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274章人是来找你的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她又不傻,这几年盛靳年是如何冷淡她的,她心里有数,只有在盛慕年在场的时候,盛靳年才不会对她那么冰冷。

    而且这一次,她趁着盛靳年不在景城的时候私自走出了盛家,召开了记者会,公开自己是盛太太的身份。

    现在景城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了,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她的存在,盛靳年要是还想要软禁她,显然已经不太可能。

    她怕盛靳年会找她算账,所以想要利用盛慕年先发制人。

    盛靳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森眸像是一个黑色的旋窝一样,看的温芷晴心里一阵颤动,两条腿不停的打颤。

    可是她还是要硬着头皮上。

    她知道温初安没有死,她必须要为自己谋后路,必须要在那个贱人回来之前稳稳的坐住盛家女主人这个位置。

    “靳年,姐姐……她没回来吗?”温芷晴试探的问出声。

    盛靳年已经回来两天了,可是这两天里她一点也没有听到关于温初安的消息,甚至连有人提过一句都没有。

    男人眸光眯了一瞬,“她不会回来。”

    温芷晴心里一喜,但是面上却一点表露都没有。

    盛靳年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那个贱人自己不愿意回来,还是就算她回来了,靳年也不会让她重新进入盛家?

    这两种可能不管是哪一种,对于她而言,都是天大得好消息。

    换做以前她还会假惺惺的说一说要是温初安回来的话,她可以让出位置,可是现在的温芷晴不敢,她不敢赌她自己在盛靳年的心里到底还有没有位置。

    “靳年,那姐姐现在住在哪里?我方便去看看她吗?”不等男人发话,温芷晴立即道:“以前的事情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我现在已经有了慕年,我已经知足了,这几年姐姐吃的苦多半都是因为我,我只是想见见她。”

    温芷晴脸上露出苦笑的笑意。

    男人凝视的黑眸闪过一抹冷光,“她在临泽深那里,你想去便去。”

    “真的?”温芷晴脸上一喜,显然没有想到盛靳年居然这么轻松的就答应了,还告诉她温初安的下落。

    男人缓缓闭上眼,身旁的医生见状赶紧开口,“二小姐,先生的伤势需要休息,您还是先回吧。”

    温芷晴赶紧点头。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于盛靳年想不想和她说话,她已经不在乎了。

    从主宅里出来,温芷晴立刻就让家里的人打电话到了临家,表明她要代表盛家,代表盛靳年去看望温初安的事情。

    挂断电话,临泽深只觉得一阵头大,盛靳年这个家伙到底搞什么鬼?给他送来一个就已经狗麻烦的了,现在居然又送来一个?

    是不是嫉妒他有个宝贝儿女儿心里不平衡了?

    “我不管,那个女人不能来!”房间里,乔吟坐在温初安的床边,保养的圆乎乎的小脸上写着拒绝两个大字。

    临泽深揉了揉太阳穴,看向床上失神的女人。

    “人是来找你的,你见不见?”

    温初安垂着的睫毛轻颤了一下,盛靳年让温芷晴来看她,那是不是就证明他真的是好好的,真的就如同他所说的一样,他们已经两清了?

    心里苦涩的味道在蔓延,以往都是她想着如何和他华清界线,可是真到了这一天时候,她被坚石保护起来的内心竟然疼的无法呼吸。

    乔吟心疼的握住温初安的手,“安安姐,你要是不想见我们就不见,反正这里是我家,我要是不让她进来,她也进不来。”

    乔吟没有和温芷晴见过面,但是就凭她听到的那些事迹,再加上她了解温初安,温芷晴那个人在她的心里就已经画上一个叉了。

    温初安扯了扯唇,“她想来,就算我拒绝了一次,也会有第二次。”

    她太了解温芷晴了,也知道她为什么来找她。

    当时她利用温芷晴纵火进入主宅的时候见过她最狼狈的模样,如今她明明人已经回到了景城,可是却没有呆在盛靳年的身边,她这个时候过来找她,除了示威之外,温初安想不出第二种可能。

    她怕面对的,从来就不是温芷晴。

    既然她都已经答应了,乔吟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只能自顾自的生闷气,跑到儿童房去看两个孩子去了。

    这么好的炫耀机会,温芷晴自然不会放过,除了几次贴身得佣人之外,她还将盛慕年也带过来了。

    由临家人领着,来到温初安的门口,温芷晴这才将盛慕年从佣人的怀里接过来抱着。

    紧接着推开门,一副高傲十足得姿态走了进去。

    “姐姐,好久不见了。”温芷晴独有的带着一丝尖锐得嗓音在房间里响起。

    她太急于展现如今自己在盛家的地位,丝毫没有发现怀里的小团子在看到温初安的时候眼睛里露出来的亮光。

    小阿姨三个字还没有叫出口,就看到温初安忽然朝着她眨了一下眼睛,盛慕年心领神会一样,立刻闭上了嘴巴。

    “我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坐吧。”温初安客气的开口,完全不把温芷晴的示威放在眼里。

    可温芷晴却不怎么认为,她抱着怀里的孩子 靠近温初安,“你看我,看到姐姐实在是太高兴了,差点都忘记跟你介绍了,这个啊,是我和靳年的孩子,名字你应该还不知道吧?叫慕年,是我亲自起的,好听吧?”

    盛慕年,这个名字是她当时用来讨好盛靳年的,现在用来恶心温初安,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温初安目光放到小团子的身上,经历了医院里那场凶险得逃亡之后,她对盛慕年早就没有一开始见面时候的那种芥蒂。

    不管大人做了什么,对于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来说,他都是最无辜的那个。

    温初安不是什么圣母,可是她却是一个母亲。

    她淡淡的道:“好听。”

    温芷晴眉心一皱,脸上的表情越发阴鸷,她听的出来温初安是真的不在意盛慕年的身份。

    “温初安,你当真不在意?”

    温初安扬起眼睛看他,“我为什么要在意?”

    “你……”

    “妈咪,我听说有个阿姨找你?”门外,安宁澈奶中带冷的声音忽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