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交锋 > 正文卷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新课长
    宪兵队的美座聡太和本清正雄虽然死了,可并不影响大泽谷次郎的地位。据传,宪兵队本部,有意从下面的宪兵分队调人。毕竟,上次宪兵队本部损失惨重。除了一名将军和大佐外,还损失了大半个宪兵小队。

    朱慕云向大泽谷次郎抱怨,曾山可能会动他。其实也是想激起大泽谷次郎同仇敌忾,曾山虽是政保局的代局长,但在大泽谷次郎面前,什么也不是。

    “如果曾山敢动你,他这个代局长就当到头了。”大泽谷次郎说,这一点他还真的能做到。日本人在中国人面前,天生有优越感。他如果要护着朱慕云,曾山也不敢动的。

    “那倒不用。”朱慕云说,虽然曾山步步紧逼,他也不停的后退。可是,曾山还没有把他逼得没有退路。

    朱慕云借着完善省政府安保方案的机会,与杨怀益见好几面。趁机将汪清海收藏的名人字画,送了好些给他。要不然,六师怎么可能被改编为暂编第一师?

    第一师负责古江水上巡逻,也是有油水的地方。国军和新四军水上的战斗力都不强,可以说几乎没有。水上巡逻虽然辛苦些,可是以后第一师走私货物时,更加方便了。

    “对了,这是最近出现的新四军宣传单。”大泽谷次郎突然拿出一张用日文写的宣传单。

    朱慕云远远的看了一眼,看到纸张粗糙,印刷简易,马上就明白,这些宣传单来自新四军。这种宣传攻势,重庆原本也做得很少。最多,也就是在锄奸时,在现场放一张纸条。像新四军这种经常性的宣传攻势,几乎没有。

    这是一份来自一人叫宫本的反战日本士兵,告在华日军士兵的一封信。宫本在信里说,他原本也是十一军的一名士兵,被新四军俘虏后,被送到了后方的医院。在那里,得到了最好的治疗。

    新四军宁愿自己吃坏的伙食,也要把最好的饭菜给他们吃。而且,新四军从来不杀俘虏,对待他们这些被俘的士兵,就像对待亲人一样。宫本大声疾呼,所有在华的日军士兵,不要再被帝国主义蒙蔽。他们对中国的战争是邪恶的,注定会失败。

    宫本以他的亲身经历,奉劝所有在华日军士兵,放下武器,与中国人做朋友,不要再把侵略战争当成正义之战了。

    宫本的话写得很朴实,但对有些人的震动很大。比如说大泽谷次郎,他就觉得宫本写得很好,写到他心坎里了。

    “这份传单为何我没有看到?”朱慕云看了之后,诧异的说。他身为政保局的二处处长,这种事情性质很恶劣,一旦在古星发现,他肯定会知道的。

    “新四军很聪明,这些传单只在日军士兵间流传。宪兵队也是在流传了一段时间后,才发现这些传单的。”大泽谷次郎说。

    别小看这样的一些纸,对日军的心理影响非常大。再加上日军刚在长沙战役中损失了几万人,日军内部原本就很消极。再加上这些传单的影响,已经有士兵准备潜逃了。

    对他们来说,来中国参战,实在不知道何时才会是个头。大泽谷次郎很难理解他们的心情,日军的战斗力正在慢慢下降,这些事情,一般人很难察觉到。可是,作为他们的对手会知道,日军内部也清楚。

    精锐部队不是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就能成长起来的。需要几年时间打磨,才能造就一支百战之师。去年以前,日军一个联队,都能与国军一个军抗衡。可现在,至少要两个联队,甚至三个联队,才能阻挡国军一个军了。

    国军越战越勇,日军的消耗,已经影响到国内的正常生活。长此以往,日本一定会被这场战争拖垮。

    “这种宣传单,未必会有什么作用。”朱慕云将传单随手放到桌子上,不以为然的说。

    虽然大泽谷次郎与他一起共事多时,甚至,大泽谷次郎多次窃取机密情报。可是,在大泽谷次郎面前,他依然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只想给大泽谷次郎留下一个情报贩子,或者投机分子的印象。

