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218章 神格逞1威!
    ();

    ();        这巨龟好大的口气!别人来这里,都是来抢天图赏赐的,他倒好,竟打算直接将天图吃掉!

    闻言,水淹帝等人皆是面色一变。

    掌位天图能吃?此事听都没听说过!从没见哪本古籍如此记载过!便是确有此事,恐怕也没有人真的尝试吧?

    掌位天图蕴含的仙力太庞大了,无关之人想要稍微靠近天图,都会被重创,更莫说张口吃天图了,这和凡人吃法宝有何分别?直接就会被吞入腹内的无上仙力炸得肠穿肚烂!

    同时,掌位天图更蕴含了天之意志,代表的是天道本身,吞吃掌位天图,意味着与天为敌。故而正常人便是有能力吃天图,也不会贸然忤逆上天的。

    “一派胡言!你这贼龟好生虚伪,明明和我等一样,是来抢天图赏赐的,却谎称是来吞吃天图!这等拙劣谎言,你以为本帝会信?”水淹帝眯眼望向巨龟,冷哼道。

    他的表情忌惮极深,因为这只巨龟的实力太恐怖了!一个饱嗝都能将他、将八寒佛吹飞数万丈,这是何等实力!这巨龟本尊就算不是远古大修,定然也已极其接近了!面对这等强敌,水淹帝深知,除非自己彻底返祖暴走,灭绝仙性,否则绝非此龟敌手,不得不慎!

    “你信不信,关俺何事,只要你不妨碍俺吃饭就好!”

    那巨龟太骄傲了,他说话时,看都不看水淹大帝,丝毫不将此人放入眼中。

    那目空一切的眼神,连天道都不放在眼里,又岂会在意什么水淹大帝小帝的。

    在水淹帝等人骇然的目光中,巨龟竟真的张开了嘴,朝掌位天图演化的世界狠狠咬了下去!

    天狗是怎么吃月亮的,巨龟此刻就是怎么啃天图的!

    这一口咬下去,顿时就有大片大片的天图界面崩溃为碎片,被他吞吃入腹!

    那些界面碎片蕴含了无法想象的庞大仙力,一经入腹,立刻在巨龟体内肆虐开来,轰然炸开,使得巨龟庞大的身躯,当即就被炸开了一个星空裂缝一般巨大的血洞!

    巨龟惨叫一声,显得极其痛苦,毕竟只是分神降临,不是本尊前来,想要无伤吞食掌位天图,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好!这真武老龟竟真的是来吃天图的!这个疯子!”北海真君大吃一惊,面色一瞬间有了几分难看。

    他本来和水淹大帝一样,不信巨龟的言语,此刻却是信了一半!

    此刻,天图世界遭到破坏,整个界面已经开始些许崩塌的趋势,这可不是普通的界面崩塌!以掌位天图蕴含的庞大仙力,一旦崩塌,掀起的崩溃之力足以将远古大修都毁灭!

    “痛死俺了!不过这雨掌位的天图还真是好吃啊,不枉俺拼着受伤啃上这么一口!这笔买卖不亏!”此龟贪婪大笑道。

    明明被浩瀚仙力炸得狼狈不已,他居然还有心言笑,竟似完全不把身上的伤势放在眼中一般!

    气血一催之下,巨龟庞大的气血威压顿时乱天动地,惊得水淹帝等人面色各异。

    这是何等庞大的气血!便是在场众人气血加在一起,怕也不及巨龟气血的百分之一!要知道这还只是巨龟一缕分神,倘若本尊前来,气血岂不是更加可怕?

    见多了气血怪物的宁凡,更是对巨龟的气血有了最直观的判断——此龟分神气血便不逊于尸奴王了,其本尊气血定然更是恐怖到没边,单说气血总量,说不得能和血神更乌有得一拼…

    气血庞大有什么好处?那好处太大了!

    只说那巨龟之前贪食天图,五脏六腑全部被天图仙力炸碎,身躯都被炸出狰狞血洞,这等伤势对于任何一个准圣而言,都足以危及性命,但人家呢?表面上看伤势很重,但其实,此龟悠长的气息没有任何紊乱,显然这等伤势对于他而言,近乎微不足道了。

    巨龟之前叫的惨烈,也只是因为身躯炸开太过疼痛,和伤势轻重倒是关系不大。

    果然,此龟气血翻涌间,只数个呼吸过去,躯体上的狰狞血洞便血肉重塑,恢复如初了!

