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是开玩笑 > 第1660章 不把自己作死不罢休
    华夏京城,一辆车子缓缓驶入人大校园,刚要继续行驶时,就有几道身影出现在了车子前方,车内的王校长一看,就揉着额头让司机停车。

    “老王,你这老小子要发啊,刚见过上面?”

    王校长在校园内近乎一言九鼎,因为人大在国内的体量,他自身也有着一定的级别,但校园内也不是没人敢喊他老王,敢称呼他老小子的。

    前方几个老家伙,都是退休的老领导了,为首的就是上一任古校长。

    在古校长复杂的腔调里,王校长挤出一张麻木的笑脸,“老校长,你就别调侃我了,我哪有什么要发的征兆啊,背黑锅还差不多。”

    一切的一切,就因为那个神魔一样的男子,自称他是人大校长,王校长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他已经在短短时间内,见了无数人,无数国内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但面对那些大人物的问询,王校长只能苦笑,他完全不认识那位出现在黑宫的校长,也不清楚对方为什么要用人大校长这个招牌。

    他现在也处于三观崩溃中呢。

    那种神魔一样的男子,跺跺脚全灯塔大地震,说一声全球禁武,特么的现在从警方到军方,所有武器全失效了,都不能用了,好在这不是一国的事,是全球。

    所以,这样的禁武也没什么太可怕的地方,就算没有热武器,地球现在的野兽之类,也翻不起一点浪花啊。

    没见人类在远古时代就称霸星球了么?更别说现在还是各种大型野兽被杀的几乎绝种,成为保护动物的时代。

    国与国的纷争?呵呵……两个字足以道明一切。

    在那位神秘校长的恐怖威压下,就算原本要操刀子上演全武行的国家,也会立马乖巧的像小学生一样,什么都不做,只等着下一步。

    此刻,全球人类都在关注,关注灯塔的的一切。

    顺口说一句,现在不是唐准刚消失在黑宫的时间段了,唐准已经消失一天了……

    灯塔新的宪法,在举国上下一致拥护下,最快成为最新法律,唐准跑去哪炼制长生丹,没人知道,也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利用国运炼长生丹的。

    无数灯塔或其他国家的媒体,只是发现,从新宪法公布那一刻,灯塔就开始了各式各样的天灾。

    地震,飓风,火山喷发……一堆接着一堆来。

    唯一还好的是,灯塔3亿民众已经被唐准挪移了,全部丢进了枫叶国,在寒冷的空气下瑟瑟发抖。

    反正枫叶国也足够大。

    唐准发布的最新消息就是,等各式各样天灾上演一遍后,让灯塔自己拿主意,是请他修复破败的大陆,还是在太平洋上给你们搞一个新地盘?

    随着灯塔的全民转移,那边经济当然崩溃了。

    无数子民损失惨重,他们损失的财产财富,唐准可不背锅不负责的,现在的灯塔也没能力继续从其他国家吸血了。

    灾后的事,是那边的总统等大人物需要头疼的事。

    这一切,持续刷新着全球人类的三观啊。

    王校长吐槽一声后,古校长还是一脸笑,笑着走上前,“徐福,那种奇怪的传说,竟然是真的,真的可以用国运之类炼制长生丹,有一个古人,活生生活了2200多年?不可思议啊。”

    “以前读史书,以为研究透了一切,大秦灭亡就是六国贵族反扑,外加大秦军功制度崩溃等主要原因……没想到真是抽走了国运才灭,太神奇了。”

    “这么说明末时期,小冰河造成的天灾,各种瘟疫,难道也是有人抽走了国运炼丹?就算没人长生,说不定也只是炼丹失败的问题?”

    古校长除了是上一任人大校长,退休老干部,也是一个文化人,还偏爱历史,尤其是明史。

    和老伙计们一起研究历史时,这位无数次感慨吐槽明末的悲剧,以及大清上演的神奇逆袭。

    就明末时代明朝和清的体格对比,正常合理的逻辑下,无论如何大清都不可能逆袭了,除非出现神迹,但现实就是那么荒诞,比很多小说还扯淡,大清逆袭成功了。

    明末时代真的是天灾不断,年年都有,几乎把北方祸害的遍地废墟,今年大旱明年蝗灾,这里地震一下那里地震一下,崇祯那些年就是一部天灾轮流来的现实科教片。

    无数人活不下去,饭都吃不起开始吃人了,流寇叛乱才会一波接一波怎么都缴不灭,更奇葩的是李自成攻克京城时,京城内不是没有一定的防御力的,但李自成抵达京城前……一波鼠疫几乎杀了当时京城内的一半人。

    不管奉旨勤王的吴三桂军团,还是另外的小军阀,没能在李自成兵临城下前抵达京城,除了背后的官员士绅遥控影响因素外,京城那么恐怖的鼠疫,也未必不是一个重要因素。那么大的瘟疫,跑去送死啊?

    然后,原本也没做好转型准备的李自成,就这样在拿下京城后,被大清神奇上演了一次逆袭,关宁军引兵入关,远不是一个陈圆圆能决定的,是背后那群要借兵缴寇的神人们在操作。

    就算大清夺了北方一部分区域,但那个地带基本十室九空,和歌舞升平的江南完全无法对比,不管人力物力综合国力,都不是一个级别,南方小朝廷,硬是视而不见各种内斗……无数次内斗中把自己的力量耗空,等大清杀来,跪降。

    熟读诗书的古校长,研究越多越难以接受,明末大清逆袭的概率,就像是三个人斗地主,大明、流寇、大清三方,从综合国力物力人力等等各方面考虑,大明这个地主手里的牌,除了大小王之外全特么的是炸弹,流寇和大清一个炸弹都没有,偏偏出牌的人,把所有炸弹拆开了一张张出,生生把自己玩死。

    这么荒唐的事,若不是历史,已经明确发生的,估计都没人相信大明这个地主会输。

    以前古校长只能说,大明气数尽了,延续几百年的士绅文人太作,不作死自己就不罢休。

    现在好了,唐准的出现和骚操作,以及徐福的现身说法,他也是脑洞大开啊,是不是明末也有那么一个人在玩长生丹,才那么戏剧的把老大位置让给大清?

    随着他的话,王校长一脸蛋疼,“我说老领导,你别发散细微了,现在不是历史小沙龙啊,现在我们该考虑的问题,是那位校长搞了灯塔国运后,会不会停手,他若练出一颗后还想要第二颗,该怎么办?”

    “他第二颗长生丹,会选择那个国家?”

    旁观北美大陆上演的各种末日灾难片,灯塔外的所有国家都不平静,没人觉得一颗长生丹能满足那位校长,灯塔继续下水,会选谁?到时候,怎么办?( 我真不是开玩笑 http://www.23wxx.com/8_8969/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