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217章7 天图之战
    ();

    ();        宁凡并不知,此刻究竟有多少人盯上了他。

    老实说,他其实对所谓的天图赏赐并不是多么感兴趣。他缺功法神通吗?他缺法宝吗?并不是多缺,要知道他连缴获的厉害神通都没有学全,更有一大堆法宝毫无用武之地。他倒是缺一些提升修为的丹药、道果,可也不是非要不可。

    天图赏赐,他不看重。

    可这并不是别人能抢他东西的理由!

    他是老魔教出来的弟子!身为黑魔派掌门,历来只有他抢别人东西的份,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抢他东西了!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盯着云谷上空的掌位天图,等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

    却见,半空中的掌位天图光华越来越盛,画上的内容越来越丰富,除了那雨之仙父外,更开始多出山水楼阁。

    当那光华升至极致,宁凡忽觉一股无穷吸力骤然传出,将他整个人吸入到了天图之内!

    古怪的是,那天图似乎只对他本人有无穷吸力,对软泥怪这种外人则没有任何影响。

    “英雄哥哥!”软泥怪大急,她对掌位天图一知半解,哪里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宁凡被天图吸走,还以为宁凡遇到了危险。

    她不顾自身,朝掌位天图飞去,想要冲进天图救一救宁凡,却哪里冲的进去,反而被天图浩瀚仙灵气息一荡,几乎直接震散了泥身,喷出一道血箭,从半空中坠落。

    “英雄哥哥,你不要有事…都怪我,要不是我在这里乱洗澡,你怎么会不小心喝了我的洗澡水,以致于突破掌位,惹来祸事。”软泥怪哭成了泪人。

    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只知道,自己试图接近掌位天图,都被重伤;宁凡可是整个人吸入天图,岂不是受伤更重,困死在了天图中!

    她显然没有那个修为救出宁凡,以她轻易就被天图重创来看,强如远古大修,可能都拿这天图没办法。

    “主人!我得去找主人,主人一定有办法!”

    软泥怪顾不得擦去泥脸上的血迹,匆匆遁出云谷,向全知老人求援去了。

    起初,全知老人一听宁凡出事,登时目光疯狂,哪还顾得折腾那堆仙料?

    但随后,软泥怪道明了缘由,称宁凡是被掌位天图吸了去。闻言,全知老人顿时疯意全消,心情平静了下来,继而无语地瞪了软泥怪一眼。

    “凤沼啊凤沼,老夫平日让你多读些书,你就是不听,你那英雄哥哥屁事也没有,好着呢!运气好,他能白得三件赏赐;运气不好,他也顶多是被人抢些宝贝,没有任何生命危险。好了,老夫还有正事要做,在扔完这些废料前,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下去吧!”

    “可是主人…”

    软泥怪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忽然泥脸一痛。

    却原来,是全知老人扔了一本破破烂烂的古书,砸到了她的脸上。

    这古书不知存在多少年了,书上沾了不少油污、菜汁、干掉的米粒,似乎曾被人拿来垫过菜盘子。

    “去!好好读读这本书,读完你就不会担心那小子了!你读完以后,等那小子从天图出来,也教他读上一读,真服了你们这种散修,屁都不懂,也敢修圆满掌位,窥道法源流…”

    软泥怪委屈地低下头,看了看这本油迹斑斑的破书。她被砸得好疼呀!

    透过油迹斑斑,她勉强认清了这本破书的书名,登时吓了一跳。

    《道经》!

    不不不不不会吧,道经不是第四步仙皇才能掌握的至宝吗!主人手上怎么会有道经!又怎么可能允许她这等小修士,观看如此珍贵的经书!

    “主人莫要说笑,道经可是第四步之物,如此等级的经书,若无写经人许可,任何人都无法观看的。其中记载的道,旁人更是无法修炼,专属于写经人。属下不知写经人是谁,更未得到他的第四步许可,纵然翻开此书,恐怕也只能看到全篇白纸,和看无字天书有什么区别…”软泥怪只觉得手中道经沉甸甸的,烫手无比。

    “放心,这不是真道经,而是一部假道经。写经的人并不是第四步仙皇,还差一步才能突破,但这一步,他不愿踏入,便是主宗逼他都不愿,便是养子逼他,求他,他仍是不愿。所以…这其实是一部假道经,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值钱,也并非无字天书…”全知老人转过身,软泥怪看不到他的表情,却感觉他语气悲哀、落寞。

    “假道经?那是什么?属下从未听说过这种说法。”软泥怪不明所以。

    “…”全知老人沉默不言,并没有给软泥怪解释什么是假道经,而是忽得转过身,神情一片茫然。

    “…我,是谁…假道经,又是什么…”

