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门生 > 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886章 镇压
    此时东方墨对金袍男子还有紫袍美妇二人的目光视而不见,而是看向一旁的姑苏慈有些恼怒起来。

    刚才因为这小子体内的法力波动无缘无故的荡开,使得这二人察觉到了,这才暴露了自己二人的行踪。这让他很是不满,因为原本他还想看一出好戏的。

    但这时的姑苏慈却双目紧闭,专心的压制起体内的剧烈波动,根本无暇他顾。

    见状东方墨神色抽了抽,看来此子体内的波动突起,应该是偶然的,甚至是姑苏慈自己也无法控制的。

    念及此处,他终于抬头看向了金袍男子和紫袍美妇两人。

    不知为何,金袍男子和紫袍美妇两人看到东方墨之后,没由来觉得异常的眼熟,二人几乎敢肯定他们曾几何时必然见过这道士。

    “是你!”

    “是你!”

    而仅仅是片刻间,就听金袍男子和紫袍美妇一前一后诧异的惊呼。

    因为二人终于想起在什么地方,以及什时候见过东方墨了。

    当年人妖两族大战之际,金袍男子和东方墨打过不止一次交道,二人甚至还曾出大打出手,只是当年东方墨一身青色道袍,头发也只是用一根木簪子扎起来,和此时头戴高冠,一身华丽道袍的模样大相径庭,因此他一时间才没有认出来。

    而紫袍美妇当初能从血葫岛脱困,可以说有着东方墨不可忽视的功劳。不过当年因为她急于融合神魂,是以才放过了东方墨一马,再后来她就没有见过东方墨了。万万没想到,此时此地竟会见到他,不得不说造化弄人,或者天意如此。

    “嘿嘿,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两位还记得小道,小道真是倍感荣幸呐!”东方墨一声轻笑。

    “咯咯咯,当年小道长走得可是够快的,也不等妾身归来就悄然离去了。”紫袍美妇笑的花枝乱颤。

    此女赫然想起,当初在血葫岛的密室,她用融入了生阳之气的雨花黑晶石石门,都困不住东方墨,而她融合神魂回归之后,血葫岛早已人去楼空。更让她恼怒的是,神魂本源液和娑阴圣水还落在了东方墨手中。

    而今此女心中拿定主意,这次见到东方墨,那神魂本源液要不要无所谓,但娑阴圣水一定要拿回来,此物她还有大用。

    “所谓来日方长,此刻我二人不就再次相见了吗,对吧厉寒仙子。”东方墨看向此女道。但话音刚落,他就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改口:“不,或许应该称仙子一声梁道友才对。”

    当“梁道友”三个字落入了紫袍美妇耳中,此女美眸微不可查的一寒,可接着又不以为意起来。东方墨虽然对她的真实身份有所了解,但知道和不知道对她根本没有影响。

    “你……”

    就在这时,那化作了蛟龙的金袍男子,看向东方墨眼中露出了一抹震惊。

    “嗯?”东方墨疑惑的看向此人,随即笑道:“金道友一百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你已经进阶到神游境了,这怎么可能!”金袍男子并未回答,说话时其语气中的震惊依旧。

    闻言,紫袍美妇再度看向东方墨,此女将神识探开一扫,下一息她就抽了一口冷气。只因东方墨身上散发的修为波动,果然是神游境。

    想当年东方墨还是化婴境中期,仅仅一百多年过去,他赫然达到了神游境,这种修行速度简直匪夷所思。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此地乃是低法则星域,东方墨能突破到神游境,岂不是说他有实力度过雷劫。此女可不信东方墨和她一样,有办法不用经历雷劫也能突破到神游境。想到此处,此女心中的震撼已经无以复加了。

    “呵呵,侥幸突破了而已,二位不用如此惊讶。”东方墨打了个哈哈。

    “哼,这次你为何鬼鬼祟祟的跟在我等身后。”金袍男子经历了短暂的惊骇后,终于恢复了常色,并问到。

    “金道友觉得呢!”东方墨邪魅一笑。

    听到他戏谑的语气,金袍男子神色彻底的冰冷了下来。

    “厉寒道友,不如我二人先联手将此子解决掉,再来处理我二人之间的事情如何。”只听他看向紫袍美妇开口。

    遥想当年,东方墨仗着化婴境中期修为,都能杀的妖族鸡飞狗跳,就连青木兰在内的十几个同阶修士对他围杀,都让他层层脱困,因此金袍男子深知东方墨的棘手程度,必然远远超过紫袍美妇。

