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正文卷 第735章 决战月(二合一,五千字)
    92年,一部《大时代》红透香江,在虚构的剧情中,刘青云演的主角方展博与郑少秋演的丁蟹最终决战之日,股市从9050点一天之中反弹4100点,涨幅超过百分之四十。而这一天,在这部电视剧中被称为“大奇迹日”。

    《大时代》对香江流行文化和股票市场影响极大,此后香江人都把股市大跌后又大幅反弹的交易日称为大奇迹日。

    当然一天之中反攻4000点这种事也只能存在于电视剧之中,在现实中,11月25日这一天,反弹超过1200点,开盘狂泻至6200点到反弹7400点收盘,反弹近百分之二十,已经是现实中所能达到的极限,足以被称为“大奇迹日”!

    易传媒老板赖聪豪站在窗帘前一脸阴沉的看着在自己大宅门口围堵的各媒体,BBC的采访事故后,无论是易传媒的办公地点还是自己家里,都被大公、文汇、明报等媒体围追堵截,想要采访赖聪豪,问是不是他策划了这起虚假挤兑事件。

    这里一定有问题。

    赖聪豪12岁偷渡来香江,从做童工开始,奋斗了几十年,成为香江知名的制衣大亨,这几年又挺入传媒业,香蕉日报刚发行两年,便凭借吸引眼球的低俗报道和无下限的炒作成为全港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他也成了新一代的媒体大亨。

    这些年商海的摸爬滚打,什么没见过,如果不是背后有人捣鬼,那才真是有鬼了。

    门口一阵骚动,铁门开启,一辆奔驰缓缓驶入赖聪豪的大宅,媒体蜂拥而上,却被几名保镖拉人墙拦住。

    “Jimmy,查到了。”易传媒的商务总监马克西蒙下了车便匆匆来到赖聪豪的书房。

    “最早消息应当是在互联网上出现的。”马克西蒙耸了耸领带,不客气的坐在赖聪豪对面。

    “互联网?”赖聪豪两道淡眉竖了起来,“什么意思?”

    马克西蒙从公文包中掏出一叠打印纸:“这是我从本港最大的讨论板上打印下来的,在三天前,也就是周六晚上,这个讨论板出现了一个帖子,内容就是这些。”

    “这个帖子用询问的语气问其他网民,是否遇到有人出钱让他们来银行排队换美元。你看一下,这些都是回复。”

    赖聪豪眉头紧皱,一页一页翻着马克西蒙打印下来的东西。最初几乎没有什么人回复,直到一小时后,才有一个叫Tommy Chow的,回复了一条说遇到了。紧跟着,又有几个人同样说遇到了。

    这时,这个话题开始火热起来,回复者众多。

    紧跟着,又有人开了新的主题,摆出种种证据,说国际炒家正在用各种手段做空香江,刚刚那个帖子,证明国际炒家想要制造虚假挤兑。

    这个帖子由于汇总了大量数据资料,非常专业,回复者云集,虽有一两人提出质疑,但大多网民均群情激愤,并说要去现场揭露真相。

    现在的互联网不同于几年之后,几年后的互联网,影响力当然很大,但现在就连赖聪豪这个做传媒的,都对互联网很陌生,更不用说普罗大众了。

    但这个年代的互联网也有个好处,就是信誉高。

    二十年后,大家都知道互联网上谣言比实话多,但在这个年代,互联网上的信息公信力还是很高的。相比起传统媒体,大多数网民更愿意相信互联网上的消息。

    虽然这些消息中,假消息的比例也不低,但人们就是愿意信。

    “由于这个主题在讨论板上非常火热,有一部分媒体就注意到了这里,因此,今天上午有相当一部分媒体是已经收到风声的。”马克西蒙把关键点给赖聪豪都列了出来。

    “三天前?”赖聪豪眉头紧皱,“这有问题”。

    马克西蒙点头道:“是的,我查了发帖时间,发这篇帖子的时间,我们刚刚和德鲁肯米勒达成了一致,任务都没有布置下去,又怎么可能在网上出现这则消息。这说明。。。”

    赖聪豪眯了眯眼:“这说明要么有其他人也想制造挤兑,美国人也找了其他人,要么就是有人在暗中搞鬼!查到这是谁发的帖子了吗?”

