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正文卷 第九百七十一章 答应我
    烟火大会结束,等到大家赶回镇守府时已经进入深夜了。

    烟花的确很漂亮,从镇守府到川秀一个来回也是真的很累人,所以说镇守府中许多人拒绝参加实在不奇怪。

    一回到房间,木屐一踢,瑞鹤赤着脚踩着榻榻米扑到床上。

    “瑞鹤。”

    “嗯。”

    “我先洗澡了。”推开衣柜门,找到衣服抱在怀中,其实翔鹤也累,不过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像是妹妹那样。

    衣服放在竹篮子里面,浴衣脱下来叠得整整齐齐,放进另一个竹篮子里面,翔鹤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面。

    胸口随着呼吸起伏,翔鹤手指在颈脖、锁骨滑过,最后一点点滑下……好在意身材。

    摘下流苏头花放在洗手台上面,翔鹤又伸手把盘起来长发放下来,黑发垂下好像是卷曲的藤萝。

    如果是妹妹那样的短发好了,洗过头发只需要坐一会儿就干了,及腰的长发不管是坐在通风的窗户边,或者用干毛巾包起来,必须好长时间。虽然湿头发睡觉也可以,舰娘不用担心偏头痛,可是睡觉不舒服。

    一场烟火大会,头发上不知道落了多少烟花灰,不洗一下不行,翔鹤把开关打开,水从花洒喷出来打湿她的长发,湿哒哒地贴在脸上、肩膀上、背上,她找到洗发水抹到头发上,坐在小板凳上开始揉头发。

    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起来,浴室门打开一条缝,瑞鹤的脸露出来:“姐~”

    翔鹤问:“瑞鹤有事吗?”

    “没事。”瑞鹤打开浴室门走进浴室,“好久没有和姐姐一起洗澡了。”

    瑞鹤解开腰带,把浴衣往竹篮子里面随手一扔,活力、无限美好的身子就这么露出来她也不害羞,她走到翔鹤的身后,看到姐姐吃力地揉着头发,她说道:“姐,让我帮你洗头发吧。”

    瑞鹤替翔鹤洗头发,她看着姐姐几乎拖到地板上面的长发,自己的头发连肩膀也不到:“真漂亮,姐姐的头发。”

    翔鹤说:“你也可以留的。”

    “不想留。”瑞鹤说,“长头发太麻烦了,还是短发方便一些。”

    翔鹤说:“短发也很漂亮,而且提督是短发控,最喜欢短发。”

    “我的短发可不是为了他剪的,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瑞鹤解释,她是真有一点傲娇。

    好好洗过后,瑞鹤站起来摘下花洒,说道:“姐姐,我要冲水了。”

    “嗯。”翔鹤闭上眼睛。

    瑞鹤为翔鹤把头发上面的泡沫冲掉,突然说:“我看到了。”

    翔鹤心里咯噔了一下,她不动声色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你们手牵手。”瑞鹤心想,还在装呢。

    “不是牵手。”翔鹤解释,“只是提督担心我又走散,于是拉着我的手。”

    瑞鹤说:“一样。”

    “好吧。”

    “那几个小家伙真缠人,好麻烦……”瑞鹤的言下之意没有机会跟踪你们,“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翔鹤其实知道瑞鹤想要问一些什么,妹妹是机灵的姑娘,作为姐姐自然也不是呆子。

    瑞鹤说:“进展怎么样?”

    翔鹤说:“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咯。”

    瑞鹤逼问,然而翔鹤不愿意,她也没有一点办法。

    泡沫全部冲掉,翔鹤站起来,这次换成她给瑞鹤洗头。

    瑞鹤低着头,水珠从她的发丝滴滴答答落在浴室地板瓷砖上面:“姐姐和提督约会,玩了什么?”

    “不是约会……”翔鹤说,“什么也没有玩,就是到处走了走,说了一会儿话,然后看烟花。”

    “那么简单?”瑞鹤说,“详细一点。”

    翔鹤说:“就在街上,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买了一个烤红薯两个人分,烤红薯的味道还不错。”

    瑞鹤调皮说:“喂食play?”

    “没有。”

    “那么聊了点什么?”瑞鹤说,“婚姻大事?”

    翔鹤说:“提督和我打小报告,他说你是暴力女,整天欺负他。”

    “什么!”瑞鹤大叫起来,“我什么时候欺负他了?”

    翔鹤说:“我也不信,妹妹那么可爱,不会欺负人。”

    “然后呢?”瑞鹤问,“还聊了一些什么?”

