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92章礼仪小姐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可是除了袁竞炀,还会有谁?

    脑海中蓦然跳出了一个身影,温芷晴双眼一眯,难道是,靳年?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温芷晴瞬间慌乱。

    “温小姐,您给的赏金并不包含调查这些。”电话那边无情的声音传来。

    温芷晴怒道:“你只管查清楚,该给的我一分都不会少给你。”

    那边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温芷晴怒视着手中的手机,温初安,这次无论如何她都一定会将她彻底处理干净,绝对不会让她有一丝一毫成为威胁的可能!

    “小姐,您这样背着夫人行事,是否有些不妥。”房间,一道沉重的中年嗓音忽然响起。

    温芷晴瞥了一眼从门外进来的男人,脸上闪过一丝慌乱,随即脸色更加阴沉,“凌叔,你偷听我说话?”

    凌叔一身管家西装整理的一丝不苟,沧桑的面孔有些阴沉,“小姐不用紧张,我不会告诉夫人的。”

    温芷晴顿了一下,有些不太相信他的话。

    别人可能不清楚,但是她作为吴景兰的女儿,当然知道凌叔是吴景兰的人,凌叔几乎是唯她马首是瞻,听话尽职到有时候温芷晴都怀疑两人的关系。

    可能正是因为如此,温芷晴对凌叔始终有一份介怀。

    她警惕的道:“你想做什么?”

    凌叔褶皱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您是温家的小姐,我是温家的仆人,小姐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温芷晴瞥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并不像是撒谎的模样,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慢慢放下来。

    她倒不是怕母亲知道,只是害怕母亲碍于现在的行事又让她忍,换成别的事情她或许可以忍一时,但是这件事情她连一分钟都不想忍!那种在心口上悬着一把刀的滋味,足以把她逼疯。

    温芷晴闭了闭眼,嘴角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意,“谢谢凌叔。”

    凌叔诡谲的眼底惊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波澜,紧接着渐渐淡化而去,他双手垂在两侧,脑袋埋低,“小姐若是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告诉夫人的,大可以和凌叔说一说,若是有能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温芷晴点了点头,凌叔这才退了出去。

    她长出了一口气,看着门口消失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鄙夷,凌叔不过就是温家养的一条狗,若非不得已,她怎么会对他妥协?

    与此同时。

    乔装了一翻从住处出来,温初安选择了景城最繁华的一片地区,她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已经不苛求能够找一份好的工作,只要能够有一份收入,就心满意足了。

    正走着,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温初安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随意,一脸善意的中年男人站在她的身后,用一种近乎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

    温初安下意识以为她被人认出来了,皱着眉头转身疾步而去。

    男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追上,“这位小姐请等一等。”

    温初安充耳未闻,解下脖子上的白色丝巾遮住脸,心中低咒一声,该死,没想到她今天刻意用妆容改变了一下五官,决然还是被人给认了出来!

    刚跑了没几步,就被身后的男人给拦了下来。

    “这位小姐,你跑什么啊?”

    温初安看了一眼横在眼前的人,眼神微冷,“你追什么?”

    男人神色一愣,一拍脑门,“你看我,光顾着看你去了,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常隆拍卖行的主管,这是我的名片。”

    男人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张名片递到温初安的身前,常隆拍卖行五个大字尤为醒目。

    温初安收回实现,并没有伸手去接,“我没有东西要拍卖。”

    她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盛靳年当年送她的那块玉石,但是已经被她给典当了,现在并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拍卖的。

    中年男人笑了笑,“我知道,我们拍卖行也不是在街上看到人就问人家有没有东西拍卖的。“

    他们拍卖行所有的东西都有正规的渠道来源,

    “我只是想问一下,这位小姐有没有兴趣担任我们拍卖行的礼仪小姐。”

    “礼仪小姐?”温初安疑惑出声。

    男人点头,“我看你气质出众,这才冒昧询问。”

    温初安眼睛一亮,真是瞌睡的时候有人送枕头啊,她现在正需要一份工作,可是,面前这个男人该不会是骗子吧?她经常看到刚出校门抱着明星梦模特梦结果被骗去拍三流小电影的桥段。

    看到她神色警惕,男人一时间失笑,解释道:“你可以回去考虑考虑明天再给我答案。”

    温初安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

    常隆拍卖行……

    回到住处第一时间,温初安就上网查了这个常隆拍卖行,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温初安美目微怔,常隆拍卖行是整个z国最大的拍卖行,而他们的公司总部居然就在景城。

    就连之前给她名片的男人,也是拍卖行里很有名的一个主管。

    常隆拍卖行主要拍卖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绝世罕见的珍品,所以深受上流社会的名家贵胄青睐,样貌出众的礼仪小姐,更是他们拍卖行的一大亮点。

    甚至有很多富豪都是想要一堵她们那里礼仪小姐的风采才去的,不过拍卖行有严格的规定,所有的礼仪小姐不得和顾客发生任何不正当的行为,否则将会被整个拍卖行从z国除名,并且圈内通报。

    这也就意味着,一旦和客人发生不正当的关系,也就意味着这个人以后在不可能在上流社会里拥有一席之地。

    温初安有些犹豫,她现在的身份有些尴尬,常隆拍卖行这么注重声誉问题,若是知道她就是最近这场豪门风波的核心人物,恐怕不会考虑用她。

    目光落到角落里那笔不菲的佣金上,温初安眸光不断闪烁。

    次日一早。

    温初安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来到常隆拍卖行,偌大的拍卖行装修极度奢华,只是贵宾席就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整个拍卖行成扇形状,每一个座位面前都摆放着一台超清的视频,拍卖品的资料和细节图都会投放到上面,二层位置则是超级vip的观看台,全部都由特质的防弹玻璃窗格挡,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里面的人却能够清楚的看到外面。

    温初安环视了一圈下来,终于在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找到昨天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