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正文卷 第九百七十章 烟花
    事实上,苏顾一个人离开,瑞鹤还是有点担心的,她努力伸长脖子张望。

    一旦发现自己和大家走散,迷路了,姐姐会好好地在原地等待,但是等她发现自己迷路时,还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突然有点担心,提督会不会又一次消失不见,好像是以前那样,让大家苦找、苦等。当然知道肯定不会,可能看得出来,他是真心爱着大家,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问题他会不会也像是姐姐那么迷路,或者遇到危险?

    “钱。”

    空想踮着脚张开手,几枚硬币安静地躺在她的手心。

    脖子上面挂着白毛巾的老板收了钱,把一条条炭烤秋刀鱼递给一众小luoli,其中小宅一个人拿了三条秋刀鱼,她走到瑞鹤的身边,把一根秋刀鱼递上去,问:“瑞鹤姐姐,提督呢?”

    “他有点事,离开了,我们自己玩。”瑞鹤接过小宅递来的秋刀鱼,突然想,好像没有人注意到姐姐翔鹤也不见了。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瑞鹤咬了一口秋刀鱼,没有吃出滋味,她还是放心不下,准备回去看看。

    “额……”瑞鹤往回走,走过一家卖伴手礼的商店,站在商店门口的台阶上面看到了苏顾和翔鹤,只见两个人的手牵在一起,正在往这边走。尽管不是十指相扣,很不错了。

    确认没有问题,彻底放心下来,瑞鹤赶紧往回走,嚷嚷起来:“小宅、空想……还有岚,你想去哪里,给我回来。我们要走了,我们去玩套圈圈的游戏,大奖是超大号的玩偶哦。”

    走过街道,又走了一会儿,小宅说:“没有啊。”

    “怎么没有,我明明看见的,眼花了?”瑞鹤抓了抓头发,她的表演像模像样,好像确有其事,她又张望一下,“那里,我们去玩那一个吧,用软木塞枪射击奖品,只要击倒了就拿走奖品。”

    当苏顾带着翔鹤回来,只见小摊前面站着一对情侣,因为小摊老板拿着扇子扇火,烟由此飘过来,捂着口鼻躲开,不见少女留着俏丽短发,穿着点缀了许多花朵的青色浴衣,还有吵吵闹闹不停的小luoli。

    苏顾说:“不见了。”

    “肯定是跑了。”苏顾已经把手松开,翔鹤感觉手心浸出了汗水,舒展一下手掌,她断言。

    很早以前,约好一起去挑选婚纱,一句“我有事走了,你们看着办吧”一阵小跑消失在转角,把自己留给提督,那是第一次,往后类似的事情时有发生,让人感到头痛又无奈。

    的确有点在意啦,当初不拒绝戒指就好了,事后又不好开口,无论如何并不是非要成为婚舰不可,做不做婚舰没什么大不了,只要可以每天看到提督,陪在他的身边就好了。

    苏顾作为知情人:“瑞鹤想要给我们创造机会……”

    翔鹤说:“不知道和她说过多少遍了,还来这一套,这个笨蛋妹妹。”

    “好妹妹……”苏顾说着,他突然笑起来。

    翔鹤问:“提督你突然笑什么?”

    “其实这一次烟火大会,瑞鹤早就找到我……”苏顾说,“嗯,翔鹤你知道她为了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吗?”

    “我不知道……反正,肯定又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亲密无间的两姐妹,平时无话不谈。瑞鹤有给翔鹤说过,成为婚舰、人妻是一种什么体验。翔鹤想到了什么,脸上不由自主泛起一丝红晕。

    翔鹤小声说:“提督真是色狼。”

    “是瑞鹤,不关我的事情……”苏顾说,“我无辜。”

    翔鹤说:“我不信,提督就是。”

    “好吧,是。”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孩子跑跑跳跳的吵闹声、行人的说话声、小摊贩的吆喝声,人声鼎沸。由于事先把设卡拦住车辆,鸣笛声是没有了。街道边的河没有设卡,有竹排、乌篷船、游艇、游轮,汽笛声不少。

    尽管是夏天,天黑得晚,到这个点,天色也完全黑下来了。路灯像是倒扣的茶杯,洒下鹅黄色的光,悬挂在楼上、藏在树中、摆在路边红的绿的黄的霓虹早就亮起来。

    苏顾从怀中掏出怀表,看看时间:“七点半,还有半个小时。”

    川秀的烟火大会从八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九点结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变过。

    只要愿意,镇守府可以通过影响力,轻松得到一些有利于观赏烟火大会的位置,河边的餐厅、高楼或者游轮,可是那样没有意思。肯定有人在河堤边占好位置,摆上垫子又放好零食,等到时间只要过去就好了,苏顾看向翔鹤:“我们走走?”

