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碎星物语 > 第三十二卷 三十九章 救人
    光只是一名万古存在殒落,就足以抵过妖都内丧亡的所有天阶,更别说是一次陨落三名,这个打击委实过大,而太古妖都在那之后,又因为封禁,成为永恒封闭的危险区域,就连永恒者都无法伸手到里头去,碎星团在太古妖都封神一战,就此成了令诸天惊惧的禁忌。

    霸皇冷笑道:“那一战,确实可笑至极,碎星团拚着灭团,殊死一战,封神之名震动诸天万界,结果所赢得的最大胜利,他们自己却没有一个知道……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吗?”

    鬼韬点了点头,本想附和着说“一群未及天阶的蝼蚁,本就是这么浑浑噩噩,任上位者摆布,永远只能是无知的棋子”,却猛地意识到其中不妥,淡然道:“他们也算了得,不过区区凡人,却一举封杀了三族万古,燕无双、司徒无视都不过是借力而为,苦苦拖延时间,关键一击全靠他们发动,从此之后,诸天万界,谁也不能不说声厉害。”

    霸皇却瞥来一眼,看出了部属的顾忌,哂道:“你也厉害。”

    鬼韬拱手道:“封禁之后,太古妖都彻底成为只有永恒者才能有资格勉强窥探的秘密,也是魔主始终不曾放弃,经过长期的观察,发现妖都之内生出异变,被封禁在内的万千亡者,意外……揉合在一起了。”

    人、妖、魔丧命后,如果魂魄没有直接灰飞烟灭,就会转化为鬼,进入鬼界,但处于封闭状态的太古妖都,连时间都停止流动,更不要说是魂魄了,封禁其中的亡者只能永久停留在死亡的一瞬,这种永恒禁锢,堪称无懈可击,唯一堵不住的漏洞,就是意识。

    这是一种……普通人完全难以想像的状况,连时间都被冻结了,还有谁能有思想?还有什么意识可言?

    这说法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准确的,凡人的思考源于肉身,当时间冻结,肉身停止运作时,思维自然也会跟着冻结,但对于已踏入万古层次的存在,就有些偏差,已经凝结时空道标,踏入时光长河的他们,意识脱离了肉身,同样也一定程度可以摆脱时间的影响,所以就算时间冻结,不能动作,也仍然能思想,而思想的本身就是一种行动。

    根据来自魔界的消息,魔主经过长期观察,发现了潜藏在妖都深处的异变,那三道被打散的万古存在的意识,在冻结中的时光中缓慢移动,终于重新凝结,却不是各归其位,而是混杂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成为一个新生意识,并开始往外不断吞噬其他同被困在妖都内的个体。

    虽然仍被太古妖都的封禁禁锢,但这个不知该算什么的存在,很强大!在此之前,诸天万界里只有一个类似的存在,那就是万神、万魔、万妖、万仙、万佛合力建造的太一,当时,七界之内,只要是天阶以上的存在,都有分出一丝魂魄,模拟天道法则,合建太一,这个混沌意志虽然永恒受制于层层术式之下,可其本身的强度简直无法想像。

    这个揉合三名万古意识而诞的新形态生命,过去遍数诸天万界中也从没有这样的先例,也没法预期后头究竟能走到哪一步,但这个被归类在“死而开智”的新生命,生来就带着浓浓鬼气,即使魔主也无法强占,也不想便宜其他鬼族势力,就与长期合作的鬼韬一脉通气,两方合作开发。

    “所以太古妖都是我们志在必得的目标,真正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那个新生而潜力无穷的存在,只是关于要如何破解妖都的永恒禁锢,将之释放,我们一直没什么进展,直到那个丫头意外打通了与妖都的连结,我们才终于得到机会。”

    鬼韬苦笑道:“那时候可真是头痛,换做是旁人也还罢了,偏偏是这个丫头被牵扯进来,动她等若要与妖皇开战,就算想抢又抢不过……”

    所幸,自身这边有一个过硬的盟友帮忙,又得到一个好机会。司马冰心在始界和温去病翻脸,证道天阶时被己方找到机会引出世界之外,魔主出手,鬼韬伺机抢夺,原本万无一失,但疯嚣之主打横里杀出,弄到险象环生,差一点就没能控制住司马冰心,最后好不容易才拿下人,连带稳住后头联结在一起的妖都,争夺战才告一段落。

    煮熟的鸭子虽然终于落了口,但不代表吃得下去,一来,抢了妖皇势在必得的司马冰心,如果没有个交代,没等霸皇回归,妖界就要浩浩荡荡先打过来,妖皇要是彻底翻脸,即使有魔主作为盟友也讨不了好;二来,就算拿下了司马冰心这把钥匙,但被天雷打破封禁的太古妖都,仍处于一种异常奇妙的沉眠状态,除了与司马冰心的连结,几乎不对任何外界变化起反应,“开发”也就无从谈起。

