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正文卷 846【老骥伏枥】
    到了广州,周赫煊没有惊动任何人,更没有去拜会省主席吴铁城。

    吴铁城跟周赫煊关系还挺不错,以前当上海市长的时候,多次亲自为周赫煊接风洗尘。此君现在身兼数职,又是广东省主席,又是广东民政厅长,还是广东保安司令。他也想有所作为,但难以约束粤军将领连余汉谋都对此毫无办法。

    纯以武器装备而言,粤军在民国年间是很强的,几乎可与中央军精锐匹敌。因为广东有钨矿嘛,陈济棠那会儿就弄出好几个德械和捷克械的满编师。

    但现在不行了,粤军主力被陆续调往前线,中央政府又把广东的税给收走。于是吴铁城发展民政和保安团没钱,陈济棠想要整顿防务也没钱,许多部队连军饷都发不出,军官们只能自己想办法捞钱,比如走私钨矿。

    刚开始走私钨矿的时候,还美名其曰筹措军饷。可人的贪欲是无限的,走私太赚钱了,一旦开始就没法收手,搞得现在军无战心,只想着趁中央无暇顾及地方的空隙赶快多赚点。

    军官们的钱越来越多,意志也渐渐被腐蚀,开始各种花天酒地起来。连带着文官亦被拉入伙,广州的吏治完全乌烟瘴气,吴铁城和余汉谋对此有心无力。

    历史上,广州陷落之后,报纸的经典标题是《余汉无谋,吴铁失城,曾养无谱》,讽刺的便是余汉谋、吴铁城和曾养甫三人。

    但是说实话,曾养甫真的冤枉啊,身为广州市长兼广东省财政厅长,其实本职工作搞得不错。他在1936年就预感到情势危急,于是创办了湘南煤矿局,抗战期间的粤汉、湘桂、黔桂铁路和后方各省工业用煤,均仰赖其供应。他还弄了一家中国汽车制造公司,抗战初期已可自造柴油发动机,后来汽油无法进口,又弄出了桐油发动机,为运输抗战物资做出巨大贡献。

    曾养甫唯一让人诟病的,就是日寇进攻广州前,他大搞田赋改革和物资管控,对广州及周边地区的百姓造成极大危害。但这也是被余汉谋和吴铁城给逼的,因为他必须为军队筹措钱粮物资,只能在苦哈哈老百姓身上扒皮。

    当然,曾养甫绝对算不上清官,他顶多可以被称为干吏,而且还披着一身官僚资本家的皮。他发展实业和经济的能力不俗,但老百姓的死活就顾不上了,自己也从中吃得脑满肠肥。

    广州官场的三位大佬,周赫煊一个也没见,但他见了另外四人,分别是:致公党党魁陈演生、致公党干事委员会负责人陈其尤,以及洪门大佬黄明堂和欧阳丽文夫妇。

    大名鼎鼎的司徒美堂,只是致公党美国支部负责人而已。

    致公党的第一任党魁是陈炯明,第二任党魁便是陈演生。陈演生平时都住在香港,并且有自己的工厂,他这次是来广州和汕头联系致公党支部负责人的,为致公党东南亚各支部转运华侨援战物资。

    而陈其尤虽是致公党高层,但还有一层身份乃常凯申和致公党的联络人老蒋私人驻港代表。

    说起来很扯淡,在七七事变之前,致公党一向是反蒋的,甚至是反孙中山的。致公党内部挂的是五色旗,而非青天白日旗,仅凭旗帜就可以说明一切。

    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洪门致公党就已经跟孙中山闹翻,并特意推举背叛孙中山的陈炯明任党魁。

    而此刻的另外两名洪门大佬黄明堂、欧阳丽文夫妇,则是孙中山的死忠。他们深为痛恨陈炯明,甚至他们的长子和养子都死于陈炯明叛变,连带着对致公党也坚决抵制。但在抵制致公党的同时,黄明堂和欧阳丽文夫妇也仇视常凯申,他们觉得常凯申也是叛徒,完全背弃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

    如果日本不全面侵华,这几位还在互怼呢。可国难当头,一切恩怨皆能放下,互相看不惯的三方终于握手言和。

    此次会面在黄明堂的家中进行,周赫煊带着两个保镖和女秘书赴会。

    “陈会长,陈干事,黄先生,黄夫人,有礼了!”周赫煊抱拳问候道。

    “明诚客气。”四人纷纷抱拳回礼。

    欧阳丽文招呼众人坐下,亲自奉来香茗,看了眼于珮琛说:“这位是周夫人吧?”