    “嗯。”

    “不要又走丢了。”苏顾再一次,朝着翔鹤伸出手。

    翔鹤迟疑着,把手放在苏顾的手上。

    苏顾说:“走了。”

    翔鹤下意识咬了咬嘴唇,作为路痴实在分不清楚东南西北,只要在人多热闹的地方,经常迷路,妹妹瑞鹤每一次抱怨之后便像是今天这样拉起自己的手,这一次感觉完全不同呢。

    一边走,两人随意聊天。

    “说真的,我一直想不通,翔鹤为什么是路痴呢?”

    翔鹤说:“我也不知道。”

    “在历史上,翔鹤号航空母舰没有出现迷路的情况吧,比如说想去这里,最后跑到了那里。”苏顾好好想了想,没有一点印象,印象最深的就是“珊瑚岛只有一个太太”。

    “战舰是战舰,舰娘是舰娘,不一样啦……提督似乎特别执着历史。”翔鹤说,“我是路痴没有错,这是我。我听说有别的翔鹤号,她不是路痴,倒是计算白痴,稍微复杂一点的算术题要算好久。”

    “历史还是有点讲究的。”苏顾说,“作为受害担当,有不是倒霉蛋,好运的翔鹤吗?”

    “有啊。”翔鹤说,“我就是。”

    “你?”苏顾说,“比胡德、扶桑姐妹、陆奥和信浓什么的好一点,剪刀石头布连输十次,斗地主没有一张花牌,刚刚在楼顶晾好被子,天就阴下来,这种事情太多了。”

    翔鹤说:“能够遇到提督,翔鹤还不够幸运吗?”

    “翔鹤什么时候那么会说话了?”苏顾说,“你撩我,你要负责。”

    翔鹤浅笑。

    苏顾谦虚:“遇到我这么一个糟糕提督,倒霉才是。”

    翔鹤说:“提督不是糟糕提督。”

    “对,高大帅气又温柔,天下第一的提督。”苏顾一本正经点头。

    翔鹤说:“提督又开始了。”

    苏顾随口说:“我听瑞鹤说,翔鹤经常迷路,经常遇到有人纠缠不清。”

    “所以说运气不好啦。”

    “不是运气不好,谁叫翔鹤那么漂亮又可爱。”苏顾转头看翔鹤,合适的浴衣搭配盘发,迈着小碎步,他的本意自然是夸奖翔鹤的魅力,好像有点责怪受害者的味道在里面。

    好在翔鹤没有在意:“没有啦。”

    “瑞鹤还说,每一次都要她为你解围,一阵帅气的下勾拳、漂亮的肘击,还有凌厉的鞭腿。”

    翔鹤说:“武斗派的妹妹。”

    苏顾打小报告:“暴力女,我被她打过好几次了。”

    翔鹤说:“肯定是提督先欺负瑞鹤的。”

    “没有,我哪里敢欺负她。”苏顾说,“果然是姐姐,这么偏向妹妹。”

    “我是帮理不帮亲。”

    “是不是真的?”苏顾又想起来,“我听瑞鹤说过一次,翔鹤以前用箭矢把人的手掌捅穿了。”

    翔鹤说:“因为那个人想要对我动手动脚。”

    苏顾承认,温柔、贤淑的翔鹤绝不软弱,从她平时搭弓射箭的动作来看,也有着铁血的一面。

    继续走着,苏顾突然停下来脚步,猛地回过头:“翔鹤,你发现了吗?好像有人跟着我们。”

    翔鹤说:“瑞鹤?”

    瑞鹤是惯犯,第一嫌疑。

    “应该不是吧。”苏顾说,“瑞鹤带着那一群麻烦的小家伙……好像她也可以托付别人的。”

    发现端倪,有了戒心,真不是问题。

    找准机会,苏顾一个突然转头,他没有看到瑞鹤,发现抱着相机鬼鬼祟祟的莱比锡,带着相机是为了拍下盛大的烟火大会,没想到如今成为狗仔队,两个人对视一眼后,朝着她做了一个威胁的手势胆敢继续跟着,不要怪我事后不客气。

    翔鹤回过头,已经看不到人了,她问:“谁?”

