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1979 > 正文 871、为了孩子{两章万更!求票!求订阅!}
    “我被你骗了这么多年,浪费时间陪你喝酒吃饭,陪你聊天打屁,这不是青春是什么?”李和继续道,“再说,我这幼小的心灵,经过你这么一伤,以后恐怕不敢轻易相信人了,我会对这个世界产生绝望,你不赔偿我可不行!”

    “你这是胡搅蛮缠!”李老头第一次见识到李和无耻的一面。

    “想说我我无耻,也看跟谁比。”李和不甚在意的道,“跟你比就不行,肯定不能和你比,你无耻的风范很有老王八的风范。”

    “你要怎么样才能放了我儿子!”李舒白明显没有了耐心,心里焦灼的很。

    “稀奇,我什么时候答应放过你儿子?”李和好奇的道,“我说过,是警察抓了你儿子,和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有本事你找泰国的警察去。”

    “我钱已经给你了!”李老头着急道,“你还要怎么样?做人最重要的是说话算数!”

    此时他倒是教起了李和做人的道理。

    “你现在和我说道理?不好意思,晚了。”李和乐呵呵的道,“你还我钱是应该的,救你儿子确不是我的义务,我凭什么去救你儿子?茶水是不是喝的多了,都灌到脑子了去了。”

    李老头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好一会才抬起头,突然道,“你刚才问我敢不敢拿我女儿赌,我现在就告诉你,我跟你赌!”

    “咦?突然转性了?”李和好奇的道,“你拿什么跟我赌?”

    “你的家庭幸福,你这人什么都好,优点多,但是缺点也明显,就是太重感情,你承担不起婚姻失败的风险,你能看着你老婆跟你离婚,你能接受你儿女离你而去?不能,你李老二做不到!说白了,你就是个小男人!”李老头恨声道,“你以为我没留后路?只要我这边和外边一失联,外边自然会有人把你和付霞那丫头的关系传的满天飞,到时候,你想善了,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还当真以为,我长了三头六臂,一个人就能把百十件东西给拿走?”

    李和嬉笑道,“哟,不逼到份上,你还真不肯说出同伙是吧?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也想的太简单了吧!”

    李老头冷哼道,“我要是不说,谅你也猜不出。只要你放了我儿女,钱你拿去,我的藏品也不要了,这事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当我白辛苦一场,你家庭美满,我也想儿女承欢膝下。”

    “怎么不美死你。你以为我就是这么来的?事实证明,你还是不了解我!李舒白!你一点都不了解我!”李和突然脸色一变,厉声道,“把那小王八蛋给我带上来!”

    “滚进去!快点!”董浩推着一个人进了客厅,那个人踉踉跄跄的还没来得及站稳,就被他一脚踢在膝盖上,径直的跪在地上。

    跪在地上的人,茫然间看到李和同李老头的时候,心下一惊,一凉半截,之后只能硬着头皮耷拉着已经肿胀的脑袋,满脸惊恐,一声不吭。

    寿山吐着烟圈,站在那人身后,不时的叹气,好像替着揪心似得,不时的感叹道,“怎么可以做出这么王八蛋的事情呢!你还是不是人,枉我平常的教诲!你啊,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还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发呆的李舒白一眼。

    这话不晓得是对着地上的那个人说的,还是对着李舒白说的。

    但是李舒白还是从寿山的眼里看到了心灾乐祸,只是没心思同他计较罢了,看着地上跪着的那个人,他明白,他手中的最后的一张底牌没了。

    “小顾是吧。”李和看着地上的那个人笑着道,“是不是寿师傅天天虐待你了?打你骂你,不给你吃,不给你喝了?”

    “没有。”小顾颤抖着答话,低着头,始终不敢抬起来。

    李和继续问,“那是寿师傅没有给你发工资了?还是克扣你工作资了?”

    “没有。”小顾抖的越来越厉害,说话有点哆嗦。

    “那是寿山分配不公,使你心生埋怨?”李和语气淡然。

    小顾依然道,“李老板,也没有。”

    李和问,“那是我做了什么事,得罪你了。”

    “是我猪油蒙了心,是我王八蛋。”小顾从李和的语气里听出了不对劲,怒气好像在蹭蹭的上来。

    “没有!没有你他妈的坑老子!”李和突然站起身,一脚踹到小顾的脑门上。

    一时间小顾的鼻子,嘴巴都是血,他随意擦了一下,还是不敢乱动。

    旁边的人看的还是不为所动,一切都是咎由自取而已。

    李和道,“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小顾摇摇头,“没有,李老板,我认打认骂,随你处分,我没有一点怨言。”

    “你倒是聪明,了解我性子,不跟我犟,索性就光棍了。”李和笑了,突然揪起他的头发,道,“你以为态度好,我就能这么轻易放了你?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可惜聪明劲用错地方了,早干嘛去了?但凡真聪明的人都不会和这老东西合谋来坑老子!”