    不,也不能说完全恢复如初了,和之前相比,巨龟的模样似乎有了少许变化。

    其龟壳之上,多了一道摧残夺目的斑纹!那斑纹初时夺目,但随着光华深藏,逐渐变得和普通花斑相差无几了。

    但那实际上并不是普通斑纹!

    那是蕴含了一丝天图力量的雨之道纹!

    北海真君、八寒佛皆是悚然一惊,能不惊吗,这样的斑纹,巨龟背上可不止有一道,早就有几千、几万道了!

    二人虽然认识巨龟,但对巨龟的了解其实并不多,从前见到巨龟,也只以为对方的斑纹是普通之物。

    此刻亲眼见到巨龟背上多出一道雨之道纹,二人岂能猜不出巨龟背上的其他斑纹,都是类似之物!

    这巨龟肯定不是第一次吃天图了,这老货之前已不知吃过多少天图,或是天图的类似物!

    伤口消失了,身体不疼了,巨龟便再次露出享受的表情,张开星空黑洞一般的大口,又是一口啃了下去,口中恶臭传开,化作实质般的黄烟弥漫天地。

    可惜的是,这一口他没有咬到天图界面。

    因为他的行为,被水淹帝阻止了!

    “孽畜!本帝还没有抢到宝贝,你便想毁了此界,逼本帝离去吗!本帝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丝脱困之机,岂能任你破坏!”

    水淹大帝第一个朝巨龟冲了过去,他五指一按,水掌位的掌位虚空顿时化作幽蓝色的虚空绳索,将巨龟的嘴巴死死缠绕了几千圈,试图让巨龟一时半刻间,无法张不开嘴再度啃食界面。

    原本因美食乐呵呵的巨龟,一瞬间暴怒了!

    他明明说了不准备人打搅他进食,可水淹帝还是这么做了!

    他很生气!

    他要履行前言,将这里的人全都吃掉!

    可他张不开嘴,好难受,好难受!这是什么绳索,怎得捆得这么紧,他更生气了!

    由于过于生气,巨龟的躯体忽得开始膨胀,变得更加巨大,生生变大了一倍!这种巨大化,并不是普通的法相变化,其力量竟也同比例增加着!

    巨龟的下颚力量更恐怖了!

    他试图强行张嘴,用于过于用力,一张龟脸几乎憋成了红色。然而效果也是十分显著的,虚空绳索在他的蛮力挣扎之下,发出呜咽,开始一圈圈逐渐崩断。

    那绳索崩溃越来越快,渐渐一发不可收拾,只十个呼吸而已,巨龟便将嘴巴上的绳索全部争端,破口大骂!

    “俺生气了!你们才是孽畜,你们居然敢骂俺,还敢捆俺,俺要把你们全部吃了!”巨龟的杀机,一瞬间锁定上了此地所有人,张口喷出一口口水,朝水淹帝等人淹了过去!

    相对于巨龟的庞大身躯而言,那真的只是小小一口口水。

    但对于水淹帝等人而言,那哪里是什么口水,分明是带着口臭的汪洋大海,竟带着颇为惊人的腐蚀效果!

    “不可能!本帝的虚空绳索,绝不是蛮力可以挣脱的!这贼龟的力量究竟恐怖多了什么程度,莫非已经触碰到以力破法的门槛了?”水淹帝强行压下内心震惊。眼下巨龟吐出汪洋大海还击,他必须立刻着手抵挡,哪敢分心!

    其他人同样被巨龟迁怒,全都在攻击之列,故而同样需要作出抵挡!

    “罪过,罪过,明明是水淹道友得罪了真武道友,为何偏要牵连我等,一并被吐口水。佛祖莫怕,有弟子在,断然不会让佛祖受到半点损伤的!”

    八寒佛一如既往护在宁凡前方,当那些带着口臭的汪洋大海淹没而至,八寒佛抬手祭起了手中十八念珠,化作十八座巨大冰山,镇了周身十八方位。

    如此一来,所有逼近的海浪,一瞬间便冻成了玄冰,没有一丝一毫可以近宁凡的身。

    见状,宁凡将原本想要祭出的定海神针收回了袖中,略带沉思望向八寒佛;而后又调转目光,看那巨龟,带着一丝冰冷。

    惹巨龟的明明是水淹大帝,但这巨龟却将宁凡迁怒在内,无差别攻击。巨龟的出手行为,着实惹到了宁凡,所有人都来欺他,当他是泥捏的吗!

