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765章你儿子误会了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那这个就奇怪了……”温初安喃喃道:“如果我们记忆没错的话,那为什么李染叶会如此振振有词,好像一直以来被蒙在鼓里的是我们?”

    “这个,其实连我都看不明白。”秦责语气纳闷,猜测道:“也许地图确实有这个国家,只不过它在世界地图上有另一个说法,你或者说是自封为国,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个岛屿。”

    让温初安不知道的是,秦责这半懵半猜的,居然把答案撞对了,而这个时候他什么内情都不知道,自然不清楚正确答案究竟是什么,对于这件事情也只能再三猜测,然后作罢。

    “行了,不管这什么威国蓝国的了,反正我是不会去那个国家的。你撬锁的工具应该还在你那边吧,现在赶紧动手,他估计半天都不会出现了,只要把你的锁撬开,再把我的手撬开,我们就可以安然无恙的出去了。”

    ……

    盛靳年身体濒临崩溃点,这一觉几乎是昏迷着过去,睡梦之中,他好像梦到了温初安,而额头不断传来的温热让他骤然惊醒。

    头顶是卧室熟悉的吊灯,盛靳年隐隐发觉自己的手上抓着什么东西,扭头才发现是一个女人细腻的手。

    女人?!

    盛靳年猛然抬眸,然而下一秒,他的眸又黯淡了下来。

    “瑜珊姐。”盛靳年松开秦瑜珊的手腕,声音嘶哑,喉咙仿佛燃烧的灼烫的火,痛得说不出话来。

    “今天早上我给你打了五遍电话,但一直没有人接听,我有些担心你的状态,所以就赶过来了,没有想到你的身体真的不太理想。”秦瑜珊放下手上的毛巾,拧干水放到盛靳年手里,“你擦一擦手吧,我就给你倒杯水。”

    盛靳年无言,擦着手,这才反应过来,摸向枕边的手机。

    一/夜,手机竟然没电了。

    这还是第一次,如果秦责在,一定会为之吃惊,因为盛靳年的状态和以往完全不对劲,就好像七魄丢了三魄,只是一个行走的工具一般。

    盛靳年皱着眉头,舔了舔干裂的薄唇,起身将手机充上电。

    这时秦瑜珊也送上茶过来,还特地说:“我跟你倒的是糖水,可能有点甜,不过正好能给你补充一下状态,如此下来,恐怕安安没找到,你的人就要倒下去了。”

    “没事。”盛靳年垂眸,一口将被子里的水喝完,随后问:“一大早急着找我,是有事吗?”

    秦瑜珊叹了一口气,无力的笑了一下:“也不知道这个消息算不算是一件好事,今天早上警方打电话过来,说是在已文山发现阿责的踪影了。说是有目击证人曾经看到过他出现在那里,至于这个消息是真是假,警察尚且还在调查之中,不过我想阿责的消息既然已经找到了,那么离安安的消息,应该也不远了。”

    “嗯。”盛靳年打开抽屉,吞了几颗药丸,这才翻开衣柜将外套穿上,“已文山是吗?我带人过去看看。”

    光是警察在那里,他还不安心,母亲手底下的工作既然已经无法定心完成,所有的任务他都要自己去做。

    盛靳年并未休息得当,在扣上大衣纽扣的时候,手都是轻微的抖动,几次下来都没有成功。

    秦瑜珊顺手便将盛靳年纽扣拉上,扣了进去,神色担忧:“我这个身体真的可以吗?要不你先到公司吧,我可以和别人一起过去。”

    “你们在干什么?”

    盛靳年正准备适当拉开距离,突然卧室门口传来稚嫩冷冰的声音。

    朝着门口的位置看过去,几乎是盛靳年缩小版的男孩站在那里,眉眼里全然都是怒气,双拳紧紧握着,粉雕玉琢的模样,哪怕在生气的时候,都可爱得令人把控不住。

    “宁宁?”看到门口站着的儿子,盛靳年并没有什么反应。

    “这是你的儿子吗?长得真可爱,和你至少有八分像。”秦瑜珊自然也看到了门口的那个小家伙,顿时间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抬步走了过去,伸手想要把小家伙抱进怀中。

    “我能抱抱你吗?”

    然而,秦瑜珊的手刚伸过去,就被稚嫩的小手挥开,温宁澈语气愤愤不平:“你别碰我,我不喜欢你。”

    秦瑜珊有些意外温宁澈的反应,脸上不免浮现出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笑了一下。

    盛靳年蹙眉:“宁宁,礼貌。”

    “背着妈咪和其他女人接触,还妄想我对她好?不可能!”温宁澈气呼呼的攥着小手,越想就越是觉得生气,“你这样,我是不会让妈咪原谅你的,等妈咪回来以后我要告诉她!”

    温宁澈转身跑出去了,秦瑜珊尴尬的起身,转头看向盛靳年:“那个……你的儿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嗯。”盛靳年知道温宁澈人小鬼大,成年人的东西什么都懂,兴许在刚才那样的动作下,温宁澈已然误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没事,他只是发发脾气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盛靳年如今也顾不得温宁澈,之前要尽快赶到那个山上去,最好能趁着日落之前就找到温初安和秦责的去处。

    一手摘掉手机充电器将手机开机,盛靳年大步直冲别墅外,然而在手机开机的那一刹那,不断跳出来未接电话和短信。

    看到one的未接电话,盛靳年黑眸暗沉,停下脚步,二话不说就拨打了过去。

    ……

    “可以了吗?按照我教你的一步一步做,你要找一找感觉,你转动的时候,如果转对了的话,阻力是会很小的。”

    “不行啊安小姐。”秦责几乎用尽了力气手都酸了,但那个锁就是纹丝不动,用了一整夜的时间来撬开锁,结果却是无功而返。

    “是不是这个锁本身就是不让撬开的?要不然的话这么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这个锁到现在还是纹丝不动。”

    温初安叹了一口气,按理说关押他们两个人房间的锁,应是同一种品牌才对,而自己面前的锁她已经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完全是可以撬开的类型。

    温初安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泄气说秦责没有撬锁上面的天赋,只能安抚道:“台上十分钟,台下还有十年功呢,你才用了一/夜的时间,一定可以的,加把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