    “…”软泥怪一阵无语,她知道,自家主人这是又犯病了,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

    低头翻了翻假道经,果然,这不是一本无字天书,不是那种达到第四步的道经。

    此书之中,没有记载任何神通功法,仅仅记载了一些零碎感悟、修道理论。软泥怪从前一读书就头疼,此刻翻看此书,自是觉得没趣。

    没趣归没趣,她到底是从书中只言片语之中,明白了宁凡正在经历何事。

    “原来掌位天图不会危及英雄哥哥的性命,这样我就放心了…”软泥怪长出了一口气,将假道经合上,屁颠屁颠跑回云谷等宁凡出天图了。

    看书,她果然还是提不起兴趣,这书还是拿给英雄哥哥看好了…

    软泥怪离去后许久,全知老人忽得放下了手中折腾的仙料,抬起头,朝着云谷的方向遥望了一眼。

    嘴上说不管宁凡天图之时,内心到底有些放不下…

    “应该没人能从那小子手里抢东西吧,但若是有个万一…哼!谁敢给我师弟万一,我还他一万,让他死一万次!”

    …

    掌位天图内部,有仙灵气息演化出的天地,逼真无比。

    宁凡被吸入天图内部,并没有任何惊慌,因为他有蚁主在识海内实时讲解,知道此事没有太多危险。

    天图赏赐正是在天图内部进行的,无关之人无法进入,自然也谈不上干扰。能来此地抢宁凡赏赐的人,只能是和雨掌位沾边的人。

    天图界内,有终年不化的细雨,雨幕深处,山水之间,有一个巍峨巨仙的塑像亘古长存。

    雨之仙父!

    那塑像不是以泥土、金石为材料,而是以雨水打造而成,天地有多高,那雨像便有多高!

    雨像的造型好似一个盘膝而坐的参禅老人,双目紧闭。但当宁凡靠近到千丈之内,雨像忽得发出轰轰巨响,睁开了双目,那目光无悲无喜、无灵无智,空洞扫向宁凡。

    那是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空洞目光,显然,雨像的主人——初代雨之仙父早已经陨落,只剩雨像尚在人世。

    “神灵…且还是,父神…可神灵,是什么…”那雨像茫然开口,说着自己都不懂的话语。

    它不是真正的雨之仙父,真正的雨之仙父早已死在了岁月长河之中;它识破了宁凡的神灵身份,可却不记得这个身份代表着什么,意味着什么。

    仙灵族与神灵族水火不容,倘若知道眼前的宁凡是仙灵族的头号大敌,它绝对不会给宁凡施加赏赐。

    可万幸,它不知。

    正是因为不知,掌位天图才会降下,它,才会现身此地。

    不知归不知,可终究…它有些看宁凡不顺眼,近乎本能。

    身份被识破,宁凡起初还担心会引发什么变故,可见雨像除了最初道破他的身份,并没有展露过多敌意,便又暂时安心,决定静观其变。

    “接下来,我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等它给我降下赏赐?”宁凡向识海中的蚁主问道。

    “嗯。天图赏赐的宝物,共有百等规格,一等最高,百等最低;又有匣、瓶、箱、奁、瓮、簋、壶、椟等数百种不同容器,用以盛放不同宝物。容器不同,其中盛放的宝物种类也不同。以你资质,或许可以得到五十等以上的好东西也说不定,不过就算得到了那种等级的宝物,等会儿也不要急着打开…”言及于此,蚁主话语一顿,贝齿狠狠一咬。

    “为何?”

    “哼!你不是从本宫手上得到了一大笔功德么,等下就可以派上用场了…可恶!若非你我心意相通,本宫岂会告诉你这等功德用法!”一提到功德,蚁主就来气,早知这些功德最终会便宜宁凡,她当初就不该省吃俭用!

    宁凡正打算细问为何会用到功德,便在此时,异变陡生!

    却见那雨像忽得口诵古经,继而周身散出光华万丈,再随后,天地间的雨水开始朝着宁凡所在之地飞速聚拢,汇聚成三个巨大的水球!

    三个水球在半空中滴溜溜地旋转,一边旋转,一边凝缩,最终化作不同形态,并在同一时间,雨像消失!

    “好自为之…”这是雨像消失前最后的话语,似有少许嘲讽口气含在里面。

    宁凡皱了皱眉,朝三件赏赐望去,三件赏赐之上,皆标注着介绍文字。

    第一个水球变成了【惨遭诅咒的木箱】,宝物等级,九十八等!