    马克西蒙摇了摇头:“没有,查不到,我也找了专业人员来调查,但对方没有任何具体资料留下。很有意思的就是,发那篇虚假挤兑帖子的ID,也查不到具体信息。”

    这个年代的互联网,真的是没人知道屏幕前坐着的是不是一条狗,没有身份登记,没有手机注册,只有一个账号和密码而已,想要查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如果再通过代理服务器等专业手段隐藏IP,就更找不到具体是谁发的了。

    马克西蒙虽然名义上是赖聪豪公司的商务总监,但赖聪豪知道,这个老外的背景并不简单,他说没有查到,证明是真的查不到。

    “电视上那个白痴呢?也查不到!?”赖聪豪目露凶光,如果不是这个白痴在BBC直播中大放厥词,整个事态也不至于如此不可挽回。

    他也同样押了大笔的钱做空恒指,今天的大涨,让他至少赔了三亿港币。

    三亿啊。

    马克西蒙面露尴尬之色:“那个人的确是我们雇的,是大浦的村民,虽然确实的信息还没来的及查出来,但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赖聪豪心中的火苗子蹭蹭的,自己居然被一个白痴坏了事。

    “什么事!?没看到我在谈事情!?”门外敲门声响,赖聪豪实在压不住自己的火气,大声骂道。

    “老爷,门外有差人想要见你,说是什么SFC的。阿诚在门口拦着他们,你要不要见?”赖聪豪家里的佣人畏畏缩缩的站在书房门口道。

    SFC?香江证监会?

    赖聪豪腾一下站了起来,证监会来找自己?赖聪豪突然发现自己只是在考虑如何解决香蕉日报的声誉危机,却彻底忽视了这里面最重要的风险。

    赖聪豪硬着头皮道:“请他们进来,对了,把何律师也找来,让他马上来这里。”SFC来人,避而不见是不可能的,无论如何,还是先看一下对方的目的,才能再做打算。

    “赖先生,你好,我是SFC的证券交易监理专员朱康瑞。今天冒昧拜访,是想向您了解一些情况。”一名黑色西装衣领上别着SFC徽章的中年人客气道,身后还跟着两个同样身着黑西装的年轻人。

    赖聪豪镇定自若道:“原来是朱sir,我和你们的粱大状已经是多年的交情了,有什么问题尽管开口,我知无不言。”

    赖聪豪口中的粱大状,就是现在SFC主席也是首位华人SFC主席、廉署前助理署长、大律师梁安邦。

    朱康瑞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就好像丝毫没听出赖聪豪的言外之音:“那好,今天股市大幅震荡,有传言称是你所有的香蕉日报在幕后操纵,对此你有什么解释?”

    赖聪豪眯了眯眼:“朱sir,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现在是在指控我操纵股市喽?你们又有什么证据说明是香蕉日报在操纵股市?”

    朱康瑞绷着脸:“香蕉日报连续三天用大幅版面唱衰港币和股指,我们统计了一下,这三天的苹果日报,一共有23篇报道均对港币和港股持唱空态度。”

    赖聪豪哼了一声:“怎么?犯法啊?香江是法治社会,有言论自由,无论报纸做什么报道,都是我们的自由,和SFC又有什么关系?”

    朱康瑞微微一笑:“你说的没错,如果只是做实时报道,无论你持什么样的立场,都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但如果有人通过控制媒体和通过不正当手段制造恐慌,操纵股市,从而为自己谋利,就涉嫌操纵股市和内幕交易,SFC有权对此作出调查。”

    赖聪豪心里一沉,他做空的时候,当然没有使用自己的名义,而是用了15家看似与自己毫无关系的证券公司名义进行操作,难道SFC查出什么了?

    不可能,就算有什么手尾,也不可能这么快。

    香江并不禁止做空,做空是完全合法的操作手段,但操纵股市在任何一个证券市场中,都是被绝对禁止的。赖聪豪通过旗下媒体唱衰股市,又自己大笔买空,一旦被坐实,操纵股市和内幕交易的罪名总是跑不了的。

    这种事情不一定会进监狱,但被证监会处罚是肯定的。(香江08年以后,操纵股市和内幕交易才正式入刑)

    当然,禁止归禁止,实际上没有哪个股市是不被操纵的,关键要看被没被抓到。

    而抓没抓到,一方面是看操纵者有没有傻到留下直接证据,另一方面,还要看SFC想不想抓。

    赖聪豪镇定道:“朱sir,既然你这么说,我可以理解为这是SFC对我的不正当指控,如果是这样,我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你们请回吧。”

    朱康瑞和另外两个年轻人站起身:“那好,赖先生,我们今天先告辞了。”说着,朱康瑞从年轻人手中接过一纸公文,“不过,还请赖先生在三日内,来SFC配合调查并说明相关情况,如果逾期没有回复,我们会采用必要的惩罚性措施,打扰了。”

    赖聪豪脸色阴沉,朱康瑞还没走出赖家大宅,便听到赖聪豪暴怒的声音,“扑你老母!操纵股市?他们怎么不去查四大家族啊?怎么不去查中资银行?拿我开刀?想都别想!”

    ——————————————————

    “斯坦利,我认为我们可以考虑平仓。”朱利安罗伯逊点燃一根雪茄,平静道,“我们之前在香江赚的已经够多了,变数正在加大,风险也相应加大,我们没必要冒险。未来还有很多机会,没有必要死抱着香江不放。”

    德鲁肯米勒紧绷着脸:“平仓?现在平仓,我们每张空单就要净赔两千五百港币。九万张空单,就是两亿五千万,也就是三千万美元!我们手里还有三分之二的筹码没有动用,平什么仓!”

