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一千零十五章 夺猫案
    延秀帝哑然,不禁摇了摇头,道:“在云初袖妹妹的面前,说出这句话是要杀头的。”

    她虽然不知道云初袖的真实身份,但是却可以猜到云初袖必然是天庭的掌权者之一,因为那日灵能对迁桥连接延康与天庭,从对迁桥中走出来便是云初袖。

    能够做主在天庭建立灵能对迁桥,必然是权势熏天的人物。这也是云初袖提议结拜为姊妹,她立刻答应下来的原因。

    她是个聪明人,知道云初袖在天庭的地位非凡,无论云初袖的目的是什么,她都必须答应下来。

    这是延康的生机所在。

    事实上,延康能够与造父宫牵上线,也有云初袖这层关系的缘故。

    “云初袖是帝后娘娘的妹妹,元姆夫人。”

    秦牧看着走过来的怜花魂和云初袖等人,神识波动,传音道:“怜花魂则是帝后娘娘。”

    延秀帝悚然,却不动声色,道:“国师,是否可以借帝后与元姆之间的间隙,维持延康的平安?”

    “可以,但要注意火候,这两个女子不死不休,若即若离,不可太近,也不可太远。”

    秦牧说到这里,哈哈大笑,向云初袖和怜花魂迎去,心中却暗暗叫苦:“我把云初袖送给地母元君,不知道她会不会闹腾这件事?”

    云初袖却丝毫不提此事,拉着他飞速的把五个女孩结拜的事情说了一遍,笑道:“我若是死了,四位姐姐须得给人家陪葬呢,你说对不对秦郎?”

    秦牧眼角抖了抖,云初袖这是在威胁他,倘若自己再对她下手,她便干掉灵毓秀、公孙嬿等人。

    对她来说,她不过是损失一尊造化而生的身躯罢了,不痛不痒,但对秦牧来说,损失便非同小可了。

    灵毓秀是延丰帝变法的继承者,也是现在的延康的中流砥柱,她不像延丰帝,她更能拿得起放得下。

    她是女子,不被天庭所防备所重视,可以放低姿态,去天庭与造父宫谈生意,又长袖善舞,调解延康与天庭的关系,不至于让延康成为天庭的眼中钉。

    延丰帝是一代雄主,然而面对灵毓秀这种情况,他无法做的更好,反而只会更糟。

    最低,延丰帝无法与帝后、元姆夫人结拜为姊妹。

    而公孙嬿则是守护延康的小地母元君,潜力极大,也万万不能有失。

    “还是趁早离开延康,我留在这里的时间越久,延康的危险反而越大。”

    秦牧静下心神,与几个女孩闲谈几句,只见天色渐晚,秦牧打个哈欠,托词累了,回房休息。

    到了夜半,延秀帝来访,君臣二人促膝长谈了一宿,到了鸡叫时分,延秀帝起身离去,外面星光点点,延秀帝披着星光回到宫中。

    秦牧静坐片刻,笑道:“道友,外面寒气湿重,何不进屋暖和暖和?我的房门没关。”

    房门发出咯吱一声轻响,一只白猫顺着门缝挤了进来,端坐在秦牧身前,口吐人言,却是一男子声音,道:“牧天尊,你盗取天帝的宝物,瞒得过十位天尊,瞒不过我。把那半块蛋壳交出来,我取了蛋壳便走,不会伤你。”

    秦牧好奇道:“你来这里,妍天妃知道吗?”

    白猫道:“自然知道,我便是来替妍天尊取走此物。你我现在相距不过三尺,在这个距离下,我杀你易如反掌。我可以挥爪切开你的咽喉,斩杀你的元神,不惊动任何人,然后从容取得那件宝物。你也可以将天帝蛋壳交给我,不伤和气,我得了那件宝物转身便走。”

    秦牧微笑道:“我只听妍天妃叫你小七,还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白猫晃了一下尾巴,猫脸严肃万分,道:“牧天尊莫非想拖延时间?我已经观察过了,整个延康京城,无人是我的对手,只有那个叫做烟儿的,还勉强可以与我一战,但也不是我的敌手。即便天尊唤来友人,我也可以悉数击杀。不过在那之前,天尊已经死了。”

    秦牧悠然道:“你知道这个院子里有两位女子是天尊吗?”

    白猫尾巴上的毛炸开,低着身子,发出呜呜的威胁声。

    不过他并非是威胁秦牧,而是听到这里竟然有两位女子是天尊,不由得毛骨悚然。

    秦牧微微一笑,道:“你在两大天尊的眼皮子底下跑过来,还真是对妍天妃忠心耿耿。元界也不止两位天尊,还有晓天尊虎视眈眈,你取走天帝蛋壳,出了延康京城,你便立刻就死。不知道你信不信?”

    白猫瞳孔倒竖,声音沙哑道:“你骗我!”

    秦牧悠然道:“云初袖是元姆夫人,怜花魂是帝后娘娘,我又何必骗你?天帝蛋壳就在我的眉心竖眼中,你若是不信,我把这只眼睛挖出来给你,你看看你是否能活着走出延康。”

    他竟然真的把自己眉心的眼睛挖了出来,送到白猫面前!