    第二个水球变成了【掉进茅坑的图纸袋】,宝物等级,九十六等!

    第三个水球变成了【散着臭气的脲壶】,宝物等级,一百等!

    木箱、图纸袋、脲壶并不是赏赐,里面装的东西才是!可宝物等级如此低,里面装的明显不是好东西…不,就算不看宝物等级,宁凡也知道这些赏赐不是好东西!

    废话!又是诅咒,又是茅坑,又是脲壶,傻子都知道这些赏赐是垃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蚁主直接笑翻了。

    为什么笑?

    当然是幸灾乐祸!

    蚁主活了这么久,自问也见过不少人获得天图赏赐了,可那些人赏赐再低,也不会低到宁凡这种程度。

    宁凡获得的赏赐绝不正常!不,用不正常来形容太不恰当了,这哪里是不正常,这分明是来搞笑的!

    雨之仙父所遗留的雨像,是要有多讨厌宁凡,才会降下如此低劣的赏赐啊!

    惨遭诅咒的木箱?

    要知道天图赏赐当中,木箱盛放的往往都是各类仙料,这个箱子里面装的该不会是用来打造诅咒兵器的材料吧?打造妖刀、妖剑的那种?会反噬宿主的那种?又或者是砍人一刀自损十刀的那种?呵呵,真是太有趣了!

    掉进茅坑的图纸袋?

    听着就很有画面感呢!里面装的图纸大概已经沾满米田共了吧!不知道宁小蝼蚁拿出这些图纸时,会不会觉得手黏!话说这张图纸打造的是什么东西?莫非是恭桶的设计图?呵呵,说不准呢,毕竟是在茅坑捡到的!

    最可笑的是…居然还有脲壶!

    里面该不会真的装了一壶脲吧?就算装的是第四步仙皇的脲,那也不值钱呀!话说脲有何用?难道还能喝吗?呵呵,好像还真的能喝!那什么童子脲不就大补嘛!若世上真有第四步的童子脲,大概也是至补无比呢!宁小蝼蚁赚了,宁小蝼蚁赚翻了!

    “本宫猜测,那雨像虽然不记得神灵意味着什么,却还是本能对你持有反感,故而才会降下这等赏赐。原来不止本宫一个人讨厌你呀?竟还有其他志同道合之人!”蚁主幸灾乐祸道。

    “…”

    “别气嘛,气坏了你,本宫多心疼呀。”不,其实你越气本宫越高兴!

    “…我不气,你我心意相通,我已经从你心中,看到了功德的其中一个用途,既如此,又何必多气。”

    获得了三件垃圾赏赐,宁凡说不无语,那是绝无可能的。

    好在他与蚁主心意相通,即便蚁主之前的话没说完,他也知道了蚁主所说的使用功德是怎么一回事。

    天图赏赐并不是别人给你什么,你就非得拿什么。

    对普通人是这样没错。

    但有一类人却可以作弊!

    拿什么作弊?

    拿圣人功德!

    真界修士替天行道,可得功德加身,功德的用途有无数种,近乎无所不能,便是强行提升天图赏赐的宝物等级,也是可以办到的。

    没办法,功德就代表了特权!它甚至可以让没有成圣资质的人,强行晋升为功德圣人!

    就是这么霸道!

    就是这么特权!

    就是这么为所欲为!

    “可恶!有本事你别用本宫的功德作弊!有本事你就把雨像给你的脲壶拿回家供着!”蚁主恨声道。

    “能作弊,为何不作弊?我虽然对天图赏赐不感兴趣,但更不喜欢你幸灾乐祸。果然,一听说我要乱花你的功德,你就心情郁结了。我们很像,都是幸灾乐祸的小人。我倒霉时,你会得意;你生气时,其实我也挺开心的。”宁凡笑道。

    “你休要得意!就算你用本宫的功德,强行提高天图赏赐的宝物等级,也只能便宜他人而已!莫忘了,稍后会有其他人来抢你宝贝,你又不一定能护得住宝贝,何必浪费功德呢!”蚁主气道。

    “我要不要使用功德,你却管不了。”

    宁凡将蚁主的骂声屏蔽,取出开天玉册,朝着玉册打了一道指诀。

    霎时间,玉册之中一道金光冲天而起,继而化作万点光沙,洒落在木箱赏赐上。

    原本一万一千八百点的圣人功德,顿时减少了1点。

    金光飘散中,木箱上的诅咒逐渐消失,同时木箱的质地也开始发生改变。

    木箱的宝物等级提升了!

