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44章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温初安握紧双手,咬住牙齿才没把这一拳打在他脸上。

    “袁大少爷!”温初安一字一字的说道:“我只是想打一个电话!”

    “哦……”袁竞炀丝毫没觉得自己是在自作多情:“你是在求我给你打掩护?”

    忍住!

    “对,麻烦你了。”温初安语气有些不稳。

    “好啊。”袁竞炀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倒是让温初安有些吃惊,她还以为他对趁机刁难自己不说,也没多少答应的可能。

    看到袁竞炀脸上邪恶的笑容,温初安后背一凉,然后根本就没有她后悔的余地,袁竞炀突然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微微一用力就把她往身上贴,然后带着人就要走。

    “袁少爷。”秦责眼尖,急忙出声,而不远处的保镖也浑身蓄力,随时准备出手。

    “本少爷去和大婶放松放松,你们想要围观大可跟着来。”袁竞炀没有一点顾忌的意思,搂着温初安就那么大摇大摆的往前走。

    秦责自然不敢让人把他拦住,他心里着急,正要往前去向盛靳年报告,却发现盛靳年正走出来,然后就那样看着袁竞炀和温初安离去的背影,目光幽深。

    盛靳年不出声,自然也轮不到别人出声。

    刚走过转角摆脱身后的逼人的目光,温初安立刻挣脱袁竞炀的手,拿出手机就按下了三个号码。

    “你要报警?”袁竞炀是真的有些吃惊了,这个女人到底打算做什么。

    温初安扫了他一眼:“你觉得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以后,我还会任人宰割,什么锅都往身上背吗?”

    以前是她蠢,现在温初安才彻底明白,有些人你给她脸,她不但不会感激,还很有可能变本加厉的想要踩死你。

    袁竞炀顿了一下,饶有兴致的摸着下巴,眼中满是兴味,“想要在盛靳年面前洗清冤屈顺便刷个好感,大婶你有些聪明了。”

    温初安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我没有想要刷任何人的好感。”

    从她知道温芷晴的阴谋,被自己的丈夫抛弃,被父母背弃之后,任何人的好感她都不需要,但是她不能让宁宁以后背负着有一个恶毒母亲的名声,她的宁宁,要干干净净的生活在这个世上。

    袁竞炀来不及说些什么,电话那边就已经接通了,温初安握住手机,神色冷然,“你好,我要报警……”

    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一起出去到底做了什么,直到两人的身影重新出现在走廊里,像是有感应一样,盛靳年侧目看相走廊尽头那对并肩而入的人。

    一旁的秦则也跟着站直了身体,有些紧张,他能够感知到,自己少爷现在的情绪绝对算不上好,漆黑的脸色,浑身上下像是刚从地狱归来一样阴森可怕。

    盛靳年的目光重重的落在温初安的身上,仔细的端详着面前的女人,她答应了捐肾,他明明该开心的,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像是被无形的剥离了什么一样,空的让人心慌。

    “盛先生,温小姐的检查已经出来了,各项指标都达到了捐献的标准。”

    温初安刚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陈德华的话,一瞬间所有人的思绪都被她给拉走了,再接着目光放到她的身上。

    扫了一圈走廊里站着的所有人,温初安面无表情的走向盛靳年,一步一步的走过去,鞋子和地板摩擦的声音像是镇魂曲一样。

    她站定,仰起头,垂着的眸子缓缓抬起,一双眼睛明亮的像是夜晚的星星,清澈的没有一丝的杂质,就像是许多年前。

    盛靳年浑身一震,脊背下意识的僵住。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温初安又想上演哭求的把戏的时候,她不紧不慢的开口:“盛靳年,要是有一天你发现你错了呢?”

    要是有一天你发现你错了呢?

    错信了温芷晴,错杀了他们之间的感情,错做了那些逼她上绝路的事情,他会如何?还是就算他知道了,依旧会义无反顾的站在温芷晴的那一边。

    男人绷紧的俊脸线条僵硬,少年时期女孩儿纯净的脸蛋儿倏然浮现在脑海中,记忆中的温初安,每一次认真的说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这种神情,纯真的让所有人下意识的都去相信她的话。

    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清澈见底的眼睛在等着他的回答。

    盛靳年心脏猛的跳动,那颗坚硬的筑起厚厚高墙的心微不可查的裂出缝隙。

    吴景兰一见,故作慈祥的脸上猛然闪过一抹恨意,仿佛看到了那个曾经被她打败的女人,她也总是这样一副天真懵懂的表情,最会勾引男人的心。

    可是她最后还是败在了自己的手里,如今她的女儿,也一样会败在晴晴的手里!

    吴景兰脸色一软,像是极难过一样开口:“安安,现在躺在里面的是你的亲妹妹啊,妈知道你喜欢靳年,不希望晴晴跟靳年在一起所以才迟迟不愿意捐肾,妈答应你,妈会好好管好晴晴,就算她以后痊愈了,妈也一定不让她进盛家的门。”

    吴景兰的话一处,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房间里一直没出声静观其变的温芷晴脸色都变了。

    “妈……”温芷晴尖锐的嗓音在背后响起。

    吴景兰瞬间泪如雨下,一咬牙,作诗就要往下跪。

    温初安侧着眼睛看着这一幕,心口像是针扎的一样,绵延不绝的疼,好一招以退为进,如果说以前她还有些顾念和吴景兰之间的母女之情,就算她很有可能不是她生的,但是她们好歹也做了二十多年的母女,现在看来,不过都是她在自作多情罢了,自始至终,吴景兰就从来没有把她当成女儿看待。

    吴景兰跪的极慢,身体都已经弯下了一半,温初安都没有说一个字阻止。

    盛靳年森眸忽的落到温初安的脸上,眼底满是失望至极的恶色,冰冷的声音像是把利刃,猛的出声:“秦则!”

    “是。”

    秦则距离吴景兰最近,得到命令之后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吴景兰的胳膊,轻而易举的就把吴景兰给拉了起来。

    秦则眼神一深,她这一跪要是真的着地了,恐怕温初安在景城就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