    至于司马冰心,在破劫登天,被迎回鬼界后,就处于一种仅有本能反应,没有具体意识的状态,完全无法沟通,让鬼韬明明拿到了钥匙,也不知道该怎么开门,实在鸡肋至极,而妖界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当碎星团众人全心准备封神台之战时,鬼韬也为了妖皇的咄咄相逼,伤透了脑筋。

    最后,鬼韬与妖皇密使谈妥条件,鬼韬承认妖皇对司马冰心的所有权,但要求暂借予鬼界,用以出手一次,协助迎回霸皇,待霸皇回归后,就交人给妖皇,而妖界那边可以获得的报酬,则是霸皇回归后,将出手协助青女重生之事。

    双方约定明确,但最大的变量,就是霸皇本人的态度!

    原本按照约定,霸皇回归后,司马冰心就该交还给妖皇,哪知霸皇大手一挥,直接表示司马冰心要留在鬼界候用,在其恢复神智,或是开启太古妖都之前,不交予妖皇。

    为了霸皇的专断独行,这几年里,邪魂岭与妖界没少交涉,两边摩擦渐多,若不是因为始界事端,魔界已经和妖界彻底翻了脸,让妖皇顾忌颇多,妖界现在恐怕已经提兵打上鬼界,而眼前的状况,有霸皇和鬼韬坐镇,除非妖皇亲至,否则妖界不管哪位大圣,都不敢说能从邪魂岭上带走司马冰心,事情只得先僵在这里。

    这件事,看似鬼族大大逞了威风,打了妖皇一记还白赚了好处,鬼韬却隐觉不妥,不管怎么说,多一个朋友总要好过一个敌人,鬼族可以争取的盟友本来就少,为了这种事与妖皇有摩擦,着实不利,但一来霸皇已有决断,二来妖都之利尚未入袋,也唯有如此了。

    “……说起来,司马冰心在始界倒是挺出名的,是大大有名的扫把星一个,沾着哪家就哪家倒楣。”

    鬼韬苦笑道:“自从她到了我们这里,邪魂岭就麻烦不断,当真是接也不是,扔也不行,果然倒楣之至,妖皇没有亲自来要人,搞不好也是在顾忌这个。”

    这话原是打趣笑语,用来转移话题,不料霸皇闻言,脸色却是直接一沉,“大丈夫杀敌作战,靠的是真本事,有什么事情不顺,不去检讨自己能力,却推诿于运气不佳,扯什么扫把星,如果会被一个黄毛丫头左右胜负,我们生于世间还有什么用?算什么英雄?称什么霸道?”

    一番直言,鬼韬被说得无言以对,只能拱手行礼,“陛下说得不错,为臣受教,其实这女子也算是因祸得福,这几年来,她陷入这种异常状态,虽然没有意识,却因此贴近大道本源,易于与道相合,短短数年,修为直上大能,这也算是一种因祸得福了。”

    冰瀑之下,司马冰心的法身,正不住散出低温寒气,在周遭凝结出六角冰晶,演化冰雪之道的种种奥妙。

    这通常是天阶者在闭关悟道时,到了与道极为契合的高妙状态时,才会出现的一种状态,接近霸皇的“战未来”,可以说极其难能可贵,这种状态下,天阶者可以藉着感悟天地法理,不住重组体内的各种功法,高速交互组织,探索更强大的可能。

    即便是大能,这种状态也异常难得,只有极少数天赋异禀的特例人物,才能偶尔踏入这个境界,唯有进入万古,才能完全驾驭这种状态,而司马冰心因为精神冲击太过,失了意识,仅余本能,几年里竟然一直处在这种神妙状态里,实力因此飞速提升。

    “福兮、祸兮,确实也很难说……”看着司马冰心的投影,霸皇微笑道:“晋升大能时,竟然完全没有天劫发生,这种事情根本闻所未闻,万古罕见,照这么下去,她就算一路直升万古,也不是全无可能,这样也能算倒楣?我都还想要咧!”

    “陛下真知灼见,我……”

    鬼韬顺着霸皇的话往下说,忽然一顿,却见画面中的司马冰心,身上气息骤变,原本正在演化体内各种力量,相互碰撞组合,不断攀上新高峰的她,不知发生了什么异变,一身力量竟然飞快流失,速度奇快,几秒间就大幅衰弱下去。

    力量一弱,就再也扛不住冰瀑的恐怖杀伤力,雪嫩娇躯顿时多处破裂,鲜血染红白衣,而力量的消失还在继续发生,如若彻底归零,就算司马冰心已成大能,也要在冰瀑里粉身碎骨。

    事发突然,前一秒还在说话的霸皇与鬼韬,整个愣住,直到司马冰心发出痛楚的惨呼,这才双双猛地惊醒,霸皇一掌拍座,刹那消失身影。

    “快!救人!”( 碎星物语 http://www.23wxx.com/1_1862/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