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正文卷 第九百七十二章 无耻
    爱上提督记不得是哪一天,只记得是成为秘书舰那一段时间。

    提督有一天离开,那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好不容易缓过来。有人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然而没有遗忘,只有越发思念。

    再一次相遇,一起经历那么多,好几年时间过去,事到如今终于收获戒指,翔鹤跪坐在榻榻米上,双手收在矮几下面,放在并拢的大腿上,时不时低头看一眼,看套在左手无名指上面的誓约之戒,嘴角有一丝浅笑。

    “说真的,一直很担心,翔鹤会不会又一次拒绝我。”

    “作为舰娘,比谁都更敏感……不一样的,这一次和上一次。”

    “哪里不一样?”

    “不知道怎么说,就是不一样。”

    一杯清茶摆在身前,一走了之肯定不行,苏顾陪着翔鹤聊天。

    “已经那么多婚舰了,还敢说轻易喜欢。翔鹤,你说我是不是很人渣?”

    “的确很人渣,滥情的男人。”

    “喂喂喂,剧情不对……”

    当海风从远方吹来,挂在窗口的小小风铃“叮铃铃——”轻盈地响起来,一抹斜阳从窗户照进房间。大夏天,房门自然不会关起来,空气流动最重要,苏顾背着对房门,他看不到,翔鹤发现了什么。

    “瑞鹤。”

    “瑞鹤。”

    “不要躲了,进来。”

    翔鹤只见妹妹瑞鹤露出一个头往房间看一眼,又飞快缩回去,几秒、十几秒后又露出一个头,再次缩回去……

    不管外出还是镇守府,亲密的两姐妹基本在一起。这一次翔鹤独自一人在房间,便是瑞鹤给苏顾创造机会。她本打算找鸟海聊天,或者在咖啡厅喝一杯果汁看一看杂志,只是坐了片刻,按捺不住好奇心,过来暗中观察。

    靠在走廊的墙壁上面,瑞鹤听到来自姐姐的呼声,她自知躲不过去,嬉皮笑脸着走进房间。

    尽管来时错过了大戏,没有看到苏顾单膝跪地求婚的一幕,根本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如何,只看见提督和姐姐在聊天,不妨碍翔鹤说:“恭喜姐姐。”

    翔鹤不动声色,她眨眨眼睛疑惑问道:“恭喜什么?”

    “没有吗?”瑞鹤转向苏顾,用眼神示意、询问,怎么一回事?

    苏顾还没有说话,翔鹤轻轻抿一口清茶,她开口:“提督是你叫来的吧。”

    瑞鹤打个哈哈,作为日系,跪坐是基本能力,不像是其他人跪坐一下双腿立刻酸胀受不了,但她此时不像是翔鹤端庄地跪坐,选择盘腿在榻榻米上,大大咧咧的模样。

    瑞鹤心中突然咯噔一下,她小心翼翼问:“姐姐不会又拒绝了戒指吧。”

    没有的,左手下意识攥紧拳头,翔鹤说:“如果不是提督的心意,只是瑞鹤指使的戒指,不要也罢。”

    瑞鹤一顿,换位思考、设身处地想一想,换做是自己,无论再喜欢一个人,绝对不会接受可怜、怜悯和施舍。

    夜晚一番对话,可以看出姐姐的心意,于是找到提督,难道弄巧成拙了?瑞鹤看向苏顾,暗骂一句,笨蛋,不会否认,不会坚定表明是自己的真心吗?她解释道:“不是啦,我不是威胁、指使,顶多就是提醒,帮你们戳破那层窗户纸。”

    瑞鹤说着,伸手往苏顾的腰上捅了一下,等到苏顾看向她,用眼神示意他,你赶紧说一点什么啊,不要傻乎乎的。

    瑞鹤说:“提督喜欢姐姐,嗯嗯,昨天烟火大会回来,他就说姐姐的浴衣真可爱,还希望我晚上穿浴衣……”

    咳咳——

    苏顾用咳嗽打断瑞鹤,提醒她注意看翔鹤捧着茶杯的双手。

    瑞鹤这时看到翔鹤的左手,手指上面的誓约之戒,姐姐的笑脸。

    瑞鹤一下笑起来,她挪到翔鹤的身边,搂住翔鹤的脖子,抓住她的手:“姐姐,这个是什么?”

