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321章多送一百万过去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妈咪,你怎么了?”小包子已经自己洗好澡,浑身上下包着一块大浴巾,湿漉漉的头发坐在床上,脸上几道淡淡的伤痕淡了不少。

    温初安猛的一下回神,立即担忧的开口,“宁宁你怎么自己洗澡了?伤口不可以碰到水,会发炎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赶紧找急救箱,给他重新擦拭伤口。

    之前的事情,瞬间抛到了脑后。

    温宁澈不以为意,这点小伤他其实并不在在意,而且那个小胖子打他的时候他本来是可以躲开的,主要是怕太理亏了妈咪会被欺负。

    “妈咪,你是不是会和姓盛的和好?”小包子忽然道。

    温初安愣了一下,无奈的看向他,“宁宁,他是,他是你爸爸,不可以这么说他。”

    以前她不说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和小包子解释,可是现在小包子已经知道了,自然没有这么叫盛靳年的道理。

    温宁澈抿了抿嘴巴,半晌不出声。

    温初安有些好笑,知道他只是一时半会叫不出来,“没关系,习惯就好了,其实他人还是很不错的。”

    这一次小包子倒是没有反驳,“在f国的时候他说过,让我好好照顾你,要是有坏人打你的主意,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他。”

    温初安脸色诧异,过了好一会才想到当时盛靳年让她先走的似乎是在门口和温宁澈说了什么,只是她没有想到真相是这样的。

    “你告诉他了?”

    小包子点了点头,“嗯,就一次,我们坐飞机临叔叔说有人跟着我们,会对我们不利,我告诉他了。”

    所以盛靳年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她划清界限。

    受伤的动作顿住,温初安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盛靳年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些事情,要不是宁宁,或许她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

    她牵强的扯了扯嘴角,“对吧,所以宁宁以后也要尊重他知道吗?”

    小包子扁着嘴巴,“他什么时候不惹你生气了,我就什么时候尊重他。”

    温初安一阵哭笑不得,心里又酸又甜。

    她的小包子,果然是她的贴心小棉袄。

    “总裁,事情办完了,两个男人一人一条腿一只手臂,那个女人一只手,留了余地,治得好,但是钱大概是花的不剩了。”秦责尽职的说道。

    那几个人也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欺负她们母子。

    他们恐怕是不知道,上一个欺负温初安的是克森,总裁放他离开的时候,几乎浑身浴血。

    “嗯。”盛靳年淡淡的应了一声。

    秦责犹豫了一下,“总裁,我们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个小子说了和小少爷打架的原因,似乎是因为您。”

    男人握住手机的手滞了一下,好半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老是说,那个小胖子仗着自己爸爸有点实力又体格强壮,平时在班里没少欺负别的小朋友,小少爷是新来的,所以他经常欺负小少爷,但是小少爷从来没搭理过他,小胖子说,他爸爸说了,男子汉就要像爸爸一样强,小少爷那么弱是因为爸爸弱……”

    秦责听到这个理由的时候表情简直难以形容。

    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们家总裁弱,而且对方还是个没有五岁的孩子……

    因为别人说他爸爸弱,所以小包子才生气了,暴走了,和那个小胖子打架了。

    男人的身体狠狠的滞住,宁宁是在护着他……

    “总裁?”

    手机这边没了声,秦责不知道自家总裁啥反应。

    “没事。”压制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过来,末了又加了一句,“多送一百万过去。”

    “咳咳,好的。”秦责忍着笑意。

    就知道这件事情总裁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

    不是秦责吹,他家总裁他最了解。

    晚饭的时候温初安没有在主宅用,毕竟她和盛靳年说了那样的话,短时间内不好在面对他,索性带着小包子去了老爷子的院子里。

    吃饭前夕,老爷子和小包子也不知道聊了什么,两个人竟然正正经经的坐在了棋盘的旁边。

    温初安看着自家儿子下手利索的布棋,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宁宁什么时候还会下棋了?

    问出口,得到的答案是,不会,太爷爷刚教的。

    温初安:……

    又是一子落下,老爷子兴奋的脸都红了,“哈哈哈,宁宁可要比靳年小时候聪明多了,我只说了规矩,他就就已经摸的那么明白了。”

    一说自己比盛靳年强,小包子一张酷酷的小脸上波澜不惊,心底差点乐开了花。

    要是盛靳年知道自家儿子的心里想法,之前萌生出来的感动顿时就会化为乌有。

    温宁澈的爱好之一就是证明自己比盛靳年强!

    温初安看了一会,见证了小包子的神速进步,直接被打击的体无完肤,忽然有些想要感叹,盛靳年的基因未免也太强大了一点。

    温初安嘴角带着笑意,正思索着,余光忽然飘到角落里一道怯弱又羡慕的目光。

    她顺势看过去,盛慕年小小的身子蹲在楼梯的下面,已经不知道在那里多久了。

    “年年?”

    小团子看了她一眼,只是看着,也不说话。

    温初安蹲下身子,视线尽量和他平视。

    自从知道盛慕年的真实身份之后,温初安对他的心疼更甚,人能自私到什么地步?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或许有些人穷极一生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

    温初安伸出手,“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

    小团子有些怯怯的,片刻之后才伸出手,温初安还以为他是接受了邀请,和他们一起玩,谁知道盛慕年并没有抓住她的手,而是轻轻的在她的手心里放了一个东西。

    目光落在那颗包裹着红色外衣的糖果身上,温初安鼻子一酸,差点掉下眼泪。

    这是上次她从温家拿来的,她记得多给了他一颗,没想到他竟然留到现在。

    软软的糖果已经融化了,黏在糖纸上。

    温初安小心翼翼的拨开糖纸,把已经融化了的糖果吃进嘴里,浓浓的甜顺着喉咙滑进心底深处。

    对上小团子有些期待得目光,她咧开嘴巴,“很甜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