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正文卷 第九百七十七章 宁静的日子
    “罗马,你这是怎么了?”

    大早上一走进食堂,苏顾就看见墨绿色短发的少女趴在餐桌上面,萎靡不振的样子。

    “不知道。”餐盘里面有一个三明治,还有两个生煎包,中西合璧,天下无敌,没有选择牛奶,维内托端着一杯咖啡。

    “大哥大,我和你说。”这个时候永远少不了我们的卡米契亚,她一只手拿着大大的甜甜圈,一只手高高举起来,绝赞作死中,“二姐头吃了大姐头的料理中毒了,快要死了……”

    罗马脸贴在桌面,头发无力耷拉着,作为卡米契亚的话最有利的证据。

    苏顾说:“维内托,你居然想要谋杀亲妹。”

    维内托说:“我们为什么不问问罗马的想法?”

    罗马艰难爬起来,她说道:“不,不关大姐头的事,大姐头的料理超好吃。”

    卡米契亚说:“二姐头今天也屈服在大姐头的淫威下。”

    在维内托给卡米契亚一下狠的之前,苏顾走了。

    在窗口打了一大碗皮蛋瘦肉粥,再来几个烧麦,苏顾只见密苏里和威斯康星坐在一起,妹妹的坐姿优雅,姐姐实在没有形象,色气倒是十足:“提督,早上好。”

    “早上好。”

    密苏里问:“酒醒了。”

    “醒了。”苏顾皮笑肉不笑,“昨天晚上真是谢谢你了。”

    “我看你那么豪迈,一口气就把酒喝完了,还以为酒量一定很好,没有想到居然那么逊,居然是真的不能喝酒。”密苏里说,“你知道的,发生这种事情,我也不想的,我可不想我的亲亲老公喝坏了肠胃。”

    晚上醉醺醺没有下数,现在缓过来,苏顾想一想,必须承认这一点。密苏里婚后不折不扣的提督控,除开一开始戏弄自己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了。由于列克星敦不在身边,她一个站出来抢走自己的酒杯,差不多就好,不能喝得太多。

    密苏里说:“那杯酒其实是威斯康星的主意。”

    威斯康星看着苏顾,发现苏顾也看着自己,她扯了扯嘴角:“你觉得有可能吗?”

    苏顾说:“很有可能。”

    “我在你心目中的印象就那么差吗?”威斯康星正在给吐司涂抹炼奶。

    苏顾说:“整个镇守府最喜欢搞事、看戏,非你莫属。”

    “好吧,是我。”威斯康星沉默一下,露出自己的真实面目,“不仅仅如此,我告诉你,我还找来相机把你喝醉后的丑态全部拍了下来。”

    苏顾摇摇头:“我说过我的酒品很好,不会大喊大叫,不会手舞足蹈,不会趁机对女孩子动手动脚……反正不会耍酒疯。”

    “你是不会……”威斯康星顿了顿,“但是大家会啊。”

    “就算醉了,我还是有点意识的……”苏顾说着,他没有底气,冷静思考一下,“列克星敦,只要她在,她绝对不会让你们胡作非为的。

    “她是不会,但是在她发现之前……”

    “你知道大家对你做了什么吗?”

    “照片还没有洗出去,等洗出你就知道了。”

    “南达科他简直乱来,她居然……”

    “大凤也挺能的,平时看不出来,估计她也喝多了。”

    “还有威奇塔,还有瑞鹤,瑞鹤真的是你老婆吗?”

    威斯康星笑,紧接着肩膀耸动,下意识伸出手虚掩住嘴,变成发声大笑,场面真的控制不住了……

    当威斯康星发现不对,发现周围人全部看着自己,还伴随着“出现了,威斯康星的笑”类似的话,她的笑容戛然而止,突然沉默,一言不发伏在桌面。

    “威斯康星。”

    “威斯康星。”

    密苏里好笑着推了推妹妹,没有反应。

    苏顾说:“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上午时分,苏顾去了一趟仓库,没有什么事情,单纯就是随意走走。