    “聊的就多了,什么都有了”。翔鹤说,“赤城为什么那么能吃?历史上的航空母舰翔鹤号和瑞鹤号。华盛顿成长了,黎塞留成长了,维内托最近也成长了,我们姐妹还没有成长。”

    “如果是我的话,把cv-16干掉,肯定成长。”瑞鹤想了想说,她又嗤笑一下,“cv-16根本不是对手,练度不如我,顶着一个十六太太的头衔,根本不是真正的婚舰,我觉得还不如南达科他,南达科他还有戒指呢……唔,比南达科他还是好点。”

    “如果是姐姐……”瑞鹤说,“把列克星敦拉下马,应该就可以成长了。”

    “闭上眼睛。”翔鹤突然说,她拿着花洒,水花声“哗哗哗”的。

    “嗯。”瑞鹤应了一声闭上眼睛,忽地笑起来,“把列克星敦拉下马,姐姐做秘书舰、大太太,我做小姨子。”

    说归说,瑞鹤自然清楚,列克星敦作为大太太,她在镇守府中的地位牢不可固。虽然不愿意承认,不管是自己还是姐姐都不行。只有女仆长声望,她是最了解提督的人,还有密苏里,她是和提督相性最高的人,有那么一点机会。

    翔鹤笑着说:“你可不是小姨子,你是他的妻子、太太。”

    “对,我是,那么姐姐你是大姨子……”瑞鹤顿了顿,小姨子是姐夫的半个屁股,可是大姨子是什么呢?

    翔鹤说:“不知道我们成长后变成什么样子,参考赤城,会不会像是她那样变成少女?”

    “我不想变成少女,我想变得成熟一点儿。”瑞鹤低下头,没有高山峡谷,只有小山丘,“再长大一点,不要像是维内托那样一成不变,可怜的小维内托。可以的话,屁股也更大一点,大黄蜂的屁股太大了。”

    翔鹤笑。

    “姐,你有什么好笑的,你不是和我一样吗?”瑞鹤说,“你还不如我。”

    翔鹤说:“我笑你不害臊。”

    “有什么好害臊的……”瑞鹤问,“姐姐不想那里长大一点吗?”

    翔鹤尖叫一声,双手交叉护在胸前:“瑞鹤不要闹。”

    瑞鹤说:“让我帮你揉一揉。”

    姐姐妹妹无话不谈,翔鹤好笑说:“瑞鹤那里变得那么大,看来提督居功至伟,每天都有帮你揉。”

    “姐姐羡慕了?”瑞鹤没有害羞,她说,“你也可以的。”

    翔鹤说:“不羡慕。”

    “骗人。”

    香皂洗过身子,一只手拿着花洒冲洗身子,瑞鹤说:“……你们就这样结束了?”

    翔鹤说:“就这样。”

    “浪费我给你们创造机会……”瑞鹤抱怨。

    翔鹤说:“我说过好几次了,瑞鹤不用这样的。”

    “我的知道了。”

    翔鹤知道,瑞鹤肯定没有听进去。

    瑞鹤说:“姐姐真的不想成为婚舰吗?”

    “想又怎么样,不想又怎么样?”翔鹤抿抿嘴唇,她又一次想起在烟火大会上,两个人手牵手看烟花,还有告白,不知道提督有没有听到,“提督喜欢才可以,难道要我去问提督讨要戒指吗?”

    瑞鹤蹙起眉头:“姐姐是在提醒我吗?”

    瑞鹤若有所思点头,她刚刚说完,脑门挨了翔鹤一掌。

    这是第二天上午,阳光穿过窗户照进房间,微尘在阳光中飞舞,苏顾揽着萝德尼坐在床边翻看相册。

    “这里是川秀海军学院,这是我,这是小宅,这是……”

    照片上,苏顾倚在湖边的栏杆上,小宅骑在他的脖子上面,双手抱着他的头,列克星敦站在他的左边,萨拉托加站在右边搂着他的手臂,约克城双手抱胸站在最旁边,还有弗莱彻和她的妹妹们。

    “你的胡德阿姨……别看她穿着西装戴着眼镜像模像样的,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喝茶看报,吉祥物董事长。”

    维纳斯坐在苏顾的身边看照片,她是小腹黑,她插嘴:“和提督差不多的吉祥物。”

    “多嘴。”苏顾作势要拍维纳斯一下,维纳斯躲开。

    苏顾拿着科罗拉多她们以前在前线总基地工作时拍的照片,指着其中一个人:“小萝猜猜这个是谁?”