    尽管紫袍美妇乃是神游境修士,可要对付此女,他敢说有八成的把握。然而要对付同样是神游境修为的东方墨,他绝对败多胜少。

    闻言,紫袍美妇惊讶的看向半空的金袍男子,万万没想到此人竟然想和她联手。

    但略一沉吟后,此女就点了点头:“金道友有此意,妾身倒是可以接受的。”

    因为此女也知道,在东方墨和金袍男子之间,最难对付的依然是东方墨。只要联手将他铲除,剩下的金袍男子她自有办法收拾。

    而对于东方墨身旁,出现后就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的姑苏慈,二人至始至终都没有多看一眼的意思。

    “既如此,那就动手吧!”

    金袍男子一如既往的果决,话音一落,此人猛然张口,一股炽热的龙息喷涌而出,向着东方墨滚滚淹没而至。

    见状东方墨一声冷笑,并同样张嘴一吐。

    “呼啦!”

    一道黄色的火柱喷出后,熊熊燃烧起来。

    看到这一幕,金袍男子本欲不屑,因为在这片星域上,他还没有见过比得过他龙息的火焰。

    然而下一刻他就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只见黄色火柱触及黑色龙息的瞬间,黑色龙息直接被吞噬,随即黄色火焰仿佛大补了一番,此火气势和速度暴涨了一大截,呼啦一声,转瞬将半空的金色蛟龙罩在了其中。

    接着就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传来。

    在黄色火焰的焚烧下,金色蛟龙浑身的鳞片被烧得通红,表面顷刻间就浮现了一条条干瘪的裂纹。

    “嗷!”

    吃痛之下金色蛟龙仰天一声咆哮,接着此蛟身躯疯狂扭动,就要从火焰中冲出。

    然而也不知道他周身的黄色火焰为何物,犹如跗骨之蛆一样黏在他身上,不管他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不多时,此人浑身的鳞片开始焦黑并冒出一股股黑色的烟雾。

    目睹这一切,紫袍美妇大惊失色,此女快若闪电的翻手取出了一只沙壶,一抖之下大片泛着紫光的砂砾在唰唰声中向着东方墨卷去。

    东方墨大袖一拂,从他袖口中一团黑色的液体砰的一声爆开,化作一颗颗圆润的水珠爆射。

    “砰砰砰……”

    当黑色水珠没入了大片砂砾中,竟势不可挡,将无数的砂砾轰的七零八落,眨眼就出现在了紫袍美妇的面前。

    此女大惊之余只见她一拍檀口,一面古朴的木盾被她祭了出来。

    木盾迎风大涨,眨眼化作了丈许之高,表面青光闪烁,给人一种钢铁般的厚重感。

    “噗噗噗噗……”

    然而随着一阵密集的穿透声,紫袍美妇祭出的木盾,不堪一击的被那些圆润的雨珠洞穿成了马蜂窝。

    最主要的是,在木盾后方的此女,浑身上下尽是血孔,殷红的鲜血汩汩的往外冒,使得此女紫袍被浸透,模样看起来极为渗人。

    遭此一击,紫袍美妇看向东方墨终于露出了恐惧。东方墨随手一击几乎堪比神游境后期修士,绝对不是她能够抵挡的。

    此女没有任何犹豫,果断的足下一点,向着三枯阵破开后,传来吸力的通道口疾驰而去。

    对于此女的举动东方墨显然早有所料,此时他手指掐动起来。

    就见将此女洞穿后,即将没入通道口的黑雨石忽然顿在了半空,接着无数的雨珠融合在一起,蠕动间化作了一层黑色的半透明水幕,将整个通道口给堵住。

    通道被堵的瞬间,那股澎湃的吸力便消失无踪,使得周遭恢复了平静。

    紫袍美妇没想到东方墨的法器还有这种变化,但她反应同样极快,靠近之后猛地一甩头颅。

    此女满头的白发就像钢丝一样,一根根暴射而出,毫无花哨的刺在了黑雨石化作的水幕上。

    “叮叮叮……”

    然而黑雨石形成的水幕犹如法宝一般坚硬,白发刺上去发出了一阵金属交击的脆响。

    这一次,紫袍美妇终于无法镇定了。

    “嗷!”