    “可以称呼你为八寒道友吗?”宁凡第一次对八寒佛说话了。他可万物沟通,虽然原因不明,但他看得出来八寒佛是真的对他没了敌意,故而语气也和善了不少。

    见宁凡主动问询,八寒佛顿时站直了身子,恭敬道,“佛祖直接称呼我八寒子即可,道友之称,弟子愧不敢当。”

    “…我不是你口中的佛祖,正相反,我是一只古魔。”

    “古魔?”八寒佛先是一愣,细细打量宁凡之后,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佛祖竟是以魔入佛?古人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此事听来简单,其实艰难无比。佛祖竟能做到此事,真是令弟子敬佩。”

    “…”宁凡感觉自己最近患上了沟通障碍症,总有人听不懂他的话。海沙帝是一个,八寒佛本尊好歹是个二阶准圣,居然也听不懂人话…

    八寒佛到底不是二货,此时他也稍微看出来,宁凡对于佛祖的称呼不太喜欢了。

    他只认一点,宁凡的逆海剑确实是真的,确实有着混鲲上等弟子的身份。

    既然对方不爱被叫做佛祖,他便换个称呼又有何妨,佛在心中,而不是在言语称呼之内。

    “算了,我暂时可以信任你,是吗?”宁凡无奈道。

    “佛祖…不,上仙有何吩咐,但说无妨,弟子必定全力办到!”这却是又改口叫做上仙了!

    “我要去清理来犯之敌了,你,留在这里帮我看下东西,事后三件宝物之中,除了玉酒壶外,你可选择一样拿去。”原来宁凡是想找八寒佛帮忙看管身后的宝贝!

    三件宝贝暂时无法收取,又都是无主之物,若是无人看管,瞬息间就会被北海真君等人抽空夺走的。

    “此事似乎有点…”八寒佛微微尴尬,他本尊好歹也是二阶准圣,宁凡居然让他做看管东西的小事,这和他高高在上的准圣身份不符啊。

    他倒不是不愿意给宁凡帮忙,能给混鲲上仙帮忙,是任何一个正统佛修的荣幸!可他想帮更大的忙,而不是看东西这种小事…

    “也罢,除了玉酒壶,其他两件东西都归你!你能因为这个条件和北海真君联手,便也能与我联手。此事就这么决定了…”宁凡对玉酒壶之外的东西并不看重,张口就全部分给了八寒佛,他还以为八寒佛迟疑,是嫌报酬低呢。

    八寒佛一听大急,给混鲲上仙帮忙乃是他的荣幸,他哪敢拿宁凡的东西,便是长者赐,他也不敢收!心知宁凡误会了他的心意,正想要解释一番,宁凡却已腾空而起,朝水淹帝、巨龟、北海真君的战圈加了进去。

    八寒佛本能想要随宁凡同去,行护佛之事,偏偏宁凡要求他看管宝贝…他又不能对宁凡的命令抗命不遵!

    最终,八寒佛只能苦笑一声,百丈巨佛身化作常人大小,盘膝坐在三件宝贝旁边,真的看管起宝贝来了。

    “等上仙遇到危险,我再出手好了…总不能为了看管些许身外之物,真的对上仙置之不理。这上仙,好像只是仙王境界吧,贸然加入战局,真是太危险了…”

    …

    北海真君同样被巨龟吐了口水,以北海真君的手段,自不可能真的被口水大海打中,但也着实动了怒火。

    当即他也顾不得抢宁凡宝贝了!

    他要先教训教训这只可恶的巨龟!

    “真武老龟!惹你的人是水淹,你吐老夫作甚!当老夫好欺负不成!”

    北海真君屈指弹出无数雨之斩击,将口水大海斩碎。而后踏着雨龙,一次次撞上巨龟的庞大身躯。

    巨龟的身躯太庞大了!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需要防守的范围太过庞大,身躯挪腾的速度更是十分缓慢,敌人攻击来临时,他基本做不到闪避,只能无奈挨打!

    他的龟壳倒是坚硬,可露在外面的四足、龟尾皆是柔软之物。雨龙专挑这些地方撞击,每撞巨龟一次,巨龟便要吃痛一回。以他的庞大气血而言,这等撞击伤势简直微不足道,可他疼啊!

    巨龟简直气炸了!

