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碎星物语 > 第三十二卷 第九章 减压
    温去病一通慷慨激昂的陈词,说到天也不行时,甚至连眼泪也跟着飙出来,虽然没有通红眼睛,但赤魃圣子为了鬼族未来,当众哽咽,泪水流淌的模样,在场亿万鬼物都是亲眼目睹,刹时都深为所动,纷纷鼓噪呼啸,赞美圣子。

    “各位请再给我一点时间,不用太久,不超过一天,赤魃在此发誓,届时必让各位心满意足。”

    温去病颤抖着的声音,似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跟着在亿万鬼物的尖啸中,与师父图灵一同转身走入室内。

    “赤魃,为师想不到你竟如此为鬼族……”

    图灵感动的话语,却被温去病直接挥手打断,“行啦,师父,这些就省省吧,你这个样子我都不晓得你究竟是怎么活到今天的……刚刚那些都是假的,没有刺杀,没有袭击,纯粹是修练出现意外而已……算了,你还是当作都有吧,看你这副表情,怕你根本就藏不住话,净是坏事。”

    “……僵尸的世界,本来就没有那么复杂,都是直来直去的,只要力量够就好了。”图灵讪讪道:“你这次重生之后,变得越来越像鬼……不,像是人了,根本就弄不清楚你究竟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却是假的……你居然能把那么多鬼物都骗得对你深信不疑……”

    “哦,刚刚那个啊……其实不是我会骗,只因为它们都是不完整的……”

    “不完整?”

    图灵闻言感到十分困惑,完全听不懂温去病的这一句,温去病却是微微一笑,不多解释,这点自己本来只是猜测,不能确定,还是刚才看见尸鬼分身的神魂之变,那一瞬间,自己才真正肯定了那个想法。

    但凡生物死了,如果没有直接湮灭,就会变鬼,坠入冥土,成为鬼族的一员,这是万界都知道的事情,从这共识中得到的结论,就是死了就有可能会直接湮灭,要够幸运没有湮灭的才会变鬼,作为生者死后的一种延续,然而,这真的就是事情的全貌吗?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温去病发现并不是那样。

    只怕,魂魄的湮灭,并不是一个机率性发生的选项,而是必然会出现的过程,任何存在,一旦身死,神魂都会破碎湮灭,很多都会全部直接消失,必须是在这个破灭过程中,没有被毁灭干净,还有东西剩下的,才会成鬼。

    鬼,是执念所化,这句话以前自己都没有深思过,但恐怕……生灵死后湮灭的过程中,最能捱过而剩下的东西,就是执念。生灵生前的执念,聚合残余魂魄的碎片,化为鬼物,所以每个鬼物都异常的偏激执拗,因为打从一开始,它们就是不完整的生命,所以只要被挑起情感的某一面,很容易就会偏信偏听,激动起来。

    自己的挑拨话术其实很烂,刚刚要是换成在人世,没有大量的准备和伪造的证据,光自己三言两语的忽悠,会有的效果恐怕是一阵冷场,所有人都好像看白痴一样瞪着自己,暗中嘲讽自己栽赃都做的这么不专业,绝不会这么容易就搞到群情汹涌,全都像疯了一样地狂叫,表示对自己的支持。

    ……占这种便宜,实在是胜之不武,真是没什么挑战性啊!

    ……不过,自己又不是那种喜欢挑战难度的白痴,没有难度也要创造难度硬上,站在自己的立场,当然是怎么容易就怎么来,什么都一帆风顺是最好的。

    “小月那个丫头……”图灵怒道:“这么重要的时候,却不打声招呼就跑得没个影,枉费你还这么看重它?这个样子怎么算能与你共患难?”

    温去病道:“你就别怪它了,我大概猜得到这丫头跑到哪去了,这样也好,刚好趁着它不在,我们把该做的事情一口气都做完吧。”

    图灵道:“你现在真不需要帮你喊哪个姑娘吗?望月姑娘是你未婚妻,这时候正好……你要是看不上眼的话,以你现在的地位,要换也行,我看有个叫羽月的女帮主就很不错……唉,最近好多鬼都托关系找上我,想要我介绍姑娘给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温去病哂道:“不知道怎么开口,那就别开口啦,你看我最近整天忙里忙外,还嫌我不够烦的吗?像这种小事,师父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啦,还跑来问我?别烦我啦!”

    图灵在一旁苦笑道:“谁知道你的个性会忽然变这么多?换了以前,你每次烦的时候,都喜欢这个调调,说是这样能够减压的。我看你这次这么忙,应该烦的厉害,才开口问你的啊……”

    一句话入耳,温去病脚下一顿,连忙回头看着图灵,“师父你说……我以前都是这么减压的?”

    图灵用力点头,“是啊?你这都不记得了?你……怎么可能不记得?”

    “我当然记得这些啊!”温去病连忙一拍胸膛,“我修练阳火,阳气亢涌,需要阴气调和,所以总都是这么减压的嘛,这个我哪可能忘记?所以,那个……我其实是说啊,像这种小事,你根本用不着跑来问我要哪个,直接把人送过来就行了,这种事情还用我说?”

    图灵闻言一怔,跟着就露出一副“你果然是这样的赤魃”的表情,连忙用力点头道:“正好,现成的就有一个,你赶紧到房里稍等一下,我立刻就给你安排人来。”

    “呃,其实也不必这么快的,我是想说等大会结束再……”温去病正要解释,图灵已经兴冲冲的跑出去了,眼看距离大会开始已经没几个时辰,在这时候节外生枝,搞什么娱乐活动,实在有些不宜。

    ……但便宜师父有这些话确实也说得不错,现在来自周围的压力这么大,如果不设法提前“减压”,等会儿在大会上一次性爆开,那就不好了。

    密室已经炸成平地了,温去病只能回到赤魃的寝室,看着赤魃平时躺的那口棺木,赤魃体型魁梧,哪怕在僵尸中也算得上威武,放在人族里更是夸张,这口棺椁着实不小,自己躺里头睡倒是不怕有什么忌讳,但如果再搂个女的,在里头撞来撞去,这个滋味……

    “好像还挺新鲜的,这种花样以前倒是没玩过……”

    温去病摸摸下巴,正在盘算,脑中忽然闪过龙家两姊妹与武苍霓的身影,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随即摇摇头,等待着图灵安排的女鬼上门。

    “叩、叩、叩!”

