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一卷 幽州烽火 第一百零七章 平山填壑
    蜿蜒的燕山山脉之上,十数骑战马,在山峰棱线上显露出了他们的身影。在这些战马的身后,是一条长龙一般的鱼贯而随的披甲骑兵,一直绵延到山的尽头。

    屹立在山顶的正是公孙白和赵云、张郃、太史慈、郭嘉、田畴等将领。

    一路披荆斩棘而来,幸亏众人都拿的是精钢长刀,一路上被树枝和灌木丛遮挡的地方被数千把长刀硬生生的砍出了一条路来。崎岖的山路使人马都变得气喘吁吁的,汗流浃背,然而此时正值初冬时节,山顶上的风尤为猛烈,很快就将众人脸上的汗水吹干,一股股凉意涌上心头。

    其他武将也还罢了,田豫和郭嘉两人却有点承受不住,尤其是郭嘉,脸色苍白,一路的喘息声就像拉风箱一般呼哧呼哧的。若非公孙白一路给他加健康值,保持在85以上,估计要被抬着前行了。

    事实上,历史上的郭大浪子,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就是在北征乌桓时落下病根,最后一命呜呼。

    田畴喘息甫定,指着远处的莽莽群山中的一座高山道:“再往前就是卢龙塞了,过了卢龙塞,则可延渜水(滦河)而行,则行军速度将加快。往卢龙塞原本有山道相连,只是如今年久失修,已不能畅通,须填沟平壑,伐木架桥。”

    公孙白抬眼望去,只见脚下只有密密麻麻的一人多高的灌木丛和树枝,根本无路可走,前面还有沟壑和溪水阻隔,虽然看起来不过二十几里路,但是要想通往卢龙塞,没个七八天是休想到达的。

    张郃双目一凝。沉声道:“我等大军数千,当逢山过山,遇水涉水。道路虽难又如何,终将踏于脚下。”

    说完就要示意背后的众将士提刀向前。却见公孙白手中游龙枪一拦,说道:“往坡下开道不必如此麻烦。”

    就在众人正疑惑间,却见公孙白伸手朝坡下一指。

    轰隆隆!

    一大片黑影自天轰然而降,然后朝山坡下翻滚了下去,将一大片一人高的灌木丛、荆棘和树枝压倒在地。

    那翻滚下去得赫然是七八辆青铜战车,每一辆足足有五六百斤重,沿坡翻滚而下,势能而止数千斤。岂是那些低矮而且已经枯黄的灌木和荆棘所能阻挡。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际,那翻滚到山下的青铜战车,突然又呼啦啦的腾空而起,如同长了翅膀一般朝公孙白飞来,然后消失在虚空之中。

    接着,青铜战车再次轰然而出,朝原路翻滚碾压而去,将部分仍然顽强挺立的阻碍物再次碾压。

    如此反复几番,一条宽大的山道出现在众人面前,虽然崎岖不平。却已可牵马缓缓而下。

    太史慈和田畴两人都是第一次见公孙白展示系统,双眼瞪的溜圆。

    田畴虽然是第一次见,但是也耳闻公孙白会仙术之事。虽然暗暗称奇,倒也没显露出来。

    太史慈却是刚从辽东而来,眼见面前这奇异的情景,不禁满脸的震惊之色,他怔怔的望着公孙白,却见公孙白神色无异,又朝身旁众将望去,又见众人神色坦然,并无惊奇之色。似乎理所当然一般。

    他终于忍不住了,捅了捅身旁的管亥。悄悄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管亥对这个无名小将一上来就与他平级,正心怀不满。没好气的应道:“区区小事,何须大惊小怪?”

    太史慈呆呆的问道:“难道亭侯身怀仙术?”

    管亥正嫌他烦,脑袋一抽道:“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无所不能。”

    刹那间,太史慈的世界观混乱了,待在原地征了半响才喃喃的说道:“亭侯有如此异术,试问天下谁能敌之?原本想助其征讨乌桓之后,还其人情,便投刘繇。如今看来,唯亭侯方可平定天下之乱,贤主在前,何必舍近求远?”

    众将士缓缓牵马而下,走在最前面的都是北平军老兵,见到这番奇迹并未大惊小怪,一言不发的跟随而行。那些跟随在背后的乌桓人,突然见到眼前多了一条新开的道路,虽是满脸的疑惑,但是见汉人都没有动静,倒也不好问。

    很快,众人下了山,沿着一片平地继续向前行走,刚走了不过百步远,又遇到一处长达百米的灌木丛,阻挡了众人的去路。

    公孙白再次拦住了准备提刀开路的张郃,纵马向前,手上一抬,却听空中再次轰然作响,一大片树木哗啦啦的坠落下来,整齐的落在他的面前,足足数千斤的树木将那些灌木压倒在地,接着又腾空而起,再次向前坠落,很快前面又被碾压出一条大道来。