    他抬起蠢笨的巨足,想要踩死相对他而言小蛇一般的雨龙,若能踩中,以他的蛮力,只需一脚就能把北海真君连人带龙踩着肉泥;可雨龙何等敏捷,何等移动速度,岂会被蠢笨的巨龟踩到!

    那种怎么打都打不到苍蝇的感觉,几乎气炸了巨龟的肺!

    更令他生气的是,水淹大帝也跟苍蝇一样讨厌,不断幻化着巨大掌印,打得他连连痛呼。

    “古魔蒸海印!”

    水淹大帝化出古魔真身,精气化作巨掌,一次次轰在巨龟身躯柔软处。

    那掌印明明是由水行力量凝聚,但偏偏比很多火行神通还要滚烫,每有掌印打中巨龟,都会令巨龟体内血液蒸干不少,气血一丝丝削弱着。

    巨龟想要踩水淹大帝,但水淹大帝同样速度逆天,岂会被踩中?

    “气死俺了!你们都妨碍俺,你们都欺负俺,俺生气了,俺真的生气了!”

    封号术,真武水牢!

    巨龟口中念念有词,天地间的水气忽得朝着水淹帝聚合而来。

    水淹帝乃是水掌位大帝,眼见对方以水气攻他,顿时催动掌位,想要散掉对方神通。

    但,办不到!

    同掌位之战,强掌位之人可以轻易碾压弱者的掌位!

    虽说水淹帝和巨龟的关系算不上同掌位,但二人对于水的运用,同样有高低之分,低的是他,高的是巨龟!

    如此一来,他纵然催动掌位,也只散了巨龟引下的七成水气,余下三成,还是打中了他!

    那些水气一经打中,立刻化作直径千里的球形水牢,将水淹帝困在了里面。

    一入水牢,水淹帝便骇然发现,他一身古魔精气居然被彻底封死,更浑身无力,使不出多少肉身力气。

    他想要强行挣脱水牢,但这水牢从内部挣脱的难度,是从外部打碎的十倍!

    短时间内,他竟是被困死在了水牢中,被巨龟一招关了起来!

    但巨龟同样杀不死水淹帝!

    水淹帝身上的血蒸气太诡异了,并不是汲取敌人血液才能恢复自身伤势,竟只要吸收天地间的水气,就能恢复伤势,当真诡异!

    如此一来,水淹帝虽被暂时困住,但谁叫水牢之中处处都是水了,只要有水,他便不死!那巨龟想要发动水牢内的暗流绞杀水淹,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

    算了,困住一个是一个!杀不死水淹帝,难道他还杀不死讨厌的北海真君吗!

    巨龟故技重施,使出真武水牢,引下无穷水气朝北海真君席卷而至。

    见水气来袭,北海真君先是面色一变,似想起什么倒霉往事;而后又冷笑一声,竟是任那些水气临身,视若无物!

    “真武老龟,你果然还和从前一样厉害,只用一招便镇压了古之大帝分神!可老夫和水淹不同!你的真武水牢对老夫无用!老夫对你太熟悉了,你的招数,老夫全都知,全都体验过一回!你可知,同一种水行招数,是无法对老夫生效两次的!”

    却见,北海真君动都不动,只在口中念念有词,似在暗中催动什么手段护体。

    说也奇怪。

    那真武水牢的厉害,足以一招困住水淹帝,但用在北海真君身上,竟没有半点作用。

    由于雨龙身躯太大,所有巨龟这次变化出的水牢,并非千里水牢,而是绵延无尽,难窥尽头。

    但便是这等水牢,竟不知为何,对北海真君产生不了丝毫束缚力。

    北海真君简直就像是闲庭信步,驾着雨龙,直接就从无边水牢之中游了出来,这一幕,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巨龟见状,有喷出无边酸雨,那酸雨是以他胃酸所化,比口水的酸性强太多了,便是准圣也能击伤。

    北海真君封号之力敌不过巨龟的真武封号,所以他避不开酸雨,只能淋雨。巨龟的胃酸连天图界面威能腐蚀,都能消化,不可谓不厉害,但淋在他身上,却好似淋自然雨水,没有任何损害。

    也不能说完全无害。

    北海真君的精神层面,还是受到了深深伤害,这什么胃酸淋在身上,简直太臭了!他记得上回被真武老龟淋了一身胃酸,逃回以后,足足休养了三万年才治好了腐蚀之伤;又用了三百万年,才把沾在身上的胃酸臭气彻底驱散…

    这是他第二回面对此术,受伤倒是不至于,可这顽固难洗的臭味,怕是又要跟他三百万年了!

