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文豪 > 正文卷 第九百三十九章:回京
    ();

    ();        天子的队伍一路西行,几乎让沿途州府措手不及,因为这銮驾行得太快,几乎是一队骑兵风驰电掣过去,事先又没有人通知,等反应了过来,刚要预备接驾,却得知銮驾已经离境了。

    于是乎,沿途的州府们,只好望尘莫及,说不出的感慨。

    当今圣上,果然是别具一格,实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等到圣驾至了洛阳仓附近,这洛阳仓距离洛阳也不过百里的路途,乃是大陈四大仓库之一,这里主要是负责转运和储存官粮,是天下最要害的所在,在这儿,是由禁军来防守的,足有三千人。

    陈凯之在此小憩一会儿,便接见了本地的锦衣卫千户。

    按理来说,锦衣卫在各行省确实都设了锦衣卫千户所,可这洛阳仓,只是一个军事要塞,本来能有一个锦衣卫的小分队,就绰绰有余了,不过一些特殊的要津之地,锦衣卫最是重视,如长安、如济北,还有这囤积官粮的重地,俱都设高级别的千户所,为的便是以防不测。

    这位千户姓刘,一听圣驾到了,先是吓了一跳,接着急急忙忙的赶来见驾,便见陈凯之只在这洛阳仓的转运司衙里高坐。

    刘千户小心翼翼的上前,恭谨地道:“卑下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陈凯之呷了口茶,显得气定神闲,身上并不见疲惫,他道:“刘千户,京中如何?”

    陛下开门见山,而但凡是锦衣卫出来的人,哪一个不是人精中的人精?他们多以刺探为能,平时不知看过多少阴私和阴暗之事,只听陛下这一问,便晓得肯定是京里出了什么事。

    刘千户忙斟酌着答道:“京里这几日还算风平浪静,不过臣在卫报之中,倒是得知,昨天下午,有数十个节度使跑去了兵部衙门里大闹,据说……还打伤了人。”

    所谓的卫报,其实就是锦衣卫内部的邸报,是镇抚司里传抄出来的消息,而这些消息,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看的,至少也是副千户以上的人才有资格观看。

    每次卫报一传抄,也不过百份不到,接着会用快马,送到天下各处副千户以上官员的案头上。

    如此一来,这些锦衣卫的核心人员,或是坐镇一方的锦衣卫千户官们,便能立即对天下的局势有所了解,自然也就清楚,最近镇抚司关注的是什么,而自己在本千户所,又该侧重哪一点。

    一群节度使,居然跑去了兵部闹事,这……肯定是极不像话。

    不过节度使毕竟在地方上是自成体系,别看品级未必比得上兵部,可实际上却个个是实权人物,绝非是等闲之辈。

    陈凯之几乎不需问,便晓得这些家伙闹事之后,这满朝文武,多半是在装鸵鸟了。

    他微微皱眉,冷哼了一声,随即道:“还有呢?”

    刘千户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这节度使闹事,这般大的事,陛下竟然没什么大反应,竟还问自己还有没有什么事,这……天底下,还有这事更令人诧异的吗?

    他只好摇头道:“再就是一些鸡毛蒜皮之事了,陛下……要不臣将卫报取来。”

    陈凯之摆了摆手:“不必了罢,既然你说无事,天下太平,朕自是信得过的。”

    说罢,他竟是长身而起,对左右道:“歇也歇够了,继续启程,这星夜兼程的,料来明日清早便可抵达洛阳,出发!”

    这下子,刘千户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啊,下意识的道:“陛下旅途劳顿,不妨……”

    “不必了。”陈凯之雷厉风行,还不等刘千户把话说完,已是快步走出了衙堂。

    外头呼啦啦的禁卫,立即蜂拥的拥簇而来,跟着陈凯之,众人纷纷翻身上马,不等那刘千户说什么,这对风尘仆仆的队伍已绝尘而去。

    那洛阳仓的转运使周度,至陛下到了,都没有机会插上话,一直都垂立在衙堂外头静候,此时见陛下走了,他和刘千户肩并肩着护送,目光远远眺望着那队来去匆匆的队伍,忍不住捋须道:“咱们这位陛下……还真是……别具一格,和历代先帝,都有所不同啊,这是福还是祸呢?”

    那刘千户却突的冷冷的朝这周度横瞪一眼。

    周度身躯一震,顿觉得失言,忙打哈哈:“哈哈,胡说的,莫要见怪,何况这也不算是诽谤圣君吧?”

