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618章你还是败了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事到如今,温芷晴还想着能够活下去东山再起,那就太愚蠢了,如今的温初安打败了她,自然是要她生不如死。

    她毫不犹豫将小包子扯到磁场最边缘,一边凝视着温初安的脸,她清楚温初安对自己孩子怀有多少情感,她要看温初安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向她求饶的场景。

    可是小包子已经难受的全身发抖,失去意识,温初安仍旧和最初过来时没有什么两样。

    漂亮的脸蛋上连半点紧张害怕的情绪都没有,有的只是会轻微的皱起眉头,像是在因为某种触动的情绪而觉得心烦意乱。

    这……

    温芷晴不可置信,这一定是温初安的精心伪装!

    温初安她怎么可能会对自己儿子的死无动于衷。

    “温初安,我没想到你这么会演戏,那我倒要看看,温宁澈这个小贱种被扔到磁场里,你还能冷静下来吗?”温芷晴兴奋到指尖颤抖,拽着小包子一边绳子,就要将他扔进去。

    “等一下!”

    就在这时,熟悉的声音从后方响起。

    盛靳年一身高定西装,挺拔的身姿霸气侧漏,五官没有多余的表情,往常似的覆上淡淡的薄凉之意,唯独在看到小包子血色褪尽时,黑眸涌动着什么。

    温初安也侧头看向盛靳年,对于这张人的脸,她内心有着明显的波动,让她克制不住的用手抵着胸口。

    盛靳年的出现,让温芷晴脸上生出贪恋和柔情的神色,浮现出女孩儿的羞怯,痴痴一笑:“靳年,你终于舍得出来见我了,你别着急,等我把这个贱种杀死,咱们就私奔,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做一对恩爱的夫妻,好不好?”

    盛靳年声音几乎清冷:“温芷晴,你别再执迷不悟了,我们三个人的事,和孩子没有关系,把他放下。”

    “和他没有关系?”温芷晴痴痴的目光逐渐变得冷漠平静,就连脸上的笑意也一同消失不见,咬紧牙关冷笑:“如果不是他,我们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如果不是他,你爱的人一直都是我!”

    盛靳年紧皱着眉头,温芷晴现在歇斯底里宛如一个疯子,看来柯蒂斯家族的落败真让她受了不少的刺激。

    对于疯子,和她平静的对话完全无用。

    盛靳年深吸了一口气,站立在不远处。

    如今的温初安可谓是比冷冰冰的机械还要毫无情感,母子之情对于她而言,比丢弃的垃圾还不如,完全不会感受到激动。

    而对于温芷晴来说,温初安近乎淡薄的态度只会让温芷晴更加生气恼火,如果因此刺激到温芷晴,温宁澈真有可能被扔下磁场。

    这是他和曾经的温初安最不想看到的。

    最要紧的是,他依旧坚持着温初安情感回来的那一天,那个时候若是小包子已经出了什么事,温初安一定会自责痛苦到无法谅解自己的地步。

    “温芷晴。”盛靳年企图让温芷晴的情绪冷静下来,薄唇启动,黑眸直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你现如今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让温初安痛苦,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告诉你,你的方法不仅不会成功,反而会彻彻底底的失败。”

    “怎么会?”温芷晴不解,死死攥着绳子。

    自己如今掌握的,可是温芷晴最疼爱的儿子!曾经的温初安哪怕自己的命都可以丢下去不要,也不能让这个小贱种出现半点危机,今日又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

    可温初安现如今的表现确实也太过冷静。

    再怎么说刚才她也是真的打算把温宁澈丢下去,倘若不是盛靳年及时出现,温宁澈早已经在磁场暴毙身亡,若真的是温初安,她怎么会忍受这一切?

    温芷晴近乎错愕,美眸不可思议盯着温初安平静的脸,企图在她脸上找到哪怕一丝一毫伪装的神情。

    温初安敛眸,平静的说:“你不用浪费功夫和时间了,我早在以前就已经封闭的情绪,现如今哪怕你做什么,都不会给我带来波动。温芷晴,你怎么着都得死,我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懦弱无能的温初安了。”

    懦弱无能……

    这种评判的话语让盛靳年黑眸微颤,缓缓看向温初安的脸。

    几次,他曾以为以前的温初安已经回来了,结果都只是自己的凭空念想而已吗?

    “懦弱无能。”温芷晴也把这个词语在唇齿间流转,继而一把掐住温宁澈的喉咙,放肆的笑:“是啊?懦弱无能,如果不是懦弱无能,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冷冰冰毫无情感的机械,怪不得会封闭自己的内心,企图从冰冷中得到一点活着的慰藉。温初安,你果真还是可笑!”

    温初安不为所动:“就算可笑,你是还是败了?”

    温芷晴呼吸秉住,胸腔都为之颤抖。温初安的话可谓是一针见血,柯蒂斯家族一手好牌被她打的稀烂,本以为有了这一层关系,她可以完完全全击溃温初安取得胜利,没想到竟然还是败了!

    温芷晴不甘心!她恨不得掐死面前这个几乎双眼紧闭全身发抖的贱种,但她又更想看到温初安痛苦的样子。

    转了转眼珠子,温芷晴像是想起来什么,抖动着肩膀哈哈大笑:“我想起来了,温初安,你生不如死的方法,我想到了。”

    温初安皱眉,温芷晴直截了当的开口:“现在,你马上就把闭合的情绪打开,否则我直接把温宁澈扔下去,让他死!”

    听闻,温初安仍旧不为所动,她以为温芷晴还有什么诡计,原来仅仅是这样而已。

    她迈开一步,更加靠近温芷晴,素净精致的脸上生出一抹嘲讽的笑:“扔下去?温芷晴,你敢吗?你口口声声说着要和盛靳年私奔,向来肯定很期望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你把宁宁扔下去,还能活吗?”

    温芷晴一怔,死死抿住唇,双眸瞪着温初安,几乎充血。

    就在这时,一直处于晕眩途中的温宁澈忽然转醒,他唇瓣颤抖,乌黑的眸子投向远处,放在温初安身上,无法呼吸的骤痛,令他全身紧绷着。

    “妈咪……”小包子此时已经没有多少理智可言了,有的只是模模糊糊的画面和记忆,他含着水的眸子颤动,声音嘶哑软糯,仿佛在撒娇:“我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