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386章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她发了疯一样的撕扯着她的脸。

    温初安急忙往后躲。

    温芷晴见过她易容得样子,虽然和现在的不一样,但是也有几分神色,大概是他给她的阴影太深了,所以但凡现在见到有类似的人,她都异常的激动。

    甚至有时连照镜子看到自己的脸的时候,她都会生气愤怒!

    温初安还是没有躲过她的魔爪,被找了几下之后脸上额头上快速的浮现几道血痕。

    “说话,我问你话呢!”

    温芷晴有些颠狂的质问。

    玛丽在另一间房间里听到动静,立即赶了过来,阻拦了温芷晴的动作,“温妮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温初安见状,立即躲到了玛丽的身后。

    要是在晚几秒钟,温芷晴的手就有抓到她易容的地方了。

    虽然老爷爷给的东西质量很好不好轻易脱落,但是如果被抓了一把没有看到血的话,还是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的。

    “她是谁?她怎么会在这里?”温芷晴指着温初安的方向怒道。

    玛丽急忙给她解释了温初安的身份,“这个是新来的女佣,因为生病嗓子坏了,是莱管家带过来的人。”

    玛丽急忙用中文别扭的解释道。

    凡是能来这里的,除了本身的母语法语之外,还都要求会一点中文。

    温芷晴不会说法语,日常身边都会带着一个会中文的佣人,但是柯蒂斯家族有一部分人也有z国的血统,所以核心圈里的其他人为了讨好柯蒂斯家族,自然多多少少的都会学中文。

    “佣人?”温芷晴拔高声音。

    玛丽忙不迭的点头,“佣人。”

    温芷晴这才渐渐的冷静下来,一双阴毒的眼睛死死的顶着温初安的方向看,嘴里像是魔怔了一样的呢喃,“佣人,是佣人。”

    柯蒂斯家族喜欢用东方面孔这她是知道的,只是她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还会碰到和那个女人长得很像的人。

    一想到这张脸温芷晴整个人都扭曲了,“那就把她留在我这里。”

    就算只是长得像,她也不想容忍!

    玛丽有些为难,莱管家把人送来的时候可是特意叮嘱了的,这个人没有先生的命令,谁都不可以私下里做主。

    “温妮小姐,这件事情您还是去问一问莱管家吧,她是莱管家送来的人。”要是人从她的手里丢了,那最后她就倒霉了。

    明明是个不能说话的人,却能堂而皇之的进了庄园,说不定是莱管家的关系走了后门的。

    这个新来的小姐可以得罪,但是庄园里的大管家,她们可得罪不起。

    “莱管家?”温芷晴打量了一眼温初安。

    这个莱管家不只是佣人不敢去得罪,她自己也没有那个胆子去得罪,莱管家是柯蒂斯的贴身管家,身份地位等同于一个长辈了。

    温芷晴就是在愤怒,最基本的理智还是有的。

    “以后我这里的衣服都要她来负责,你听到没有?”温芷晴颐指气使的开口。

    既然人不能带走,那她也要这张可恶的脸天天在她身边尝到苦头,不然难解她心头之恨!

    玛丽立即点头。

    “那你还不快滚!”她朝着玛丽吼道。

    玛丽看了一眼温初安,用眼神示意她自己小心。

    温初安暗暗叹了一口气,只要确定温芷晴不会在激动的去抓她的脸,其她的事情她倒是无所谓。

    玛丽前脚刚走,温初安怀里的衣服就被温芷晴拉扯在地上了。

    她轻蔑的看向她,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捡起来。”

    温初安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气,弯腰把衣服重新抱起来,手指刚刚碰到衣服,就被温芷晴狠狠的一脚踩了下去,痛的她倒抽了一口冷气。

    温芷晴仿佛被她痛苦的样子取悦到了一样,笑着开口,“我让你捡起来,为什么不捡?”

    温初安忍着痛,另一只手去抓地上的衣服,手背立即又被温芷晴踩住。

    她转动了一下脚底,疼痛的感觉顿时袭上心头。

    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狠意,温初安看着自己被踩着的手背,不过短短的时间,已经一片通红。

    温芷晴两只手都踩在上面,整个人颤颤巍巍的站着,脸上得笑意扩大。

    “我让你捡,捡啊,继续!”

    温初安阴沉的眸子看向温芷晴的脚面,忽然用力一抬,温芷晴整个人被掀翻了出去,身体仰倒在茶几上,鲜艳得红茶被打翻浇了她一身。

    温初安第一时间抱起衣服就跑。

    现在不走,她难道还要等在这里被温芷晴虐待吗?

    她又不是傻子不知道疼。

    “站住,你给我站住!”温芷晴怒红了一双眼睛。

    旁边一直在默默看着的妮可忍着笑意提起了嘴角。

    温妮这个样子,跳脚起来的泼妇形象,还真的一点都不像核心圈里的千金小姐,此时的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在盛家时候的狼狈模样。

    好不容易从温芷晴的住所里逃出来,温初安把衣服送到了洗衣房就回来房间。

    看着已经红肿起来的手背,温初安疼的皱眉,心里默默的又给她记了一笔。

    论狠毒,她真的比不过温芷晴,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不会在手下留情!

    打开小型医药箱,温初安默默给自己上药。

    忽然衣柜里传来一声细微的声响,温初安叹了一口气放下手里的碘酒打开衣柜门。

    “饿了?”

    男人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渴了?”

    依旧不说话,只是淡蓝色的眸子沉了沉。

    “上厕所?”

    沉到极致。

    温初安点了点头,一边小心翼翼的将人搬出来拉到厕所,一边动手解开他的两只手,自己站在门外。

    “你最好老实点,不要发出什么动静,要是被别人听到了,在他们找到这里之前,我先弄死你的本事还是有的,大不了大家一起死。”温初安威胁的说道。

    卫生间里半晌没有回声。

    温初安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从房间里出去,只留他一个人在里面。

    至今她还记得柯蒂斯第一次上厕所的时候,因为有她在差点把自己给憋死的场景。

    算了算了,好歹这个人这几天也是老老实实的,她也不好在做什么。

    直到里面的传来冲水的声音,温初安计算了一下时间才进去。

    男人的裤子已经提好了,看到被绳子磨的通红的手腕,就知道废了不少的力气。

    温初安好心的把自己的碘酒分了一点给他随便的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