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兵甲三国 > 第一卷 幽州烽火 第十六章 迟到领罚
    第十六章

    迟到领罚

    城西大营,校武场。

    金色的阳光照耀在高高的点将台上,将公孙续身上的铁甲照得熠熠生辉,也在他那白皙而俊美的面容上洒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辉。

    公孙续傲然高立在点将台正中,一袭披风在他身后轻轻招展,双目睥睨着台下的将士,心中豪情万丈。

    虽然被幽禁了七天,但是经过几天的休整,他已将心中的抑郁暂时压抑下来。

    他母亲刘氏说得好:“庶子就是庶子,不管受到如何恩宠,终究这公孙家的基业还是由嫡子来接替,何必计较一时得失。”

    作为公孙瓒的唯一嫡子,他依旧高高在上,依旧是北平军的少将军。

    而在这座军营之中,他是最高统率,所有的将士都是他的部曲,公孙白也不例外。

    想到这里,他的视线落在台下队列的将士身上,搜索公孙白的身影,然而他失望了,公孙白本应出现的位置根本就没人。

    这贱种居然迟到了!

    公孙续脸色微微变了,满脸的冷笑,他轻轻的摆了摆手,点卯开始。

    “一曲军侯,秦羽!”

    “一曲一屯,杨端!”

    “有!”

    “一曲二屯,杨和!”

    “有!”

    ……

    “三曲三屯,公孙白!”

    台下一片寂静无声,静的只听得众将士的呼吸声和忽忽的晨风声。

    军营无小事,这点卯不到,便是责杖四十啊!

    “公孙白!”

    “公孙白!”

    点卯官连叫三声,依旧无人应。

    站在公孙续身旁的军司马文则沉不住气了,三曲和四曲都是他的部曲,自然挂不住脸,急声喝问道:“严飞,公孙白可曾向你告假?”

    三曲军侯严飞,正是白马义从骑都尉严纲的儿子,并不把文则放在眼里,懒洋洋的回答:“文司马,你莫非忘记了公孙校尉曾有令,百人将以上须亲自向校尉告假才可,公孙公子又岂会向我告假?”

    文则的脸色变得满脸通红,正要发话,突然有人喊道:“五公子来了!”

    只见校场左侧,一人飞马奔来,卷起一片烟尘,滚滚而来,不是公孙白又是谁。

    公孙白练枪之地在城东,而大营在城西,路途比起在城东的白马义从距大营远了四五里,所以赵云等人未必会迟到,但是公孙白却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几分钟。

    马背上的公孙白,见到整个军营都朝自己行注目礼,心里便知道坏了。

    特么的迟到了,该怎么处罚?罚站,罚打扫马厩,还是罚写检讨书,或者扣俸饷?

    他收敛心神,纵马疾奔到点将台下,一勒马脚,那马便希聿聿一声前蹄扬起,轰然停了下来。

    等到白马停稳,公孙白这才翻身下马。

    在场的众将士看得目瞪口呆,刚才这一招急停,那白马的前蹄都扬起半人多高,马背如同陡坡一般,公孙白竟然坐在马背上稳如磐石,这马背上的功夫,整座大营之中无人可及。

    公孙白翩然落地,迎着点将台上弯腰一拜:“三曲三屯百人将公孙白,因故来迟,请公孙校尉责罚!”

    公孙续脸色微微一变,想不到这小子居然自动引咎请罚,谦卑得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而台下的公孙白却是满脸坦然的笑容,毕竟自己是真迟到了,稍微惩罚一下那是应该的,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军营中的处罚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之外,什么罚站、打扫卫生、写检讨及罚款之类的,简直就是弱爆了。

    公孙续望着若无其事的公孙白,不觉心中微愠,回头对身旁的文则轻声喝问道:“点卯不到,该当何罪?”

    文则心头一凛,朗声道:“责杖四十!”

    台下微微骚动起来,责杖四十,轻则皮开肉绽,重则伤筋动骨,要是行刑的小子不检点,把人打死都有可能。

    公孙白的脸色变得苍白,特么的这不是在玩我啊,迟个到就得打四十军棍,这什么玩意军法?前世读大学军训的时候,迟到也不过罚做俯卧撑二十个啊,最多也就跑个五圈十圈的。

    他抬起头来,见到公孙续身后侍立着几个军士,手中正持着九尺长、手臂粗的军棍,这一棍下去,他这小胳膊小腿的哪里能受的了?这明摆着是公报私仇啊!

    “放屁!他妈迟个到就要打四十棍,他娘的怎么不说迟到就砍头呢?公报私仇,谋害蓟侯之子,该当何罪?”公孙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指着文则怒声大骂。

    这个时候可不是硬充英雄的时候,四十军棍能叫他不死也得脱层皮,再说他原本就不是英雄,只是前世一个程序猿而已。

    文则见公孙白这副泼皮面目,忍不住心虚,朝公孙续望了一眼,得到的是鼓励的眼神,心头稍定,当即黑下脸,厉声喝道:“辱骂上司,罪加一等,责杖加二十,来人,给我拉下去!”

