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第一百五十三章 溶化的翅膀
    略微地打开了一丝窗帘,手指放在了一缕阳光之中,钟落月立马就有一种被火焰灼烧的感觉,她顿时收了回来。

    白天应该是精力最充沛的时候,但毫无疑问地,她现在异常的困倦。钟落月打了一个哈欠,脑袋有些昏沉,然后看了一眼衣柜。

    伊丽莎白就在这衣柜里面,早早睡着了过去她们在天亮之前就已经悄悄地离开了医院,躲过了政府和军方人员的封锁,然后随便找了一间还算不错的酒店住了下来。

    “落月?落月?”

    此时,钟落月正在打一个国际长途电话,电话的另外一头所在的位置是华国的京城。因为时差的关系,她的爷爷钟老太爷早早就已经入睡了,接电话的是罗爷爷,一个跟随了钟老太爷半个世纪,同生共死过的袍泽。

    “我在听的,罗爷爷。”钟落月揉了揉眉心,随后应了一句,“只是现在还是有些恍惚,心绪不灵。”

    要打电话回家的原因很多,事实上在她抵达这个城市,参加屠申义酒庄的宴会之前,她的一行保镖就被宋家阻击,保镖送入医院的时候,远在华国京城的本家就已经收到了消息,随后庄园古堡倒塌,还有医院出现丧尸危机等等的事情,都是瞒不过去的。

    “你心绪不灵是正常的。”罗爷爷的声音慈祥,“任谁碰到这些事情,都感觉不好的。落月,你放心,我会马上安排人却接你回来的……这次宋家做得太过了,是时候要敲打敲打一下才行。”

    “罗爷爷,这次事情和宋家没多大的关系。”钟落月此时强打起精神:“宋樱只是和我开一个玩笑,现在对于宋家来说,已经足够焦头烂额的……我们现在坐看就行。”

    那罗爷爷却沉声道:“世家间的商战,争斗,不管是阴谋还是阳谋都有着一些公认的规矩,对世家后人直接动手的行为就是在破坏规矩。钟家和宋家并无商场上的争斗,最多只是在赌业这一块碰到了而已,原本是河水不犯井水……你放心,钟家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既然你已经经历过了,等你回来,有些事情老太爷应该也会跟你说的了。”

    果然是有吗……钟家隐藏着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或许,是某种强大的力量,但钟落月并不看好因为宋家还有那个神秘无比的人。

    实在太困了,钟落月有些听不清罗爷爷在电话里面有说了一些什么,她只是随后地应了几句,最后通话结束了,钟落月便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过去。

    她又梦见了小时候在部队历练的时候,迷失在大山林中的事情。躲在了一棵树洞当中,蜷缩着,无比的害怕。

    大山林中不时地传来野兽的叫声。

    关于这一段回忆,钟落月总是有些模糊,兴许是心中太希望能够忘记这一段可怕的经历。

    “你也迷路了吗?”

    她忽然听到了一道稚嫩的声音,树洞前忽然探出了一颗小小的脑袋,还有光……火光。

    “我也迷路了,树叶挡住了天空,我找不到北极星,所以能让我在这里也躲一下吗?我爸爸说晚上躲起来会比较安全。”

    是一个小男孩,年纪不大,可能比她小几岁,手上拿着火把。

    记不清了……记不清了。

    ……

    ……

    事情已经过去了48小时,也就是两天的时间。

    根据危机公关的说法,一件事情发生之后的48小时是最好的处理时间,也是最重要的处理时间。

    近日,一名服用了危险毒/‘僵尸浴盐’的病人,突然在医院中发狂,这种‘浴盐’可能与一般流传的有些不同,它具有恐怖传染性,并且会让人发狂,失去理智,变得嗜血,会对人产生严重的暴力倾向,十分危险。

