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807章一个无关重要的人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雄霸天紧张到满面通红,就连耳根子都是无比滚烫的,眼眶微微发红,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是沉默。

    南雪落眼神冰冷地望着他。

    雄霸天欲言又止,期期艾艾,最后竟是求救地望向轻歌,轻歌别过脸去,当做没有看到。

    丢人!

    她堂堂东帝的徒儿,怎么娘们唧唧的?

    “这便是你看上的人?”神王唇角勾起冷笑,暗藏嘲讽和讥诮,似有无尽的寒意与讽刺。

    南雪落挑起眉,最终无话可说,对于神王,她一个字都不想说了。

    南雪落看了眼手足无措的雄霸天,犹豫少顷,旋即朝雄霸天伸出手,雄霸天脑袋发热,瞪大眼睛望着南雪落。

    “牵我。”南雪落说。

    雄霸天抿紧了唇,盯着南雪落的手看了许久,似乎都要哭出来。

    这是……男人的手呢……

    许久,雄霸天终于鼓足勇气,握住了南雪落的手,触感竟格外的好,一如公子的唇。

    想至那突不及防却又缠绵的吻,雄霸天的脸颊又是一红,比女儿家还要娇羞。

    神王目光阴鸷死死盯着二人严丝密合的手,心里陡然衍生出阵阵杀意,那是从未有过的凶戾阴暗之气。他想要破坏掉如胶似漆的俩人,只觉得南雪落、雄霸天的亲密格外刺眼。

    眼见着雄霸天、南雪落就要离开,看着二人的背影,神王急促喊道:“阿落。”

    这一声‘阿落’,温柔又焦急,似是等待妻子归来的丈夫站在门前久盼。

    南雪落停下了脚步,依旧背对着神王,没有回头的打算。

    她垂下眸看着雄霸天的手,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在颤抖害怕。

    苦涩而笑,南雪落把脸扬起,又是满面冰霜和一身的高傲清冷。

    “神王哥哥。”宛如曾经,温婉娇柔,仿佛江南烟雨里走出的美人,声在耳边,轻声呓语,似那吴侬细语。

    神王的灵魂猛然一颤,万年的时光匆匆在目。

    他看着南雪落长大,不论何时,都会把南雪落带在身边。

    他也曾提过无数遍,阿落是神王哥哥的妻子,他一直在等阿落长大。

    年少时,有一次阿落在山外受伤,被一个少年救助,阿落不胜感激,那时,神王因此甚至郁闷了许久。

    年纪再大一些,有权贵世家的小姐找他结亲,他一一回绝。

    世人俱以为他一心向佛,想要拯救乱世水火,只有他自己明白,他在等一个小姑娘长大。

    再后来呀,他遇见了一个不同的女子,明知是染毒带刺的玫瑰,却依旧情不自禁去摘去靠近。

    似乎,他不论做了什么事,阿落都不会怪他,都会陪伴着他,执着于儿时一句戏言。

    成亲后的一年,他酗酒成风,提笔写诗,字字都是对凤栖的思念。

    阿落把那些写满诗词的纸全部撕了,神王一掌打下,发钗落了一地。

    “看来,我该休妻了。”他说。

    阿落捂着脸还来不及震惊,听到神王冷漠的话语,她跪下来,抱着神王的腿,凄声喊:“阿落错了,哥哥不要离开阿落。”

    高高在上的南府千金,在他的府邸里,受尽百般屈辱。

    他为了羞辱阿落,甚至将别的女人带回府上。

    阿落发了疯般冲进屋内,拿着烛台砸向那个女人。

    神王挥走烛台,冷冷地看着她:“阿落,不要欺负她。”

    这个女人在府上肆无忌惮,被神王养在亭台楼阁。

    一日,府上来了贼寇,满屋狼藉,那个女人吓得走了,阿落为了保护神王喜爱的笔墨,与贼寇争夺,遍体鳞伤。

    神王来此,以为她又发疯了,掐着阿落的脖颈,抵在墙壁之上:“她若有三长两短,我必休妻。”

    阿落擦了擦血迹,眨了眨眼睛,泪水涌处,她吸了吸鼻子,哽咽说道:“神王哥哥,都是阿落没用,没有保护好你的笔墨。”她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她的确想杀了那个女人,然而她发现神王从未碰过她,只是她与凤栖三分相罢了,故此,阿落没有杀她,且留她在府嚣张。

    神王松开了她,任由她摔在地上,去府内焦急的寻找那个女人。

    诸如此类的事,太多太多了。

    神王早就忘了。

    他已经习惯得寸进尺了,不论何时何地,不论发生了什么,阿落都不会离开他。

    一万年都已过去,都已经习惯入骨。

    怎知会有一天,那么突然的,南雪落要休夫了。

    ……

    风雪轻舞,冰蓝的结界如烟纱微笼。

    南雪落与雄霸天执手而立,背后传来神王的颤音:“阿落,回来……”

    只要他喊她,她一定会回来的。

    神王的眼神,格外笃定。

    然——

    许久过去,南雪落依旧是一动不动。

    雄霸天左看右看,又充满敌意地看了眼神王。

    这一刻,雄霸天陡然紧张,公子,会过去吗?

    雄霸天下意识握紧了手,南雪落猛地把手抽出,皱眉:“你在做什么,弄疼了我。”

    雄霸天无辜地眨眼,憋着嘴不敢说话,看着空荡荡不再温暖的手心,异常的失落。

    南雪落朝雄霸天伸出另一只手:“换个手好了。”雄霸天蓦地欣喜,大手握住王轻鸿那白嫩似姑娘家的手。

    “走了。”南雪落说罢,牵着雄霸天朝修炼者组织的方向走去!

    “阿落!”神王的嗓音低沉而沙哑。

    雄霸天回头看了眼神王,蹙了蹙眉,忍不住问:“公子,他是谁?”

    “嗯?一个无关重要的人罢了。”南雪落恣意道。

    雄霸天脑子似是抽了,问:“他重要还是我重要?”

    听到此话的轻歌,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她徒儿的春天来了吗?

    唔。

    春天的到来,总是这样,措不及防的呢。

    雄霸天的话,南雪落并没有回答,雄霸天面色略带失落,还有几分委屈。

    既然心里有旁人,又何苦吻他?

    公子难道不知道,一个男人的初吻,是有多么的重要吗?

    雄霸天越想越委屈,可怜巴拉,眼眶又红了。

    “蠢货,自然是你重要,他?不及你千万之一。”南雪落白了眼雄霸天。

    刹那,雄霸天心花怒放,喜不自胜,他猛地抱住了南雪落,在南雪落脸颊落下一吻。

    “公子放心,明日我便让师父带我去北洲王府提亲,往后余生,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公子的。”雄霸天说道。

    轻歌:“……”她可以不去吗?

    有毛病吧。

    北洲、东洲战事如火如荼,她吃饱了撑的跑去北洲提亲?

    看来,她对雄霸天太温柔了。

    慈师多败徒,诚不欺我!

    古龙残魂陡然发现,宿主好似是个暴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