    惨遭诅咒的木箱,变成了【残破的精铁箱】,宝物等级上升到了九十七等!

    开启后可获得一整箱的下品精铁!好吧,精铁也只是打造低阶法宝的仙料,对宁凡而言毫无用处,那就再升些级便是!

    再度使用圣人功德1点!

    残破的精铁箱变成了破损的秘银箱,宝物等级九十六等!

    再升!

    陈旧的庚金箱!九十五等!

    再升!

    普通的仙玉箱!

    再升!

    黯淡的道晶箱!

    再升!

    耀眼的日曜石箱!

    再升!

    再升!

    再升!

    起初,升级一次宝箱等级,只需要1点圣人功德。

    但当宝物等级上升至七十等以后,每次都要花费2点功德才能再度升级。

    六十等后升级一次需要5点功德。

    五十等后10点功德。

    四十等后20功德。

    三十等后50功德。

    二十等后100功德。

    十等以后每提升一个宝物等级,都需要2000功德。

    花了将近两千点功德,宁凡才将第一件赏赐升到了十等,再升就太贵了,宁凡可不打算将所有圣人功德花完,天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次这种情况,需要圣人功德来行使特权!

    话说,眼前哪里还有什么惨遭诅咒的木箱?只剩下【福泽无量的天道箱】了!

    宁凡如法炮制,又花了两千功德,将掉进茅坑的图纸袋,升级至十等宝物——【鬼斧神工的图纸袋】!

    再花两千功德,散着臭气的脲壶,升级成了【雨巨人的玉酒壶】!

    开天玉册的功德,尚余五千八百多点。由于对功德没什么概念,宁凡出手十分大方,并没有如何心疼;即便留下部分功德,初衷也只是为了日后不时之需,并非不舍得用。

    对于升级后的成果,宁凡还是很满意的。原本他对什么天图赏赐并不感兴趣,可现在,他有些感兴趣了。

    那天道箱里,似乎装了某种仙料,竟透着少许先天上品的气息,莫非是用来打造先天上品法宝的材料?

    那图纸袋里,有滔天妖气流转,原因不明,也不知装了什么图纸。

    那玉酒壶中,也不知装了什么厉害酒水,只一丝酒香飘出,便令宁凡雨掌位精进了少许,赫然竟是某种提升雨掌位之力的仙酒!

    材料、图纸也就罢了,那仙酒,宁凡却是志在必得了,对于刚刚突破掌位中境的他而言,好处极大。

    宁凡试图打开天道箱、图纸袋、玉酒壶,却发现极难将打开。原来越是高等级的宝箱,其上禁制越强,想要短时间内破开,绝非易事,纵以宁凡修为,也需不短的时间。

    宁凡又试了试,想要直接将三件物品收入储物袋,却发现无法办到此事。这一幕,就仿佛在敌人来犯以前,无法收走一般,唯有敌人到来以后,掌位天图才允许收取宝物。

    果然,只能坐等敌人来临么。

    宁凡眼中木芒一闪,继而若无其事盘膝于地,护着三个宝物。

    不知等了多久,天图世界忽有空间波动荡开,继而降临仪式的阵纹不断涌现,弥漫天地。

    在那些阵纹彻底完整的瞬间,刺耳的龙吟声响彻天地,一条由青色雨水凝聚而成的巨龙,从阵光之中破界而来!

    这条雨龙太巨大了,口中含着一颗青色龙珠,单那龙珠便有帝级修真星巨大,更莫提整个龙躯了!

    宁凡目光微微凝重,这条雨龙,带给他巨大压力,但压力的来源却不在雨龙身躯上,而是在雨龙的头顶处,在那里,站着一个虚眯双眼、似笑非笑的老者。

    老者周身虚幻,同样是由雨水凝成,整个人已经和雨水融为一体,不分彼此了!单就这一点而论,如今的宁凡雨之修为,显然还远远不如老者。

    “不知是哪位道友引下了掌位天图,贫道北海真君,特来此界恭贺道友踏足掌位!”

    莫看老者话说得客气,但其眼神却一点也不客气,隐藏着冰冷厉芒,显然来者不善,而非为了贺喜!

    北海真君是循着天图指引分神降临而来,降临的过程近似于对点传送。他不知道此刻传送到了何处,他只隐约感觉,此刻身处之地,仍是北天范围,而不是其他界面。

    “也就是说,修成雨掌位、引下掌位天图的老怪,和我一样,都是北天修士?奇怪,我竟从来不知北天之地,有哪个同级老怪和我一样,是修雨的。鱼主的道倒是和雨沾边,可他实力虽强,却因为某些原因迟迟无法掌位,修出雨掌位的人,应该不是他,但那又是谁!”