    “奇怪,俺的神通为何对你无效…”巨龟有些不明所以。

    北海真君却在冷笑连连,时隔多年再战真武老龟,他有着巨大优势,可无视对方当年用过的种种水行神通!今日他就要把从前的旧账,一并和这老龟清算,至于抢宁凡宝贝之事,倒是可以暂时押后了!

    雨术!雨龙击魂之术!

    北海真君神通一展,他与脚下雨龙顿时变得更加虚幻,更加透明,好似彻底失去了实体一般,朝着巨龟龟壳位置狠狠撞了上去。

    居然不是撞巨龟的柔软位置,而是撞最硬的龟壳?北海真君莫不是疯了不成?

    巨龟先是一愣,继而狂妄大笑,笑北海真君的愚蠢,笑北海真君此举,只会将自己撞个头破血流。

    可他失算了!

    北海真君这一撞,竟不知为何,直接穿透了他的龟壳防御,继而穿透他的身体,贯穿而过!

    被北海真君贯穿身体,巨龟肉身不痛,但真灵却感到撕裂般剧痛,显然北海真君这种穿透身体的攻击方式,并非针对他的肉身、庞大气血,而是直接攻击他的真灵!

    龟族外壳虽硬,内在却最是柔软,尤其是妖魂、真灵,更是最软、最弱的部分,那经得起北海真君攻击。

    如此一来,北海真君只一击就重创了巨龟的真灵,显然面对这只气血怪物,他也不是毫无办法。

    吼——

    巨龟气疯了!

    多少年了,他没有被人打成重伤,有无边气血在身,他连天图都敢生吃,却不料会被北海真君一招重创…

    幸好,他真灵虽弱,却不只有一个真灵!

    他龟壳上有多少条斑纹,真灵便有多少!

    “俺倒要看看,是你先杀光俺的真灵,还是俺先吃了你!封号之器,真武蛇头!”

    巨龟脑子虽不灵光,但也没蠢到无可救药,眼见神通对北海真君无效,他便动用了呃法宝,动用了封号之器!却见他短小的龟尾,忽然游蛇一般暴起伸长,更像鞭子一般朝虚幻的北海真君狠狠抽了过去。

    和巨龟踩人时的缓慢不同,其尾部抽打的速度,快得就像是世间最湍急的水流!

    北海真君哪料到巨龟还有这等手段?这一招,当年他没有见过,故而应对起来略显仓促。对方这一尾巴抽得太快,北海真君来不及驾龙闪避,只得在原地做出防御。

    随着北海真君封号之力发动,其周遭范围忽然变得烟雨飘渺起来,烟雨飘渺中,有四百八十古庙,在雨中若隐若现。

    当巨龟尾巴扫至,那些古庙忽得迎了过来,挡在巨尾来临的路径上,试图阻挡巨尾。

    一座座烟雨古庙被巨尾扫碎,可那些碎掉的古庙,终究削弱了巨尾携带的力量。

    每有古庙粉碎,巨尾的力量便会削弱少许;当足足击碎了三百多间挡路古庙以后,巨尾终于力尽,无法继续前进了。

    “这是什么防御神通,竟能挡俺力量?”巨龟吃惊不小。

    殊不知,更吃惊的其实是北海真君才对!

    要知道,昔年他访道南天时,曾惹到秘族某个远古大修,当时对方全力一击,也不过击碎了他三百古庙而已。

    这真武老龟的力量未免也太可怕了,竟同样有这等威力!虽说这里面有他分神降临、雨庙比实际稍弱的缘故,可真武老龟不也是分神降临吗!

    莫非这老龟的本尊,虽未踏足三阶准圣,但已经能和某些三阶准圣一争高下了?

    “再来!”

    巨龟又是一尾巴扫向北海真君。

    北海真君还想故技重施,将碎掉的雨庙重新凝聚,挡在身前。

    可这一回,巨龟的攻击居然并不是简单的尾巴抽击!

    那龟尾抽到近前,忽得模样大变,尾部底端竟不知如何,长出一个狰狞蛇头,蛇头吐着蛇信,口中更有两颗蛇牙。那蛇牙并非普通牙齿,尖端上竟闪烁着太古时代传承至今的古老剑芒!

    那蛇头咬杀的速度太快了!

