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14章不是只有她们袁家会玩阴的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温初安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连带着刚才因为盛靳年涌上来的哪一点伤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手指拨动:“可这些跟不许晚归不许谈恋爱喝酒又有什么关系?”

    袁竞炀帅气的收腿,双手抵住下巴一顺不顺的凝视温初安:“这些不过是为了让你安心工作的附加条件,怎么?做不到?”

    这些条件对于温初安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她不喝酒,以后只想一心一意的照顾宁宁更别说什么谈恋爱了。可是直觉而言,她总觉得袁竞炀附加的这些条件像是故意的。

    温初安捏着手中的劳动合同皱眉深思,不止如此,如果她接受这份工作还要搬进袁家,以袁家人警惕的性格肯定会调查她的过往,到时候不免会知道她曾经嫁给过盛靳年……

    可是一想到还在阁楼里的宁宁,温初安咬牙,将手中的手机递了过去。

    看到上面的信息,袁竞炀扬眉:“没问题,本少爷答应你,并且在你出院之前,本少爷的人会一直守在这里保证你的安全。”

    温初安收回手机,感谢的点头。

    好在一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转眼间就过去了。

    VIP病房里,温芷晴睁大的眼中浸满毒汁!泄愤似的将床上的枕头砸向桌面。

    吴景兰疼惜的赶紧过去抚慰:“晴晴,你现在的身体不能生气,你放心,就算有袁家人护着,但只要你在靳年面前装的柔弱一点,温初安也会乖乖的把肾交出来。”

    “妈!那个贱人今天就出院了!只要她出了这家医院,我在想要动手就没有机会了!”

    温芷晴愤恨的撕扯着被子,那个贱人!明明每次都差一点,可是为什么她就是那么好运!

    “妈,妈你帮帮我,我不能看着这么大好的机会溜走。”温芷晴一把抓住吴景兰的手腕祈求。

    一直以来都是吴景兰在背后为她出谋划策,她本能的信任她。

    “要是没有温初安的肾,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嫁给靳年的。”温芷晴攥紧她的手,神情满是疯狂的恨意:“杀了她!只要温初安死了,就没人可以阻止我了。”

    吴景兰心疼的抱着温芷晴,就因为自己生了个儿女,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却不敢出声!

    但还是有些犹豫:“可是,袁家的小少爷一直跟她在一起。”

    “我不管!要是这次放走了温初安,我会死的!”本来所有的一切都在计算中,可是谁能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袁竞炀!该死!凡是阻碍她的人都该死!

    “好,好,妈知道了,知道了,你先不要激动,妈去安排……”吴景兰安抚的拍着温芷晴的背,垂落的三角眼慢慢浮现金光。

    终于能摆脱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温初安心情说不出的激动,临走的时候她悄悄的上了一次阁楼。

    “宁宁乖,以后你就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了。”温初安吻着他的小脸蛋儿,沙哑的声音有些难听却格外的让人觉得温柔。

    轻手轻脚的把小家伙放到一个改良的婴儿安全篮里,温初安固定了里面的袋子,再蒙上一层透气黑帐,外表看上去像是一个大一点的行李袋,温初安再三保证里面小家伙安全又才不至于不舒适,才下楼。

    袁竞炀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远远的看到温初安提着一个硕大的行李袋。

    当然,那个行李袋也就在温初安瘦的不成样子的面前显特别大,对袁竞炀来说,多大的行军包都见过,也就不会觉得奇怪。

    “你这个女人真是麻烦!”

    温初安难得心情好并不像跟他顶嘴,扬起一抹淡笑开口道:“走吧。”

    袁竞炀一怔,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这女人笑,虽然没有想象中的惊艳,但总的来说不算丑。

    他摸了一下鼻子,伸手要接她手中的袋子。

    温初安脸色乍变,动作迅速却轻巧的躲开。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袁竞炀刚刚生出来的一丝丝异样情绪转瞬消散,脸色又沉了下去。

    一脸我很不爽的表情走在了她的前面。

    没有精力去顾及老板的情绪,温初安满心小心加欢喜,一步一步的朝着医院外走去,心中祈祷着宁宁千万不要半路醒来,整个过程提心吊胆的。

    踏出医院大门的那一刻,她才彻底放下心来。

    跟着袁竞炀上了车。

    “少爷,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吗?”医院大楼里,秦责焦急的看着这一幕。

    盛靳年站在窗前,阴沉的瞳孔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这几天袁竞炀为了防他将整间医院防守的死死的,凭盛家的势力想要攻进去当然不难,只是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和麻烦,毕竟现在是光天化日,很多事情盛家不方便出手。

    “查到他们最终目的地了吗?”

    “查到了,在高新别墅区,这地方是袁竞炀的私人地产,也是他回国以后长住的地方,不过袁家对袁竞炀非常重视,派了很多人保护,要是想从那里把温小姐带回来,恐怕不容易。”

    男人冰冷俊美的脸上划过一抹冷笑,淡漠的将视线从那辆车上收回。

    “这个世上,不是只有他袁家会玩阴的。”

    …

    一路上温初安所有的心神都记挂在了小宁宁的身上,以至于被忽视的袁竞炀极度的不爽。

    “不就是一个破袋子,等你到了袁家要多少我给你买多少,至于时时刻刻的盯着?对本少爷这个救命恩人也不见得你有多热情。”

    温初安瞥了他一眼不出声,就算他能买的再多,里面也没有她的小宁澈。

    “对于袁少爷的救命之恩我没齿难忘,以后要是您有什么能用得上我的地方,我能做得到的一定肝脑涂地。”

    这些话温初安皆是出自内心,要不是袁竞炀,以温芷晴的手段,她的孩子怎么能这么轻易的从医院里带出来。

    男人轻嗤了一声,调整坐姿,伟岸的身体硬是挤在这样一辆小小的汽车内让他浑身都难受,十分憋屈。

    但是他占地面积实在是太大,只要一动就难免会挤到温初安。

    温初安不断的缩小自己的位置,最后干脆直接将放在一旁的小宁宁抱在腿上,给他让出大半的位置。

    车辆刚一转弯,一辆急速的商务车迎面撞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