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九百八十四章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那老汉抬头白他一眼,冷笑道:“古有义士,以死劝谏,抬棺上朝,帝皇昏聩,为何不能给他烧纸?我偏要烧!我已经烧了两万年了,烧得他死后都能混到幽都做首富!”

    叔钧哈哈大笑,打趣道:“你要做义士,便当着开皇秦业的面给他烧纸,何必在这穷山恶水人迹罕至的地方烧纸?你烧给谁看?你不是义士。”

    那老汉颓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道:“没错,我不是义士,我倘若是义士的话,早在两万年前便应该抬棺上朝,以死劝谏了。我棺材都做好了,可惜我胆怯了,没敢抬上朝……”

    他挥了挥衣袖,一口黑棺飞了出来,应该便是他当年打造的棺材,打算抬棺上朝以死劝谏。

    叔钧打量这口黑棺,只见棺材油光铮亮,应该是经常抚摸的效果,不禁笑道:“你这老汉,把这棺材都盘出油来了,可见也是个瞻前顾后没有决断的人。”

    那老汉大怒,想要发作,又一想的确如此。

    自己不敢抬棺上朝,整日里对着这口棺材,摸来摸去,始终下不定决心,可不是盘得油光铮亮?

    叔钧还打算再嘲弄一番,被秦牧制止。

    “长老如何称呼?”秦牧问道。

    那老汉无精打采道:“开皇天庭,四辅少保,房由基,现在是清明天的守墓人,就是看坟头的。”

    秦牧道:“作为少保,是一品大员,阁下为何萎靡到看坟头的地步?”

    房由基起身,道:“你是牧天尊,你怎么说都对。我是不太会剑法,只会神通,我以神通来模拟剑法,这一剑叫做清明劫心剑!”

    他以神通来施展剑法,顿时漫天细雨,萧瑟萧索,虽然是用神通模仿,秦牧却可以看出这一剑中蕴藏的剑道意境。

    开皇开创这一式剑道,目的是为了磨砺劫心,在悲同辈、战友之死,祭祖辈之殇,借古塑今,磨砺自己的道心,同样也是考校对手的道心。

    这一剑对道心的要求极高,与其对阵,倘若道心不稳,便会败在他的手中。

    少保房由基施展一遍,道:“我是用神通模仿他的第三剑,毕竟是神通,无法完全展现他的剑道奥妙。牧天尊倘若看不出其中的奥妙,我可以多施展几遍。”

    秦牧闭上眼睛,随即眼睛张开,笑道:“已经不用了。”

    房由基又蹲了下来,给那座无名氏的坟烧纸,道:“牧天尊可以去玄胎天。镇守玄胎天的是四辅中的第二辅,少辅高百寻。”

    秦牧称谢,与叔钧一起离开,并未去寻清明天的书院求学。

    叔钧回头看去,只见那老汉还在烧纸,只是不再哭诉秦业死得好惨,反而坐在火堆边露出笑容,脸膛被火焰烤得通红。

    “这个开皇的少保,好像巴不得你打败开皇。”

    叔钧纳闷道:“这老家伙真的是吃里扒外,而且还吃得这么开心。圣婴,我知道你为何一定要四处走一走了,原来有开皇麾下这么多高手给你喂招。”

    秦牧笑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开皇率领他麾下的神魔大军藏身在无忧乡,但并非所有人都心甘情愿,有志之士并非是希望我打败开皇,只是要借我之手激励开皇,激起这位曾经的领袖的雄心壮志。”

    他幽幽道:“其实,他们也是希望激起自己的雄心壮志。叱咤风云的神龙,缩在一个小小的泥潭里的时候卷缩身躯,抬头仰望天空,想起的是自己在云雾中翻腾的身姿,而不是在泥泞中打滚。”

    “我觉得你是在说我。”

    叔钧大笑道:“我就是你口中的神龙!”

    秦牧哈哈大笑,两人登上玄胎天,前方树林广密,林中有人在教书,声音洪亮,高声道:“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谓义,由是而之焉之谓道。此言何解?”

    “博爱就是仁,奉行仁,实现仁,就是义,沿着仁义之路前行,不断实践,就是道。这句话,便是格物致知,知而行之。”

    “知而行之,知行合一,便是得道。知而不行,就是开皇!”

    ……

    秦牧与叔钧走上前去,却见一个头戴高冠的教书先生手里拿着一卷书,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尺子,慷慨激昂的讲经。

    而他的学生则是一群猴子,穿着衣裳,有的蹲在地上抓耳挠腮,有的坐在树上给另一只猴子捉虱子,活蹦乱跳,难有消停的时候。

    群猴见到秦牧二人来了,慌忙把衣冠摘了,衣裳脱了,四散而逃,散乱的衣冠扔得哪儿都是。

    那教书先生大怒,喝道:“气节!气节哪里去了?你们这些败类,见到敌人就跑!呔!”

    他怒目圆睁,向秦牧扑来,手中戒尺翻飞,施展出一招精妙无比的剑法,戒尺一动便是一重玄胎镇天剑,直接向秦牧压下!

    “别人怕你,我高百寻不怕!”

    叔钧打算抵挡,却被秦牧挡下,那教书先生高百寻戒尺飞舞,将玄胎镇天剑施展一遍,转身便走,叫道:“敌人厉害,非我不主动应战,我是学开皇跑了!”说罢,踢嗒踢嗒的踩着木履逃入林中。

    叔钧错愕。

    高百寻又探出头来,叫道:“我不是你们对手,我才不告诉你们太傅舟惊梦在元明天等着你们,为我报仇!”

    秦牧连忙道:“元明天怎么走?”

