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正文卷 《错位》
    (奇幻类型的开头,这个也尝试一下)

    达纳拉王国位于大陆的南边,建立在巴利拉河注入大海的平原,拥有这个世界屈指可数的热闹渔港,近年来成为南部海洋贸易的中转港,变得非常繁荣。

    达纳拉王国依山而建房房相连,下家屋顶可能是上家庭院,从远处看给人一种层层叠叠的层次感,格外有魅力。从山脚沿着曲折闪电似的蜿蜒的街道可以走到山顶,理所当然的王宫,一座巨大的城堡,住着国王和他的美丽妻女。

    来到这个陌生又不陌生的世界,已经有两个月时间。

    为什么陌生?

    家乡是位于南方的小小旅游城市,不过山水是世界有名的,这里却是看似中世纪的欧洲城市。老实说不知道算不算中世纪的欧洲城市,记得书里中世纪的欧洲脏乱差,完全建立在粪便上的城市,可是这里没有这种情况,街道不算是很干净,勉勉强强也过得去,天空有巨大的飞艇,见过一次,不然近代的欧洲城市?反正无论如何是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

    为什么又不陌生?

    在来到这里之前玩一款游戏,绝对的大作,售价不菲。达纳拉王国是多么熟悉的名字,主角的出生地,记忆中王国旁边的港镇任务多得人头痛,海边洞穴是前期刷级的好地方,掉落的雪白蟹肉好东西,恢复效果极佳的蟹肉大餐主要的烹饪食材。

    此时德尤兰睡在城下镇小小的阁楼,双手枕在脑后,盯着横梁和码得整齐的灰瓦,乱七八糟想着。

    其实他原来不叫德尤兰,这个有点奇怪的名字“德尤兰”是他游戏中角色的名字,已经不记得出自哪里,好像来自一款掌机游戏,因为感觉不错就记下来用到现在,还有一个名字“绮理”通常作为女性角色的取名用,取名困难症一直是困扰他玩游戏的一大难题。

    “鸢尾花十五年……”

    喃喃自语着,德尤兰一句国骂,谁记得一个游戏今天多少年又发生什么事,反正任务永远等着自己,不管自己闲得没事折腾一点什么事情,收集小宠物还是练习炼金术,工程穷三代考古毁一生。

    从床上跳起来,德尤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完,路过镶嵌在衣柜里面的镜子,借着昏黄的油灯灯光,出现在镜子里面的人影有着黑色的头发和眸子。

    当然不是他本人,他本人哪里有那么帅气,其实一点小帅还是有的,那是自己游戏中创建的角色,通过当初创建角色,有意调整和自己原本形象相似的脸,留在脖子上面的印痕,还有非同一般的种族埃加人,血统纯正的埃加人确定。

    埃加人,游戏历史当中荣誉至上的民族,贵族仅仅意味着拥有荣誉,和拥有的财富毫无联系,曾经统治大半个大陆,也是仅有的帝国,直到后来分崩离析后变成数十个国家,正统帝国的头衔被北方的庞大国家拥有。尽管如此,时至今日大陆的国家依然以和埃加扯上关系为荣耀,没有任何人胆敢轻视埃加人,包括有着黑头发和眸子的混血。

    游戏本来是不能选择埃加人的,这时你需要付出一定量的钱购买dlc,好处是魅力更高,提高获得声望和好感的速度,还有各项平均的素质,无论往哪个方向转职都没有问题,坏处就是转职敏捷型等等职业不如精灵,战士系职业力量不如北方的库克人,给人样样都行又样样都不行的感觉。

    不是网游,只是一款单机游戏,想要全探索、成就、收集的白金奖杯有点困难,通关一般只需要上百小时就搞定。

    前期还有心情看看剧情,打到后面烦躁了找攻略,可惜没有控制台,幸好没有控制台,不然金手指之后就是贤者时间,如何利用bug刷级、刷职业,如何最快速度获得最厉害的神器,如何快速、同时刷几个妹子好感达成修罗场结局,自己通关不到百个小时。

    迫不及待开始二周目,据说二周目有不一样的剧情。

    德尤兰长长舒了一口气,问题就出在二周目上,仅有的记忆刚刚选择二周目,还没有开始找攻略,再醒过来像是游戏开始顺着达纳拉王国外巴利拉河一条支流小河漂流而下,最后在靠近小石桥的地方爬起来。

    话说许多玩家吐槽的一点,主角从游戏开头到结尾没有任何台词,其他人可是都有台词、配音的,即便游戏通关没有任何介绍主人公的家庭背景的剧情,一点蛛丝马迹没有,牵强附会都难,不是国仇家恨的王子,不是乡下的猎人,不是流亡的奴隶,初始头衔异乡的旅人。