    北海真君甚至没有看清此蛇蛇牙究竟是何物所化,他那四百八十间雨庙,便已被蛇头一路毁灭,通通咬碎!

    被蛇头咬碎的雨庙,伤口十分奇怪,并不是蛇咬人时两点形状的伤口,而是竖向斩成了三段。

    这一幕,就好似这些雨庙是被人拿两把仙剑,竖着斩成三段一般。

    “不好!这究竟是什么蛇头,竟将老夫四百八十寺全部击溃了!”

    蛇头攻破雨庙防御,转瞬便已临身,一股空前危险的感觉,传遍北海真君全身。他有一种直接,倘若他不躲,会被此蛇头斩成三截!

    雨遁术!

    千钧一发之际,北海真君连人带龙使出了雨遁术,化作雨水消散了。这是水宗赖以成名之术,用于闪避敌人攻击再合适不过。

    他躲得虽快,身下雨龙还是被蛇头咬到了少许,龙身上留下两道狰狞伤口,雨血直流!伤口处,更有太古剑气不可驱除,顺着伤口窜入雨龙体内,在雨龙体内肆虐。

    吼——

    这一回轮到雨龙惨叫了,吃痛不已。

    北海真君脸色难看之极,他第六龙都还没有稳固,如今却又伤了第五龙,对巨龟的恨意一瞬间暴涨了无数倍。

    巨龟一击得手,大感得意,又是一尾巴抽向了北海真君,蛇头咬杀。

    此刻既然变出蛇头,那么自有蛇头迎敌,他的龟首就可以闲下来,好好吃东西补补受伤真灵了。

    他张开大嘴,终于啃了天图世界第二口。

    而后是第三口,第四口…转瞬间便连啃了十几口,使得天图世界开始剧烈摇晃,摇晃时,更有空间碎片无法维持,自行剥落——这正是界面即将崩溃的前兆!

    见此一幕,无论是困在水牢中的水淹大帝,还是被蛇头追得四下逃窜的北海真君,皆是气得大骂。

    倘若再放任巨龟咬下去,此界必定崩溃,所有人都别想再抢宁凡东西了。

    “哼!一群垃圾,也敢阻止俺进食,真是不知死活!俺想吃就吃,想睡就睡,天王老子也管不了,你们凭什么管,凭什么妨碍!现在好了,你们惹怒了俺,俺这回不仅要吃空这处天图世界,还要把你们统统吃掉,一个不留!”巨龟得意无比。

    “所以说,你连宁某也想吃掉,对么…”

    宁凡的声音,忽然从巨龟的头上传出。

    他竟不知何时,站在了巨龟的头颅上!

    “咦?你是那个引下天图的仙王小辈?你好胆,竟敢站在俺头上,莫非是想在俺头上拉屎?找死!”

    巨龟大怒,他猛烈甩着头颅,想把宁凡从头上甩掉,却哪里甩得掉。

    宁凡好似扎根于地的树木,他就那么随意站在巨龟颅顶,却立得沉稳,再强的蛮力都不能将他掀飞!

    “宁某行事,向来公平,你想吃我,我便也吃你好了。更乌的章鱼丸子我吃过,味道十分不错,你这甲鱼拿来熬汤,似乎也很滋补…”

    随着宁凡话音一落,自其脚下位置忽得生出无数巨木。

    巨龟的头颅原本就巨如大陆,此刻,那大陆上长满了宁凡种下的参天古树。那些古树越长越多,最终竟长满巨龟全身,使得巨龟远远看去,犹如一只长满细刺的翠绿仙人球!

    “大胆!你竟敢在俺身上种树!不好!五行之中,水生木,老夫体内的水行力量,正被你的木行疯狂吞噬!你这小辈不是雨掌位吗,为何会有这等程度的木行力量!”巨龟骇然了。

    越是修为高深,越能看出宁凡木行的可怕。这是什么等级的木行!木掌位?木封号?不,不对!便是木掌位、木封号,也不可能轻易吞噬他的水行!巨龟哪里还顾得上对付北海真君,他将北海真君撇到一边,巨尾调转方向,朝自己的头顶位置扫了过来。

    毕竟那个位置,站着宁凡!

    他这一击,是要连自己的头颅一起攻击!只要能打死、打掉头上的宁凡,他便是头颅自毁一次,也无妨的,谁叫他气血庞大呢!瞬间就能头颅再生!

