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正文卷 717、只有我守着安静的沙漠,等待着花开
    本来白浩南带上吉敏、老董他们几个,就有让他们来这支大学生俱乐部球队里面对比感受的意思。

    不光让老宁的队伍感受下这几个同龄人的气质、自信心蜕变,也能让这几个家伙自我显摆下,白浩南很喜欢干这种手心手背都得利的事情。

    但计划不如变化,临时参加访谈节目,也临时让老宁飞快的拿定主意全面支持白浩南,这步棋也就用不上了。

    因为老宁迫不及待的晚上还把白浩南拖着去组饭局,邀请了几位他比较铁的关系,有点传衣钵的意思。

    也许老一辈的教头们心目中,依旧还是认定人脉才是最重要的,就像老陈刚出狱带病都要到处去帮白浩南联络老关系。

    白浩南并不太感冒这个,就像他回国从来没找原来那些酒肉朋友参与一样,一切最好还是建立在相互都有利益的基础上才最现实,可对老前辈掏心掏肺的热忱,他肯定还是欣然接受。

    看李琳摩拳擦掌的准备喝酒,彤彤以为这才是需要自己发挥的时候,悄悄去洗手间又补了个妆,还想去买双高跟鞋,被白浩南阻止了。

    结果等到了地儿,白浩南已经不声不响的通知了几位模特般的佳丽来陪同,哪怕穿着便装,也能让豪华包厢里面的光彩度再上涨几分。

    老宁不诧异,但是对白浩南做得这么滴水不漏还是有点侧目。

    因为白浩南能娴熟的叫出来每位姑娘的名字,介绍下都是什么工作,兼职模特演员和普通工作都有,都是他朋友,一点没有妈妈桑的口吻,其中一位肤白貌美的俄罗斯姑娘还能说口流利的中文呢。

    这就让局面很热闹了,分寸掌握得极好,真像是他的朋友一样。

    男人嘛,无论怎么样,无论什么年龄,在这种氛围下都会比较愉悦的,对白浩南这个出了名的家伙也觉得很上道,笑谈之间都亲密不少。

    只有彤彤看着比自己腿长,比自己高挑的美女们驾轻就熟带动话题,喝酒聊天,略显沉默,都没李琳一杯接一杯喝酒来得嗨。

    可偏偏是这样,还是有个道貌岸然的家伙略显猥琐的瞄上她,也许彤彤所谓国内直播第一身价,还有娇小玲珑又带点二次元的妆容造型,还是会引人觊觎,坐下来不久频频炫耀自己的身份和人面儿,缠着要拉彤彤的手,拉着了又要喝交杯酒。

    这姑娘看来对白酒真是没那么擅长,但依旧视死如归的端起酒杯要一口闷。

    白浩南简单而坚决伸手揽住了彤彤的肩膀:“我的人,她不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跟您走一个?”

    有短暂的对视,看似醉眼朦胧下浑浊的眼神跟白浩南对视下,白浩南毫无闪躲,特么脸上又露出那种邪魅的笑容。

    能不能稍微有点档次,霸气外露的那种。

    结果对方还真是在这个时候退缩了,笑着举杯喝了,再没骚扰彤彤。

    李琳么,骚扰她的两位都在52度国酒的一杯接一杯下败退,这姑娘除了喝得有些面若桃花,全程笑眯眯的轻松自如,只不过给白浩南挟菜的次数就多了很多,有时候自己尝一口不喜欢也挟他碗里。

    别人也就还是面对那专业佳丽吧,慢慢也不跟她喝了。

    白浩南不怎么主动出击,主要是老宁挨着找人说话。

    这顿饭局基本算是宾客尽欢,没什么协议但口头上能做到的也都提醒了,关键还是老宁的态度非常坚定。

    最后把各位佳丽宾客分别送上车,老宁才和白浩南一起走。

    也喝了不少杯酒,却没跟年轻姑娘礼尚往来的老教练还是有点吃力,靠在椅背上一直不说话。

    白浩南也不说话,只有李琳躲在后座角落拿着手机屏幕亮光,时不时笑两声,彤彤更沉默。

    好久,商务车都抵达老宁住的老干部宿舍区了,他才伸手在白浩南的手背上拍拍:“这下我彻底放心了。”

    白浩南不谦虚不自大,只简单的嗯。

    老宁还是忍不住感叹:“古往今来,能够最终成事的人,一定要做到两个字,知道么?”

    白浩南没把自己和古往今来并肩:“哪俩字?”

    老宁看来是深有体会:“低头,不是普通人打不过就认怂,而是越站在高处,越不可一世的时候,越要懂得低头……项羽一辈子不低头,却被刘邦拿了江山,老彭一辈子不低头,却不如老邓站到最后。”

    白浩南居然还得分开问老宁举例的都是谁。

    老教练笑了,挺开心的笑了:“好好好,有原则有底线,但是不迂腐不死板,我就是太拧巴,终于可以把担子放下来了,很好!很好!”

    白浩南一直扶着回家,还跟老宁家老太婆聊了两句才下楼来上车。

    有点出奇,刚刚还坐在后面的俩姑娘都换到前排独立座椅上了,白浩南躬身上来,彤彤探头对李琳:“我有话要说!”

