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707章受命于人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这一次生日再怎么说也是她陪秦责过的第一次生日,作为老板娘,在礼物上怎么也不能亏待。

    “对对对,那不换了。”

    尽管知道眼下还有很重要的事情,不过在眼神看到桌子上那一堆的西装,还是小小的惋惜了一下。

    这期间有几种款式都是她觉得很适合盛靳年的,在选择这些衣服的时候,她就在想,如果这件衣服穿在他身上,效果会是什么样子的。

    好可惜。

    温初安强迫自己不去看这些东西,毕竟试下去的这两套西装已经足够一饱眼福了。

    盛靳年垂眸掠过女人的面色,在脱下外套的时候对导购员说:“桌子上的东西全部包下来。”

    “咦?”

    盛靳年朝着温初安看过去,语气宠溺:“你要是喜欢,回家换给你看。”

    温初安眼睛骤然亮了起来,“真的吗?”

    “我何时骗过你。”盛靳年给收银台送上黑卡。

    温初安心花怒放,盛靳年什么时候这么开窍了,情商突然之间上升到一种不可比拟的地步,该不会就是那个撩妹小能手吧。

    要真是这个样子,如果下次有机会碰到他,一定要好好道一声谢才对,能把向来古板不识趣的盛靳年教成这个样子,了不得。

    店里购买的西装实在太多了,所以在付完钱以后,盛靳年告知他们送到盛氏集团,这才离开。

    在挑选礼物时,温初安多了几分用心,知道秦责常年在和文件打交道,所以就买了一个防止眼睛疲惫的按摩仪,最后两人又同时去了那家礼品店。

    一头买下那个海绵宝宝的领带时,两个导购员都震惊了,不可思议的看了看,盛靳年又看了看温初安,眼神很是奇怪。

    温初安觉得莫名其妙,扬眉小声问盛靳年:“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为什么他们一直在盯着我看?”

    盛靳年认认真真看了温初安的脸,半刻才摇头。

    温初安又用手擦了一下脸,见真的没有什么东西才作罢,买了盛慕年的,温宁澈的自然也要买,毕竟两个小朋友都是自己的心头肉,要是只给一个小朋友买的话,另一个难免会不舒服。

    只是左思右想,也不清楚温宁澈究竟喜欢什么。

    这确实也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尽管温宁澈是一个四岁的孩子,但作为一个小朋友,他要的东西很少,几乎给什么就用什么,非常知足。

    也正是因为这样,很难有人摸得清他的喜好,唯一清楚的,大概就是他喜欢搞一些科学研究之类的东西,但送礼物总不能送他这种类型的东西。

    这时,盛靳年从架子上,拿下一本名为《小王子》的书,这本书是限量款的定制在木质盒子里,一看封面就知道非常具有幻想色彩,也非常的昂贵,哪怕是成年人在看不到这种封面,也尤为心动。

    温初安欣喜接下,踮脚亲了盛靳年一口,“太棒了亲爱的,你解决了我们一个很大的问题。”

    温初安拿着这本书,爱不释手,宁宁是他十月怀胎说生下来的孩子,所以她才清楚不过,这个礼物宁宁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而那个亲吻,两个导购员在看到了以后都大吃一惊,面面相觑的,都有些迷茫。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盛靳年顺总裁刚才不是带着一个女人过来买东西的吗?从他对那个女人的态度来看好像关系非同一般,而这个女人也曾经来过,一开始感觉两个人并不认识,怎么转眼间他们就一同进入这个店面,关系还那么亲密,就仿佛已经是情侣关系。

    最要紧的是他们两个居然选择了同一个领带,就好像是说好了一样。

    导购员懵了,然而温初安并未察觉到两个人奇怪的眼神,只是选择将领带和这本书小心翼翼的包装起来。

    离开商贸大厦,重新回到公司的时候,就看到一楼两个小朋友的身影。

    盛慕年常年身体病态,几乎不怎么待在公司,所以现在出现在一楼的时候,左摸摸右碰碰的,完全像是一个好奇宝宝。

    至于温宁澈,完全是端着架子,板着一张哭脸坐在板凳上,看着面前晃来晃去的盛慕年,不忘皱着眉头制止。

    “你小心一点,地上滑,不要摔倒了,妈咪现在跑掉了,你要是摔倒了的话,可就没有人疼你了。”

    小包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还带着一股怨气。

    温初安愧疚的抿了抿唇,后背被盛靳年拍了拍,开口道:“我已经和他们解释了,他们不会怪你的。”

    “嗯。”温初安粲然一笑,只是这笑里多了几分负担。

    自己决定离开的时机很紧迫,并没有和两个小家伙说明情况,关于这一点确实怪她,解释再多都是借口。

    她也承认他确实是故意的,故意趁着一早上紧迫的离开,因为她不知道她要怎么和这两个小家伙说明情况。

    哪怕仅仅是一个月,温初安知道,这对于小包子而言,都是不能接受的,亦或者说,她自己不能接受离开小包子这么远,为了不让自己难受,所以她选择了逃离。

    盛慕年还正在一盆绿化下,看着脑袋左右乱看,在听到这句话以后,眼皮子马上耷拉下来,扁着嘴巴道:“哥哥,小阿姨去学校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找我们啊?她是不是都忘记我们了?”

    “我不知道,哼。”温宁澈驾着胳膊,一脸冷酷,“我只知道她欠我一个解释。”

    温初安咬着唇小心翼翼的出现在了门口,哪怕洞主已经放到了追亲,但还是引起了两个小朋友的注意力,他们不约而同的朝着门口看过去,在视线对准温初安的时候,一人欣喜一人扁嘴。

    “小阿姨!”盛慕年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喜欢吃的甜点一般,飞扑过去。

    温初安蹲下身子稳稳的将他身子接住,眼神却是看向温宁澈的。

    温宁澈扭头不予理会,只怒气冲冲的问秦责:“秦叔叔,我们都已经待在这里很久了,可以回去了吗?我有点困了,要回去做作业了!”

    “这……”突然之间被cue的秦责左右为难。

    他倒是想要尽早离开,但是受命于人,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