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远东1628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蔫坏蔫坏的老巴
    远东骑兵纷纷下马,走到十几个被俘的哥萨克人面前,抡起枪托狠狠的把他们砸翻在地,然后他们对这些哥萨克俘虏一顿拳打脚踢。

    直到打得差不多了,他们才把这些哥萨克人扒得精光拖过来,让他们跪在巴根的面前。这帮哥萨克人倒是硬气,丝毫没有服软的意思,一个个满脸凶狠的看着巴根。

    “都这个时候了,还特么敢这么嚣张。好……我老巴就佩服你们这样的汉子,够硬气……哈哈……”

    他哈哈大笑了一番,然后随手指了几个哥萨克人,笑着道:“既然你们的骨头这么硬,那我就让你们硬到底。把这几个给我串在木桩上。”

    旁边的一帮远东骑兵齐声轰然相应,不一会儿,就矗立起来几根削尖的木桩。一帮哥萨克人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那几个哥萨克人被远东骑兵拖了出来,吓得他们大声的哀嚎。但他们嘶喊根本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纷纷被穿在了木桩上,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现在那里还有一个空着的木桩,这可把剩下的那些哥萨克吓坏了。他们看着木桩上的哥萨克人的惨状,一个个都精神崩溃的瘫在了地上,生怕被选上串到上面。

    巴根笑呵呵的看着他们,随着他的眼神不断的扫过,跪在地上的哥萨克人的心也都被揪紧了。可是巴根就是不说话,使得这种紧张的状态一直折磨着他们。

    俄罗斯征服西伯利亚、中亚和远东庞大领土的时候,无时不闪现哥萨克人的身影,剽悍、野蛮,甚至是死神,这些坚硬的词汇都可以被用在他们身上。

    他们的战斗力之强是当时的西伯利亚土著和中亚各游牧民族所无法比肩的。他们是冷兵器时代西方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从欧亚北部大草原,进入东方的骑兵部队。而在此之前,敢于入侵东方的无一不是身首异处。

    这些以俄国逃亡农奴组成的哥萨克人。是仿照游牧民部落组织构建的一种军事团体,他们横刀立马、冲锋陷阵的英姿。视枪林弹雨如闲庭信步的洒脱,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气,在倒映着篝火的静静的顿河畔高歌起舞的奔放,为俄国向亚洲内陆的扩张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

    但是遇到强大的远东军,即便是无比彪悍的哥萨克人,依然完全没有可比性。无论是武器装备、训练、组织纪律性,还是战术配合,和远东军相比完全不是一个层次。远东军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基本具备了职业化、正规化和现代化军队的影子。

    大批在附近参与搜索的远东军部队,不断的刚到这里。当远东军官兵看到穿在几根木桩上的哥萨克人,听着他们凄厉的嘶嚎,全都围拢了过来。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那个空下来的木桩,以及摊在地上的十几个哥萨克人,都暗骂巴根这货太阴险。

    这特么也太折磨人了,让这帮哥萨克在生死间纠结徘徊,让他们享受等死的过程,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呢。

    “老巴,你太狠了吧。你看你把他们吓得……”

    “这帮毛子,不是传说很勇敢吗,遇到你老巴。也被吓尿了……哈哈……”

    “这个老巴,看着挺老实,可是却蔫坏蔫坏的。”

    一帮和巴根熟识的蒙古老兵,纷纷和他开起了玩笑。巴根也愿意和大家扯淡,也让这里变得越来越热闹。

    这可苦了地上的这些哥萨克,等待死亡的滋味可想而知。几个胆子小的,已经被吓得屎尿横流,周围弥漫着一股骚臭的气息,再加上几个哥萨克人凄厉的哀嚎。使得这里的气氛很诡异。

    这时,一艘飞艇悬停在附近。缓缓的降落下来。

    几个人顺着软梯跳下了飞艇,巴根一看心里顿时一惊。连忙跳下马跑了过去。

    “立正……”

    在场的远东军的官兵听到巴根的口令,也都知道是哪个大首长来了,全都以标准的军姿原地立正,原本喧闹的对方瞬间鸦雀无声。

    来的人正是远东军西北野战军西进兵团的司令员高强,以及参谋长等人。巴根向高强进行了报告,然后陪同高强等人来到了哥萨克俘虏这里。

    高强看了眼这里的情况,转过头对巴根笑道:“老巴,你的鬼主意还真不少,那审讯俘虏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估计这些人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了,你只要吓唬一下,他们保证全都得撂了。”

    “是……司令员,你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巴根听了高强的话,兴奋的对旁边几个官兵下达了命令,正好高强带来了几个俄语翻译,他马上组织人对这些哥萨克进行了突审。

    高强看了眼几个穿在木桩上的人,他们的声音已经嘶哑,喊得都不是动静了。听着就让人瘆得慌,头皮都麻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在西伯利亚实行的这个处决方式,也太残忍了。”

    高强皱着眉头骂了一句,其实他还是非常反感木桩刑的,觉得这样不人道。现代社会的人,如果目睹这样的情景,可能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吧。

    可是自从北上军团侦察部队首先在伊尔库兹克使用了这个处决方式,木桩刑瞬间风靡了北方各个部队,尤其是以宋涛和强权胜两人为首,大力支持对毛子的首领,以及反抗激烈的毛子,全部采用这样的处决方式。

    有了西北军两位司令员的大力提倡,使得这次北上扫荡计划的过程中,西伯利亚各地俄国人的据点附近都竖满了削尖的木桩,上面穿着一个个惨叫着的毛子。

    他们在木桩上垂死挣扎的惨状,对蒙古骑兵来说,一点也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而且也让他们对这种残忍的处决方式,非常的着迷。只要有时间,他们就尽量多弄一些这样的木桩,然后把俘虏的毛子穿在木桩上。

    他们似乎极为享受这种声音,一帮蒙古骑兵会坐在木桩的周围,听着木桩上毛子凄厉的惨叫声,三五成群的喝着小酒,不时的哄然大笑,就跟看马戏一样。( 远东1628 http://www.23wxx.com/9_9229/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