    “对不起,李老板,真的对不起,我错了,真的错了。”小顾还是一动不动,只有眼泪水,大喘气的声音。

    “不过嘛。”李和松开他,噗通一声,又是一脚,小股被踹到了茶几上,脑袋上的血止不住,他连叫都没有叫一声。

    李和擦擦手,“我不要你命,那是犯法的,我这人向来就是奉公守法,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我要你进牢里反省,反省个几年,知道自己错了就好,也是给你个教训,以后脑子放聪明一点,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你心里有个数。考虑清楚了,脑子清醒了,出来还是一个好汉,明白没有?”

    “谢谢李老板,我明白!”小顾终于松了一口气,对他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李和看向寿山,“你来办,不会徇私吧?”

    “哎,我没带好他,我有错。”寿山一副痛心疾首的神色,对小顾道,“你这孩子,从我开第一家店开始就是跟着我的,我自认为对你一向不薄,连滨海那么重要的区域都交给你管理,你还不知足?

    你对我怎么样,我不在意,因为毕竟你喊我一声师傅,我有责任照顾你,我把你当做儿子一样看待,就得容着你一点。可是你不该对串谋外人,让李老板为难!那就不行!”

    李舒白已经成了他口中的外人。

    他叹口气继续道,“所以啊,这次师傅不能再纵容你,再这样下去就是害你,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犯了国法,我就不能昧着良心帮你,这对不起国家!对不起政府!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

    你还年轻,进去反省一下,出来还有机会,再说,你也是听人教唆,罪不在你,也就个从犯,判不了多大的罪,要是积极自首,主动坦白,指认主犯,说不定还能得个宽大处理。”

    “嗯?”不知道是因为伤口的痛处,还是因为疑惑,小顾发出了这一声。

    不过他确实是不怎么明白。

    他犯得不是职务侵占罪吗?

    怎么会对不起国家和政府?

    顶多就是对不起你寿老头!

    而且,他犯这个事,他怎么能算从犯?

    他去哪里找主犯啊!

    他自己就是主犯!

    钱都进了他的兜里啊!

    这哪里跟哪里啊!

    他不晓得是不是被揍的多了,脑子被揍坏了,考虑事情都不明白了。

    “你个哈巴狗,连你也落井下石!”寿山的话一出来,李舒白就明白了这话的意思,对着寿山也是怒目相视。

    寿山笑呵呵的道,“那也比你做白眼狼好多了吧?我这人有自知之明,一辈子没什么出息,大能耐也没有,人品自认为也不怎么样,但是有一样比你李舒白强,就是我知恩图报!

    不像某些人,转眼抹心,忘恩负义,狼心狗肺!

    恩怨不分,何以为人!

    恩将仇报,禽兽之道!

    以德报德,以直报怨,方才是人间大丈夫!”

    最后两句话,说的铿锵有力!

    这番文绉绉的话说下来,旁边的人对他都是刮目相看。

    “嘿嘿,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倒是小瞧你了,居然能说出这种话了。”李老头嘴上是这样说,其实更多的还是不屑。

    “承让,承让。”寿山拱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好像自己真的说的挺了不起似得。

    “我坦白!是李舒白指使我的!我是冤枉的!倒卖文物出国都是他的主意!我是被他胁迫的!师傅,我要是不听他的,他就把我做假账的事情告诉你啊!

    对不起你啊,师傅!”

    小顾控诉的声泪俱下!

    这会他终于明白过来了!

    他完全不是李和报复的对象,真正的对象是李舒白!

    只要他表现良好,他师傅免追究侵占财产,公诉机关也不会起诉他,他顶多就是走私文物的从犯!

    说白了,就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只要他把李舒白咬住了,他根本屁事都没有!

    看看他师傅的脸色,果然没有赌错,心里暗喜!

