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宋将门 > 大宋将门 第1154章 兄弟之争
    没有谁甘心挨那一刀,文及甫更是如此,见老爹写下绝命书,他都绝望了。

    “爹,不能认输啊!我们还有议政会议,还有那么多门生故吏,还有金融集团,还有海外的殖民地……总而言之,我们还有那么多力量,可以一拼,如果认输了,就什么都没了!”他哭得稀里哗啦,鼻涕眼泪一起流,猛地跪倒,扯着文彦博的双腿,不停摇晃。

    难得,老文没有生气,而是任由儿子发疯,等他平静之后,才缓缓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已经落入网中,折腾越凶,死得就越惨,眼下你爹的一条命也就够了,总不能把你们也搭进去吧!”

    “爹!”

    文及甫急了,“您老要是没了,咱们家还有什么指望?爹,你要打起精神,不要怕,王宁安毕竟不是天子,他不能……”

    “你错了!”

    文彦博哀叹道:“你好糊涂啊,王宁安现在手上的权柄比起皇帝大多了,就算是太祖皇帝重生,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怎么会!”

    文及甫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老文低声道:“太祖皇帝当年还要杯酒释兵权,铲除一大堆的军头儿……可王宁安呢,他成名早,几十年下来,军中都是他的子弟兵,朝中都是他的门人,能和他抗衡的老臣都凋零了,养望养到了他的地步,已经是无可匹敌……为父就是糊涂啊,避之不及,偏偏跳出来自寻死路,为父妄为智者,愧煞人也!”

    文彦博痛心疾首,其实他还有一半的话没有说出口,王宁安当然是无敌的,老文早就知道,但是他觉得,王宁安还有弱点,毕竟谁都有野心,他就不信,王宁安能忍受住龙椅的诱惑?

    还有,就算王宁安能忍住,他身边的人怎么可能忍得住?

    记得当年吗?

    老文和王宁安谈话的时候,就提到若干年后,别人就有对付王宁安的办法,突破口就是亲人,从儿孙下手,不愁王宁安不就范。

    虽然那一次王宁安没上当,但老文也没放弃这个念头,这次就抛了出来,希望把王家父子都给卷进来。

    你们想不想当太子,想不想成为龙子龙孙,坐拥江山?

    想就跟老夫一起掀起风浪,只要你们掺和进来,我就不怕王宁安了,虎毒不食子,你还能拿自己的孩子下刀子?

    想得多好啊!

    可偏偏王家的少爷不上当,还成了收拾请愿团的急先锋,这下子老文可就傻眼了。

    “儿啊,为父是真的精疲力尽,没有半点主意……你千万不要去联络其他的势力,这时候知道的越多,陷得越深,就死得越快!切记,切记!”

    老文刚交代完,突然听到巨响,原来是大门倒下,一队禁军,旋风一样,冲了进来。

    “文彦博,还不束手就擒!”

    此话一出,文府上下,全都懵了。

    开玩笑,文相公是谁?敢这么无礼,你们不想活了?

    文及甫更是抹了抹眼泪,沉着脸,挡在了老爹的面前。

    “想抓我爹,从我的尸体上过去吧!”他扯着嗓子叫喊,士兵们的确有些踌躇,赶快派人去请示大人。

    西京知府蔡京负责押队,他立刻前来。

    等他赶到的时候,文彦博已经把儿子拉到了一边,倒背着双手。

    “老朽认了,只求清官明镜,不要迁及无辜!”

    说完,文相公把眼睛闭上,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

    蔡京就是一愣,不愧是文宽夫,还真不简单!

    这些日子,抓了多少官员,有哀求的,有叫嚷的,有喊冤的,甚至有动刀子打闹的。只是他们的折腾都无济于事,为了这次的行动,王宁安,政事堂,还有新政学会,都准备太久了,雷霆一击,谁也别想逃脱!

    像文彦博这样,还能少受点罪。

    而且蔡京能发迹,和小彘脱不开关系,而老文的孙女又是小彘的妻子,蔡京怎么敢对老文无礼。

    想到这里,笑着点头,“文相公德高望重,和那些人不一样,你们挑拣一些随身的物品,不可委屈了老相公。在军营中,给老相公安排专门的院子,好吃好喝,明白了么!”

    “是!”

    他的交代还是管用的,文彦博住进了专门的院子。

    天气渐渐凉了,屋子里两个火盆,温暖如春,床上垫着狼皮,上面还有貂皮的褥子,蚕丝被,其余的用品,也不比家里差。

    可越是如此,老文的心就越是寒冷。

    奶奶的,别是要杀老夫了,来个临终关怀吧?