    欧阳杰躺在了病床上,看着当地的新闻报道,总感觉这种解释有些不合理……隐约地,欧阳杰觉得事情并没有这样的简单。

    但政府已经控制了舆论,而民间的说法并不统一,每一个医院的人都签署了保密协议当然,也获得了一些物质上的补偿,但即便如此,还是有所谓的小道消息散播出来。

    这些,也是危机公关们头痛的事情,但是责任已经推给了所谓的‘僵尸浴盐’。

    政府的毒/处理部门已经呼吁社会自觉抵制这种非法毒/的散播,不要因为为了获得一时间的快感,而造成生命和财产的损失。

    食用‘僵尸浴盐’之后发狂,然后攻击人的事件,进来发生了多起,往上流传的这些幅服毒者的照片,与这次事件中出现的丧尸有些类似人们更加愿意相信这是‘毒/’,而不是某种电影才会出现的恐慌……。

    欧阳杰把电视给关了起来。

    那晚之后,他就被安排到了一间独立的病房当中,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检查,如今正在等待各项检查的结果出来,不然是不被允许离开医院的……至于所谓的人权他本来就不是这国家的公民。

    当时他出师屠申义,金叔就给他弄了一个米国的公民的身份他自身被扣留的问题,现在是米国大使馆方面与当地政府进行交涉。

    钟落月后来与他获得了联系,说她暂时不方便插手这件事情,欧阳杰表示能够理解。但是对于钟落月已经早早离开了医院的事情,心中多少有些不满。

    只是考虑到当时医院的混乱程度和危险性,她会选择首先撤离,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世家子女毕竟还是世家子女,优先保存自己,是从小就被灌输的理念。

    只是他此时已经没有更多的心情去思考钟落月的做法,因为对于他来说,更加迫切地担心的事情是,古堡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被埋在地下的人就会越来越危险……但是挖掘的难度十分巨大,许多人都已经不报希望。而他自己,也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这一次回家之行,原本心中有不少的想法,可是现在,欧阳杰反而有一种一无所有的感觉。如果把人生当中一场赌局的话,那么他此时就是呈现出输势的一方。

    他已经几天没有打理过自己了,还满脑子的疑问和不安,满脸的须根早早已经长出,整个人显得颓废。

    但这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一家保险公司打来的电话。

    “请问是欧阳杰先生吗?有一位叫做金伍城先生的,在我们公司购买了一份保险,指定的受益人是您,金伍城先生遇难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虽然现在还不能够断定他是否还生还,但我们还是打算尽快和你取得联系,最好准备。当然,如果金先生还活着的话,自然是最好的。”

    “保险……什么保险?”欧阳杰心中一怔。

    “是这样的,金伍城先生在银行存有了一个保险柜,按照协议,若是他不幸死亡的话,只有您才能够打开。”

    “金叔…留给我的?”

    欧阳杰下意识地看向了窗外,忽然感觉阳光有些刺眼了。

    ……

    ……

    被困在医院当中是一件苦闷的事情,而且诸多不变,是一件让人开心不起来的事情……大概。

    “为什么这家伙看起来一点也没有不开心?”

    对于宋樱小姐的这种问题,苏眉发现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到说起来,苏眉自己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幸运的人。

    古堡倒塌生还,身上没有丧尸,医院发生了灾难中也躲过了一劫,但是当时哪个被分配过来照看自己的保镖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总之人们常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应该是的?

    一个常伴在宋樱身边的机会,是许多人争破头都希望得到的。

    因为被要求住院的关系,无聊得几乎要爆炸的宋樱,也只能够找苏眉做伴了……她看了一眼住院部楼下亭子里面的那位洛邱先生。

    他们都叫他邱少爷,似乎在宋家是一个和宋樱小姐位置等同的公子爷啊。

    “可能邱少爷是一个比较开朗的人?”苏眉小心翼翼地道。

    “连你也喊这家伙少爷了?”宋樱颇有些不满地看了苏眉一眼,这顿时让苏眉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算了,不怪你。”宋樱摇了摇头,继续看着手上的平板电脑上面都是集团送来的件,没办法上班办公的宋樱,只能够在这里处理一些事情,然后因为太闲的原因,又开始查看起来去年一整年宋王朝的账目。

    小到电费单也没有放过。

    为什么我在这里还要上班,那家伙就开心地在亭子里面给小孩讲故事??