    “好,好。”寿山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笑着道,“不急着坦白,等警察同志来了,你去和警察同志说。”

    “是,是。”小顾高兴的道,“师傅,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你们!当真不念旧情?”李舒白的脸色都变了。

    在国内买卖文物问题不大,但是走私国家禁止出口的珍贵文物是要判刑的,这一点他李舒白比谁都清楚!因为一直有底牌在,所以一直是肆无忌惮,不怕李和高发,现在呢,小顾反水,底牌没了。

    “旧情?”李和耻笑道,“你要是念旧情,你就不会做这种事,行了,说实话,我真的好想杀了你!可是我还真不能这么做,不能为了你一个老东西,把自己搭进去,再说,我怕下不来手,给自己的人生弄一个污点,也没那个必要。”

    李老头闭着眼睛,然后道,“老话叫祸不及子女,放过他们,他们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是想看我倒霉样子嘛?我伏法,我认罪,我满足你的要求。”

    李和蔑笑道,“这是我考虑的问题。不过话说回来,对着你孙子和你闺女,我也确实下不来手,没你那么狠心就是。

    我放了他们。”

    “好,我说声谢谢。”李老头松了一口气。

    “但是。”李和话锋一转,“你儿子就没这么走运了,那是泰国检方的事情,我可不想乱插手。”

    “那你除非搞死我!不然....”李老头阴森森的道,“你家无宁日!”

    她还是寄希望于用付尧的事情威胁李和,起码希望他收敛一点。

    李和不在意的道,“你倒是不知足,我放过你孙子和闺女已经是够可以的了。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好,既然进去了就好好悔改,接受下忆苦思甜教育,不然我怕等你出狱了,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儿子的身体说不准还没你好呢。

    只要外面有一点是非言语,我都找你儿子算账,不信你可以试试!”

    小顾听得吓了一个激灵,这话不止是对李舒白说的,也是对他说的!

    “你够种!也比我想象中的够狠!我看错你了!”李舒白尽管不服气,可是他也只能这么着了。

    寿山在一旁看着小顾打完了自首的电话,然后冲着李和点点头。

    “行了,就这吧,好好抽几口烟,等警察来吧,不然等会可就没机会了。”李和笑着看了李舒白最后一眼,“希望你早日出狱,重新做人!”

    突然,啪嗒一声!

    在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情况下,李和突然掌掴了李舒白一巴掌。

    “不行,好久没锻炼了,你这骨头也太硬了,以后各不相欠。”李和揉揉手腕转身就走。

    李舒白被这一巴掌打的有点懵,捂着脸还没有反应过来。

    “李老二!”

    及至出来了老远,李和依然能听见李舒白的怒吼,里面包含着不敢与不屈。

    他把雪茄扔了,点起一根香烟,就站在山顶上,看着成片的红叶,好像真的有什么心事似得。

    张兵在一旁担忧的道,“会不会把你给牵扯进去?”

    李和摇摇头,没说话。

    只有寿山乐呵呵的愿意帮着解惑,他笑着道,“李舒白多精明的一个人啊?咱们只让他认一个文物走私罪,他就偷着乐吧。

    一个文物走私罪名已经够他麻烦了,他怎么可能再傻到给自己添一个盗窃罪?

    那就是罪上加罪!

    他要是想活着出来,就得想办法给自己减轻罪名才行。他那么爱惜那对子女啊,不可能不想着活着出来的。”

    众人跟着恍然大悟。

    潘松笑着跑过来道,“小顾和李老头打起来了,你听,摔东西呢。”

    李和开心的道,“让小顾悠着点,别把老东西给打死了。”

    突然间感觉好解气!

    “说反了。”董浩突然冷冷的来了这么一句。

    “还真是。”李和无奈的笑笑,李舒白正是那种会武术的流氓,小顾还真不一定是对手,不过这一切他已经不在乎了,大手一挥,“走吧。”

    众人上车走人,走到半道上,就遇到了呼啸而来的警车。

    董浩一边开车,一边看李和的脸色,道,“付霞来了,冯磊也是跟着的,现在在家。”

    李和问,“你知道什么了?”

    “啊。”董浩被问的有点猝不及防,差点打偏方向盘,急忙道,“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

    一直都是他站在李和身边的,他多少也清楚了一点。

    “我信你为人。”李和望着窗外,头也没回。

    “是。”董浩不好再多说,问,“现在去她家?”

