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76章这,这是在抢女人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一个模样出色的女人立马借口,“恐怕齐总出去这一趟上的可不是什么厕所吧。”

    立刻逗笑了一整个屋子里的人。

    齐枫不怒也不恼,坐到旁边的沙发上,“路上捡到一直小野猫,抓伤了。”

    一见他落座,刚才开口的女人立刻挤到他的腿上,坐进怀里,女人暴露的衣着配上烈焰般的红唇,手指细细拂过他的脸,“齐总的小野猫看起来可不怎么乖,要不要我帮你调/教调/教?”

    “就是,带给芊芊调/教调/教,下次保准不会抓伤人,众位说是不是?”

    “就是就是,芊芊的能耐我们还是十分了解的,我看啊,齐总不如就交给芊芊得了。”

    芊芊闻言,似乎更加骄傲了,双手不着声色慢慢下滑,落在他胸口的位置,胸前两团傲人的凸起有意无意的蹭在男人的身上。

    她自认有惑人的资本,在场的哪一个男人不为她神魂颠倒?

    除了……芊芊朝着角落的方向瞥了一眼,目露不甘。

    齐枫眼底含笑,一把抓住芊芊的手,看上去不轻不重的亲昵,却疼的让芊芊差点变了脸色。

    “这个就不用了,我自己猫,还是自己调/教起来更顺手。”

    他的话明明说的不重,但是房间里却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几个中年男人相互看了一眼,给芊芊使了一个眼色,“芊芊啊,既然齐总不舍得,那就算了,你还是乖一点的伺候齐总多喝几杯酒,这样齐总回去自然好调/教。”

    他的话一落,芊芊明显感觉到手腕松了一下。

    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她的脸色就已经煞白一片,再不敢主动招惹齐枫,连刚才妖娆的气焰都收的干干净净,乖乖的坐到一旁给齐枫倒酒。

    角落里,男人手中拿着一个酒杯,一张深邃出众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仿佛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跟他无关一样。

    忽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男人不紧不慢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备注,打开信息。

    秦责:“少爷,温小姐的家宴已经结束了。”

    盛靳年神色不变,一口饮近杯中的烈酒。

    今晚的家宴温家自然也邀请了他,但是不知为何,一想到到时温初安也会到场,他的脑子就一片混乱,干脆拒绝,最后却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这个同在一处的酒会。

    他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众人见状,赶紧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客气的说道:“盛总这就走了?不在多玩一会?”

    要知道盛世集团跟他们这些小公司想必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这种场合,盛靳年根本看不上,更不会参加,更何况还是有齐枫在的情况下。

    今天破天荒的来了一回,却好像带着什么心事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几个字,就算他们想套近乎,也不敢,只能在一旁小心的陪着。

    男人淡漠的回头,撂下三个字,“还有事。”

    脚下刚要踏出包间。

    秦责那边又追过来一条短信。

    “少爷,我刚才好像看到温大小姐被人带走了,对方是新胜集团的齐总。”

    盛靳年脚下一顿,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一样,蓦然转向齐枫的位置,威慑的冷压四散,让整个房间里的人都精神一凛。

    男人低沉的嗓音像是从地狱传来,“齐总刚才说,捡了一只猫?”

    齐枫执着酒杯,似乎早就料到盛靳年的反映一样,嘴角噙笑,幽幽站了起来,“盛总也感兴趣?”

    两人身高差不多,又都是年纪轻轻就驰骋商场的天才人物,对视之下,无形之中仿佛有一股无声的电流。

    房间里的其他人,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谁不知道齐枫的新胜集团和盛世是死对头,这个新胜集团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崛起的,一来就试要和盛家同分一杯羹的强势态度。

    盛靳年深邃的眸子风波暗涌,嗓音沉下,“齐总捡的怕不是一只野猫,而是一直家猫才对。”

    “哦?盛总知道是谁家的?”

    盛靳年眉心一蹙,“我家的!”

    众人顿时倒抽一口冷气,这,这是在抢女人?

    他们只知道盛靳年结过婚,难道好巧不巧,齐枫捡的竟然是盛靳年的妻子?盛家的少夫人?

    “这,盛总,齐总,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有人赶紧出声调停。

    盛家少夫人啊,敢对盛家少夫人动手,就算是齐枫现在风头正盛,也难保不会被盛靳年动点手段直接玩死。

    包厢里剑拔弩张的气氛愈演愈烈,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动手的时候。

    包厢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助理模样的男人快速的上前,附在齐枫的耳旁小声说了什么。

    齐枫某光一闪,嘴角的笑容更加灿烂。

    他双手环胸,一副调侃的口气,“既然是盛总家的猫,那自然是要物归原主的,只是,我捡到她的时候似乎被人下了不少的药,刚才又从房间里跑了出去,盛总最好多派点人手找一找。”

    他的话音刚落,面前男人高大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温初安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她醒来的时候就躺在酒店的床上,上身的衣服之前被秦胜撕破了一直袖子,隐约露出里面的衣服,她清醒瞬间的第一反映就是逃,逃的越远越好。

    秦胜这个禽兽,不但给她下药,甚至还邀请了别人!

    温初安咬着牙,扶着走廊的墙壁,一点点的往前挪,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药效似乎快要达到顶峰体内像是有一团干烈的火,烧的她整个人神志不清。

    通道的另一边,似乎有几道人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开始指指点点的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

    温初安心里一惊,转身就像逃。

    她现在这个样子不可以让任何人碰见,绝对不可以,可即便她已经用上了全部的力气,也及不上那些人的速度,转眼间就已经到了身后。

    “呦小妞,这是被人下药了啊,要不要哥几个陪你玩玩?”耳边不时传来污言秽语,温初安抱紧双臂,整个人靠在墙上。

    “别过来,你们别过来。”一张口,被药效侵蚀的软糯嗓音更像是欲拒还迎。

    肩膀被人狠狠的按在墙上,动弹不得,温初安视线混乱,几乎失去理智,身体不受控制的被人推来推去。

    忽然,耳边传来几声闷哼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