    苏顾说:“还有谁,莱比锡。”

    苏顾是发现了莱比锡,他不知道的还有许多……

    “姐姐,你看姐夫。”

    一身无袖连衣裙,亭亭玉立站在河堤上面萨拉托加抱着列克星敦的手臂,抱怨道:“一下子没看到,好一个偷腥猫……”

    “我去和他们打一个招呼。”萨拉托加心想,不知道两个人会不会尴尬,一定很有趣。

    列克星敦拉住妹妹,摇摇头。

    “兴登堡不要动。”

    密苏里帮兴登堡戴上面具,又拿起一个草帽扣在她的头上,最后捏着下巴点点头:“嗯嗯嗯,果然很傻。”

    “密、苏、里!”兴登堡一字一顿,摘下草帽往密苏里的脑袋上面用心一按。

    论眼尖还是威斯康星,平时在镇守府就是,不管苏顾和谁在一起,陪着独角兽坐在秘密花园,还是揉圣地亚哥可爱的脸蛋,调戏饺子埃塞克斯……她全部都知道。

    以前白头鹰贝尔麦坎飞在天上俯瞰镇守府,那还罢了。后面它遭到制裁,不管谁求情都没有用处,只允许在镇守府外面的天空飞,否则关禁闭关进小黑笼子里面。

    苏顾不止一次怀疑,威斯康星是不是整天站在灯塔上面拿着望远镜,关注着镇守府发生的一举一动。可是灯塔的话,自己经常去,和海伦娜、陆奥、科罗拉多,从来没有遇见她。

    “姐,我看见你老公和翔鹤牵着手。”

    “牵就牵吧。”密苏里以欺负兴登堡为了,她只是往街道看了一眼,不置可否。说到底,她的心理预期,某人至少五十个婚舰。不,除开婚了要进宪兵队的小luoli和幼女,绝对统统拿下。

    闻着路边摊传来一阵阵香味,苏顾其实也是一个吃货,他问:“翔鹤要吃点东西吗?”

    翔鹤摇摇头拒绝。

    老人推着三轮车,上面放着改装过的大油桶,苏顾买来烤红薯,分了一半给翔鹤。

    这一次翔鹤没有拒绝,好好接过。

    苏顾正撕着红薯皮,他突然说:“我发现赤城和加贺了。”

    翔鹤问:“她们在哪里?”

    “那里,她们在那里吃回转寿司。”苏顾指向路边的小店,赤城坐在柜台边,寿司一个接着一个,加贺的手边放着几瓶清酒。

    翔鹤应了一声,突然担心起来,原因无他。

    苏顾没有让翔鹤失望,他说道:“不管她们,不要打搅她们,随她们吃吧,吃撑加喝。”

    两个人继续走,沿着街道一整排的小摊,琳琅满目的商品,面具、折扇、香薰蜡烛、各种手工饰品还有陶瓷品,苏顾陪着翔鹤挑选,意外又不意外,遇到嘴巴会说的售货员。

    “先生,你的太太真漂亮。”

    准备看烟花的人早就坐满了河堤,盘着腿的男人,跪坐在垫子上面扇着扇的女子,苏顾这时想起掏出怀表。

    翔鹤问时间。

    苏顾没有回答,他面向翔鹤背对着河,举起手,顿了顿,一根根手指依次放下:“十、九、八……”

    八点,第一发烟花“嗖”的一声准时划破夜空,又随着“嘭”的一声炸开,好像金菊绽放,然后分裂成无数小小的光点洒下,紧接着更多的烟火射向天空,照亮了夜空,火树银花不夜天。

    翔鹤没有看烟花,她看着苏顾,烟火是背景。

    苏顾看着翔鹤,当真漂亮的大美女,露出一丝微笑牵起她的手。

    木屐踩在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翔鹤由苏顾拉着手往河边走,那里是更好的烟花观赏地点。

    河边,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

    烟火持续不断,欢呼声、赞叹声、烟火爆炸声中,真好啊,烟火的盛夏,有喜欢的人牵着自己的手,翔鹤望着苏顾的侧脸。

    “提督……”

    “真的……”

    “好……”

    “喜欢你啊……”

    翔鹤突然发现苏顾看着自己。

    ps:ti期间,我尽力( 寻找走丢的舰娘 http://www.23wxx.com/5_5045/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