    周赫煊笑道:“我的秘书,于珮琛小姐。”

    于珮琛点头问候:“黄爷爷好,欧阳奶奶好,我小时候还见过你们呢。”

    “哦,这可稀奇了。”黄明堂笑起来。

    于珮琛说:“我外公是岑春煊。”

    “原来是岑公之后!”黄明堂和欧阳丽文顿时热情了许多。

    当初孙中山发起护国运动,岑春煊被推举被护国军都司令,黄明堂和欧阳丽文都是岑春煊名誉上的属下。

    这夫妻俩可是老资格革命家,1907年便开始玩武装起义。别看欧阳丽文现在只是一介女流,人家当年号称“双枪女杰”,参加过反清、倒袁、讨陆、伐陈等一系列战斗,连儿子都是在阵地上生的。陈炯明兵败之时,欧阳丽文就已经当上了旅长。

    “明诚这次去美国,是要号召华侨捐款吗?”陈演生问。

    周赫煊摇头说:“海外捐款有致公党,用不着我操心。我在美国有一批军用飞机,因合同原因不能运回,这次是去找罗斯福要飞机的。”

    “那可是大事,中国现在就缺飞机。”黄明堂道。

    陈其尤猛拍大腿,愤愤道:“中国什么都缺,可不止是飞机。怎奈还有蛀虫大发国难财!”

    黄明堂问:“定思兄指的是谁?”

    陈其尤气愤道:“还能有谁?老蒋的连襟,刚刚当上行政院长的孔祥熙!孔祥熙利用职务之便,在香港大做军火生意,老百姓捐献的血汗钱,不知被他损公肥私吞了多少。”

    “此人着实该杀!换做十几年前,我早就亲自带兵弄死他了。”欧阳丽文突然发声,这位夫人一开口就要杀人。

    陈其尤继续道:“老蒋让我做他的私人代表,常驻香港负责联络致公党。咱们致公党的海外支部踊跃捐款,那些钱都是华侨的血汗啊,一分一厘从指缝里抠出来的。结果呢?我发现华侨的捐款,被孔祥熙的心腹上下其手,以次充好、以少充多购买战略物资。这些军火物资运到香港,账目根本就对不上,差得也太离谱了。这次我回内地,就是要揭露孔祥熙发战争财的无耻行径,让他这个行政院长立马下台!”

    周赫煊劝道:“算了吧,你搬不倒他的。虱多不痒,孔祥熙搞这些早就被曝光多次了,还不是照样官运亨通?”

    “搬不倒也要使力,我看不惯!”陈其尤怒道。

    周赫煊也不再多劝,求仁得仁吧。

    历史上,陈其尤这次揭露孔祥熙贪污舞弊,不仅惨遭老蒋撤职,还被囚禁于息烽集中营,直到三年后才被放出来。

    可怜在抗战期间,南洋华侨每年的捐款多达7亿元(法币),美洲华侨每年捐款2亿到3亿元(法币),以司徒美堂为首的致公党高层共捐5400万美元。这些钱有多少用于抗战,又有多少被四大家族揣进腰包?难以统计。

    冯玉祥在四川号召捐款,四川人民勒紧裤腰带,当年就捐出7亿多元法币。还有两湖、云贵、两广、陕豫……全国百姓捐出的钱,又被某些人贪污了多少?

    想到这里,周赫煊就对募集捐款和寻求借款毫无动力。那些硕鼠连美国支援的军用罐头都要倒卖,给前线将士派发“猪食”,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活该被赶到台湾去!

    “这种事不提也罢,实在败兴,”陈演生说,“明诚此去美国,如果能说服罗斯福售卖飞机,那我致公堂的美洲捐款,干脆直接换成飞机运回国,免得遭到孔祥熙的私吞。”

    周赫煊说:“我试试看吧。”

    黄明堂感慨道:“唉,还是年轻好啊,可以为国效力。我这个老头子行将就木,只能站在旁边为你们摇旗呐喊了。”

    周赫煊安慰道:“有心为国即是英雄。”

    历史上,再过半年广州就要沦陷。而黄明堂以72岁高龄,带着妻子回广西老家募兵抗日,结果因旅途劳累,走到半路上就一病不起,抱憾而终。( 民国之文豪崛起 http://www.23wxx.com/5_5034/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