    正在此女惊怒交加之际,半空的金色蛟龙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身躯一震之下,一层金色的气浪荡开,将周身的黄色火焰给隔开了三尺。趁此机会,此蛟巨大的身躯扭动,从火焰中挣扎而出,并摇头摆尾的向着东方墨电射而去。

    尚在半空,此蛟浑身金光大涨,一个俯冲之下,一双巨大的爪子向着东方墨怒拍而下。

    金蛟族本就以肉身强悍闻名,此人最强的也正是肉身,化作本体后,这一点更是凸显无疑。

    抬头看着一只巨大的爪影将自己罩住,东方墨稍稍吸了口气,接着他浑厚的法力鼓动,注入了手中的拂尘。

    “唰!”

    银白色的拂丝拧成一股,冲天而起。

    “啪!”

    但听一声脆响,只见在拂丝一抽之下,金蛟的巨大的爪子几乎被抽的从中裂开。淡金色的血液以及一枚枚破碎的鳞片洒落了下来。

    遭此一击,金色蛟龙巨大的身形亦是被一股巨力的灌注,向后倒飞了出去。

    然而此人也是狠辣之辈,此刻根本没有顾及伤势,反而借力向着后方激射而去。

    “让开,我来!”

    靠近被黑雨石堵住通道的瞬间,此人口中一声咆哮。

    话音刚落,金色蛟龙猛地张嘴,从口中祭出了一枚拳头大小的椭圆形鳞片。

    这枚鳞片看似和他身上的一般无二,可是细看之下,就会发现鳞片上遍布细密的灵纹,而且时刻散发出一股磅礴的威压。这枚鳞片,赫然是对此蛟来说比起本命法器还重要的逆鳞。

    眼看金色蛟龙连逆鳞这等杀手锏都已经祭出,紫袍美妇身形一动,立刻向着一侧避开。

    “咻!”

    此女只能看到眼前金光一闪,那枚逆鳞就轰在了黑雨石形成的水幕上,并发出“嘭”的一声沉闷响。

    只是此女想象中该有的剧烈动静,以及黑雨石四分五裂的场景并未出现。

    虽然这枚逆鳞的威力比起她的白色发丝要大得多,但也只是将水幕轰的向后凹陷了一部分。可整个水幕就像牛皮一样坚韧,抵挡下这一击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该死!”

    金袍男子脸色大变,他深知自己祭出逆鳞一击的威力有多大,却依然无法将水幕撕开。因此他明白和东方墨实力的巨大差距,此人绝对不是他目前能够抗衡的。想到此处,他看向紫袍美妇道:

    “现在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就使出来吧,此人之强不是你我二人能对付的,可不要抱着什么侥幸的心理,否则到时候谁也别想活着出去。”

    而不等此女开口,东方墨已经率先出声:“今日我看你们谁走得了!”

    语罢他将拂尘向着肩头一甩,而后抬起了右手,在他掌心,浮现了一面四四方方的黑色图案。

    “呼啦……呼啦……”

    在金袍男子二人骇然的目光中,一具具散发出化婴境波动的狰狞魔魂鱼贯而出,同时还伴随着一股股漆黑的魔魂之气。

    眨眼间在东方墨面前就形成了一堵不断翻滚的黑色魔墙,将整个狭小的通道给堵死。

    至此,金袍男子和紫袍美妇二人,被夹在了黑雨石堵住的通道,以及那堵翻滚地魔墙之间。

    “去!”

    东方墨口中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来。

    话音刚落,无数的魔魂猛地向着二人镇压而来。在通道之内,此刻的二人根本避无可避,转瞬就被淹没在了其中。

    接着就听两道震怒的喝声从中传来,同时还伴随着无数魔魂的尖声厉啸,以及阵阵剧烈的法力波动。

    看着这一幕,东方墨反而双手倒背,神色轻佻。如今镇魔图的威力破道境之下恐怕少有人能抗衡,这二人的下场可以预见了。

    若不是他想将两人的神魂拘住,他根本不会施展这种神通,来对付而今于他来说的小角色,毕竟杀鸡岂用牛刀。( 道门生 http://www.23wxx.com/5_5016/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