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第十章 从前的我
    过**有过好处就是,它真的只是过云而已。很快,马路上便积着水迹,倒影着灿烂的阳光。下午四点时候的阳光,热度稍微没有这么高了。

    从商场出来之后,薛牵着了许佳意的手,这次是他主动的。

    他们没有说话。

    这像是多年前每个晚自修放学后之后的回家路上,他们总是牵着手,或者是阴天,或者是晴天,或微风,或雨。

    许佳意忽然说:“这不算是情侣之间的亲吻哦。”

    薛笑了笑说:“我明白。”

    许佳意似乎总是比他成熟得多,从前还是现在。他和她在这过去的十一年间,各有各的故事。薛心想:大概许佳意的故事比他要精彩许多。

    她总能够找到许多精彩的故事吧,这么主动的一个女孩。或许……在十一年之中的某个夏天,或某个寒冬,她也会主动地邀请谁,请她吃什么东西。

    就像是多年前,那个寒假的傍晚,她要求自己送她一块吃的蛋糕一般。

    她刚刚只是说,时间,有没有追回来一些……并不是说,时间,有没有回到从前。

    这牵手走过的路,他在追一个年少的梦。稚嫩的,不成熟的,执着并且曾经伴随着痛苦的梦。

    他们没有回到酒店,而是在路上的公交站坐了好些时间。

    薛说,他们从前也没有这么傻。

    许佳意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说:“你才是真的傻,傻不拉几。”

    不可否认的一点是,薛非常享受此时的感觉。

    一种梦的延续的感觉。

    但他知道,延续的不过是小小的时间,或许,她也心中有数。

    所以这次,他主动说,“下次,介绍我的未婚妻让你认识吧。”

    许佳意想了一会儿才说:“还好你没有说邀请我去参加你的婚礼,那样我应该会哭。”

    薛忽然道:“那你要不要来我的婚礼?”

    许佳意这次伸手掐了掐薛的耳朵,很用力的那种,鼓起了嘴巴道:“不要,完全不要!”

    薛却笑了,这次是他在抓弄她。

    许佳意末了在薛被捏着的耳朵上揉了揉,轻声道:“不过,如果是我的婚礼的话,我会真的邀请你,而且你必须要来,并且给我最好最好的祝福。”

    薛说,这对男人来说,一样的残忍。

    许佳意忽然说,不回去吗,属于你的地方。

    薛看着如今是晴朗的夜空,默默地点了点头,说要回去了。

    他还是没有问当初她为什么当初音讯全无的消失。

    因为,感觉好像已经没有必要了。

    许佳意说,要不要再请她吃一块蛋糕?

    薛说好。

    开始和结束。

    ……

    ……

    这晚上薛睡了一个很安稳的觉,做了一个相当美满的梦。梦中的他仿佛回到了十七岁,牵着女孩的手,坐在了海滩看夕阳。

    然后,薛就没有在看见许佳意了,她有那样悄无生息地离开。只是和对上一次不同,这次她甚至没说要去什么地方。

    只是在酒店的前台处询问过,说这位小姐一大早就已经退了房间。

    薛觉得在这儿划下一个句号的话,似乎也不错。

    按照行程,明天就要离开了,可原本的工作因为他的耽搁已经推迟了两天,所以他今日不得不投入几乎没有休息时间的会客之中。

    见本地的商家,和分公司的人开一个小型的会议,然后接受本部公司领导的训话谁让他耽搁了两天?

    “我明天就回来了,大概中午吧?这几天累不累?”晚上,他给万梓珊聊了一通电话,很长,能够伴着他入眠的电话。

    正如他会下意识地端来咖啡,然后调好咖啡一样,电话对面的那个女人,不知不觉早就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之中的一部分。

    哪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他今后人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他踏上了回程的飞机。

    ……

    ……

    万梓珊来到了机场接他,他是累坏了,但感觉回来的感觉真好。

    “怎么啦?出差几天回来,春风满面似乎的。”

    薛想了一会儿道:“因为感觉,好像更加爱你一些了。”

    万梓珊一愣,嗔怪地白了薛一眼,但总是开心的,不过口头上并不说,“别在这里扯淡了,礼服都改好了,顺路取了再回家吧?你还撑得住吧?”