    “去吧。”李和还是想不明白付霞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

    车子跑的很快,一会儿就到了,董浩不需要李和交代,故意绕一圈,才把车子停在付家的门口。

    “你不用进去了,谁也不准进去。”李和拉开车门自己下车。

    “好。”董浩没有反对,把车子停在了远处,顺带拦住了跟着的张兵的车子。

    李和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才轻轻的推开了付霞院子的大门。

    一个小奶娃,白白净净,在微弱的院子路灯底下,正骑着小自行车在院子里转圈,高兴地小眼睛小鼻子都挤在一起。

    “认识不认识我?”李和抓着小自行车的车头。

    “哇哇....”小娃蹬不动脚蹬,瞬间茫然大哭。

    “跟谁学的这性子。”李和好笑又心疼。

    “乖儿子,这是怎么了这是。”付霞人没到,声音就已经出来了,从屋里一露头,一下子就看到李和,不过顾不上打招呼,只是先把孩子抱起来,一边拍一边哄,“哦,小宝贝不哭哈,妈妈等会给你买好吃的呢。”

    李和问,“平常都这么喜欢哭吗?”

    “不是,平常可乖巧的很。”付霞笑着道,“哥,你让董浩传话说开会,开什么会?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来?”

    “孩子要睡觉吗?”李和淡淡的道,“你先哄他睡觉,我有事和你说。”

    “好,那你等会。”付霞把孩子抱进了里屋。

    李和就找了一个小马扎,坐在院子里百无聊赖的抽烟,还能听见付霞哄孩子睡觉的摇篮曲。

    “哥,你找我有事?”好一会儿,付霞在从里间出来,同样从里面搬了一个小马扎,托着下巴坐在李和的对面,四目相对,怔怔的看着李和。

    “别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花?”李和失笑。

    “我怎么看你都不显够。”

    “哦。”如果是以前,李和听见这话,肯定会高兴一下,但是现在,他笑不起来,他道,“我已经把李舒白那老东西送进去了。”

    “什么?”付霞有点茫然。

    “我把李舒白送进去坐牢了。”李和看着付霞的表情,想努力的看清真伪。

    “为什么?”付霞很是惊讶。

    “我都知道了。”李和把她与李舒白的合影丢在了地上。

    “哦,你真的都知道了。”付霞愣了一下,只是朝着地上的照片瞄了一眼,并没有捡起来。

    “他偷我东西,你是知道的?”李和颤声问。

    “当然知道。”付霞实话实说。

    “那你跟她合谋!”李和非常气愤!

    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她,这是他儿子的母亲!

    儿子不能没有母亲!

    付霞摇摇头,“哥,我没有跟他合谋,我是事后才知道的,跟他合谋的是小顾,他看上了小顾下面的人手。”

    “可是你并没有阻拦他,也没有告知我!你都是在眼睁睁的看着?你把我当傻子是吧!”李和想尽情的嘶吼一番,可是又担心左邻右舍给听见!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付霞不以为意的笑着道,“我儿子反正将来占不了一毛钱的便宜,我凭什么操那个心?要操心的应该是你媳妇。”

    “你居然是这个想法?”李和决然没有想到,“这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

    “我没有背叛你!“付霞仍然是宠辱不惊的模样。

    “你偷偷的转移和霞家居集团和旗下相关子公司的资产,就连冯磊的皮革厂子都被你掏空了!这不是背叛是什么!”李和想抽她!

    “那个是不是你儿子!”付霞猛地站起身指着屋里。

    “是。”李和咬着牙,忍着动手揍人的冲动,没有否认,“是我儿子,是我说的,我李老二的儿子!”

    “那不就是了!我给我儿子留一份家业怎么了?我替我儿子挣家产有错吗?”不知道怎么的,她说着说着眼泪水就出来了。

    哭声越来越大,哭声里有伤心,也有委屈。

    “少给我来这一套!”李和转过头,不去看她的脸。

    “哼,我得谢谢那老东西,要不是他提醒我,我还傻傻的呢,最后可怜的是我儿子,我儿子什么都落不着。”付霞拿着袖子往脸上一抹,强硬的道,“我是看明白了,我娘俩要想有好日子,就得自己争,任何人都指望不上!”

    “你是什么意思?”李和冷着脸道,“你犯错还给自己找理由了?还一套套的?记住,你错了就是错了!你要不是孩子他妈,我就....我就....”

    这娘们绝对是变了!

    变得他都不认识了!

    曾经那个听他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的付霞去哪里了?

    他李老二自己都搞不明白啊!

    “要怎么样?”付霞就这么看着李和,一步也不肯退让。

    ps:写的不是太顺,大家提下意见,晚点再改。

    好像有个战队打call什么的.....( 我的1979 http://www.23wxx.com/5_5552/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