    ……来得真是好快啊!

    温去病思感一扫,发现站在门外敲门的是一个女鬼,容颜十分姣好,看来年纪很轻,实力倒是只有地阶,跟赤魃几个相熟的姘头没得比,面无表情,虽然站在门口等待,却更像是来讨债,不像是自荐枕席来暖床的。

    “妳是谁啊?为何跑来来敲本圣子的房门?”

    “……是帮主让我来的。”

    冰冷冷的声音,让人根本无法生出一丝绮念,女鬼就静静站在门口等待,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打算,忽然门一下打开,露出一张充满欲望,双眼通红的急色面孔,不由分说,一把就将女鬼拉进去。

    “快!时间不多,本圣子现在时间宝贵,接下来还有一堆大事要忙,妳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绝活?别耽搁了,快点脱衣服,快啊!等不及了!”

    赤魃本来尚称英伟的面容,因为欲望横流而彻底扭曲,变得丑陋不堪,双目圆凸,连舌头也在外头晃,馋沫四流……这股急色之极的模样,不光是人看了要皱眉头,连鬼看了都不舒服。

    “圣子……”女鬼却依旧保持冷静,冷冷道:“能先设个屏障吗?我怕外头……有鬼听到。”

    “哈!妳还怕羞的吗?本圣子一向无所畏惧,从来都不怕这些的!”

    话虽然这么说,赤魃依旧手一抬,封印咒力落在四周,隔绝了内外,屋里不管发生什么,动静都不会传到外头去半点,女鬼见状,原本冰冷的表情也微露一丝笑意,似乎满意。

    “圣子,你都不先问问我到底是谁的吗?”

    冷冷的语气中,有着一丝居高临下的傲意,换做是人,早就察觉不妥,但赤魃圣子却仿佛全然未觉,抢道:“我管妳到底是谁?本圣子奉天命而来,要拯救鬼界沉沦众生,无论妳究竟是谁,有什么本事或是来历,在本圣子眼中都只是众生之一,无贵无贱,不圣不愚。”

    “……圣子果然深得地藏菩萨的教诲。”

    女鬼淡淡说着,同时不着痕迹地一挥手,在赤魃原有的隔音禁制之上,又新增加一层,彻底封死内外,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而这些……赤魃圣子似乎全都没有发现。依然是一副急色模样,恼怒的看着女鬼的身形。

    “妳还愣在那里想干什么啊?没人教过妳的吗?妳是来伺候本圣子的,怎么呆在那里像块木头一样啊?哎呀!我都已经说了,我很忙的。没空和你磨蹭!妳还听不懂吗?赶快脱衣服啊,本圣子一秒几十亿上下,时间很紧张的!没有空和你玩情调,赶紧做啊!”

    不光是说,赤魃圣子更急着先主动脱衣,露出底下坚实如石,赤毛如火的伟岸雄躯,脱了一半,看见这边还是没有反应,更加急躁起来,主动跑来这边拉扯。

    “动作搞快啊!妳以为就喊了妳一个吗?本圣子一次都叫十个八个的,妳后头还有人,不对一大堆鬼在排队咧,别耽搁本圣子的时间,我一秒几十亿,时间很宝贵的。”

    “圣子……”

    “又怎么啦?妳是不是不想干?不想干就出去!别浪费本圣子的时间啊!”

    “……你去死吧!”

    话声同时,女鬼径直扑向赤魃圣子,其势猛恶,后者见状吃了一惊,好像终于反应过来,开声大喝:“好狗胆,就凭妳也想刺杀本圣子?”

    大喝声中,赤魃浑身炽烈阳火鼓发,雄猛阳罡,焚得整个室内如同一尊火炉,阳火过处,阴祟皆灭,所有鬼物都会对此生出本能的恐惧,但女鬼非但没有退却,扑击势道还变得更加凶猛,在与阳火沾着的瞬间,魂身起火,刹那焚灭,却在化为青烟的一瞬,一道青蓝色玄光放射出来,近距离飙向目标。

    “鬼上鬼身?好歹毒!”

    赤魃圣子见状又是一掌怒击,纯阳御鬼令重重拍下,至阳之火要焚灭一切,但青蓝色玄光速度奇快,角度又诡异,抢在御鬼令阳火落着之前,先一步命中赤魃,跟着如同水银泻地,迅速入侵体内,一下扩散,一股极阴寒意在赤魃体内透放,从头到脚。

    满身的赤毛,都凝上一层冰蓝之色,赤魃圣子脸上还刚流露骇然之色,却整个身躯都被冻住,不能再动一下,而玄阴气息又从赤魃毛孔中喷薄,迅速凝化成一个冰蓝色的人形,鬼气森森,赫然是一名火红长发的美丽女郎。

    “哼,狂妄自大的小子,不过是地藏的工具,真以为自己得到天命,不可一世了?终教你栽在了我的手上。”

    女鬼的红发,凄艳如火,怨毒凝血,恨恨地看了赤魃一眼,不由分说,两手双指的指甲凝为尖刺,锋锐如刀,一下就捅穿了赤魃的太阳穴。( 碎星物语 http://www.23wxx.com/1_1862/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