    北海真君踏龙而来,他站在龙头之上,目光缓缓扫了下去。

    他要看看是谁做到了此事!

    不看不知,一看顿时大惊!

    “怎会是你!这不可能!你打败仙石时,明明还不是雨掌位,此刻竟然成了!这才过了多久?”

    原来这所谓的北海真君,赫然就是水宗宗主!

    “原来道友叫做北海真君?我还以为称呼道友为水宗宗主更合适呢。”

    宁凡虽是第一次见水宗宗主,但凭借身上斗天玉伞的一丝感应,他还是认出了水宗宗主!

    “呵呵,称呼宗主也好,称呼北海也好,不过是个虚名,随道友怎么叫都无妨。倒是贫道十分好奇,是该叫道友宁凡呢,还是叫道友远古大修赵简!呵呵,好一个仁义无双赵简,世人都道你是远古大修,贫道却知,你只是小小仙王修为!我知你有些本事,本不欲在大比前夕与你交手,但这次既然遇上了,便只有斗上一回了!”

    北海真君神念扫过下方的天道箱、图纸袋,这二物倒也罢了,里面装的也不知是什么,无法引起他太大兴趣。但当他神念扫过玉酒壶时,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这…这竟是能提升雨掌位的仙酒!虽说他修的是封号,不是掌位,但到了他这种境界,早已触摸到一丝道法源流,可使用道源的力量,只要同源,此物便能令他雨封号威能大进!

    此物,他要定了!至于另外两件东西,他并不是多么在意,能抢到当然好、不能抢放弃也无妨。宁凡不知,他可是知道了,会被掌位天图打动的水行老怪,整个幻梦界,并不只他一个!

    那些人,也可能会来!

    一个宁凡他可以不放在眼中,但若是那些人也来到,则他必须所有取舍,否则就连玉酒壶他都没有太多把握得手!

    “万幸我在北天,离这宁凡最近,故而第一个到!趁着其他人还没赶来,我大可先抢走玉酒壶,料这宁凡再怎么大胆,也不敢和我公然作对的!”

    北海真君不打算浪费任何时间了!

    心念一动,他直接驾着巨型雨龙,朝宁凡站立地面撞了下去!一撞之威,好似帝级星域砸落,雨意好似道子一般,淋得宁凡脸上生疼!

    这一幕,使得宁凡暗暗吃惊,他本以为自己突破掌位后,与北海真君的雨意差距不会太大,但想不到,对方雨意竟强到了这种程度!

    起码高出他三成!

    可惜…

    对方以雨来袭,恰恰被他某件宝物所克!

    “你雨意虽强,我却有你做梦都想要的伞!想抢宁某之物,只靠这点雨意,不够!”

    轰!

    在宁凡话音落下的瞬间,雨龙撞落,整个天图世界被撞得剧烈摇晃,大地轰地一声,碎成无数。

    北海真君目光微眯,他才不信宁凡会被这点雨意所伤,毕竟宁凡手中…有他做梦都想找回的雨修至宝!

    果然…

    破碎大陆之中,宁凡撑着一把青色玉伞,毫发无损,挡开了所有落下的雨,没有一滴可以近身。

    在他身后,是同样完好无损的三件宝物!

    吼!

    雨龙一声怒吼,周天雨水顿时化作一把把雨之仙剑,朝宁凡爆射而至。

    然而没有任何一把雨剑,能伤到宁凡衣角!

    雨就是雨,就算化成剑,也还是雨,终究是要被伞挡住的。

    伞是雨的上位者,这是一种绝对克制!

    “哼!想不到你才获得斗天玉伞没多久,法宝默契竟高到这种地步,居然然已经人伞一体。可惜你却不知,这斗天玉伞乃是我水宗世代所有之物,你以我水宗之物和我拼斗,不觉得太狂妄了吗!雨术,封伞令!”

    随着北海真君一声冷笑,异变陡生,这一刻,斗天玉伞表面,忽得生出无数雨之纹路,那纹路,赫然是宁凡以伞挡雨时,被雨点打上去的!

    雨龙撞击也好,雨之仙剑也好,都是虚招,将这些雨纹打到伞上,才是北海真君的真正目的。

    “斗天玉伞,还不归来!”

    北海真君一声令下,斗天玉伞顿时挣脱宁凡的手掌,朝他飞了回来。

    此人竟凭那封伞令神通,强行从宁凡手中夺走了玉伞的掌控权!

