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两界搬运工 >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雨化云
    九品破阵锥,进入黑暗之中连一秒钟都坚持不到就泯灭了!

    与此同时,白杨头顶的九品罐子和身上的兽皮也变得斑驳不堪,失去了所有神性,在快速化作飞灰!

    也就是说,从他踏足大荒城的黑暗之中到现在这短短半分钟不到的时间,他就失去了四件九品宝物,是永远的失去,再没有一丝修复的可能。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面对周围潮水般的黑暗,白杨心头骇然,难怪那么多人跌入黑暗之中就彻底死去,如此诡异可怕的黑暗谁能抵挡得住?

    此时此刻,白杨已经萌生了退意,这无边黑暗,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噗噗两声轻响,身上的兽皮和头上的罐子彻底化作尘埃消失,黑暗即将将他笼罩。

    心念闪烁,他决定再拼一次,实在不行立即返回地球那边进行躲避,这大荒城的黑暗,简直就不是人能应对的。

    呼~!

    白杨身上升腾炽烈的金色火焰,但却散发洁白的光芒,火焰异能施展,天地间的净化规则加持,白杨希望能够净化这不详的黑暗。

    但紧接着白杨就知道自己想多了,蕴含净化规则力量的火焰,在黑暗面前飞速变得暗淡,被那可怕的黑暗泯灭,根本就起不到保护他的作用,若要坚持,自己必定会被黑暗吞噬。

    不得已,白杨只能祭出防御无双的九品功德金莲。

    嗡,他头顶虚空激荡,金灿灿的莲台出现,燃烧功德圣火,成为了黑暗中唯一的光亮,一挂挂功德金光垂下化作莲花虚影将他保护起来不受黑暗侵袭。

    然而很快白杨就发现,功德金莲处于黑暗之中,光芒在变得暗淡,要不了多久就会像之前的几件帝兵那样泯灭在黑暗之中。

    “功德金莲的损伤是永久性的,在这黑暗之中最多只能坚持一分钟……”

    心有所感,白杨知道自己不得不离去了,他不能让功德金莲这件陪伴自己成长的法器真正的泯灭在这里。

    在离开之前,白杨最后对着潮水般的黑暗出手。

    右手虚空一抓,道道漆黑雷霆闪现,在他手中化作一杆朴实无华的漆黑长矛。

    毁灭之矛,蕴含天地间毁灭规则完整的投影力量加持,长矛在手,白杨向着前方的黑暗划了出去。

    那种感觉很奇怪,黑暗有形无质,就好似抽刀断水,速度慢了根本不可能切开水流,速度快力量大反而感觉到了巨大的阻力。

    总之,在白杨这蕴含完整毁灭规则力量投影的毁灭之矛下,他居然硬生生的将黑暗撕开了一道缝隙!

    尽管那到缝隙只是眨眼间就恢复,而且一击之后白杨手中的毁灭之矛就已经泯灭,但他却在那瞬息之间透过撕开的缝隙看到了一副可怕的画面,让他浑身发寒心底发颤。

    那黑暗背后,隐隐约约有着一个个如同魔神一样的身影,他们本身是黑暗的一部分,身上没有任何生者的气息,气息无比骇人,单个就让白杨感觉并不比当初在圣光大陆杀死的秦泰弱。

    他们很强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数量,透过那转瞬即逝的缝隙,只一眼白杨就看到了十多个,这只是冰山一角,天知道黑暗掩盖下还有多少这样的存在,而且他们是黑暗的一部分,恐怕不将黑暗彻底解决根本不可能杀死他们!

    ‘这就是大荒城夜晚的真相吗?黑暗从何而来,是黑暗中那些带着邪恶气息强者弄出来的?但他们白天又隐藏在什么地方?’

    心头自语,白杨对窥视到的大荒城真相冰山一角给吓得神魂颤抖。

    然而更让白杨感到惊骇的是,他隐隐约约间看到了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女子,一个身穿鲜红长裙脸色雪白的女子,她站在一口古井边,抬头看向远方,嘴里在喃喃说着什么听不真切。

    当白杨一击破开黑暗的时候,那身穿血红长裙的女子向着他这边看了一眼。

    只一眼,白杨感到自己的脑袋好似嗡一声出现了空白状态,仿佛灵魂为之冻结,他感觉自己已经死了!

    好在黑暗愈合隔离了那双眼睛的视线,他才从那种死亡的感觉中挣脱出来。

    没有任何犹豫,挣脱死亡气息的第一时间白杨就选择了闪身离开这个世界返回了地球那边。

    屋子内,单秋林在白杨进入黑暗的第一时间身上就散发生人勿进的可怕气息,一副随时都准备冲出去支援白杨的架势。

    窗外狂风依旧,整整五分钟时间都没有传来什么大的动静,不知道什么时候,单秋林身上那生人勿进的气息消失不见了,变成了一个让人随时都会忽略的普通人一样。

    这一情况让边上警惕的老人古怪无比,他纠结片刻问:“你的朋友白杨进入黑暗之中这么久了,你难道不担心吗?”