    眼前对方一尾扫至,宁凡面色微变,但却没有躲。

    以他本身实力,按理说是不敢硬接巨龟一击的,毕竟这一击能打得北海真君四百八十寺尽崩,说是厉害无比也不为过。

    可此刻不同。

    他暗中欺近到了巨龟身上,施加偷袭,在巨龟身上种下了无数神格之树,那些神格之树的树根,早已贯穿到巨龟内部,正疯狂吸收、吞噬着巨龟的水行力量,化为己身!

    由于巨龟气血过强,纵然被神格之树直接吸食,他也没受太重的伤。

    但这并不代表宁凡的神格之树吸食无用!

    五行之中,水生木!意思是,水行力量辅助之下,能使木行力量更强!

    这一刻,宁凡感到了自己木行力量的空前强大,这种强大并不是来源于他的木行自身,而是因为他的神格之树,吸收了巨龟的水行力量。

    在巨龟水行力量的“辅助”下,宁凡的神格之树空前茂盛,空前坚韧!

    当巨龟一尾巴扫至,宁凡没有选择躲避,而是双手猛地合适,霎时间,周围树木暴冲而起,凝聚为成百上千重巨大木墙,挡在巨尾来临的路径上!

    轰轰轰!

    能轻易毁掉北海真君四百八十寺的龟尾蛇头,竟无法彻底冲开宁凡的木墙防御!

    观者皆惊!

    这不正常,绝不正常!

    就算是木掌位、木封号修士,也不可能如此压制水掌位!巨龟漫长的一生中,也不是没战过木行分类的掌位封号修士,可从无哪一个木修能像宁凡这样直接吞噬他的水行力量,划入自身的!

    宁凡的木行霸道得可怕,对水修的压制,几乎是那种一面倒的碾压!

    这是什么木行!

    “不是木掌位,是更高层次的力量!难道是真正的道法源流!”水牢之中,水淹大帝面色大惊。

    “不可能是真正的道法源流!似老夫这等二阶准圣,也不过可以堪堪使用少许道源力量,此子怎么可能完全掌握木行的道法源流!此子使用的,应该只是少量木行道源,但这就更奇怪的,少量木行道源,根本不可能对水修造成这等压制…难道,真是完整的道法源流?”北海真君不愿相信,却不得不信!

    “这就是我之前认定的小小仙王?竟轻易挡下了真武老龟的盛怒一击!”负责看守宝贝的八寒佛,一脸错愕。这种事情,他自问是做不到的,宁凡却能以仙王境界做到。

    这就是混鲲圣宗仙王的力量吗,真是太可怕了!

    “假的,全都是假的!俺的龟蛇双剑合璧,威能不逊于先天上品法宝的,你怎么可能挡得住!俺不信!”

    巨龟又是一尾,扫向了宁凡,尾部的蛇头盛怒之下,张着血盆大口,口中蛇牙剑意滔天,众人这才看清,原来巨龟的蛇牙,是由两把接近先天上品的宝剑所化!

    双剑合璧,堪比先天上品,这正是蛇头轻易破开北海真君四百八十寺的原因。

    此刻又因巨龟盛怒,那双剑威能更是随之暴涨,可以说这一次蛇头攻击,威能比刚刚还要更强三分的。

    但,还是没能攻破宁凡的重重木墙。

    这一回,宁凡不仅凭借千重木墙,挡住了蛇头攻击,他更是照猫画虎,化出木行神格的绳索,将巨龟整个身体捆成了木头粽子!

    巨龟蛮力太强,连水淹大帝的虚空绳索都能挣断,但却无法挣断宁凡的木之绳索!

    这不仅和水生木有关,更因为神格的层次,远远超出掌位虚空,超出的层次,甚至不止一个等级,而是三个等级!

    道法源流?不存在的,神格并不是那种不值钱的玩意儿。

    便是比道法源流更高级别的圣人道统,也仍然低了神格一级!

    宁凡的木之神格,从前只有级别高一个优势,由于他自身修为不足,能够发挥的神格威力十分有限。

    但这一次,他源源不断吞噬着巨龟的水行力量,以对方水行,源源不断加持着自身木行。

    这是一种近乎无赖的打法,可就是能打到巨龟没有脾气!

    他不只将巨龟捆成了木头粽子,他更是神通一展,化出木头笼子,又加了一重围困,将巨龟关入到了无边木笼之中!

    “可恶啊,这是什么烂木头,捆在俺好难受,居然挣他不断!”

