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 正文卷 第1025章 破釜沉舟
    “请主人注意——”

    叶若的语声,在张信的耳侧响起:“有强电磁场正在急速接近,是那个织命师!”

    张信不用这位提醒,也已注意到了自己下方,那个飞速赶至的黑色身影。

    他却完全不在意,淡淡的回道:“不用管他,哪怕是那神尊与鸿钧道主来了,也是一样。”

    他知道自己借助‘神劫刀’施展出来的斩神劫,是何等的强大。除非是神尊与鸿钧道主那种层级的强者,又或者是在他的庇护之下,否则在他的刀芒所指之下,没有人能够幸存!哪怕是他的刀势余威,也不是一般的神域,能够承受得住。

    可真到了神尊与鸿钧道主,或者命焚天云罗这个级数,距离引发天道浩劫,都已不远。贸然靠近此间,完全就是寻死,只会成为天道打击的另一个对象。

    至于这位织命师,张信就更不在意。这位的幻术与灵压,在战场上固然让人忌惮,可如只限于单人搏杀,如今二十个都未必挡得住张信的一刀。

    也就在下一霎那,那神劫刀又是一道匹练般的刀芒打出。这一刀‘斩九幽’是直指地面,宛如一条倒挂的银河。

    而此时在那海面之上,不知何时已伸展出了数十条巨大的黑手,以遮天蔽日般的气势,往上空抓摄!

    当张信施展出‘斩九幽’的时候,这些黑手中最大的一只,已经伸展到了九万丈高空,几乎都快接近到张信的脚底。

    张信认得,这正是所谓的‘九幽浊气’。据说藏于地壳之下的那些沟隙之内,浓密仿如劫云,不但是地底魔国那些魔灵邪兽的劫力来源,更能够污染灵修的神魄,极其可怕。

    而斩神劫的这一招,无疑正是针对于此!一刀下去,那些纯由九幽浊气凝聚的巨手,瞬时就被涤荡一空。

    同时被波及的,还有那织命师。此人在张信刀出之前,就已躲避闪开,可就正如他意料的那样,哪怕是强如神域,也未必能够抵挡住这一刀的余威。

    即便没有正面命中,也足以将此人的躯体,斩灭碾碎!

    只是这织命师的躯体崩溃之前,却还是让张信压抑的挑了挑眉角。

    “竟是女子——”

    这不但是个女人,且无论是面貌还是身段,都堪称绝美。不过对灵修而言,美貌其实并无意义,都可以通过外力获得。

    张信也懒得再为这必死无疑的家伙分神,直接第四刀‘斩神意’,直接斩向了天空。

    这并非是斩神劫的最后一招,却是四招拥有大量冗余起手的刀招之一,也是威能最为强大的一式,更凌驾于前三刀之上!

    张信抬眼上望,只见一尊巨大的身影,正在他上空三万丈处显现。

    ——那就是一尊高达数万丈的巨人,身姿蟠天际地,声势烜赫,峥嵘轩峻的脸上,满布着冷漠之意。尤其那一双仿佛‘天目’般的眼,正以无情的目光俯视,内中雷光显现,内蕴着无上威压。

    便是强如张信,也是面色微变,感觉到了神魂之内面临的巨大压力。他那些散溢于体外的灵识,已经寸寸瓦解。这甚至让他生出了就此放弃匍匐,任由这巨人处置的念头。

    只是这巨人的目光,终究还是未能将他降服。神天斩劫刀,依旧循着既定的轨迹,往上空斩出。凝聚着他的一切,将所有精气神都聚而融一,不留任何余地的汇聚在了刀身之上。

    这一刀,破釜沉舟,不生则死!

    于是下一瞬,整个天穹都裂成了两半!那尊巨人从上空轰落的大手,亦被一分为二,化成一点点的劫念残余,散落了开来。

    此时张信,也带着小吞天与张晨光二人,随在那片犀利到极点,也霸道到了极点的刀芒,往上空疾冲而去。

    直到高空十七万丈,张信才感觉自己的身体,蓦然一阵轻松,神魄之内那几乎让他晕迷的压力,也是荡然不存!

    他先是心神一动,随后一股狂喜之意,就这么涌上了心头。

    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斩破了这片天穹,也成功脱离了穹星这个牢笼,从此天高海阔,任他遨游!

    而空中的这一幕,也使得这周围附近,所有旁观的神域,都哑然无言。一万里方圆之内,除了那天地浩劫而引发的震音之外,几乎都没有其他的异声。

    “这莫非是突破了那劫念层?”

    “这片天穹,居然真的被斩开——”

    “古代灵师遥想中的所谓飞升,就是指此吧?”

    “真不愧是他,修界旷古绝今第一人。面临此等绝境,居然还能博得生机!”

    “第一位成功飞升的神域么?原来如此,这就是我等今日,为何会生出感应,心血来潮之因。这确实切身相关,不能亲瞩此景,必将后悔终生!”

    “好羡慕,真不知那天穹之外,究竟是什么样的情景。”

    “飞升?也就是说以后,我再也见不到信哥哥了吗?怎么会这样——”

    在场神域都没有人说话,彼此间也未有任何交流,都是神色专注的,看着云空之上的那个身影,同时脑内意念丛生,有惊佩,有艳羡,有无奈,有激动,有仰慕,种种情绪夹杂在一起,如五味杂陈。

    张信却暂时没有心思,关注下面诸人的思绪。

    此时他身边的御天环与造化金莲,还有那月沉、星殇,也似都生出感应,一阵激烈颤鸣,似乎在表达着劫后余生的愉悦。

    至于他的雷角魔犀与晨光天使,则早已在他斩出第四刀的时候,就已晕迷了过去。

    这毫不出张信的意料,在那天道的注目下,便是他自己也差点没能顶住,何况是修为更弱他无数的吞天与晨光?没当场魂飞魄散,就已很不错了。

    而最让张信在意的,还是那神天斩劫刀。刀中器灵传来的情绪,也是欢喜振奋不已,可同时这件神宝的灵机,却虚空的可怕,几乎就快要从十九级跌落的地步。

    叶若检测到的电磁波谱,也同样极不稳定,就似如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油枯灯尽。

    张信不禁苦笑,他早知道这神劫刀是在超常发挥,是激发了刀身之内所有的潜力,才能将他的四招斩神劫,推升到不能再做任何提升的极限。可却也没想到,这件神宝的元气,会损耗到这个地步——

    此时他心内,既觉心疼,也觉遗憾。

    心疼自是因神劫刀的状态,而遗憾则是因神劫刀重伤之后,只怕暂时已没有回归穹星内部的可能。

    ——没有这件神宝助力,自己一旦回去,可能就再没法出来。

    而随后张信又摇了摇头,又把目光看向了下方的穹星,( 刀镇星河 http://www.23wxx.com/5_5557/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