    ……………………

    清晨的曙光,初露在这洛阳城,照射着那些枝头上的叶子里的露珠,显得闪闪生辉。

    虽在同一片天空下,显然,洛阳城与济北是全然不同的。

    济北上上下下,俱都展露着生机,那儿虽没有高高的城墙,没有入云的城楼,没有那背靠着肴山山势且蔚为壮观的洛阳宫,更没有曲径分明的街坊,却有着蓬勃的气息。

    而洛阳城,则更像是一个暮年的老者,庄伟却又显得斑驳,带着一种别有意味的厚重。

    即便是在清早,在这里,依旧不会人声鼎沸,守门的兵丁,会按时打开城门,随即,无数的官兵涌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如往常一般,稽查路人。

    只是今日,当一个马队旋风般而至,城门的守备还未上前喝问,等看清了领头的来人,便立即吓得面如土色、身如筛糠,接着便拜倒三叩:“臣恭迎圣驾,吾皇万岁!”

    看到守备的举动,兵丁们显然也是给吓了一跳,纷纷拜倒,一时间,人头攒动,如海浪一般的伏下。

    随时日夜兼程,可陈凯之浑身上下,没有显出一丝疲惫,他见那守备官,似乎也有些印象,不过到底是谁,却一时间实是记不起了,不过料来是碰过面的,否则此人怎么能一眼认出自己呢?

    他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催马,毫不犹豫的跨过了城门的门洞。

    身后的许杰诸人,俱都蜂拥飞马而入,一时之间,马蹄声如雷,连绵不绝,尘土如烟雾一般扬起,使拜在两边的人顿时满是风霜,灰尘仆仆。

    陈凯之入城后,却是在路上突的勒马,这马儿生生的扬蹄伫立。

    就在此时,陈凯之回望了身后的勇士营禁卫一眼,道:“尔等俱都入宫,许杰,你一人随朕来。”

    勇士营禁卫和别的禁卫不同,遇到了特殊的命令,依旧还是言听计从,从不去问为什么,因此在陈凯之的一声令下后,大队人马便轰隆隆的朝洛阳宫而去。

    陈凯之却是看了一眼身边突的变得兴致高昂的许杰,他知道,这家伙一路来,都极是沮丧,实在不愿跑来京师这个安生的地方。

    可谁知,才刚进城,陈凯之竟撇开了所有人,单独留下了他自己,许杰顿时兴致高昂起来。

    陈凯之朝他道:“吃饭的家伙,还在吧?”

    “在。”许杰就差没有扯开嘴角大笑起来了,带劲地点着头,一副跃跃欲试之态。

    他从前可是炮队的队官,所谓吃饭的家伙,自是他无论在哪,都会藏着几颗手雷。

    陈凯之颔首点头道:“那就随朕去护国馆。”

    护国馆!

    许杰眼前一亮,他实在没有想到,陛下初来乍到,要去的第一个地方,竟是那里。

    护国馆和鸿胪寺是遥相呼应的,鸿胪寺主要接待的乃是外宾,而护国馆呢,则大多是接待地方的州府,当然,也包括了节度使。

    自有节度使以来,这些节度使每每进京,都会带着大量的随员,其中护卫众多,起初的时候,他们分开居住,而下头的随员们呢,来到了京师,哪里都觉得热闹,自然各行其是,结果闹得京里鸡飞狗跳,于是景皇帝便下旨,建护国馆,其用意便是将这些人一起聚拢起来,方便管理,免得滋生事端。

    可陛下现在竟要去护国馆,不只是如此,竟还只带着一个护卫。

    想来若是被文武百官们听了去,再联想到陛下欲推行推恩令,与此同时,就在前几日,这些节度使们居然跑去兵部闹事了,这个时候,孑身一人去国宾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多半百官们非要瘫下不可。

    可许杰竟什么异议都没有说,换上了一脸正色,道:“陛下放心,卑下誓死护卫陛下周全。”

    陈凯之却是鄙视地看他一眼:“朕带你去,不过是教你给朕鞍前马后罢了,走吧。”

    讨了个没趣,可许杰依旧是兴冲冲的,二人一前一后,也不等人准备,已是朝着国宾馆的方向策马扬鞭。

    这国宾馆新近来了许多客人。

    节度使们早就被推恩令搅的寝食难安了,此番朝廷召他们入京,不少人都是拖家带口来的,来做什么?当然是要讨一个公道,这是狡兔死、走狗烹啊。

    当初的时候,朝廷边镇不宁,所以广设军镇,指派节度使,大家为了地方上的安宁,哪一个不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大陈能有今日的安稳,他们也算是居功至伟。

    可现在好了,说推恩就推恩,说是推恩,可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这是不想让大家伙儿有好日子过啊。( 大文豪 http://www.23wxx.com/9_9129/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