    是的,凉亭里面不止洛邱和陪着他的甘红,还有几个住院部的小孩。

    挺有哄小孩的嘛……宋樱随口嘀咕了一声,然后忽然皱了皱眉头,“苏眉,去年六月份,关于中华街的支出是怎么回事?”

    秘书苏眉愣了愣,便连忙去过平板看了起来,只是她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出有什么地方奇怪的,“这……好像没有什么问题,樱小姐。”

    “数目不对,少了七十万。”宋樱皱着眉头,“总计的数字没有错,但是账单上所有的支出算起来要少了七十万。”

    这么一大盘的账单……心算出来的?苏眉诧异地看了宋樱一眼。

    宋樱皱着眉头,有把平板电脑拿了过去了,手指飞快地滑动着,然后在档上标记出来了六处地方。

    “这……这财物办事有点马虎啊。”苏眉摇了摇头。

    宋樱却忽然道:“不是他们马虎……是有人在做假账。”

    “假账?!”苏眉吃了一惊。

    宋樱却猛然站起身来,“回房间再说,你把近三年的账都让集团给我发来,尤其是关于中华街的。”

    “知道了。”

    两人匆匆忙忙离去。

    凉亭处,洛邱若有所察地抬头看了一眼,看着宋樱和苏眉离去的背影,停了下来。

    “少爷,有事情吗?”甘红连忙问道。

    “没什么。”洛邱笑了笑,“我刚说到什么地方了?”

    凉亭一个小孩此时连忙道:“大哥哥,你刚说道伊卡洛斯不听父亲的劝告,马上要飞向太阳的时候就停下来了,后面怎么样了?”

    洛邱便轻声道:“伊卡洛斯太骄傲了,他以为自己能够飞得更高,结果他翅膀上的蜡因为太阳的热力而融化,羽毛从他的身上一根根地掉了下来。当他身上所有的羽毛都消失了之后,伊卡洛斯再也没有办法在天上飞翔,他最终掉入了大海当中。海浪把他淹没了,只剩下海面上的羽毛在浮沉。”

    “啊……那伊卡洛斯后来怎样了,他死了吗?”小孩们惊恐地问道。

    洛邱则是缓缓道:“你们希望他死了吗。”

    众小孩纷纷摇摇头。

    洛邱则是道:“那你们把这个故事接下来去,你们说后来应该怎么样了?”

    “他父亲代达罗斯救了他!我如果有危险的话,我爸爸一定会救我的!”一小女孩说道。

    “嗯……他会游泳,所以可以游到岸边,然后找到了他父亲代达罗斯,接下来他们过着幸福的生活!”一小男孩举手说道。

    “海上的鲸鱼救了他,把他送去岸边了!”小男孩。

    “他遇见人鱼公主了,成为了好朋友!”小女孩。

    洛邱静静地听着,故事已经被接得有些奇奇怪怪了,但也越来越有趣了。

    后来护士过来领着这些孩子离开了,说到了吃药打针的时候,凉亭就只剩下洛邱和甘红两人。

    甘红此时忽然问道:“少爷,伊卡洛斯最后其实是死了?”

    洛邱点点头道:“大海埋葬了他,然后把他的尸体冲到了岸边。他的父亲代达罗斯找到了伊卡洛斯的尸体。后来,代达罗斯带着他的族人飞到了新的地方,过上了很好的生活。只是代达罗斯一生也没有高兴起来。”

    “可……为什么不告诉这些孩子呢?”甘红不解道:“这神话故事不是寓意着骄傲自大必然带来死亡吗?”

    “其实还有一种寓意是宿命论。”洛邱忽然道:“代达罗斯陷害了塔洛斯,被叛了罪,然而却逃过了惩罚,但是伊卡洛斯反而死了。”

    “这……”

    “你不觉得这对于刚那些孩子来说,太沉重了吗。”

    “他们总有长大的一天,也会意识到这点的?”

    “那为什么不等他们长大了以后呢?”洛邱笑了笑道:“现在就知道了,可就没有这么多有趣有美好的续写了……对吗?”(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http://www.23wxx.com/1_1882/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