    这就像华生与朱慕云的关系,他们两人的私交,可以说生死与共。但是,涉及到组织原则时,两人都特别坚定。华生入党好长一段时间,朱慕云都不知道。

    “那就想错了,目前,宪兵队已经抓到了两百多名逃兵。这些人,大部分都看过这种传单。”大泽谷次郎说。

    日军的教育水平远高于国军,这样的传单,大部分日军士兵都能看懂。但要是将同样内容的内容,换成中文散发到国军部队里,能有一成士兵认识上面的内容,就已经很不错了。

    “两百多人?”朱慕云这下真的很吃惊,之前日军要哗变,就有好几百人被送到军事法庭,有些人还直接被送回国。现在,竟然又出现了两百多名逃兵,简直不敢想象。

    “中国军队的战斗力越来越强,他们看不到胜利的希望。”大泽谷次郎说。

    “宪兵队群龙无首,特别是特高课长,是不是马上就有新的任命了。”朱慕云问,特高课是直接领导政保局的主管部门,特高课长没定下来,政保局有很多工作都不好开展。

    比如说李邦藩内线的档案,曾山在政保局怎么也找不到。甚至他家里,也被翻了好多次,还是一无所获。曾山高度怀疑,这些内线的资料是在特高课。可是,本清正雄死了,新的特高课长没上任之前,曾山得不到任何回应。

    “你不知道?”大泽谷次郎惊讶的说,朱慕云的信息一向灵通,怎么会连这件事也不知道呢。

    “我哪知道?”朱慕云不解的问,自己又不是万能的,大泽谷次郎的意思,似乎自己是理所当然要知道一般。

    “你不是与植村岩藏也走得很近么?”大泽谷次郎缓缓的说。

    “植村岩藏!”朱慕云张大嘴着,他还真的没想到,竟然会是植村岩藏当特高课长。随即,朱慕云一阵狂喜,自己可是植村岩藏的秘密情报员。如果植村岩藏能来当特高课长,自己将再次被重用啊。

    “不错,植村岩藏中佐将担任新的宪兵队本部特高课长。”大泽谷次郎缓缓的说,原本小野次郎一直在竞争这个职位,可是,他的军衔太低,根本不可能去特高课。

    “中佐?”朱慕云喃喃的说,之前植村岩藏是少佐,担任特高课长后,提供为中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下午,朱慕云接到尹有海的紧急通知,让他迅速回政保局,今天新上任的特高课长,将来政保局视察工作。

    “尹主任,新的特高课长到底是谁啊?”朱慕云随口问,他相信大泽谷次郎的情报是准确的,但是,还想从尹有海这里得到证实。

    朱慕云之前与显正街的植村岩藏的联系,已经找不到人了。朱慕云相信,这个时候的植村岩藏,应该到了宪兵队本部,或者是特务总部。怪不得之前植村岩藏特意让他详细报告了政保局和宪兵队的动态,原来是为接任特高课长作准备。

    “刚得到消息,是植村岩藏。”尹有海轻声说。

    朱慕云与植村岩藏的关系,当时只向李邦藩汇报了。整个政保局,除了李邦藩外,没其他人知道。

    朱慕云马上赶到政保局,刚到政保局的时候,他就看到了武尚天的车子。李邦藩出事后,朱慕云都没见武尚天这个副局长回来。没想到,新的特高课长上任,武尚天即记起他还有政保局的副局长了。

    所有人都到会议室集合,此时,大家也都知道了,植村岩藏将成为新的特高课长。朱慕云到后不久,曾山和武尚天陪着植村岩藏走了进去。

    “诸位请静一静,容我给大家介绍植村岩藏课长。”曾山走进会议室后,微笑着说。

    朱慕云跟着众人一起热烈鼓舞欢迎,他的目光与植村岩藏碰了碰,对方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神情。朱慕云知道,自己是植村岩藏的秘密情报员。以前是这样,以后还是这样。既然是秘密情报员,当然不能公开的。

    植村岩藏在政保局发表的就职演讲,这些都是表面上的事。唯一不同的事,植村岩藏宣布了新的人事安排,武尚天将回政保局,并且主管行动队、一处的工作。

    武尚天在特工总部时,就是行动总队长,行动队与一处,都属于行动部门。由武尚天分管,也说得过去。

    朱慕云注意到,当植村岩藏宣布这条命令的时候,曾山脸色明显变了一下。曾山现在只是代理局长,论职务他依然只是副局长。而武尚天也是副局长,与他平起平坐。植村岩藏如此安排,肯定别有用心。

    植村岩藏的安排,当然大有深意,政保局不能由曾山一家独大。特高课为了更好的控制政保局,当然要给曾山安排一个对手。只有曾山和武尚天,都需要特高课的支持时,才能更好的控制政保局。( 交锋 http://www.23wxx.com/9_9215/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