    文彦博是越想越怕,提心吊胆,一点胃口都没有。

    ……

    狗牙儿忙活了大半个月,人都瘦了一圈,两只眼睛充血,眼角挂满了眼屎,虽然准备充分,但是要抓捕的人太多,行动又必须迅速,迟则生变,他每天只能睡一两个时辰,甚至还要连轴转,哪怕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

    伴随着文彦博落网,除了一些小虾米之外,重要的目标,几乎一网打尽。

    狗牙儿的两条腿都打晃了,眼睛也睁不开,他最想睡一觉,好好恢复一下精神。

    刚迈步走近卧房,突然一股浓郁的香气直刺鼻孔,闻一口,口水都要流下来……

    狗牙儿努力睁大眼睛搜寻,这才发现,小彘一脸笑容,正给他盛了一碗汤,等着他呢,“哥,你累了吧,快喝点,补补身体。”

    狗牙儿的确饿了,伸手抓起汤碗,正要喝,突然放了下来,沉着脸道:“这是你的手艺?什么时候会煮汤了?”

    小彘嘿嘿笑道:“哥,你知道,我是两手不沾阳春水,这是你弟妹熬的,足足用了三个时辰哩!”

    “是她!”

    狗牙儿猛地一顿,瞪着通红的眼睛,露出凶戾的光。

    “你丫的想干什么?莫非是要替文老匹夫说情?”

    还没等小彘说话,狗牙儿就发飙了。

    “我告诉你,文彦博兴风作浪,这么多年,如今到了遭报应的时候,谁也救不了他!”狗牙儿轻蔑一笑,“我已经拿到了证据,他鼓动请愿团,拥立老爹登基,居心叵测,用心险恶,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他的脑袋谁也保不住!”

    小彘叹了口气,他本来想先来一波温情攻势,没想到大哥这么坚决,他也没法子,只能说道:“哥,你要是觉得手里的证据足够,当然能处决了文相公,我也无话可说……但是,据我所知,加入请愿团的人可不在少数啊!难不成都杀了?”

    这话问住了狗牙儿,请愿团标榜是用和平的手段,劝退赵曙,拥立秦王登基……当然了,想要改朝换代,那就是造反,就是谋逆,应该千刀万剐。

    但仔细推究,请愿团毕竟和其他直接扯旗造反的不同,而且大宋又向来不以言获罪,老文的案子属于可杀可不杀。

    另外还有一个缘由,就拿请愿团来说,有不少支持王宁安的人马也卷入其中。

    比如军方,老王家军出身的梁大刚和张铁锤,这两位都是王老爹的手下,如今退役,赋闲在家,他们只认王家,不认赵家,自然加入了请愿团。

    还有向好,吴世诚,许阳……几百人都卷入其中,虽然他们不是始作俑者,但是要是处置文彦博太狠,这帮人也好不了。

    “梁大叔还抱过你,你在人家胳膊上撒尿呢!”小彘毫不客气道:“你能下得去手?”

    狗牙儿气鼓鼓的,“就像你没有尿过似的!”

    兄弟俩就跟斗鸡似的,互不相让。

    对峙了一会儿,狗牙儿突然哈哈大笑。

    “二弟,算你有本事,请愿团的事情,我可以高抬贵手……但是,你别忘了,文彦博还和叛军的案子牵着,只要让我查到了他和理学勾结,资助海外叛军,到了那时候,谁也救不了他!”

    狗牙儿说完,大笑着走进卧房,倒头就睡,没有半分钟,鼾声如雷,震得耳朵嗡嗡作响。小彘看着哥哥这样,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文相公,我也就能做这么多了,是生是死,要看你的造化!

    休息了大半天,狗牙儿恢复了状态,他喝了一盆稀粥,啃了两个鸡腿,恢复战斗力,直接冲向了关押张方平的牢房。

    “张相公,现在文宽夫已经被拿下了,你不需要替他遮掩,文彦博到底和海外的叛军有没有勾结,你从实招来!”

    听到文彦博被抓,张方平居然咧着嘴笑了。

    看起来所有老臣,一切反对王宁安的力量,都要清扫一空,谁也别想侥幸!黄泉路上不寂寞,老夫死而无憾了!

    张方平感叹半晌,才开口道:“我的确联络过文宽夫,希望他出面帮忙。”

    “他答应了?”

    “没!”张方平很老实道:“当时文相公教训过我,他说主张恢复金本位,只会对掌握货币的金融势力有利,秦王的作为,是对老百姓好。”

    “这是文彦博的话?”

    狗牙儿听得傻了,不对劲儿啊,姓文的能说这话?

    “张方平,这是文彦博的真心,还是他信口雌黄,糊弄你的?给我说实话!”

    张方平把两手一摊,“文相公怎么想,只有他自己知道,可我敢确定,他就是这么说的!”

    这就怪了,老文什么时候如此有操守了?

    文家也搜过了,的确没有发现老文和金融势力合作的证据,难道就没法定文彦博的罪?狗牙儿急红了眼睛。

    此刻关押文彦博的院落,王宁安悄然驾临,直接来到了老文的房间,开门见山,“我想知道一件事,请宽夫兄如实相告!”( 大宋将门 http://www.23wxx.com/5_5013/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