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663章去游乐场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粑粑好棒!我听佣人说游乐场很好玩,在电视里一直看到过,就是没有亲身去体验一下,今天我们就快点去,好不好!”

    小团子话语落下,温初安笑容多了几分心疼。

    小团子从生下来以后,就注定着要被温芷晴利用,他所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盛靳年能够多看温芷晴一眼,所以无论是游乐场还是儿童乐园,温芷晴都不会带他过去。

    本来就算没有父母带过去,哪怕是佣人带去,倒也没事,但是小团子身体一直都很虚弱,就像是一个药罐子,长期都处于危险之中,连吹一吹冷风都有可能会出现问题,更不要说去游乐园那种人多还有众多危险设施的地方了。

    盛靳年把小团子捞起来,架在自己胳膊上,作为严父,他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不过在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是温柔了些。

    “可以,不过你要记得按时吃饭,现在赶紧和哥哥一起下去把早饭吃了,我和你小阿姨很快就会过去。”

    盛靳年说要去游乐园,并不是突如其来的一个想法,而是早就已经奠定的。

    等到用完了早餐以后,助理的车子就已经开到了门口。

    盛靳年和温初安一人牵着一个小家伙在上车的时候,温初安无意识的朝着驾驶室的位置看过去,却发现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不由得有些纳闷。

    “奇怪,今天怎么是其他助理?秦责在哪里?”

    秦责要是知道他到现在才被温初安想起来一定会欲哭无泪。

    盛靳年给两个小家伙绑安全带,闻言这才抬眸,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这个时候秦责还正趴在酒店的床上,旁边one对他嘲笑的几乎毫不客气。

    “我说秦责,你也太弱鸡了吧?就两杯洋酒你就直接倒下了,居然还一直睡到现在,要不是我想起来打电话给你,你估计今天一整天都趴在床上起不来吧?”

    one已经得到了指令,不需要再继续装扮盛靳年,所以他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他本身的模样就是一个非常俊朗的男人,那一头金发可谓是非常的耀眼,五官精致棱角分明,带上邪魅的温笑,怕是认为一个女人看到都会忍不住失声尖叫。

    秦责气得说不出话来,“我都已经头疼到快要睁不开眼睛了,你就别火上浇油了,行不行?”

    “不行。”one优雅的交叠着双腿,一脸笑意:“好不容易能够抓到你的弱点,我当然需要狠狠嘲讽一下才行了,没想到你这个人在能力上那么突出,连两杯酒都喝不了,真看不出来。”

    “你疯了?那可是烈酒,先不要说是我了,哪怕是酒量好的人也撑不了三杯吧?”秦责说完以后,又感觉到自己胸腔里火辣辣的,那就感觉让他想洗胃,干脆直接趴在床上躺尸。

    偏偏自己家总裁,还是一个贪图美色的人,居然把他直接扔到附近的一家酒店就不管了,欲哭无泪啊,这助理不好做,吃狗粮还有生命危险!

    “谁让你参与总裁私人感情上的事情,本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挺复杂的了,你又凑上前去,这不是活该吗?”

    秦责还能怎么说?他总不能告诉one,根本就不是他凑上前去的,而是温初安抓住了他,就算他想要逃也逃不掉。

    “哎……”秦责干脆闭眼,“反正公司的事情我不管了,要处理的话你自己处理,如果有什么棘手的问题,你再过来或者打电话给我。”

    今天他可是带病休假。

    正这么说着,忽然床头的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听着掏出手机,勉强睁开眼睛,看到屏幕显示的名字,瞬时间从床上跳了起来。

    “总裁吗?”one八成猜出来就是盛靳年打的电话过来。

    秦责忙点头,因为昨天他是第一个喝醉的,所以之后发生的事情他都完全不记得了,也不知道现在总裁打电话过来是要和他说些什么。

    心里头不没有几分忐忑,秦责小心翼翼的将电话接了下来。

    “总裁。”

    盛靳年坐在车子里,肩膀交给温初安靠,让她补觉,所以声音听上去又轻又温:“身体怎么样了?昨天喝了不少的酒,能受得了吗?”

    秦责一听,感动的一塌糊涂。

    果真,自己在总裁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地位的。

    “没事了,睡了一下我就已经醒酒了。”

    盛靳年淡淡捻着手指,不经意的说:“你的身体我总会不知道,估计现在胃里面还火辣辣的吧?one是不是在你的旁边,你让他到我办公室保险柜下方的抽屉里,把黄色盒子的那个药拿来给你,那个药服下去,过几分钟胃就好些了。”

    “好好。”秦责话音落下,那头就听到了两位小少爷在聊天的声音,听着周围还算安静,秦责问:“总裁,您现在在哪里呢?”

    “在车上。”盛靳年敛眸朝着女人安静的睡颜看过去,动作又温柔了少许,“刚好公司没什么事情,所以今天,我就带安安和宁宁年年他们,去游乐场玩一天。”

    “哦哦——等下!”秦责瞪大眼,什么叫做公司没什么事情,公司的事情简直太多了好吗?

    要盛靳年亲自签字的合同简直堆积如山,还有好多需要他过目的文件,怎么那些文件,在盛靳年嘴里,就变成了没什么事情?

    “嗯?有事?”

    “没……没事……”很快,秦责就识趣了。

    得,谁让他们总裁就是爱美人不爱江山呢。

    挂断了电话,刚好车子也停了下来。

    温初安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眶,缓慢的睁开眼睛,看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便问:“到了?”

    “嗯。”盛靳年颔首,“可以下车了还是你有点累,要不要再休息一会儿?”

    温初安伸了一个懒腰,“累倒是不累,就是昨天喝了太多的酒,所以现在感觉头有些不舒服,不过一想起来可以到游乐场,再不舒服也变得舒服了。”

    况且,她旁边的那两个小家伙,简直就像是嗷嗷待哺的小狼崽,都已经到游乐场的门口了,要是还停下来休息的话,估计都能把他们馋坏。

    今天天气倒是不错,下来以后并没有什么冷冽的风,反而头顶的太阳光温热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