    宁凡面色一变,看起来相当震惊,似乎没想到北海真君还有这等本事。

    见宁凡露出震惊之色,北海真君隐隐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他同样擅长感知,总觉得宁凡的惊容有什么地方略显虚假,并不是发自真心。

    莫非…

    北海真君瞟了一眼遵从命令一路飞回的斗天玉伞,忽然明白了什么,目光既惊且冷。

    斗天玉伞明明飞至他的身前,但他却没有用手去接,而是暴起出手,屈指一弹之下,顿时有数道雨之斩击从指间飞出,轰向斗天玉伞。

    便在他出手的瞬间,斗天玉伞同样凶芒大作,其表面的封伞令雨纹嘭地破碎,继而无数雨丝所化细针从伞上飞出,朝北海真君刺了过来。

    但凡北海真君有片刻大意,便会被这些雨针刺中,这些雨针威能看似不强,然而上面却淬有一丝掌位毒力,若是真被刺中,少不得要吃些苦头!

    幸而他没有任何大意。

    所有雨针也好,玉伞也好,都被他几道斩击轰退了,玉伞灵光黯淡了少许,朝宁凡倒飞而回,显然北海真君随手发出的雨之斩击威能不轻,竟连先天中品法宝都能略微伤到!

    倘若此人全力出手,又该是何等威能!

    “看来老夫之前小瞧了你,能令封伞令都失灵的人,老夫还是头一回遇到。真不知你对此伞使了什么妖术,竟将它哄得惟命是从,连我水宗命令都敢不遵了!”北海真君冰冷道。

    这一回,他是真的动怒了!

    他早就知道斗天玉伞在宁凡手中的,但却没有急于追回,是自信有封伞令在,他想什么时候取回故物,都能办到。

    然而现实扇了他一个狠狠耳光!

    宁凡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令封伞令失效了!

    这下子,除了真正灭杀宁凡一种办法,他想不到其他手段完美回收斗天玉伞了!

    宁凡可杀准圣,若非必要,他也懒得多惹一个敌人,但若是为了斗天玉伞…他这回是真的对宁凡动了必杀之心!

    宁凡沉默不言,对北海真君的惊声置若罔闻,内心却在暗暗可惜。如此好的偷袭机会,居然会被北海真君识破,这老家伙未免也太谨慎了点,难道是属兔子的?

    与此人谨慎相比,此人的实力宁凡倒是还能接受。北海真君毕竟不是真身前来,只是一缕分神而来,实力约莫只有本尊的五分之一,相当于一阶准圣中的中上游高手,这点实力,宁凡自问苦战一番后,也能取胜,但问题是,来者未必只有北海真君一个,若还有北海真君这一层次的高手来临,事情可就麻烦了…

    二人都有速战速决之心,还欲再打,忽然齐齐收手。

    不收手不行,因为又有其他人来了,此刻便鹬蚌相争,岂不是让渔翁得利!

    这一刻,天图世界的雨水,忽然凝成了雪花飘落。

    雪花纷飞中,一个金影一闪而至,化作一尊巨佛,屹立于天地间!

    那巨佛同样是分神来临,其分神,丝毫不比北海真君分神弱小!

    “阿弥陀佛,天图赏赐,有缘者得之,有缘人还未尽至,二位便忙着大打出手,是否有些操之过急?哦?先来的居然是北海道友?莫非引下天图者是北天修士?否则第一个到的应该是梦界水修当中实力最高的真武道友才对!”巨佛呼了一声佛号,神情慈悲道。

    但是否是真的慈悲,此事怕是他自己都不信的,若是慈悲,又何必来搅这趟浑水,徒增业障!

    “八寒地狱佛!”北海真君一见来人是此人,面色顿时有些难看了。

    按理说,八寒地狱佛的实力和他不过在伯仲之间,但谁叫此佛修的不是佛家封号,偏是冰掌位呢!以雨战冰,此界雨水化雪便是结果。北海真君深知,除非自己的雨封号远胜对方冰掌位,否则和自认交手,定会吃亏不少。

    “雨,雪,冰…”来人不止北海真君一个,此事宁凡早有心理准备,故而不至于太惊讶。

    令他触动的,是此人的冰雪之道。这一刻的宁凡,好似看到的雨的另一个轮回,另一种宿命。雨和云可以互为源流,雨和冰,和雪,似乎也可…水之三态,本就是冰、水、云气,不是么…

    原本宁凡以为自己看到了雨掌位大成的路,以为自己懂了雨,可这一刻,他又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是真的懂雨,所懂得只是些许皮毛。那些皮毛的尽头,才是雨真正的源头,从那个源头出发,雨可以有无数种人生,并不是一定要成为云,落入海…

    “哦?这位道友就是引下天图的人?有些面生呢…”八寒地狱佛正自打量下方的宁凡,忽然面色微变。

    “居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他和北海真君齐齐惊讶,显然接下来的这个来人,不在他二人的计划之中。

    “逃出来了!居然真的逃出来了一缕分神!哈哈哈!掌情小儿,你失算了吧,你这第三山,终究不能将我压死!可惜我这缕分神无法出来太久,也只有这一次借由天图逃离的机会。时间不多,看来必须速战速决了!”