    “嗯,我在车上眯一会就行。”薛耸了耸肩道:“不过这边怎么还在下雨啊?一直没停吗?”

    “中间停了一天吧?然后又断断续续地下。”万梓珊道:“不过天气预报说,后天之后就晴天了。”

    薛拎着行李上了车,万梓珊驾车,他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机场到婚纱店要一个多小时。

    薛睡得挺沉的,到了之后,万梓珊才把他叫了醒来。薛打了个哈欠,开门下车,却愣了愣,目光直直地看着马路的对面,“这棵树……还没有砍掉吗?”

    万梓珊随意地看了一眼,想着道:“大概是都在下雨,不好作业,所以就先搁着吧?不过掉了好多叶子,都不清理一下。”

    薛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那些原本挂在许愿树上的宝牒,也已经有不少被刮落了下来……不知道,这些掉落的宝牒,有没有他当初挂上去的那一个?

    “还是很舍不得吗?”万梓珊陪着他看了一会。

    薛摇了摇头,便牵着万梓珊的手,走入了婚纱店之中。

    又有一块宝牒被风刮下,又落下了不少的枯叶。

    ……

    ……

    晚上在家的时候,薛和万梓珊说,下楼买点东西他们同居好久了。

    薛不记得那家神秘的店铺具体在什么地方,不过大体位置还是记得。但这次,他似乎并不用怎么费劲就找到了。

    还是在店门前抖了抖伞上的雨水。

    上次来的冲忙,也被吓唬得不轻,甚至没有来得及真正地仔细打量过这里这次,好像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坐在了椅子上的俱乐部老板还是给他那种静谧的感觉。

    薛朝着洛老板点了点头,然后吁了口气,从身上把那月牙项链给取了下来,放在了洛老板面前的桌子上。

    洛邱道:“客人,我不是说过,不用着急吗。”

    薛深唿吸一口气道:“我可不想忽然有人出现在我家,我倒无所谓……要是吓到了梓珊,终归不好。”

    “抱歉,上次忽然出现。”洛邱歉然道。

    薛摇了摇头……他总感觉这个神秘的老板做事情会很有分寸。

    洛邱把这颗月牙项链却取了过来,仔细地把弄着,忽然道:“薛先生,好像经了一次很不错的旅程。已经找到答案了吗?”

    “秘密。”

    薛在老板面前笑了笑……释然一笑。

    “那就好。”

    洛老板轻轻地点了点头,站起身体来,“如有需要,欢迎客人的下次光临。”

    薛对这种神秘莫测的力量充满了敬畏,也没有说什么,冲冲忙忙地点了带你头,便马上拎起雨伞从这个地方离开。

    ……

    这次出来之后,反而停雨了,夜间的空气很清新,薛用力地吸了口气,感觉有了不少活力。

    但他没有马上回去家里,而是驾着车绕了路来到了许愿树的面前。

    薛伸手摸着它的树干好一会儿了,才深唿吸了一口气,用力地攀爬了上去,一鼓作气。

    凭着记忆,他找到了当初也爬上去过的那个地方。

    这是他给那个女孩挂上去的宝牒的地方。当初因为怕它会被风吹走,所以和别人抛上去的不一样,他是用绑着的。

    所以,宝牒如今还在。

    薛解开了它,再次爬了下来。

    他没有打算把这个宝牒带走,反而是在树下人行道处,撬开了几块的地砖,然后深挖了一些,用一个盒子把宝牒装上,再埋了下去。

    记载他过往那段青涩的回忆,也就简单地埋在了这个地方。

    不过薛多少感觉有些遗憾,他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泥土……他对过去的自己说了再见了,却没有来得及和许佳意说一声再见。

    或许……她是因为不想要听到,所以才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的吧?

    “也不知道谁没有长大。”薛吁了口气,随即驾车离开。

    ……

    那么,再见了,这个断裂了十一年的梦。

    也再见了,从前的我。(未完待续。。)(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http://www.23wxx.com/1_1882/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