    其实在此时的老人看来,白杨出去之后就没有了动静,恐怕是已经死了。

    就在他暗自可惜白杨这样一个人就这么死了的时候,单秋林说话了。

    “他没事”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单秋林说得很肯定,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以他对白杨的了解,如果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大的动静那才是处于危机之中,但一点动静都没有,唯一的解释就是白杨现在是安全的,这就足够了,他收起了支援的姿态,安静等着白杨回来就是。

    “为什么?”老人愕然问,他实在是想不通单秋林是根据什么判断出白杨没事儿的。

    进入大荒城的黑暗之中怎么可能没事?

    然而单秋林却并没有再多说一个字,甚至都不再搭理他,这让老人心头纠结得要死。

    时间一点点流逝,黑暗终将过去,大荒城很快就要迎来又一个白天。

    在这一晚上,大荒城内先后有十多个各族强者进入了黑暗之中,只是这些人除却白杨是主动进入黑暗之外,其他人全部都是忍受不了那魔音般的声音诱惑进入黑暗的。

    大荒城的夜晚,每天都会出现那诡异的声音诱惑人们进入黑暗,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那声音的诱惑力会更强……

    当大荒城再度迎来白天的时候,城门口来了一个人,一个身穿紫色长袍的老人,他虽然老,但却面白无须显得无比阴冷,他的出现,让整个大荒城内所有生灵都为之动容。

    很显然,这个老人的身份不简单,让所有生灵都为之深深忌惮,就连龙族大太子龙傲昊天圣地圣子商封他们在感觉到老人的气息之后脸色都变得难看而凝重。

    他怎么会来这里?不应该啊,他不是应该跟在那位身边吗?

    这个面白无须的老人踏足大荒城后,稍微分辨了一下方向径直向着某处飞驰而去。

    不久后,这个老人来到了天心公主宝宝之处,恭恭敬敬的行礼说:“老奴参见公主殿下”

    说话的时候,老人看着宝宝的目光满是疼爱,那种长辈看晚辈的眼神,他和宝宝的其他护卫不一样,他敢直视宝宝的面容。

    面对这个老人,宝宝难得的放下了作为公主的架子,一脸寒霜也变得柔和下来,来到老人身边,拉着他的衣角带着小女孩的委屈说:“雨叔叔,你怎么来了?”

    看到宝宝一脸委屈的表情,老人眼底一丝冰冷的杀意闪过,旋即宠溺的轻抚宝宝的脑袋说:“殿下是不是受委屈了?”

    “嗯,有一个大坏蛋欺负我,好坏好坏的”宝宝眼圈通红的说。

    眼睛微微一眯,老人无比心疼的安抚道:“公主不哭,告诉我他是谁,我去把他杀掉,把他出生地为中心方圆千万里屠尽给你泄愤如何?”

    对于这个老人来说,胆敢欺负公主的,不管是谁,在地图上以对方为中心画个圈,然后全部屠了才能罢休!

    他看着宝宝长大,虽然是奴才,但却将宝宝当做自己最疼爱的人。

    听到老人的话,宝宝立即摇头说:“不,不行,不能杀他,反而……反而要保护他,我……我舍不得他受伤害”

    听到宝宝的话,老人愕然片刻,然后懂了,他在笑,笑得很开心说:“公主殿下长大了呢,陛下也一定会高兴的,给奴才说说,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怎么样?”

    此时在他看来,宝宝所谓的委屈根本就是小情侣闹别扭。

    很明显,宝宝这是有喜欢的人了,作为看着宝宝长大的雨化云来说,没有什么是宝宝找到一个好的归属更开心的事情了,只是那小子居然让公主受委屈这点他很不爽,对方虽然是宝宝喜欢的人,但他还是决定找个时间收拾对方一下。

    雨化云,或许说名字全天下没有几个人知道,但要说他的身份却足以让无数圣地的掌教都为之胆寒颤抖。

    无他,雨化云是天元大帝身边贴身太监,他是天阉,不是宫刑过后才成太监的,他是天元大帝最信任的人,实力深不可测,曾追随天元大帝征战星空,当初亲手杀死过十多个不服从天元帝国命令的星空圣地掌教十个以上!

    此时,他居然亲自来到了大荒城中。

    对于这个除却父亲之外最亲近的人,宝宝没有丝毫隐瞒,委屈而甜蜜的诉说自己和白杨相识过程。

    听完之后,雨化云恨不得将白杨吊起来抽,天心公主垂青与你你居然还这么不识相?

    将教训白杨的想法压在心底,他宠溺的看着宝宝说:“公主殿下,我带你回去吧,这大荒城太危险了”

    宝宝没有怀疑对方有带自己离开大荒城的本事,但她却是摇头说:“我不回去,因为他还在这里……”

    公主真的长大了,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情根深种啊。

    雨化云心头叹息,一半欢喜一半担忧,欢喜的是公主总算有喜欢的人了,担忧的是未来会变成什么样?( 两界搬运工 http://www.23wxx.com/1_1868/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