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神纪元 > 第七百一十六章吾,将血染天域
    武神纪元

    分天界域!

    凌禅台!

    一道巨大的深渊裂缝横贯凌禅台广场,这道裂缝,散发着通往地狱的森寒诡秘气息。

    这一刻,整个广场上的众人心情都有所不同。

    各种情绪充斥着凌禅台上下。

    有惋惜。

    有悲怆。

    有漠视。

    甚至,还有落井下石的嘲讽。

    “师,师尊……”风潜影等一众琅琊宫弟子神情都些恍惚,风潜影双手紧握成拳,指关节都捏的咯咯作响,其深深的闭上眼睛,脸上满是悲痛。

    忆然已经是满脸的泪痕,“师尊……”

    孟放,李唐亦是两眼泛红,悲伤且愤怒。

    “你们还我师尊……”孟放怒视战雄,陆荒,南天域十大高手以及群雄。

    “哼!”战雄冷哼一声,尊者之势,压制全场,“萧何咎由自取,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你……”孟放气的直发抖,“师尊这些年为南天域尽心尽力,却被你们如此对待,我真为他感到不值……”

    “放肆!”

    战雄眼神一凛,其单脚一侧,一股巨大的气劲顿时贴着地面爆冲开来,“砰”的一声重响,孟放如遭山岳巨力冲击,本就负伤的他,就跟一个沙包般飞了出去。

    孟放重重的砸落在地,脏腑受损,口鼻鲜血喷涌。

    “孟放师兄……”

    忆然,李唐等诸位琅琊宫弟子连忙上去搀扶对方。

    “孟放师兄,你怎么样?”

    “嘿嘿……”然,孟放满嘴的鲜血,他眼神赤红,没有半分的惧色,“战雄老贼,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大胆!”

    “哗!”战雄眸中杀机顿显,其翻手就是一掌推出,一道雄浑无比的掌元即刻朝着孟放逼命而去。

    场下的众人脸色皆是一变。

    就在这时,灵峰之主星雨问晴直接是闪身上前,掌中符文闪烁,术力汇成掌劲,迎击在战雄的掌元之上。

    “砰!”

    掌劲交摧,气震八方。

    术力和气劲席卷开来,地表顿时凹陷数尺。

    “战雄,你连这些小辈都要杀吗?”星雨问晴冷冷的说道。

    “哼!”战雄冷目一横,“出言不逊,就该出手教训。那萧何自甘堕落,是每个人都亲眼目睹的。现在他和杀无赦这个恶贼已经伏诛。如果谁还敢替他们两个说话,视为,同罪!”

    “哗!”

    澎湃的气潮带着强制性的威压。

    饶是星雨问晴都气的直发抖,她望向今无庸,陆荒,顾长君,杨长风等人,只见除了杨长风摇头叹气之外,就连顾长君都闷声不吭。

    而。

    北天域那边,东方忌,夜荒凉,南冥雪,申屠一丧等一行人,隐约表露着看戏般的玩味戏谑。

    尤其是在东方忌的眼中,更是有着几分轻挑的得意。

    总算是铲除了萧何这个心头大患,这么多年的布局和筹划,算是值了。

    一阵萧瑟的冷风吹过。

    本应该是载入史册的重大之日,却是遭逢如此剧变。

    看着方才发生的一系列变故。

    战神院一行人的内心都格外的复杂。

    “唉!可惜了。”黎子规摇头叹息,“世间最可怕的,果然还是人心。”

    “真不知道苏逸辞该如何接受这些事情。”上官语汐有所无奈道。

    一旁的柳如烟玉手轻握,一双清眸亦是泛着点点的黯然。

    莫问期目光微寒,“我只担心战雄这些人会不会放过苏逸辞。”

    激战结束!

    琅琊宫众人的心情无比的悲怆。

    风潜影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他睁开眼睛,道,“琅琊宫众人听令,我们回去!”

    “大师兄……”孟放仍旧是不甘心。

    他也不怕死。

    “闭嘴!”风潜影身形一侧,其同样是眼眶泛红,他道,“你想让整个琅琊宫都牵连其中吗?别忘了师尊的交待,我们还要解救小师弟……”

    孟放身躯一颤,握紧的拳头发抖,最终还是不得不松开。

    忆然,李唐等诸多琅琊宫弟子都是无可奈何。

    他们心中有恨。

    他们心中有气。

    他们心中有怒火。

    但是,他们都知道,此刻风潜影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就凭他们,现在和战雄爆发冲突,整个琅琊宫都会被牵连其中。

    “回琅琊宫!”风潜影道。

    带着深深的无奈和憎恨,琅琊宫众人欲退出今日的所有事宜。

    不过,一道凌厉的身影却是阻止了风潜影等人。

    “就这么走了?”说话者是南天域十大高手之一的星舞刀,幕狩。

    幕狩冷冷的指着被忆然,李唐扶着的孟放,道,“方才你对战雄门主出言不逊,还未谢罪,就想着离开?”

    此言一出,场下不由的惊起一阵嘈杂声。

    “说的不错,区区小辈,当众冒犯六宗之主,必须谢罪。”

    “依我看,必须要磕头谢罪。”

    “没错。”

    “……”

    没有了萧何,琅琊宫的威慑力大大减少。

    天域群雄都知道该站在哪个阵营。

    “靠,这就落井下石了?”场外的黎子规骂了一声。

    孟放咬着牙,目光阴厉。

    “要我谢罪,休想!”

    “嗯?”战雄目光一凛,身上气潮涌动。

    旋即,风潜影走上前道,“战雄门主,孟放师弟伤势严重,不便行礼。风潜影身为他的师兄,愿意替他受罚谢罪。”

    “大师兄……”孟放牙关紧咬,嘴角鲜血淌出。

    忆然,李唐也是一脸不忍。

    战雄冷笑一声,“本主大人不记小人过,你若代他下跪谢罪的话,他的冒犯之罪,吾便不予追究。”

    “多谢……战雄门主!”

    风潜影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

    接着,其紧握的双拳松开,扬袖拂衣,双膝欲跪。

    这一跪,无奈!

    这一跪,耻辱!

    孟放,李唐,忆然等琅琊宫的众弟子牙齿都快咬碎了。

    看着低头屈服的风潜影,天域的不少人皆是露出了嘲讽戏谑的笑容。

    每个人都是几乎一样的想法。

    萧何一死。

    琅琊宫怕是要毁了。

    “哗……”然,就在风潜影的双膝即将触及地面的时候,一阵血色的气尘突然间席卷而来,紧接着,一股无形的托力竟是将风潜影的膝盖托了回去。

    “现在的你,乃是琅琊宫之主。这一跪,他承受的起吗?”

    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的声音仿若来自深渊的魔吟。

    “砰!”

    茫茫的雾气铺散,无尽的血色魔气爆冲天地。

    九霄变色,风云黯淡。

    比杀气更冷的阴寒入侵着凌禅台。

    在全场无数双惊愕的目光下,血色气潮中,破开一道带凶魔影。

    “哗!”

    衣袍掀动,长发乱舞。

    整个凌禅台的温度骤然降低到了极点。

    “那是?”

    在座的众人心头皆是一惊。

    南天域,北天域,战神院等整个天域群雄都是一脸震惊。

    “诸神黄昏,人间黎明。乱世信天,不如求魔……吾,将,血染,天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