    高百寻抬手一指,气节满满,大义凛然道:“我誓死不说,绝不会告诉你们元明天的路径在那边!”

    “多谢。”秦牧躬身谢道,与叔钧一起向那边走去。

    叔钧一脚高一脚低的跟上他,回头看去,只见开皇的少辅高百寻又把那些猴子从树林里唤出来,猴子们一脸不情愿的穿上衣衫,戴上高帽,听他慷慨激昂的教学。

    “真是怪人。”叔钧摇了摇头。

    “他们是不得不怪,志向无法实现,自己的道不能继续前行,仁义不施,道心就散乱了。”

    秦牧道:“格物致知,知而行之,知行合一,而今他们知行无法合一,知而不能行之,可想而知对道心的影响有多大。”

    他们来到了元明天,遇到了元明天的太傅舟惊梦,太傅舟惊梦果然杀气腾腾的等候他们,扬言要为少辅高百寻报仇,不让牧天尊踏入元明天半步。

    “要么就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太傅舟惊梦白发苍苍,正气凛然的叫道。

    他施展出元明文举剑之后,便直挺挺倒下,叔钧从他“尸体”上踩过去,这老头怒骂一句:“还真踩?”

    秦牧躬身称谢,从旁边饶了过去。

    舟惊梦“尸体”中元神冒了出来,叫道:“我大兄舟寻芳会在七曜天为我报仇,你们等着罢!”

    叔钧哭笑不得,回头问道:“七曜天怎么去?”

    “那儿!”

    舟惊梦的元神抬手一指,叫道:“有种便去!”

    秦牧与叔钧来到七曜天,拜会过要为开皇死节的舟寻芳,舟寻芳以“死”明志,“死”状比舟惊梦还要“惨烈”,临死前告诉他们开皇天庭的三公会在后面几座诸天等着他们。

    这一路走来,两个月的时间过得也快,秦牧与叔钧不知不觉间经过了虚无天、太极天、赤明天、玄明天、耀明天等诸天,距离三十三诸天的最顶层越来越近。

    这日来到无上天,刚刚进入无上天,秦牧便听到恢恢的笑声,只见一头驴子快步跑了过来,头顶帮着一根鱼竿,鱼竿上挂着一根萝卜,飞速来到秦牧身边,猛地停下,恢恢笑道:“咦咦,这不是牧天尊吗?怎么不认得我了?”

    那驴站起来,两条粗壮的前臂一条搭在秦牧肩头,一条搭在叔钧肩头,将两人一夹,浑身肉疙瘩便冒了出来,昂昂笑道:“我吕诤啊,咱们一起共患难的!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这无上天便是我家老爷子兮天师的领地,她等你们很久了!”

    这头驴夹着两人向前走去,口中絮絮叨叨:“老爷说,无忧乡与造物主是和平了,不打仗了,这是大喜事,要庆祝。这些日子正带着些漂亮女孩演练歌舞,端的是气魄,叫做什么万世太平。好看,端的是好看……”

    叔钧被他夹着大脑袋,脚不沾地,挣扎了两下,没能挣脱,心中不禁骇然。

    他催动神识神通,然而他的神识根本无法攻入这头驴的脑海,心中更加骇然:“这驴,强横得可怕!”

    秦牧悄声道:“不必抵抗,这头驴是凌霄境界的强者,比刚才诸天之主都不逊色!”

    叔钧只得放弃抵抗,想要说话,但驴子又说又笑,时不时的昂昂叫唤起来,让他插不了嘴。

    秦牧早就习惯吕诤的脾性,知道这头驴习惯辩驳,只要与他搭上话,肯定会被他憋得半死,当即闭口不谈,任由他带着自己向前走去。

    吕诤带着他们来到无上天的神城,只见神城中金碧辉煌,无数歌女舞女正在兴高采烈的舞蹈,裙儿翻飞,彩袖飘飘,华丽无比,左边有几百神女吹走笛曲,右边有几百神女弹奏琴弦,上面有几百神女敲钟打磬,下面有几百神女擂鼓吹笙。

    女孩们在天上飞,在地上舞,川流交错,姿态曼妙动人,歌声更是抑扬顿挫,歌颂开皇的伟大与英明神武。

    烟云兮一身男装,坐在城楼上欣赏歌舞,乐得手舞足蹈,抚掌不已,下方陪伴她的那些神官也在歌功颂德,马屁连天。

    吕诤将两人带到楼上,把他们放下。

    烟云兮眉眼顾盼,笑道:“牧天尊看看这场歌舞如何?华丽吗?等到确立彼岸幽都之后,我打算带着这些女孩去开皇天庭,演练给天庭文武百官看,歌颂开皇丰功伟业。”

    秦牧笑道:“舞姿之美,乱花迷眼,歌声之妙,撼动人心。”

    烟云兮抚掌大笑,瞥了他一眼,道:“可惜啊,你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要挑战开皇。你却不知开皇乃是剑道第一人,他在剑上的成就有多高!说出来吓死你,开皇已经在参悟剑二十式了,我也就是将你的剑十九式在他面前施展了一下,他便立刻参悟剑二十式。”

    她起身,傲然道:“开皇就是这样天生圣明,神武无双!所以,你还是打消这个大逆不道的念头。不过,你肯定不肯对不对?所以,还是让我来用开皇的剑法击败你!”

    她大袖一展,喝道:“都退下!我来用开皇的剑法,让牧天尊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歌舞止歇,舞女歌女纷纷退去。

    烟云兮拔剑,看向秦牧。

    秦牧错愕,失声道:“连你也……”( 牧神记 http://www.23wxx.com/9_9104/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