    这是一个红面老者,宁凡一见此人,便认出了此人是谁的分神!

    这居然是水淹大帝的分神!

    他早在收得水淹一界瓶时,就曾见过藏于其中的一缕水淹大帝分神。

    记得当年那缕分神,自称是水淹大帝身上排名第十一的分神,修为也仅有巅峰仙王的程度而已。

    眼前的这个水淹分神则不同,比当年的分神厉害很多,足足有半圣修为——当然,和北海真君、八寒地狱佛一比,半圣修为的水淹分神看起来并不具威胁,但那只是表面上的东西!不知为何,水淹大帝带给宁凡的危险感觉,竟比那二人还要强上一线,着实古怪!

    “嗯?这小子身上,为何会有水淹瓶的气息?!莫非,莫非…”

    水淹大帝一眼就看到了宁凡,面色既惊且喜!

    “天助我也!想不到此行不仅能收获三件宝物,更能寻回水淹瓶!此瓶在手,老夫突破第三山镇压,指日可待!哈哈哈,水淹瓶啊水淹瓶,见到主人,还不速速归位!”

    水淹大帝大喜过望,指诀一掐,就要强行召回水淹一界瓶。

    可结果令他尴尬…

    水淹瓶没有任何回应。

    水淹瓶…叛了他这个真正主人,只认宁凡一个主人了!

    “真是有趣!你对老夫的瓶子使了什么妖术,竟令它执意叛主!”水淹大帝才刚刚来到,就尝到了北海真君之前的震惊,冷声问道。

    宁凡自不会傻乎乎露底,告诉水淹大帝他是通过聊天,才得到水淹瓶的誓死效忠。

    他的面色略微有些难看,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会来很多敌人前来,可当真被三位强敌围住时,还是感到了空前凝重。

    眼前的三道分神,他单独打一个,打谁都有极大胜算;但若是以一敌二,则困难;若是以一敌三,则自保都是问题。

    且听那八寒地狱佛的口气,幻梦界水行最强之人,显然还没有到来。

    若是那人再来,此次想要保住三件宝物,绝不轻松,说不得要动用些底牌了…

    “居然是水淹大帝亲临,我等后辈小子,有幸一览古之大帝的风采,真是好运。八寒道友,你我暂时罢手如何,我知你对那玉酒壶不感兴趣,你感兴趣的是其他两件东西,你我联手,在真武道友来临前扫清其他人,而后你我瓜分了所有东西,岂非美事!”北海真君竟提议联手,可联手对象并不是水淹大帝,显然看不起水淹分神的半圣修为!

    “此言大善!”八寒地狱佛这是答应了,同样只字不提水淹大帝,显然内心深处,同样将水淹排除在外。没办法,他可是古佛,而水淹大帝则是古魔魔祖,佛魔自古不两立啊,哪能联手呢?

    “联手?哈哈哈!只有弱者才会群聚,本帝偏喜欢独行万里!莫说只有你们这些小辈在此,便是千军万马在前,本帝何惧!”

    水淹大帝压根懒得和北海真君、八寒佛废话,双手猛地一合,整个天图世界顿时淹没到了海浪滔天之中!

    “此人明明只是半圣修为,为何随手一击,便是这等程度的一界水攻!这不合理!”北海真君、八寒佛皆是面色一变,心知低估了水淹帝的真正实力!拿末法修为标准衡量古之大帝的实力,他们真是太轻敌了!

    “水淹分神没有水淹瓶在手,竟也能使出不逊于水淹瓶的一界淹杀!若是本尊前来,再持水淹瓶杀人,叠加之下岂不是更加可怕!”宁凡目光更凝重了,也顾不得水淹瓶尚未修复了,当即祭出水淹瓶,将周身千丈范围的海浪全部收走,使得没有任何海浪可以近身。

    水淹瓶不断发出悲鸣,显然尚未获得修复的它,正面匹敌这等水攻十分困难,正一点点加大着损伤,灵光越来越黯淡。

    见状,宁凡内心一愧,对方明明只是一个瓶子,但几经生死,他仍是不忍此瓶加重伤势,有了灭神盾的事情在前,他内心深处,早在不经意时将此瓶当成了同生共死的伙伴,自是不忍伤之。

    眼见水淹瓶几近毁灭,宁凡不得已,只能将水淹瓶重新收回,于是,周围海浪顿时再一次朝他淹了过来,更有水淹大帝乘着水遁,无视海浪冲击,朝宁凡爆冲而至!