    “喏!”

    侍立在公孙续身后的几个如狼似虎的军士应声而出,奔下点将台,提着军棍朝公孙白扑来。

    呼!

    公孙白立即翻身上马,踩紧双马镫,手中的长枪一抖,杀气腾腾的喝道:“他妈的,谁敢上来,休怪本公子枪下无情!”

    话音未落,马蹄已扬起,手中的长枪已高高掠起,朝那几名前来行刑的军士奔了过去,手中的枪刃在日光下闪耀出夺目的光芒。

    当啷!

    随着军棍落地声,那几名军士也满脸惊恐的扔下手中的家伙,玩命的朝点将台上奔去。

    哗!

    全场骚乱了起来,公孙白明显在耍公子脾气了,真要是一枪捅了下来,要了那几个军汉的命,闹到蓟侯那里,他们一家亲,还能让公孙白给他们偿命不成?

    哈哈哈!

    台上的公孙续仰头大笑,笑声令整个乱哄哄的军营沉静了下来,齐齐抬头朝台上望去。

    公孙续大笑了一阵之后,才用充满揶揄和不屑的语气说道:“公孙白,一卯迟到责杖四十,二卯迟到责杖八十,三卯迟到责杖一百五,这是父亲定下的规矩,你也敢蔑视?你问下他们,这是不是奋武将军定下的规矩?”

    文则立即扬声朝台下问道:“公孙校尉说的是否属实?”

    台下轰然应道:“属实!”

    这一刻,公孙白尴尬不已。

    公孙续那不阴不阳的声音继续传来:“你自小养尊处优,原本不应来这军营。军营是铁血汉子,是英雄呆的地方,原本就不适合你。念在你年幼无知的份上,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接受军法处置,要么离开军营,做你的侯府五公子去!”

    怎么办?公孙白脑海中心念急转。

    此刻,公孙续明显占了理,就是在父亲那也说不过去,强词夺理的话只会令父亲厌恶自己,岂不是正中公孙续的下怀?

    离开军营,他的这套兵甲系统也基本宣告失效,那么意味着他只能坐吃等死七年,然后像历史上那般随着公孙瓒一起覆灭。

    可是若接受责罚,恐怕那四十军棍下来,他不死也得脱层皮,万一不小心被打残了,公孙续再拿几个行刑的军士做替死鬼,自己也就废了,还是坐吃等死的份。

    他低下了头,密集的汗水自他额头涔涔而下,一股无奈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突然他的视线落在地上的军棍之上,不觉心中一动,立即翻身下马,站在军棍之前。

    台上,台下,上千双眼睛望着公孙白,等待着他的决断。

    队伍里的吴明以及三屯的将士,更是焦急不已,却又束手无策。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暂时离开军营吧。”吴明喃喃的说道。

    潜意识里,他们还是希望公孙白留在军营,这样对他们的前途都大大有利,但是他们也知道,若是公孙白领了这六十军棍,恐怕就未必承受得起,所以他们还是希望公孙白就此离开军营。

    终于,公孙白缓缓的抬起头来,迎着公孙续鄙夷的目光,指着地上的军棍,冷笑一声问道:“父亲说责杖四十,可是这种木制军棍,不能是铜棍铁棍银棍吧?”

    公孙续哈哈大笑道:“自然是木棍,若是用铁棍岂不是谋杀了?”

    一缕诡异的笑容浮现在公孙白的嘴角,他高高的昂起头来,挺起胸膛,大声喝道:“来吧,公孙白领罚!”

    全场再次哗然。

    公孙白先是一愣,随即哈哈笑道:“好,不愧是我的好弟弟。来人,动刑!”

    台上的几名军士再次应诺而出,如狼似虎的奔了下来,一把将公孙白架起。

    “且慢!”公孙续喊道。

    众人将视线齐齐朝他望去,只见公孙续满脸凛然之色,厉声喝道:“军法之规,意在训诫,不在伤人,行刑之时,点到为止,休得不知轻重,将我五弟伤筋动骨也就罢了,若是危及性命,你等都得……死!”

    他特意将那个“死”字加重,似乎整句话的重点都在最后一句话和整个死字之上。

    然而公孙白心中却忍不住一寒,若非早有对策,他肯定立即反了出去。

    这个歹毒的小子,明白着在暗示那些军士:只管随便打,只要不打死就好,怎么也得给我打个半残,否则别来见我。

    有人抬来一张案几,几个军士脱下公孙白外面的皮甲,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公孙白按在案几之上,扒下他的裤子,露出一对雪白高耸的大屁股。

    “打!”

    一只令箭从台上飘然而落。

    呼呼!

    两根手臂粗的军棍已高高的扬起,挟着凌厉的风声朝公孙白的屁股上恶狠狠的击了下来。

    这一刻,全军的将士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哪里是责杖?简直就是击杀啊!( 兵甲三国 http://www.23wxx.com/9_9017/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