    那白猫盯着他掌心的眼睛,缓缓抬起爪子,迟疑不定,就在此时,鸡叫声传来,天色渐渐亮了起来。

    白猫咬牙,抓起这只眼睛转身便走。

    秦牧露出笑容,他的竖眼依旧还在眉心,并未被挖掉,白猫拿走的不过是他神识观想所化的眼睛。

    白猫溜出秦牧的房间,四下瞥了瞥,四周无人,便一纵而起,落在墙头上,沿着墙头连纵带跃,向京城外飞奔而去。

    与此同时,扎着一对马尾辫的云初袖悄悄溜出门,跟在白猫身后,白猫似有所感,猛然回头,云初袖却被一道深渊吞没,白猫未曾察觉到她。

    云初袖悄悄跟着这只白猫走出延康京城,然而却似乎觉察到背后有人,猛地回头,却没有看到有什么人跟着自己。

    云初袖抬起眼珠转了转,继续跟着白猫。

    一朵花儿在空中绽放,怜花魂坐在花中,静静地看着一人一猫出城。

    国师府,秦牧立刻唤醒众人,取出十几个玉瓶交给公孙嬿,道:“嬿儿,这瓶中是鸿蒙元液,当年地母元君便是靠着元液才有如此雄浑的修为,这元液对你大有好处,但是不能多浇,每次只能浇一滴。还要当心地母元君跑过来抢你的!”

    公孙嬿收了玉瓶,道:“我一定会小心。”

    秦牧把都天魔王唤来,交给他一封信,道:“都天,我给你三条天龙,你拿着我的信前往漓江学宫去见羽曌青,将信交给他,便说是我让你来的,协助她夺回天羽世界。”

    他选了三条天龙,从天龙宝辇上解下套来,吩咐道:“你们跟随着都天,保护他的性命。”

    那三条天龙就地一滚,化作三尊玉京境界的神祇,抱拳躬身:“谨遵天尊之命。”

    都天魔王脸色大变,连忙道:“教主,可否换几个天龙?”

    他心中惴惴不安,这三尊龙神都是挨过他的鞭子的,其中一尊龙神被他抽得次数最多。

    “时间紧迫,来不及了!”

    秦牧跳上宝辇,高声道:“龙胖,你来掌车,烟儿,你来戒备,我们立刻出发!再不走的话,那两个小妖精便要赶回来了。”

    阆涴神王已经登上宝辇,放下车帘端坐下来。

    公孙嬿不知他们为何要匆匆离去,心中有些失落,秦牧笑道:“过一段时间,我给你寻来几个凤凰来筑巢!”

    公孙嬿很是开心,看着天龙宝辇驶出国师府。

    清晨的京城还不是很热闹,但街上已经有早起的店家预备早点,有的打烧饼有的在抻面,包子笼屉冒着腾腾热气,粥香味儿飘来。

    天龙宝辇匆匆从街道上驶过,引来许多店家张望。

    突然秦牧的声音从车内传来:“停下。”

    龙麒麟急忙停车,秦牧笑道:“烟儿姐,你去买一些豆汁来,我好久不曾喝过了。”说罢,给了烟儿一些大丰币。

    烟儿飞起,落地化作少女,来到街边的店家去买豆汁,回头道:“这里还有热腾腾的包子,公子也要么?”

    秦牧点头,笑道:“也来一些。神王姐姐不曾吃过这凡间的食物罢?今日正好尝一尝。”

    阆涴神王不解道:“适才圣婴何等匆忙,唯恐来不及走,现在为何反而停下?”

    秦牧道:“五年不曾尝到家乡味道,因此无论如何都要停下。”

    阆涴神王想了想,摇了摇头,她不明白这种古怪的情思。

    烟儿买来豆汁和包子,道:“店家恨不得把他的店都给我,送了好多。”

    秦牧笑道:“龙胖,咱们赶路。”

    天龙宝辇驶向京城外,秦牧没有让这宝辇立刻腾空,而是继续在驿道上行驶,自己则一边啃着包子,一边看着窗外,紧张的关注着四周的动静。

    突然,一股恐怖的悸动从西方爆发,秦牧手一抖,包子跌落下去,喜不自胜,抚掌笑道:“妍天尊家的小七,只怕要死了!”

    西方,靠近灵能对迁桥的地方,白猫飞速疾驰,冲向灵能对迁桥,突然那桥中一只大手迎面抓来!

    白猫毛骨悚然,来不及躲避,身形向前一扑一滚,化作一白袍神将,眉清目秀,探手拔枪,迎着那只从光桥中飞出的大手刺去,枪一抖,无数枪尖四射!

    下一刻,他的大枪爆碎,与此同时,他被那只手掌一把捏住后脑。

    白袍神将叫了一声,忍不住身躯一抖现出原形,化作一只白猫被捏住脑后的软肉,四肢垂下,动弹不得。

    “天帝蛋壳何在?”那手的主人似乎是身在极为遥远之地,声音隔着灵能对迁桥传来。

    然而下一瞬间,遥在元界中心的神器御天尊突然伸手遥遥一指,灵能对迁桥轰然炸开,那只捏住白猫的手掌顿时不稳。

    却在此时,元界的天空中一个巨大的漩涡旋转,一位伟岸的神人从天而降,抢在神器御天尊之前将白猫抓住,拎着白猫便走!

    天空中又是一个漩涡出现,另一尊伟岸神人斩向夺猫的神人的后脑:“把本宫的猫还来!”

    几乎同一时间,神器御天尊探手拔起元木,向这两尊神人扫来。

    白猫几度易主,心中惶恐万分。

    现在,竟然有四位天尊在争夺他,他随时都有可能死在那恐怖无比的悸动之中!

    天龙宝辇中,烟儿捧着碗送到秦牧的嘴边,秦牧喝着豆汁,看着天上的战斗,叹息连连,颇受打击。

    “公子为何愁眉不展?”烟儿好奇道。

    秦牧喝了一口豆汁,叹道:“我为了挑拨十天尊内斗,费尽了心机,用尽了办法,十天尊之间还是没能斗起来。却没想到,事到头来居然是利用一只白猫,挑起这场内斗。”( 牧神记 http://www.23wxx.com/9_9104/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