    虽然是补给舰,但不是幼女,而是少女,女灶神本来也不该划为补给舰,她的本职应该是修理舰,还是排水量上万吨的修理舰,她拿着一份清单,正在盘点着资源。

    话说女灶神号在历史上作为一艘修理舰,打满了全场,几乎所有美军的著名军舰都受过她的修理。长期与企业同处一队,并为其进行维修,边修边走。事到如今,以前企业号听说她在镇守府,专门过来看了一下,好好聊过,不过关系也就是那个样子。

    红发侧马尾的可爱少女隼鹰手上也有一份清单,但是她没有在盘点,原因活力的姐姐飞鹰在旁边说着什么,并且手舞足蹈的,让人根本没有办法做事。

    莱比锡和柯尼斯堡姐妹站在一起,每人手上一罐啤酒,大家的身材都是纤细苗条那一种,身高也相似,简直像是四姐妹一样。

    科隆率先看到苏顾,扬手喊打招呼。

    “你又来了。”莱比锡双手交叉,然后分开,“不行,绝对不行。”

    苏顾说:“我还什么都没有说……”

    莱比锡对谁都是吝啬鬼……其实还是有不同的,约克城一个提督,威尔士亲王又是一个态度,不过威尔士亲王也不会像是约克城那样浪费资源,训练时为了耍帅经常损坏舰载机:“不行,不能再建造了。我就说非洲人一个,不要妄想偷渡欧洲。”

    “不建造……”苏顾回答莱比锡。

    为了星座,苏顾最近已经建造好几次了,然后连续好几次失败。明明自己的运气很不错的,不过想一想也释然,一个主力舰战列巡洋舰不是那么容易建造的。

    无论如何,萨拉托加实在太跳,真的好想建造出星座,看两个人争夺小姨子的位置,为了谁更大一些争吵,或者争夺姐姐的宠爱,一定会很有趣吧。

    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看小姨子萨拉托加吃瘪。

    又出现一个问题,一切皆有可能,星座可以有,以后会不会出现战列巡洋舰列克星敦?

    喝完啤酒,把罐子捏扁,莱比锡说:“那你过来做什么?”

    “玩。”苏顾说,“不行吗?”

    “随便你。”莱比锡说,“只要不动我的资源。”

    “什么叫做你的资源,明明是我的资源。”苏顾说,“莱比锡,肺腑之言,人不能太小气。”

    莱比锡双手抱胸,轻哼一声,撇开头。

    科隆嚷嚷着:“提督把我安排做仓库管理员吧,我保证不管你,随你想要怎么建造就怎么建造。”

    肯特怀抱着凶猛的大老虎走过,苏顾把她的宠物抢走,少女顿时眼泪汪汪起来,趁机摸摸头,不哭不哭,还给你。

    独角兽戴着漂亮的花环,陪着轻纱般的连衣裙,好像是林间走出来的女神。相比之下,林仙,林中女神,名字有仙气,长相也可爱,她的爱好居然是打猎,上午抱着猎枪出门,下午带回来几只兔子,爆炒最好吃。

    车库里面,苏顾意外看见南达科他,不是开着她那一辆摩托,或者说燃油助力车,在镇守府里面到处转悠,她坐在拜托夕张修好的小轿车里面,很显然夕张的精神没有放在上面,提过好几次,至今没有安装上机枪还有氮气推进装置,坐在驾驶室扭动着方向盘。

    苏顾又看到坐在副驾驶的加利福尼亚,他走近了,听见加利福尼亚正在教南达科他各种各样的知识,刹车、方向盘、离合器、仪表都有什么用处,又怎么用,好奇问:“加利福尼亚,你在教南达科他开车?”

    “南达科他想学。”姐姐田纳西擅长各种运动,妹妹加利福尼亚运动还好,更喜欢玩各种摩托、水上摩托、帆船还有潜水什么的,一身潜水服超漂亮的,不要说一辆车了,水上飞机都可以驾驶。

    南达科他兴奋说:“提督,等我学会开车,带你去兜风。”

    苏顾笑一下,他对兜风没有一点指望,不是因为担心南达科他这个笨蛋学不会开车,主要是南达科他的性格,就算是学会开车了,开到路上速度绝对不会超过二十码,慢悠悠的速度哪里有风,好在不用担心出现一个马路杀手。