    朱利安罗伯逊的老虎基金同样是这次做空行动的大庄家,资金比例占了百分之三十以上,听到德鲁肯米勒的话,朱利安罗伯逊满是皱纹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犹豫。

    “相信我,就算我们不用任何小动作,从香江获利,也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我们这个月把股指打压在7000点以下,12月的期指必然下跌,到了十二月,大部分公司都是财年结束的时候,银根必然更加紧张,我们仍然能获利!”斯坦利德鲁肯米勒肯定的道。

    对于老虎基金和量子基金来说,做空香江,最根本的目的还是盈利。如果能够彻底击垮一个地区的财政,当然能获取最大利益。

    但如果不能彻底击垮,只要能制造出危机,同样能获取利润,只不过没有那么暴利罢了。

    朱利安罗伯逊抽着雪茄思考良久:“我总觉得,香江这一局打的有些问题,尤其是这一次,好像每一步都有人走在我们前面。另外,现货市场也不对劲,我让分析中心做了分析,此前三次,多头方的资金有效利用率比现在差了四个百分点。现在和我们对赌的华安,又有很明显有陆资背景,说明华夏方面已经出手,我们如果继续打下去,无疑要做好更充分的准备。我认为,即使不平仓,也要转仓到12月。”

    德鲁肯米勒点点头:“我同意,12月才是真正决战的时候。”

    “先生,索罗斯先生的电话。”助理走到德鲁肯米勒身边,把电话递给德鲁肯米勒。

    “HI,乔治,我正和朱利安在一起。”德鲁肯米勒接起电话,“香江这边有些小麻烦,不过,问题不太大。”

    索罗斯老迈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我的孩子,你难道还不知道?”

    斯坦利德鲁肯米勒一愣:“什么?”

    索罗斯翻阅着刚刚接到的一份传真,“半个小时前,香江金管局发布了补充联系汇率制的七项措施,和完善金融交易程序的三十项规定。”

    斯坦利德鲁肯米勒心中一紧,金管局发布新规定?

    “都有哪些内容?”斯坦利德鲁肯米勒连忙问道。

    索罗斯冷静道:“我已经让人给你发传真过去了,你自己看吧。”

    德鲁肯米勒从秘书手中接过传真,刚看了两行,额角便渗出一层汗珠。而朱利安罗伯逊,也戴上老花镜,拿起一份复印件看了起来。

    “股票和期指交割期由14天改为2天?对持有超过一万单股指期货的交易者征收150%的保证金?”

    “是的。”索罗斯并没有挂断电话,“还有其他限制性规定,规定实施后,我们的做法在香江就完全失去了用武之地。”

    德鲁肯米勒快速翻阅着几页传真,最终目光定格在最后一条,“1998年1月1日正式实施?”

    “我们就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索罗斯的声音传来,“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交割平仓,朱利安,你我分担损失。二、本月剩余两个交易日用全力把股指控制在6800点以下,转仓12月,增加筹码,逼迫香江当局彻底放弃联系汇率制。”

    “增加筹码?”朱利安罗伯逊有些浑浊的老眼冒出一道精光,“你还能继续增加筹码?”

    大家都是在行业内混的,谁有多少家底猜都猜的出来,朱利安罗伯逊并不相信索罗斯还有实力继续投入。

    索罗斯气定神闲道:“我已经同叶利钦会面了,他会以税收和石油收入担保短期债务,我会把这部分债务打包成45亿美元的次级债,目前有些买家对此很感兴趣。再加上杠杆,12月15日前,我至少还能囤积150亿美元的筹码。”

    斯坦利德鲁肯米勒双眼精光爆射,“乔治,如果12月还能有150亿美元的筹码,港币必亡!”

    这不需要什么高深的国际经济知识,只是简单地算术题而已。

    “我同意。”朱利安罗伯逊顷刻之间便做出了判断。

    ——————————————————————————————

    “我们的目的,就是让索罗斯认为12月才是决战月。”张晨面色严肃,曾新泉认识他这么长时间,从来没见他如此正式。

    “只要他们把12月作为决战月,那么未来两天必然全力做空恒指,拉低12月期指价格。所以,未来两天,我们会非常艰难,汇市股市两边都会面临严峻的考验。金管局必须保证利率不能上调,无论他们换多少美元,都照换不误。华安会全力在市场上托市,把股指拉升至7500点以上,并且保住这一战果,哪怕动用全部资金,也在所不惜!”

    曾新泉双眉紧蹙:“风险太大了!既然他们想要转仓到12月,说明12月还会继续进攻,如果外储告罄,就真的完了。据说量子基金在罗刹持有大量短期债务,随时能够抽调出资金,到时候,我们无力承兑,香江经济就彻底完了!”

    张晨微微一笑,自信道:“Donald,放心吧,罗刹的钱,他们调不出来。”( 重生之投资之王 http://www.23wxx.com/9_9153/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