入旁人身体会不会带来什么副作用,这个钟岳还是出于摸索阶段,不过看付国强之前来敦煌时候提到肩膀的缓解程度以及钟岳后来又给舒筋活络了一次的效果来看,暂时没发现什么副作用,但是真的要钟岳去用来治病,那纯属扯淡了。( 山沟书画家 http://www.23wxx.com/9_9285/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