    萝德尼想了好久,没一个答案,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索玛雷兹,她开口:“马里兰姐。”

    萝德尼说:“马里兰姐姐不是短头发吗?”

    “头发剪短了,而且成长了,以前她是这个样子。”苏顾解释一下,他环顾四周,“维纳斯你们不要说话……小萝你猜这个是谁?”

    “西弗吉尼亚姐姐?”萝德尼说,“她变化好大。”

    西弗吉尼亚改造前后的变化是真大,身材贫瘠的少女变成上围丰满,蜂腰翘臀的御姐。

    苏顾又指着照片中其中一个人,他说道:“你的纳尔逊姐姐。”

    “不是纳尔逊姐姐……”萝德尼说,“只是长得像,真的好像。”

    “英格兰期盼人人都恪尽其责……”苏顾好笑一下,“这是风帆战列舰胜利号。风帆战列舰,小萝知道是什么吗?”

    萝德尼摇摇头:“不知道。”

    一张张照片翻过去。

    “儿童节的时候。”

    “信赖骑士萤火虫。”

    脚步声突然传过来,苏顾转头发现瑞鹤走进房间,他问道:“瑞鹤,有事吗?”

    “没事,你继续吧。”瑞鹤走到书架旁边,随手翻阅着,心中诽谤,可耻的luoli控。

    苏顾陪着小luoli看完了相册,把小luoli打发了,他问道:“瑞鹤,你跑来找我,什么事?”

    瑞鹤把书一合,塞进书架里面,说道:“你不知道吗?”

    苏顾摇头:“我不知道。”

    “不要装疯卖傻。”瑞鹤说,“给我负起责任来。”

    “我愿意。”苏顾说,“但是你姐姐觉得感情不够。”

    瑞鹤说:“没问题,这一次绝对没有问题,我和你说……”

    瑞鹤把昨天夜晚,两姐妹在浴室的一番对话复述一遍。

    苏顾点点头:“我知道了。”

    “我不要听我知道了,给我一个答复,今天、明天还是后天。”瑞鹤说,“就算是明年也可以,我要一个时间。”

    苏顾一脸为难的表情。

    “你说吧。”瑞鹤说,“你想要什么?”

    “你这样真的好吗?”苏顾说,“你的所作所为,让你姐姐知道了会怎么想。”

    “不管她怎么想……”瑞鹤挥挥手。

    瑞鹤站在苏顾的前面,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提督你不想吗?”

    瑞鹤呵气如兰:“漂亮的姐妹花,那是男人的终极梦想吧,你现在有机会实现,不要错过。”

    苏顾说:“你说得好听。”

    “我发誓。”瑞鹤竖起手掌。

    “就算你同意。”苏顾说,“翔鹤不会接受的,到头来还是不行。”

    “姐姐那里交给我吧,我保证没问题的。”瑞鹤心想,先上船,后面就由不得你了。

    苏顾说:“好吧,戒指就戒指,你都这么说了。”

    瑞鹤问:“什么时候?”

    “不然今天怎么样了?”苏顾提议。

    瑞鹤离开,苏顾打开抽屉,里面躺着一个红色的小盒子,事实上有没有瑞鹤,翔鹤的戒指早就准备好了。

    苏顾在两姐妹的房间找到翔鹤,阳光和煦的午后,女子跪坐在矮几旁边,矮几放着的清茶,茶叶尖在打转,从窗户吹来的微风撩起她的发丝,伸手把散乱的发丝别到耳后,露出净白的耳廓,侧影如此动人。

    苏顾脱了鞋,踩在榻榻米上面。

    翔鹤看着苏顾,她笑着问:“瑞鹤又找你了?”

    “瑞鹤找我了,不知道许诺了多少……”苏顾笑起来,心想主动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

    苏顾说:“但是这一次我过来,不是因为她找我的关系,真的好漂亮,翔鹤穿浴衣的样子,真的想要一直走下,和翔鹤手牵手在烟火大会上面。”

    “我听到了,翔鹤当时说的。”苏顾说,“我想说我也是。”

    苏顾从口袋里面取出装戒指的盒子打开,露出誓约之戒,单膝跪地:“翔鹤,我喜欢你,嫁给我吧。”

    翔鹤张张嘴,没有声音,她看到苏顾坚定的眼神,低下头。

    “我愿意。”( 寻找走丢的舰娘 http://www.23wxx.com/5_5045/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