    吱吱吱

    外面传来不知名夏虫的鸣叫,德尤兰抬起手做了一个秀肌肉的姿势,太阳早已落下,晚上准备睡觉脱掉了衣服,结实的胸膛,棱角分明的八块腹肌当真赏心悦目。

    印象中二周目由于懒得练级,所以选择继承等级,游戏通关挑战等级五十左右,二周目通关挑战等级七十左右,自己可是满级,等级九十九再往上变成两颗星星。

    以前尝试着用尽全力朝着河流挥出一拳,只见水柱升起来,水柱飞溅好高反射着阳光。在拳头上包着许多布,朝着一人合抱的大树一发直拳,大树树干拦腰折断。后面朝着一块巨大的岩石挥拳,只见蜘蛛网一样的裂缝……所以说,高达九十一点的力量真不是浪得虚名。

    “我就是神!”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说几句中二的话,最后在树林遇到巴掌大虫子扑面,吓得疯狂逃窜跌倒在地上,从跑变成爬,回到城下镇在旅馆门口遇到一条大狗,它疯狂的叫,顿时走不动路,以前打过好几次狂犬疫苗导致的心理阴影,还有许多许多,全部都是后话。

    反正简单试过一下力量,心满意足。没有如何试验,比如说挑战强大的魔物,以这个等级屠龙也是小意思,一人成军屠城也没有问题,想一想还是有点难,毕竟没有装备,也没有技能,用不出冲锋接撕裂开天神下凡最后剑刃风暴无双,甚至过去满级神装被围攻也死过。人被杀就会死,安全第一。

    另外也是有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是最近的首要任务,学习当地的语言。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语言环境的影响,或者是其他,他曾经英语苦手,经过那么一点时间,交流完全没有什么问题,阅读和书写多多少少还是有点障碍,依然在努力。

    离开镜子,德尤兰踩着木地板扑倒在柔软的床上。就住在阁楼下面房间的房东是一个好人,别的东西不懂,至少床是她布置的,很好很舒服。窗台摆着盆栽,野外遇到漂亮的花于是挖了回来,晚风灌进房间带来一丝凉爽,他抱着枕头环顾四周。

    深色的木桌子,上面放着竹篮子,原来有长棍面子和羊角面包,现在没有了。还有一个水壶,害怕寄生虫烧热水是基本操作,被房东嘲笑过,解释了没有用处。

    一张高大的柜子,用现代人的角度来看自然百无是处,事实上除开有一只脚有问题,现在通过垫一本书保持平衡,算是很不错了。一个闹钟放在上面,商人打出“早起三分利”的口号,自己看中的是那个装着能够发出嘈杂响声的魔法铃铛。

    “我的……”

    视线最后移到地面,德尤兰嘴角不由自主露出一丝微笑。特征笔直且宽阔,锋部锐利,一把没有装饰很朴素的剑,放在游戏中一把白板剑,现在哪里找史诗、传说等级的装备,但是很喜欢,自从得到后一直好好保养、打磨,剑柄好好绑上布条,专门装备一个皮质剑鞘。

    背剑还是腰间挎剑,到底是哪一个比较帅纠结了好久,现在还没有确定。

    “就九点了……”

    并不是孤儿,相反有着幸福的家庭,来到这里最初一些天,有蜷缩在角落伤心。既来之则安之,到底不是多愁善感的人,还有点没心没肺,如今算是适应生活,德尤兰趴在床上进入梦乡。

    很快一夜过去,金色的阳光照进房间,照亮漂浮的尘埃,德尤兰从床上起来,开始穿衣服、长靴。

    “那么早起来了?”穿着围裙头上包着头巾的是房东,这是这里一般女性最常见的打扮,她看着德尤兰从楼梯走下来,“早上好。”

    “早上好。”德尤兰也说。

    城下镇的街道上已经有很多人了,小小年纪便开始帮家里面忙的小孩,不是贵族、商人家庭、富裕家庭的孩子不上学,车夫赶着马车离开,妇女抱着竹篮子,德尤兰吃着吐司走出城下镇,只见纵横交错的田地,金色的麦浪,戴着帽子稻草人立在麦田中间,远处还有袅袅的炊烟,高大的风车。

    荒无人烟的树林边,旁边有一条小河,德尤兰当初就是从这条小河爬起来的,他开始练剑。练剑果然要在没有人的地方,他最讨要有人玩笑、起哄。

    全无章法的劈砍,德尤兰在想游戏中初始剑术在完成一系列任务后,从王国士兵长那里学来,如今任务完全不知道如何触发,他又挥几下,突然听到一个稚嫩、清脆的笑声。

    德尤兰转过头,只见一个小女孩坐在不远处斜坡草地上面,沐浴着清晨的阳光,白裙散开像是盛开的花朵,漂亮的短发,从中间分开发梢翘起来的刘海,粉雕玉琢的可爱圆圆脸,白瓷般的皮肤,穿着褐色的小靴子,正看着自己练剑。

    boy meet girl?

    ps:感觉比都市好写一点,名字什么的都还没有决定,金手指感觉中规中矩

    ps:后日谈明天吧,最多后天( 寻找走丢的舰娘 http://www.23wxx.com/5_5045/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