    翔鹤说:“戒指呀。”

    “姐姐不是不要吗?”瑞鹤说,“好漂亮的戒指,我喜欢,不如送给我吧。”

    翔鹤说:“你不是有吗?”

    瑞鹤说:“不如姐姐的戒指漂亮,我想要阶级的。”

    “不行。”翔鹤没有开玩笑,拒绝,“这是我的。”

    瑞鹤哼了一声,拨一拨刘海,满脸不屑。

    “我只是说妹妹指使的戒指我不要,如果是提督的心意……”翔鹤看了苏顾一眼,收回视线。

    翔鹤皱皱鼻子,嗤笑。

    嬉闹一阵,瑞鹤向后倒下,在蝉鸣声和风扇旋转“吱吱吱——”的声音侧过头,短黑色发在榻榻米上面散开,看翔鹤的侧脸,发自肺腑的笑容:“真好啊,姐姐得偿所愿成为婚舰。”

    翔鹤露出会心的微笑。

    苏顾看着瑞鹤,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当真是好妹妹,在塑料姐妹花遍地的镇守府再也找不出这么一个人。

    意外在这时出现,瑞鹤长长伸了一个懒腰,随着她的伸展动作,t恤往上拉,平坦的小腹露出来,还有可爱的小肚脐,她反应过来,连忙扯了衣摆。

    “每次看见姐姐孤独一个人跪坐在房间里面,对着月亮暗自神伤,很担心的。”

    “姐姐不用再看衣柜里面的婚纱、白无垢了,那是我的,轻轻地抚摸,羡慕又憧憬。你现在自己可以买了,改天去挑选戒指,对戒,随便把婚纱也订了,买一条大拖尾的。”

    “还有……呜呜呜。”

    原来是翔鹤把瑞鹤的嘴巴捂住了,再看苏顾,摇摇头。

    苏顾说:“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如果换成南达科他……嗯,不用换成,她有戒指,虽然是来自耍赖,当然自己不那么认为。

    南达科他在华盛顿的面前秀,在赤城的面前秀,在所有认识的人面前秀,吃饭时不忘把左手放在桌面上,写字、看书时戒指一定在最显眼的地方。

    更有甚者,遇见一个人便把戒指露出来,念念叨叨“这是几克拉的钻石?”“不知道可以卖出去多少钱?”“戒身白金还是铂金?”类似的话。

    不是在意戒指的价值,作为舰娘根本不在乎物质,当然有更好,更在乎感情,好像海伦娜最喜欢的永远是苏顾当初送的那一枚便宜戒指,只有那一枚狗尾巴草戒指,密苏里好好放在专门的盒子里面,兴登堡曾经拿出来开玩笑,一样看到密苏里冷笑连连,老老实实放好,不敢有太多动作,否则会死。

    南达科他只是为了引起讨论,也是一种炫。

    后面一回到镇守府,南达科他仅仅是花了一天时间让所有人知道自己的戒指。

    这一点看似很容易,难点是不关心八卦的小luoli。

    至今还有小luoli弄不清苏顾的婚舰到底有哪一些,数量实在太多,反击姐姐原来是婚舰,她从不炫耀、卖弄,陆奥姐姐原来不是婚舰,明明那么亲昵了,长春原来不是婚舰,听说她有戒指,cv-16姐姐到底是不是婚舰?

    但是所有人都有知道她,南达科他有戒指。

    翔鹤不是南达科他,不喜欢到处炫耀,等到晚餐的时候,还是有大部分人知道她得到戒指,原因瑞鹤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到处嚷嚷、昭告镇守府,简直比自己当初获得戒指还要高兴的样子。

    “西红柿牛肉、韭菜炒蛋,加一个鸡腿。”苏顾想了想,“龙虾,再要一个龙虾。”

    “所以说提督你越来越胖了,每天吃那么多。”重庆戴着厨师帽,一件青色的高叉旗袍外面围着白围裙,今天她负责给大家打饭,手上动作不停,嘴上吐槽也不停。

    “只有这一点,哪里多了。”苏顾说,“你没有看见我的八块腹肌。”

    “好好好,我说得不对……一份青菜,必须吃完,这是逸仙交代的。”重庆说着把碗递给苏顾。

    再不喜欢吃青菜,也要吃,老婆大人的命令。苏顾拿着碗,走到旁边舀了一碗紫菜蛋花汤,迎面看见陆奥。

    两个人找到一个餐桌坐下,陆奥说:“翔鹤成为婚舰了?”

