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94章曾少爷真的认错人了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是吗?”曾子鸣扬声开口,明显不相信她的说辞,显然是已经认出她来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温初安,目光戏谑,像是一只运筹帷幄的狩猎者,尽情的把玩到手的猎物。

    温初安脊背僵直,因为曾子鸣的忽然出现,这会所有人的目光移到了她的身上,脸上的表情有担忧的,也有不屑的,更甚至还有幸灾乐祸的。

    她强硬的扯出一抹笑,“曾少爷真的认错人了。”

    曾子鸣脸上的笑意增大,刚要张口准备说些什么,就见商主管忽然从大厅里面走了出来,面上带笑,“曾少来了怎么不进去?我们老板已经等了很久了。”

    曾子鸣挑了挑眉,落到温初安身上的视线收回转而看向商主管的方向,语气调侃,“商主管来的这么及时,难道是怕我欺负了你们拍卖行的小姑娘吗?”

    商主管无奈的摇了摇头,“曾少又开玩笑了不是,整个景城有谁不知道曾少是最受规矩的了,怎么会欺负一个小小的礼仪小姐。”

    被商主管恭维了一翻,曾子鸣脸上的神色这才略满意,视线瞥了一眼温初安,他嘲讽的开口,“说的也是,她这种女人,我还没有欺负的兴趣,不过我说商主管,以后咱们拍卖行招人可要睁大了眼睛看清楚,别什么人都招。”

    商主管客气的点头,只当他和温初安之间曾经有过过节了。

    看到曾子鸣已经朝着拍卖大厅走去,温初安这才松了一口气,虚惊一场。

    商主管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最终什么也没说冷声道:“袁初,你去后台帮忙准备拍卖品。”

    温初安急忙点头,她真的巴不得不要守在门口了,免得在遇到一个眼尖的,一下子认出她来,那她这份工作算是彻底砸了。

    温初安不知道的是,她前脚刚走,后脚几道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拍卖厅的门口……

    男人一身黑色定制西装,一张俊脸冷酷如斯,似乎心情不太好,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温芷晴揽着他的胳膊走在一旁,身上的黑色洋装相得益彰,显然是经过精心挑选的。

    往日美轮美奂的妆容今天也有些稍许的暗淡,一直跟在盛靳年的身边一言不发,惹的一旁议论纷纷。

    “看来这几天闹的沸沸扬扬的温家两姐妹的情感风波是真的啊。”

    “可不就是,要我说这个温芷晴的心也是够大的,盛少好歹也是她曾经的姐夫,就算是现在两个人离婚了,她居然能够丝毫不计较的立刻投入盛少的怀抱。”

    “不对吧,我听说温芷晴才是受害者,原本和盛少两情相悦,都是因为温家那个大小姐横插一脚才让两个人分开的。”

    “你们真的以为温芷晴是朵白莲花?说不定这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呢。”说话的女人一身蕾丝洋装,身材凸凹有致,一张精致的面容略有些张扬的妖冶气息。

    她说话的声音并不小,自然听到的人也不少。

    温芷晴像是受了打击一样,身体跟着晃动了一下,男人察觉不对劲,扶了一把她的胳膊低声询问,“不舒服?”

    温芷晴扯着苍白的唇摇头,眼神有意无意的朝着叫做林颜的女孩儿方向看过来,“没事。”

    盛靳年皱着眉,循着她的视线望过去。

    刚抬眸,就看到另一道高大的身影远远走了过来,男人一身板正的西装,犀利的五官仿佛是用可到一笔一划的雕刻出来的一样,刻板严肃的让人忍不住望而生畏,尤其是有脸侧面的一道疤痕,平白添了许多煞气。

    两人视线一对上,杀伐的电流瞬间漫过整个拍卖大厅。

    林颜一看到男人过来,脸蛋儿上的嚣张不减反增,一手提着裙摆小跑着过去,“程谟。”

    听到女孩的呼唤,男人寒冬般冰冷的视线瞬间软化,如同初春的萌芽的青草,宠溺的一塌糊涂,林颜一下子钻进男人的怀里,脑袋撒娇是的蹭了蹭他的胸口,“你怎么现在才来?人家等你好久了,还看到不想看到的人,不开心。”

    男人高大的身影微微僵直,深沉的嗓音硬是压出一丝听起来十分诡异的柔情,“处理了一些事情,所以来晚了。”

    林颜撇了撇嘴,“袁竞炀那小子又偷跑了?”

    袁程谟点了点头,说话的方式就像是他这个人一样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修饰。

    林颜挑了挑眉,“程谟,要不你干脆把竞炀给放了吧,我看温小姐这人挺好的,要是以后和我成了妯娌,我一定好好对她。”

    似乎没想到林颜忽然会说这样的话,袁程谟深邃的眸子一震,期待的视线几乎能将人给看穿一样。

    柔声开口,“你喜欢她?”

    “嗯,比某些表面一套的人看起来舒服多了。”林颜煞有其事的说道。

    作为袁竞炀大哥的女朋友,那她就是袁竞炀半个嫂子,自家小叔子是个什么脾气她还是挺清楚的,要是温初安真的如同外界传言的那么不堪,袁竞炀那个性子,又怎么可能让她一直待在身边?

    而且袁家和盛家的事情她知道不少,所以先入为主,自然对盛靳年和温芷晴的印象差到极点。

    这边的温芷晴也认出了两人的身份,袁程谟虽然久不在国内,但是袁家大公子的名气还是听说过的,现在又听到林颜公然的跟自己做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拽住盛靳年的胳膊渐渐握紧,眼泪悬在眼眶中硬是没有调出来,压着声音开口,“靳年,我,我们还是回去吧?”

    盛靳年脸色沉下,紧握住温芷晴的手,“秦责。”

    一旁秦责立刻上前一步,“总裁。”

    男人声线冷下,“通知下去,三天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候让温初安务必到场。”

    秦责猛的顿了一下,紧接着点头应下。

    温初安去盛世集团的事情秦责当然知道,也知道温初安用留在自家少爷身边为筹码交换她对外界承认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一人所为,当时少爷确实一口回绝了,现在又忽然答应,却只是为了温小姐的声誉……

    秦责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样一个结果对于温初安而言,究竟是好还是坏……

    此时的温初安还在后台帮忙轻点拍卖会的东西,以前在盛家的时候,温初安见过的好东西不少,所以纵然这次拍卖会都是奇珍异宝,她也没有很惊讶,全程面不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