    这一幕,完全落入在众乌桓人眼中,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满脸的震惊之色,望向公孙白的神色已充满无比的敬畏。

    一个领头的乌桓人小帅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嗫嗫嚅嚅的询问面前的一名墨云骑百人将,偏偏那百人将也是逗逼出身,得意的说道:“我们亭侯是泰一神的弟子,是你们的天狼神的师弟,仙术无匹。”

    那名小帅脸色大变,立即回头哇啦哇啦的朝众乌桓人喊了一遍什么,逗逼的一幕出现了,一千余名乌桓人齐齐翻身下马,迎着前头的公孙白的方向,轰然跪倒了一片,一边磕着头,一边神色虔诚的喊叫着什么。

    公孙白开辟出了一条百米长的通途,纵马奔回,突见大军背后的乌桓人齐齐拜倒在地,惊奇的问道:“这群乌桓人发什么疯,难道他们每到这个时间就要举行祷告仪式不成?”

    田畴笑道:“乌桓人被亭侯的仙术所震慑,正在向亭侯跪地谢罪,请亭侯原谅他们的过失,保佑他们,他们愿为亭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公孙白嘿嘿一笑道:“去告诉他们,只要他们助本侯攻下柳城,本侯一定不会亏待他们。”

    田畴答应一声,立即纵马而去。

    等到回马之时,众乌桓人已然欢呼声雷动,纷纷站了起来。公孙白悄悄的查询了其中几人的忠诚度,发现竟然都升到了65以上。

    一路上,除了上坡需要手动开辟道路之外,平地和下坡均由公孙白用系统开路,遇到的沟壑和溪水,一般都不宽,公孙白直接用木材填充,让众军士践踏而过。

    不到一天时间,众人便来到了卢龙塞顶上。

    卢龙塞,是燕山山脉东段的隘口,现名喜峰口。在后世的几千年历史以来均为军事要塞,兵家必争之地。

    田畴站在卢龙塞关卡上,指着山下不远处的道:“下了山,沿渜水河滩而行,一路通途,纵马而行,只须两三天便可到白檀口,白檀之险,犹胜卢龙塞,不过过了白檀口,便是空旷之地,可延渜水支流河谷北上,经平冈、白狼山,可直袭柳城。”

    公孙白望着山下如同玉带一般的滦河,精神大振,伸手一抬,又将青铜战车放出,再次开辟山道。

    半个时辰之后,五千精骑已出现在滦河旁边,休憩一阵之后,变浩浩荡荡的沿着河滩继续前行。

    ***********

    柳城。

    金色王帐之内,蹋顿拥着两个女奴正在寻欢作乐,满帐的喘息声和呻yin声。

    大帐之内,身材精悍的蹋顿,正在一个女奴背后疯狂的进行着不能描写的动作。自从土垠城之败以来,蹋顿一直处于焦虑之中,只有通过不能描写的事情来排解心中的烦闷,那不能描写的的需求比平常要强几倍,将身边的女奴折腾的叫苦连天。

    其实,蹋顿的日子的确不好过,土垠城一战,使他在族内的声望一落千丈,过万户乌桓人失去了家中的精壮,背后怨声载道,若非前乌桓大人丘力居的儿子楼班只有十二岁,恐怕早就有部落豪帅提议要他下台,让辽西乌桓大人之位真正的继承人楼班上位。但即便是这样,仍然有人蠢蠢欲动,毕竟楼班已经十二岁,也算是不大不小了。

    就在此时,一人急匆匆的奔了进来,急声道:“大单于,大事不好了……”

    此人正是当初从土垠城下的大水中随蹋顿一起出逃的亲兵头目,经此患难,已然完全成为蹋顿的心腹,就算是蹋顿正在进行不能描写的动作,也不必避让。

    蹋顿一边气喘吁吁的干活,一边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那亲兵头目急道:“在平冈一带,发现白马义从劫掠我乌桓族人居地,而且还有反抗者被阉割。”

    “什么?”蹋顿蓦地脸色大变,如同五雷轰顶一般,瞬间就软了,差点得了男性功能终生不遂症。

    他弹跳了起来,顾不上穿衣,就一把抓住那亲兵头目,急声问道:“你确定是白马义从?有多少人马?他们从何处而来?”

    那亲兵头目胆战心惊的说道:“据探马传报,的确是白马义从,劫掠者就有汉人中那个姓赵的猛将,其疑似从卢龙塞道而来,不过人马不多,只有八百余人。”

    蹋顿脸色变得纸一样惨白,最后听说敌军只有八百余人,立即眼中大亮,似乎抓住了一根稻草一般,急声道:“速速传令下去,立即整装出发,随我杀往平冈!”

    那亲兵头目立即应诺而去。( 兵甲三国 http://www.23wxx.com/9_9017/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