    “不好,大事不好!俺的水行力量流失太严重,有些使不上力气了,俺堂堂此代真武,难道真的要被一个小小仙王活捉?简直是奇耻大辱!”

    “俺不服,俺不服!你小子有本事撤掉这些木笼木绳,放俺出来,俺要跟你大战三千回合!俺要把你连骨带皮吃掉!啊啊啊,气死俺了!”

    巨龟被宁凡关入木笼,却只能在笼子里骂骂咧咧,逃不出,挣不脱,拿宁凡没有半点办法。

    如此一来,水淹帝被巨龟困在水牢,巨龟被宁凡关入木笼,眼前的形势一瞬间对宁凡极其有利了。

    来抢宝贝的敌人,似乎只剩北海真君一个人还能活蹦乱跳的。

    “抛开八寒道友不提,此地已只剩你我了,我们终于可以继续之前的战斗了。”宁凡冷笑,一跃飞离巨龟,朝北海真君冲了过去。

    他没有继续吸收巨龟的水行力量,增强自身,因为巨龟的水行已经被他吸干了,早已瘫软无力。没有长时间来恢复,巨龟根本吸无可吸。

    “失策!这小子的手段,竟比我之前估计的还厉害!老夫便是四龙齐出,也没有十成把握战胜此子,偏偏这一回只有一龙来临…事不可为,不若暂退一时!只是有一点必须小心,撤退之时决不能被此子木行抓住,否则老夫的水行,也会成为此子木行的养分,最终落得真武老龟一般下场!”

    这一刻,北海真君萌生了退意,他已经不求能从宁凡手中抢东西了,只求抽身离开,以免第五龙有所闪失。

    他口中念念有词,想要打开去路,撤离分神,可宁凡只抬手一指,就将他定在原地,离去失败!

    更在他被定住的短暂时间,宁凡袖中飞出无数木绳,朝他捆了过来。

    “不好!决不能被捆到!”

    北海真君也不知使了什么法门,竟拼却一口逆血喷出,强行挣脱了宁凡的定身,而后险之又险的使出了雨遁术。

    又一次化作雨水散开,避开了宁凡的攻击。

    宁凡对于雨的掌控不如北海真君,故而无法阻止北海真君乱窜。

    可这并不代表他刚刚修成的雨掌位毫无用处!

    起码在他面前,雨龙就无法化作雨水跑掉,在惨叫声中,被宁凡的神格木绳捆了个严严实实!

    神格木绳本来束缚不住雨龙这种层次的生灵,可谁叫木绳可以吞噬、吸收雨龙的水行力量呢?

    在木绳的吸收下,雨龙的身躯开始不断变小,这是力量急遽衰竭的表现。

    雨龙想要挣脱木绳,却如何能够挣脱!它的力量越来越弱,力气越来越小,最终,同样被宁凡关入到神格制造的木头笼子里。

    雨龙越来越小,那木头笼子也越来越小,最终,雨龙小到只剩蚯蚓大小,木头笼子也只剩巴掌大小,被宁凡屈掌一招,收入到储物袋里。

    宁凡目光嘲弄,望向重新现身的北海真君,没有任何言语,却胜过千言万语。

    北海真君恨得双目血红!

    他明明是来抢宁凡宝贝的,可却反而被宁凡抢走了六龙之一,这下子,就算宁凡放他分神离去,他也不走了!

    不重新夺回雨龙,他岂能善罢甘休!

    “宁凡小儿!老夫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若将雨龙还来,老夫和你的恩怨一笔勾销,日后两不相欠!你若不从,便是我水宗不死不休的大敌!”北海真君大怒道。

    “呵呵,这种蠢话还是不要说了,想要回雨龙,便拿出真本事来!”宁凡目露寒芒,倘若定要在此地众人之中,找一个必杀之人,则宁凡一定会选北海真君!

    “这是你自找的!万古真身,现!”

    北海真君一步踏出,化作百丈真身,气息一瞬间大涨,其真身,似与普通真身不同,具体哪里不同,宁凡一时也说不上来。

    宁凡同样变化出百丈金焰身,迎着北海真君冲了过去。

    一见宁凡似有近身交手的企图,北海真君气势顿减,抽身就退。

    他不得不退,若是近身交手,他太容易被宁凡的木行暗算了,倘若被宁凡木行打中,莫说救回雨龙了,他这缕分神今日都得交代在这里…( 执魔 http://www.23wxx.com/8_8633/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