    “嗯。”苏顾承认,理直气壮,他现在已经不解释了。

    “总算结束了。”公审大会上,为了“活”下去一个个“姐姐”叫过去,现在总算全部变成姐姐了,陆奥迫不及待,“我的戒指,提督准备什么时候给我。”

    除开最亲近的一步,两个人什么都发生了。最亲近那一步还是等到拥有戒指以后,事实上苏顾好几次情不自禁,陆奥在心猿意马中还是坚持下来,她不是随便的人,虽然随便起来不是人,先上船再补票不行的。

    戒指肯定要给,不然铁定出事,苏顾说:“不急。”

    “华盛顿十八,翔鹤十九,轮到我都二十了……”陆奥掰着手指,幽怨的眼神望着苏顾。

    苏顾说:“那个,白天给了翔鹤戒指,当天晚上又给你,你让别人怎么想,又什么看我?”

    “也是哦。”陆奥通情达理,“那明天好了。”

    “明天……”苏顾的肩膀耷拉着,声音拉得好长,“明天和今天有什么区别?”

    陆奥张开五指在苏顾的面前扬一扬,她说道:“五天,不能再拖了。”

    “一个月。”苏顾感觉哪里有一点不对的样子,全世界,这种讨价还价估计只发现在自己镇守府。

    陆奥说:“半个月,半个月很久了。”

    苏顾还想再说,“啪——”的声音响起来,瑞鹤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面,明明姐姐的大婚之日,居然有人在搞事,她不乐意:“骚蹄子在逼婚?”

    陆奥斜着眼睛看瑞鹤:“要你管?”

    “我不管谁管?”瑞鹤在苏顾的身边坐下,“我是婚舰,我现在发表我的意见,我反对这门婚事。”

    陆奥说:“昨天,不是,前天不是说好了吗?”

    瑞鹤明知故问,视自己在烟火大会前的承诺于无物:“什么说好了,我怎么不知道。”

    陆奥说:“你这个小妮子。”

    看到陆奥的遭遇,苏顾早就该想到的……

    黑暗笼罩大地,华灯初上,苏顾总算找到瑞鹤一个人的时候,他倚在走廊栏杆上面:“瑞鹤,说好了,姐妹花。”

    “只有戒指,新婚还没有开始,就想着姐妹花。”瑞鹤叹息一声,摇着头,“我真为姐姐感到不值得。”

    苏顾解释:“不是……”

    “你婚姐姐就是因为姐妹花吗?”瑞鹤质问苏顾,手指差点点在他的鼻子上面,“我问你,你是真心喜欢姐姐,还是想要姐妹花?”

    苏顾说:“我真心喜欢翔鹤,但是……”

    瑞鹤双手在胸前交叉,摇摇头:“没有但是。”

    瑞鹤从头到尾胡搅蛮缠,最后拍了拍苏顾的肩膀,说道:“放心吧,面包会有的,黄油也会有的,都会有的,姐妹花也会有的。”

    “我们先不说姐妹花。”姐妹花什么的,列克星敦那里的“大饼”吃得太多,没有就没有,根本不抱希望,从一开始就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苏顾也就是随口说说,他沉默一下说,“婚纱、白无垢、制服……这个不能反悔。”

    瑞鹤支支吾吾一下,也不能太过分:“放心吧,我说到做到绝对不会反悔,下次。”

    苏顾表情稍微好看一点,其实他也是随便说说,开玩笑。

    照例。

    深夜,苏顾洗完澡,拿着干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浴室,回到卧室,只见翔鹤穿着浴衣坐在床边低着头看书,长发盘起来。

    翔鹤早就发现了苏顾,她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说一点什么比较好。

    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瑞鹤以前是说过一点,不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凤写的小说好好看过,类似的情景在书上看过,现在敢说了,女主角的心理描写全是扯淡。

    是啊,大凤不过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就是编故事厉害。

    “提督你看什么?”翔鹤感觉自己提督的视线有点灼热,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没看什么。”苏顾收回视线,回忆起翔鹤优美、雪白的后颈,还有几缕调皮的发丝,有一种含蓄美,总算理解后颈控这一种存在。

    苏顾在翔鹤身边坐下,身子往翔鹤身上贴,作为男人要主动一点……

    混蛋,果然还是想要姐妹花啊……( 寻找走丢的舰娘 http://www.23wxx.com/5_5045/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