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149章这里说话算数的人是我们曾家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似乎已经习惯了她忽然翻脸的样子,乔吟慢吞吞的收起自己的玉簪,撇了撇嘴,“我怎么就和你作对了?”

    “那只簪子明明是我先看上的,凌赫都已经答应要拍给我了,你为什么要从中搞鬼?”康紫萱狠狠的说道,似乎乔吟夺走的不是一根簪子,而是她的身家性命一样。

    “你先看上的?你先看上的难道就是你的?这种东西应该是谁付的钱多就是谁的吧?”乔吟满不在乎的说道。

    若是换到别的地方,乔吟的行为可以用霸道和蛮不讲理来解释了,可是这里是拍卖行,本来就是价高者得的地方,所以乔吟的话并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显然康紫萱不是这么认为,她纤瘦的手指猛的指着乔吟的位置,气的脸色涨红,“你,你不就是仗着临泽深在背后给你撑腰才这么得意的吗?要是没有临泽深,你根本什么都不是!”

    一提到临泽深,温初安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乔吟浑身的气息变了,“我就是仗着仗着临泽深又怎么样?你倒是想仗,也得看他愿不愿意!”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温初安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小声的劝解,“这里人多,有什么事情一会我们在谈好吗?”

    虽然vip的通道的隔音效果不错,可是也禁不住这么闹腾的。

    乔吟也不想把事情弄的那么难看,拉着温初安的胳膊朝着楼下走去,“安安姐别理她,我们去楼下。”

    温初安被她给拉走,只能急忙的朝着康紫萱看了一眼歉意的点头。

    下了楼,乔吟依旧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温初安叹了一口气,有些疑惑的出口,“你们俩的关系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好。”

    乔吟哼了一声,“何止是不好,简直是……”她表情愤愤,可是又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禁了声,只是出口提醒,“安安姐,总之你没事就理她远一点,她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善良无害,也就凌赫那个傻小子对她死心塌地的,要不是看在凌赫的份上,我早就……”

    乔吟捏着拳头,一副打抱不平的样子看的温初安一阵哭笑不得。

    她对康紫萱没有什么兴趣,对于她的印象也只是停留在她是凌赫的女伴这件事情上,不过听乔吟的语气,似乎是凌赫喜欢康紫萱,可是康紫萱对凌赫就……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游轮上已经热闹了起来。

    乔吟拉着她的胳膊穿梭在人群里,“拍卖会结束了,我听阿深说,拍卖会结束之后会有烟花表演和酒会,应该挺有意思的,我们快去找他们。”

    乔吟性格像是个孩子,做起事情来也风风火火的,惹的温初安一阵羡慕,也乐意和乔吟接触。

    两人刚走了没几步,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划过耳边,紧接一道绚烂的色彩烟花在空中炸裂,散碎的烟花星星点点的坠落在海面上,倒影着无数星河,和无尽的黑色海面形成鲜明的对比,一暗一明一个宛若一副绝美的星辰大海图,让人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温初安看的失了神,回过神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乔吟的影子。

    “乔吟?”她四处张望察看,现在已经是晚上,无数的烟火腾空,映在人脸上一时间看不清晰。

    温初安提着裙子顺着游轮边缘的走廊朝着拍卖厅而去,大部分的宾客都集中到了甲板的方向看烟火,所以这地方的人也不是很多。

    身后,一阵皮鞋踩在走廊上的声音缓缓响起,温初安一回头,紧接着头皮一阵发麻。

    “温小姐在找什么?”阴恻恻的声音骤然响起,曾子鸣站在她的身后,手里捏着一杯猩红的酒水,此时正一脸阴狞的表情看着她。

    温初安下意识的后退,视线慌张的查看着四周企图寻找乔吟的影子。

    曾子鸣狞笑一声,手指摩擦着红酒杯的边缘,“不用看了,这地方没什么人。”

    他们此时在的地方正是游艇下层的栏杆一角,温初安后背抵着半人高的栏杆,身前就是曾子鸣那张放大的脸,渐渐逼近。

    温初安吞咽了一口唾沫,手握栏杆,她怎么也没想到曾子鸣竟然一直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后。

    对于这个男人,温初安有百分百的恐惧。

    她身体后撤,脸上的血色渐渐退去,“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就是这么久不见了,怕温小姐把我忘了,所以特意过来提个醒。”曾子鸣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在烟花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阴森狰狞。

    温初安嗓子一涩,“你别忘了,我手里还有你的……”

    “把柄是吗?”曾子鸣忽然笑了,粉白的面孔看起来更加的惊悚,“你觉得这段时间我没找你是闲着了?”

    温初安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她以为曾子鸣没有找她的麻烦是畏惧她手里的东西,可是现在听他的意思,似乎她手里的东西已经对他不能构成威胁了。

    温初安心里打鼓一样的跳动,说她不怕曾子鸣是不可能的,任谁在他手机里看到那样的东西,对这个人都要畏惧几分,更何况在温初安的世界里,那样的事情只有电视里才会发生。

    说起可怕,曾子鸣比齐枫更让她觉得可怕,毕竟齐枫的行为最多称得上卑鄙,可是曾家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温初安慌了,前所未有的慌。

    曾子鸣弹了一下手里的杯子,绯红的酒水随着透明的玻璃杯轻轻摇晃,就如她现在的处境一样摇摇欲坠。

    “这么大一艘游艇,你说,要是消失那么个把人,会不会有人注意?”他的话音一落,阴鸷的眼神顿时像是一把啐了毒的刀架在她的脖子上一样。

    温初安惊恐的睁大了眸子,“这里是拍卖行,这里有监控,你以为你杀了我盛家人会放过你?惹了拍卖行,常老板会不追究?”

    “哦对,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你是盛靳年的人。”曾子鸣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只不过这样的表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即刻收住,他脸上的表情更加阴狠,猛地一把掐住温初安的脖子,“盛靳年的人又怎么样?你以为盛靳年今天带你来做一场戏所有的人都会给他面子不动你?这里是景城,这里说话算数的人是我们曾家,不是盛靳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