    李琳嘿嘿笑着打个嗝不回应,但摇头晃脑的样子绝对是平时看不到的。

    白浩南不计较,低头坐到最后,他这个头高大,学老宁半瘫软靠着,腿从两张椅子中间伸过去还舒服些。

    没喝几杯酒的彤彤干脆起身,翩翩的到了后座,拿湿纸巾给白浩南擦脸,自己跪在旁边的座位上柔声:“谢谢你照顾我。”

    白浩南用指头拈过湿纸巾自己来:“真心实意帮我的人,我会尽我所能回报,但要注意分寸,你这样再过来点,陈教练知道了能打得你三天下不了床,但是陈教练曾经被另一位打得三天下不了床,然后那一位在另外另外一位面前就是渣渣,她妈随手就能开枪在我面前杀死我最好的弟兄。”

    前面李琳肯定听见了,嘿嘿笑。

    刚开始彤彤也噗嗤笑,后面就不动了,好像意识到白浩南说的不是笑话,声音变得幽幽:“可,我想做点什么,今晚这样我更想做点什么,你保护我的时候,我更确定我选对了人,选对了路,我要珍惜,更想为你做点什么,其实我不介意……”

    白浩南打断扳正轨道:“行了,专业的人做专业事,你的强项是网络号召力,去陪酒陪笑那就是把自己的能力浪费了,更别说还陪睡了,你是大红大紫有前途的人,记住,你现在已经可以不需要依靠这些最低级的手段了,男人能把球踢好,一年小一百万,有文化有脑子的可以赚更多,不会这不会那,那就只有去扛包卖力气,女人也一样,靠出卖身体那都因为别的什么都不会,我从来没瞧不起扛包的男人,也不会瞧不起今天那几位美女,但能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就别糟践自己,特么我去当鸭子,都还下不了那嘴呢。”

    彤彤不言语了,一双眸子好像只有在外面路灯经过的时候闪烁下,其他时候都柔得似水。

    别克商务车不算最高档,但也沉稳平和,原本就面对面跪在旁边座位上的娇小姑娘把自己试探着倚靠在白浩南身上,有点低声耳语:“就这么一点点别人看不到的角落,让我靠一会儿,这是最安全最温暖的地方……”

    白浩南没那么文艺更不会做作矜持,笑着展臂抱着她,能感觉自己t恤的胸口很快浸湿了一大片。

    谁没点故事,谁没点寄托呢。

    不过车总要到站,路总要向前。

    把两位姑娘送回办事处,带上老董他们几个,两部车直接连夜去冀北了,反正出了平京就是冀北,三百公里打个盹当休息了。

    彤彤下车时候还客气的感谢司机大哥,请他注意安全,吉敏拍胸口说他们几个轮流开,绝对没问题。

    白浩南现在确实需要专职司机了。

    要不是身份和国籍问题,他还真想再把自己原来的亲兵弄几个过来,哦,还有勤务兵。

    其实他也喝得不少,带着乱七八糟的念头,抵达冀北,却诧异的发现陈素芬竟然没来收拾他。

    只要打客场,刘浪绝对是最先到最后走,四更凌晨的他依旧坐在酒店大堂等着,一跃而起的张罗着球员们赶紧入住。

    对白浩南解释陈教练:“跟着陈教练去的球员,回家探亲和周边旅游的都回来了,但是晚上十点过临出发在机场,她说她还得去另外几个东北地区的培训营走一圈,尽量趁着下轮我们要过去之前,把东北所有培训营都考察下。”

    这两天白浩南再忙也都保持了天天分别打电话的,下午没听陈素芬有安排啊,不过看看这会儿已经三四点过的时间,就不打电话去骚扰了,对于曾经长期孤身在粤东到处打货拿货的陈素芬来说,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存在吧。

    白浩南不算很担心。

    简单的把自己这边情形收益交流几句,看司机、球员们都安排休息了,他才跟也在大堂打了会儿盹的刘浪卧谈到天亮。

    如果说曾经是资本推动了白浩南不得不加快局面前行,尽快让资本投入看见收益,接下来是他周边的人在推动着整个团队加速,因为要用荣誉、精神层面来凝聚所有人,再然后就是政府推动,无论是江州市政府,还是蓉都、桂西又或者最高层面的政策,都要求白浩南必须抓住眼前的政策机会。

    现在轮到抗衡势力在反作用了。

    曾经白浩南不介意用十年磨一剑的形式,培养出一群孩子,有希望有前途的年轻球员。

    但显然世事不是那么简单,类似的做法有不少人都努力过了,从几十年前的健力宝足球队,送到巴西,后来沪海的那群从学开始孩子,再到老宁的大学生模式,都有不少人在尝试,最后这些看似潜心栽培的苗子,只要投入到国内足球圈这个巨大的染缸里面以后,飞快的被同化,变得和整个大环境毫无差别。

    这证明白浩南曾经闭门造车一样想象的改变,也会是一场空。

    哪怕如他而言,不在乎这个环境,也不会想着去贸然扭转这种非人力可以达到的局面。

    但一次次加速,固然有超速翻车的危险,也有超车过人,射门进球的可能啊。

    风险和收益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

    现目前的情况值得冒险。( 梦想为王 http://www.23wxx.com/9_9193/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