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 第9章一百万算童叟无欺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你对这一百万的惊讶,似乎超过我抢走你的未婚夫,不知道称不称的上见钱眼开?”温初安低哑的声音不温不火。

    温芷晴的声音顿时像是吃了苍蝇一样噎住。

    温初安被发现爬上盛靳年的床,整个景城都震惊不已,但是温家二小姐确实是让人惊叹的隐忍与大气,就算劝盛靳年从大局出发迎娶自己的姐姐,也是柔美优雅的景象。

    因为温初安竟然敢狮子大张口而倒吊着的眉毛,现在不得不放下来:“我的,我的意思是,姐姐一直喜欢盛靳年,又何必在最后离婚的时候做得这么难看,如果姐姐你真想要一百万,我送给你也可以,不要给别人看笑话……”

    温初安保持低头的姿态,盛靳年一直没有说话,幽深的黑眸像是夏夜的星辰,只是紧紧的盯着屏幕。

    “一日夫妻百日恩。”温初安很快说道:“想要我让出盛家少夫人的位置,一百万算得上童叟无欺。”

    “童叟无欺?”盛靳年冷漠戏谑的声音响起:“一百万一晚上?我怎么不知道温家大小姐值这个价?”

    温初安死死捏住签字笔,是,她口中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只有那混乱无耻的荒唐一晚,她的清白身体圣洁婚姻,在盛靳年的口中只是不屑的一句,我不知道你值这个价。

    温初安地低下头:“一百万,想要我签字,我要一百万转到这个账户。”

    温初安拿出一张卡,这是她一早上在医院最近银行开的账户。

    她做足了准备,她必须拿到钱。

    “靳少,只不过用钱买一刀两断,对你来说是最痛快的方式。不管你相信了什么,这场婚姻我对你毫无亏欠,就算到了法院,我们的婚姻关系结束也要分居两年。”温初安把银行卡与离婚协议书一起往前推。

    她没有像是离婚咄咄逼人用尽一切办法霸占财产的弃妇歇斯底里,但也没有惯常的在盛靳年面前总是低头的模样。温初安只是冷静而镇定,带着盛靳年不曾熟悉的清冷与坚决。

    镜头的对面的盛靳年放开温芷晴,深深的看着温初安,盛靳年本身就带着强大的气势,面容冷硬尊贵在漫不经心的时候都带着锋利的威压,就算温芷晴一直被他呵护在手心,在他不置可否难以揣测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的手心冒汗,而此时,盛靳年的深不可测的长眸紧紧盯着温初安,隔着屏幕也像是有着实质的形体一般。

    这个女人跟他谈判,也可以说在威胁他就范!

    “秦责。”过了几秒,或是过了几分钟,盛靳年冷冽的声音响起。

    温初安从头到尾的姿态是站在他的对面跟他商谈,已经不是他习惯的,她像是影子一般低头沉默的姿态。这是一种他没见过的姿态,但是远不够影响他的判断。

    她愿意离婚,他没有必要在这种细枝末节上纠缠。

    盛靳年会吩咐秦责给她转账,甚至可以多余她要求的补偿,只是她要在一星期以后接受移植手术。

    “你果然在这里。”就在盛靳年吩咐,一个清亮但凌厉的的声音就在这时。

    紧接着嘭的一声,病房的门直接被踹开,被反弹之后似乎还在嗡嗡直响!

    当秦责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一个身影已经冲了进来。

    简单的T恤,天蓝色的牛仔裤,但是随着他直接大步往前的动作,简单到没有会多看一眼的衣饰却穿在他身上却帅气耀眼让人移不开眼睛!

    男孩的容颜是一种乍一看就会心跳停一拍的帅气,年轻的,张扬的,连英俊都透着逼人的光芒!

    只有1718岁的年纪,但已经有了棱角分明的轮廓,甚至每一个线条都让人屏住呼吸完美尊贵,一双茶色的长眸流光溢彩,间或被阳光一照闪耀出一晃而过的金色,让人的灵魂都不由自主被吞噬。

    帅气英俊到病房里压抑低沉的气氛,都为这个男孩让道。

    温芷晴在屏幕对对面都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温芷晴一直辗转景城的上流社会,到了她的圈子明星超模在她眼前也如同过江之鲫,但是如果说真正有人在容貌上可以跟盛靳年分庭抗礼,只有眼前的男孩!

    但是这个耀眼到让人惊骇的男孩,却明显有着跟耀眼与年少完全不相符的狠戾与痞气,却直接几步走到了温初安的面前,茶色的长眸居高临下睥,一把伸向温初安的病服衣领就把温初安拎起来。

    男孩只用了一只手,但是那样的气势跟姿态,毫不怀疑他可以直接把温初安从病床上抓到半空。

    但男孩可能没想到他能让她怒不可遏的女人这么瘦肉这么苍白,本来要一把顺着她的衣领给提起来,但是毕竟他从来不跟女人动手,没有直接把温初安拎起来,但是顺势一把捏住了温初安的下巴,不轻不重的动作但足够温初安不得不抬起头。

    “是不是你,你竟然让秦叔把我的骨骼透射图给PS了!”

    袁竞炀很年轻,温初安这样狼狈而且已婚的在他的眼里称得上欧巴桑,但是他周身的气势太过摄人,捏住温初安的下巴的时候,一瞬间透出一种天生的狩猎姿态。

    盛靳年随着袁竞炀这个动作,眸底一暗。

    很快温初安就把容颜一偏,躲过了不适的被控动作。

    “你怎么找来这里?”温初安的脸色冷淡,除了盛靳年她对其他男人并没有周旋的耐心。

    袁竞炀的眼底闪烁着跟年纪容颜完全不符的冷酷,甚至残虐意味:“给本少这么大的惊喜,你以为跑得出我的手掌心?”

    “如果你还这么冲动,迟早另外一只手也打上石膏。”温初安的回答却很快,几乎都没有理会他口中的显而易见的威胁意味。

    大家这才发现,这个英俊到耀眼的男孩手上新打了一层石膏,本来这应该是最引人注目的特征,可是因为这个男孩实在太过耀眼,到了温初安清冷的提示,人们才发现这个大男孩身上的“不幸” 。

    袁竞炀刚回国,就被一帮不长眼的二世祖找了晦气已经够让他上火了,一点骨骼错位,从小把他看得比爷爷还重要的奶奶还硬要他打石膏,硬押着他来到医院,本来他是绝对不肯套上这样智障的东西,奶奶虽然态度坚决但是自己死不同意也是无可奈何,但是秦叔突然拿出一张骨骼透视图,说他有骨裂,放任不固定会导致无法拿枪。

    袁竞炀虽然逞强,但是多年的任务经验,也知道那个位置刁钻的骨裂事关重大,认命打上石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