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183章爷爷没事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老爷子忽然捂住胸口,像是不能承受这件事情的打击一样,脸色迅速的难看起来,在场的所有人立即惊慌起来,就连盛靳年的脸色都是前所未有的难看,他急急的上前一步,低声怒吼,“把爷爷的速效救心丸拿来,李叔,准备救护车!”

    温初安愣愣的站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慌乱的场面,手脚发冷,李管家不是说爷爷已经知道他们的事情了吗?怎么还会……

    “温小姐,温小姐?”李管家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温初安猛的回神,眼里已经蓄满了眼泪。

    “李叔……”

    李管家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老爷子身体一向不好,温小姐还是想一想怎么和老爷解释这件事情吧。”

    温初安死死的咬住唇,现在她的脑子已经很混乱了,根本不知道爷爷是不是真的已经知道他们的事情,如果爷爷真的不知道,或者说他就算是知道已经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不愿意相信,那……

    她踉跄了一下,差点跌倒在地,情急之下,男人一把扶住她的身体,把她推送到盛老爷子的面前。

    盛老爷子颤颤巍巍的抓住温初安的手,和蔼的脸上神情痛苦,“安安,常家小子说的是真的?你,你现在……”

    温初安哽咽的嗓子,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不是的,我们好好的,之前是因为有误会,都已经解释清楚了,真的……”

    盛老爷子艰难的摇头,“我,知道你是哄我开心的,这段日子辛苦你照顾我这个没用的老头子了……”

    老爷子声音迟缓,似乎没说一句话都十分的艰难。

    温初安心里又着急又难过,只能不断的安慰,“爷爷,您要相信我,我们已经打算复婚了,真的,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重孙子吗?我答应您,只要您好好的,以后我们一定努力……”

    温初安哭到难以自持,一度沉浸在难过里,以至于连老爷子眼底一闪而过的窃喜都没有发现……

    终于支撑到医护人员到场,盛老爷子被送往医院。

    医院走廊里。

    温初安斜靠在盛靳年的身上,心里自责万分,她死死的抓住他的衣服,把头埋在他的胸口,“都怪我,要是我承认是我伤了常千珩,他就不会狗急跳墙了。”

    男人沉寂的眸子闪了闪,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摸着她的脑袋。

    “放心吧,爷爷没事的。”

    “怎么可能没事?你之前不是说过爷爷的身体一直不好,还从d国引进了医疗设备吗?”

    盛靳年眉心锁起,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才刚刚答应过温初安以后一定不骗她,爷爷真是给他出了一道难题!

    “爷爷的身体是不好,可是这次也是真的没事。”

    温初安吸了吸鼻子,有些不懂,“你,什么意思?”

    从刚才起她就一直很奇怪,盛靳年对爷爷的感情只比她深不比她浅,为什么爷爷出事的时候,一开始他还很着急,后面就好像没有那么急了?

    “字面意思,爷爷没事。”

    温初安皱成一团的小脸凝固了一下,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盛靳年的意思,“你,你是说,爷爷是根本没发病,是装的?”

    盛靳年无奈的点头,他一开始也以为老爷子是真的受不了打击了,所以才病发的,可是当他接近老爷子的时候,盛老爷子还刻意的捏了捏他的胳膊,他顿时脸色就黑了。

    可是大庭广众之下,他总不能说爷爷没事吧?只能跟着继续演下去。

    “盛靳年!”温初安猛的推开他,脸蛋儿满是怒容,“那你为什么不早说?你知不知道我又多着急?要是爷爷真的因为我们又给好歹,你,你……”

    男人高大的身体动也不动,任由她发泄压抑的怒气。

    她刚才是真的吓到了,虽然她早就知道爷爷已经知道他们的事情了,可是她自己都不清楚爷爷的承受能力是多少!那一点点的侥幸心里,她根本就不敢抱!

    “我知道错了,所以为了弥补,我们是不是要有一点实际行动?”男人一手擒住她的手腕,脸色带笑。

    明显就是提醒她刚才自己说过的话。

    温初安更怒了,“你还敢说!你居然和爷爷联手骗我,你,你太过分了!”

    盛靳年低咳一声,她真的没有骗她,只是一路上一直没有来得及说而已,温初安趴在他的怀里哭的跟个泪人儿一样,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

    不过说来说去,爷爷也是为了保护他们,不然常家祖孙俩怎么可能是那么省油的灯,这件事情一定会追究到底不可。

    所以这一次,常家祖孙明显是被他们祖孙联手给坑了个结结实实的!估计以后常千珩看到盛老爷子都得有阴影。

    直到最后,老爷子根本就没事这件事情也只有盛靳年和温初安连带着老爷子和李管家知道,其他的人都以为盛老爷子是发病住院了,跟这件事情一比,常家的那点事情,只能不了了之……

    经过了一天的闹腾,这个盛家人心惶惶,尤其是盛夫人,被盛名警告了一顿,再也不敢对温初安有任何一丁点的看法,就算是她心里再怎么不爽她,也只能在心里吐槽几句。

    最后,温初安和盛靳年留在医院里陪护,盛夫人和盛名回家继续准备明天的寿宴。

    病房里,盛靳年在一旁处理堆积下来的文件,温初安坐在床边给老爷子削苹果,每一次她一想说些什么,老爷子就开始这里疼那里不舒服的哼哼,活脱脱的一个老顽童,搞的温初安哭笑不得,白天的事情只能就此作罢。

    等到老爷子睡去的时候,他们两个才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医院里的病房本来就比较紧缺,即使想盛靳年这样有身份地位的人也不好随意的浪费公共资源,而且他们也不想打扰老爷子休息,所以就只能在医院的旁边酒店里定了一间房间。

    温初安本来想让秦责订两间,可是一想到她现在和盛靳年之间的关系,似乎已经没有扭捏的必要了,所以也就没有听这件事情了,而且她现在例假在身,盛靳年即使是有心也无力,这才安心许多…

    深夜。

    “少爷,您真的要过去?”

    门口隐约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男人警惕的回头,看到床上人儿熟睡的小脸,皱紧的眉心微微松开,这才轻手轻脚的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