    水淹大帝周身散着妖异血蒸气,那是返祖一阶段的血蒸气!

    “把东西给我!否则,死!”

    水淹大帝老气横秋道,完全没将宁凡放入眼中!

    他知道宁凡是谁?他管宁凡是谁!封魔巅出来的魔祖,哪一个不狂妄,哪一个不嚣张!

    他有返祖在手,惹毛了他,他就彻底返祖,将眼前的小辈全部赶尽杀绝!当年掌情都没能杀死他,眼前这几个小辈,算个球!

    宁凡目光有了惋惜之色。

    这些年,他靠着水淹帝的瓶子数次保命,正所谓饮水思源,对水淹帝,他并非没有些许感激,但这感激,通通都在水淹帝对他爆发杀机的瞬间抹去了。

    帮他的是水淹瓶,而非水淹帝,他可以待区区瓶子为袍泽,对水淹帝却当真无法生出任何好感来。

    既是敌人,他也便…不留情了!

    轰!

    深海之下,暗流汹涌当中,宁凡召出逆海剑,迎着水淹帝便是一斩,将水淹帝堪堪轰退。

    “此剑莫非…”水淹帝稳住倒退的身形,隐约认出了逆海剑来,登时勃然大怒!

    能不怒吗!

    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宁凡是如何造成逆海剑的,肯定是用他水淹瓶里的万古不灭雨!

    那是他的东西,通通是他的东西,可最终,却便宜了宁凡,他对宁凡的杀心,一瞬间暴涨了十倍,百倍!

    深海之中,同样有一道目光注意到了逆海剑的气息。

    那是八寒地狱佛!

    原本他还对宁凡报以敌意,但在此剑现身的瞬间,他竟悄然对宁凡生出了一丝维护之心。

    为何?

    因为这是混鲲圣宗上等弟子剑啊!

    混鲲是世间所有佛修的祖宗,是所有佛修心目中的圣地,持此剑者,在真正的佛修心中,无异于是…真正的佛祖!

    而八寒地狱佛虽不是什么善类,但却向来自诩是正统佛修!正统佛修,岂能任由佛祖被他人伤害!

    他八寒,今日不抢东西了,他哪敢抢佛祖的宝贝!此事若是传出,他在西天还怎么混?目标更改,今日他要在此地…行护佛之事!

    于是乎…

    当水淹大帝再一次杀向宁凡时,八寒地狱佛忽得挡在了宁凡身前,搞得宁凡莫名其妙。

    “佛祖在上!弟子护法迟了,请佛祖恕罪!”

    言罢,八寒地狱佛代替宁凡,和水淹大帝战在了一起!

    北海真君:“…”

    他十分无语,虽然早知道修真界的临时联手不可信,但也没料到八寒地狱佛一瞬间就背叛了他,转而跑去和宁凡“联手”了。

    宁凡:“???”

    宁凡只感觉莫名其妙。

    万物沟通的他,能清晰感知到旁人的善意、恶意。

    见了鬼…八寒佛前一刻还对他毫不掩饰敌意,此刻为何忽得变了内心,变得对他崇拜无比,敬畏无比。

    更为何称呼他为…佛祖…

    他和水淹一样,都是古魔呃,和佛祖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吧…这个误会是不是太微妙了点…

    便在八寒佛与水淹帝激战之际,水淹帝召出的海水,忽得开始骤减,似被什么生物生生吞饮了下去!

    只数个呼吸,这片水淹一界的海便被那庞大生物喝光了!

    嗝!

    一只比雨龙庞大十倍的乌龟,打了一个比虚空风暴还响亮的饱嗝。

    呼出的臭气,直接就把交战中的水淹帝、八寒佛吹飞了数万丈!

    “你们慢慢打,俺不打扰你们,也不抢你们东西。俺刚刚喝饱了水,现在要开始吃天图了!俺事先说好,你们怎么闹腾俺不管,但若是抢俺的天图吃,俺就把你们全部吃掉!”

    此代真武大帝,来临!( 执魔 http://www.23wxx.com/8_8633/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