    苏顾再看加利福尼亚,这姑娘最喜欢速度与激情,尽管实力摆在那里,还是让人担心,毕竟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反正不会坐她的车出门,其实偶尔一次也可以,真棒啊,腰什么的。

    上午的阳光炽热,位于镇守府东南角的斜坡草地,头顶有树荫,还有凉爽的海风吹过来,小luoli在这里打打闹闹,苏顾在旁边坐下,发现齐柏林也坐在这里。

    齐柏林坐在草地上面,双手抱着曲起的一条腿,瞥了苏顾一样收回视线,重新落在小luoli身上:“你来了。”

    齐柏林加入镇守府也有不少时间,苏顾和她的友谊全是通过小luoli建立的。哪一个小家伙在课上又调皮了,必须好好教训一下。川秀新开了一家店,我准备带着大家一起去玩,她们希望你也来,怎么样?

    “来了。”苏顾说着,他在草地上坐下,然后倒下去,睡下。

    齐柏林说:“我看你真悠闲的样子。”

    “是吗?”苏顾双手枕在脑袋后面。

    以前百眼巨人回到镇守府,她属于最后一个回到镇守府的,从此寻找走丢的舰娘任务完成,但是往后几天,感觉还是一如往常。

    时至今日,盛大的晚宴举办了,开开心心大醉一场,该说的说了,收获所有人的原谅,一切结束了,感觉轻松不少……也没有什么好轻松,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婚。

    齐柏林突然说:“提督,有必要和你说一下。多多关心一下其他人,不要老是小宅、空想、小萝她们几个,你是提督,你的关心别任何人都有用。”

    “我知道了。”苏顾心想,一视同仁肯定做不到,只能说尽可能公平,最近是不是太过分了。

    “看不出来,z21居然喜欢踢足球。那天我看见她和大家在草地上面踢足球,很开心。”齐柏林说,“罗马真是一个笨蛋啊,她站在旁边看,一个人喊得最起劲,邀请她参加又不愿意……”

    “嗯。”

    “还有半个月、大半个月,暑假结束,又要开学了。”

    苏顾又应了一声:“唔。”

    齐柏林说:“你也说一点什么啊,不要全是嗯嗯啊啊的。”

    苏顾说:“齐柏林,你现在还打得赢约克城吗?不然cv-16呢?信浓应该没有问题吧,一个笨蛋,另外装甲是厚,作为航空母舰的属性太差。”

    齐柏林说:“没有人告诉你,你很欠打吗?”

    苏顾嘿嘿嘿笑,真的欠打,他开口:“齐柏林,以前上学,很多人梦想你的高跟鞋和教鞭哦……”

    闲聊一下,没多久,小luoli跑走了,齐柏林也走了,苏顾没有跟着她们一起,他决定眯一下眼睛,抽出一只手来用小手臂盖住眼睛,原因是海风真棒,不愿意离开。

    不知道什么醒过来,苏顾只看见一张俯视的脸。

    “你醒了?”

    直到那一张脸移开,苏顾还是有点懵:“北宅?”

    苏顾一下坐起来:“你搞什么?”

    “没搞什么,我就是看了你一下,你突然就醒了。”北宅说着,掏出一本漫画,翻看起来。

    苏顾说:“又被你姐姐赶出房间了?”

    北宅不乐意,心想真是麻烦的姐姐,不就是看看漫画嘛,还不是本子,有什么大不来的。她比谁都污,她愤愤道:“下一次,下一次画她被罗德尼按在床上凌辱,随着一声尖叫,海通阀堵不住了,还有皇家方舟在后面等着排队……”

    苏顾说:“你想死的话。”

    北宅倒在草地上面,双手举着漫画,是啊,如果做那种事情被发现,一定会被痛揍一顿狠的,不管怎么求饶都没有用。

    “反正死的又不是我。”苏顾说,“北宅,我想看,俾斯麦被罗德尼欺负。”

    “不画。”

    苏顾扭过身子去掐北宅的脸,手感大好,北宅把他推开,用手心轻轻揉脸:“不要揉我的脸啦。”

    苏顾跟着睡下,北宅老婆,真是好喜欢。

    正在这时,又一张俯视的脸,还有垂下的金发。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萨拉托加今天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亭亭玉立。( 寻找走丢的舰娘 http://www.23wxx.com/5_5045/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