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一卷 窄小的天地 第五百二十七章 政变之夜(上)
    京城,十月初九的夜晚,一如过往般的平静。

    地处京城东城,北湖湖畔的荆园中,文人汇集,吟诗作赋,高谈阔论。美丽的歌姬、名妓们或以琵琶、古琴、横笛、长箫等弹唱相和。正所谓:楚王敬爱客,终宴不知疲。清夜游西园,名士相追随。明月澄清景,列宿正参差。

    晋王、北静王、成国公等人跟着天子在承德木兰。

    城西的顺亲王府上,五十多岁的老亲王正在和门客聚宴,来自教坊司的歌姬们载歌载舞,白衣彩带,如若仙子舞动彩虹。一派歌舞升平的气象。

    太子被废已经是定局,和他交好的晋王有很大的概率成为太子,他如何不放松,心情大好呢?

    谢大学士府上,谢大学士正在与宠爱的美妾手谈。美妾约双十年华,身姿中等,温婉绝美。玲珑精巧的双——乳挺拔,将精美的月白色长衫撑起性——感、美妙的形状,迷人至极。月夜、美人、香茗、棋枰,何其惬意的时光?

    天子幸承德,留他主事,大权在握。风光无限。在谢大学士享受悠闲的夜晚时光时,谢府门房处,大量想要求见谢大学士的人还在等着。

    小时雍坊,何大学士府中,何大学士正在书房中看书。清茶一杯,炭火熊熊,书中幽静、暖和。

    近来文坛上方宗师和大儒傅伯龙论战,各自办了一份报纸。一月一版,他让次子何以渐将论战的报纸都找来,报纸上关于朝政、人物的点评,很多观点很有趣。

    户部尚书卫弘府上,将近深夜九点许,卫康早早的休息。卫尚书自是随驾去了承德。他是能臣。天子依赖他调度钱粮。卫神童今科乡试再次折戟,还在书房中苦读不辍。

    大儒傅伯龙的家中,几名士子聚在一起商议营救傅伯龙的事。为首的是傅伯龙的得意弟子彭世俊,字章民。庶吉士出身,官任太常寺少卿(正四品)。时年三十八岁。

    事涉太子,众人都有些束手无策。

    贾府之中,灯火渐渐的熄灭,安静下来。望月居中,贾环正拥着娇妻宝钗闲话。话题当然是夫妻间的私密话题。

    两人刚一起沐浴过,宝姐姐身上有着一股怡人的清香。素白的单衣,在明亮的烛光下,映衬着她绝世的容颜。圆脸杏眼,肌肤雪白莹润。风姿无双的美人。

    宝钗时而脸红的娇嗔,时而低头浅笑。娴雅淡然的冷美人,在贾环怀中,嫣然如花。

    贾环近日来心情极好,宝钗自是从蘅芜苑中回来住,留湘云在蘅芜苑中。她当日留在蘅芜苑中居多,只是怕贾环分心照顾她。如今,事毕,她如何不想陪着她的夫君?算起来,其实两人不过新婚三个月多一点而已。

    贾环当日在娇妻面前吹牛:善谋者无赫赫之名。宝钗正拿这事取笑贾环。

    两人说笑着,这时,莺儿从外头进来报时,少女灵巧娇媚,道:“已经是亥时三刻,三爷和奶奶该休息了。”

    这样一个静谧、美好的夜晚,时间在看不见中缓缓的流走。火光、鼎沸声,突然的在京城内城北中响起。似乎还有马蹄声。

    动乱开始了!

    …

    …

    初冬夜晚清冷的月色洒落在京城内城高低起伏的建筑上。一股汹涌的洪流,自内城北面的梁王府涌出。夜间巡城的兵马相遇,还没来的询问,即被斩与马下。

    血,缓缓的流淌在地面上。大街上,空寂无人。人流呼啸着而过。

    襄阳侯戚建辉一马当先,带着死士、亲兵、奴仆数百人直扑宫城。东华门缓缓的开启,半掩着的朱红色大门,月光下几名军士的脸模糊不清,“快!快!”

    东宫外,几名看守太子的禁军拔出刀,大声询问道:“什么人?”回应他们的是火铳,“嘭!”

    “痛快!挡我者死!”汝阳侯赵豫从火铳兵闪出来,当先一步,带着显武营胡游击、梁王直入东宫。

    太监、宫女们四散着避开。火铳的声音在宫城里响起来了,跟随着还有一个响亮的口号,“清君侧!”

    如同石破天惊。

    “清君侧”这三个字,最早见于《公羊传》(儒家经典春秋的版本之一)。新唐书-仇士良传:“如奸臣难制,誓以死清君侧。”西汉七国之乱时,唐安史之乱,明靖难之役,口号都是“清君侧”。

    这三个字,是造反的另一种说法。

    太子宁溥和太子妃甄静儿在卧室之中,他们已经听到外面的动静。太子宁溥一身金甲,腰佩长剑,穿戴得整整齐齐。宁溥的性格柔弱,但事已至此,还须何言?

    “静儿!”宁溥抱了一下太子妃。心中,各种各样的情绪,纷杂的涌上来。

    甄静儿姣好的容颜上满是泪痕,跪在地上,拜别太子,哽咽的道:“殿下此去,大事为重,勿以我母子为念。事若有变,我自追随殿下于泉下。”昨夜太子和她商议。然而,自古以来,可有废太子得善终?没有。

    宁溥点点头,深深的吸一口气,推开门,大踏步的走出去。步入大厅,正好梁王、汝阳侯迎进来。梁王跪拜,哭道:“臣弟来迟,累皇兄受苦,罪该万死。”

    宁溥先让跟着跪拜的近百名将士、梁王、汝阳侯起身,然后大声道:“父皇游猎承德,不理国事。奸臣小人趁机进献谗言,污蔑本宫。我等今晚请清君侧,还皇周一个朗朗乾坤!”

    在中国,任何事情,都必须要师出有名。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清君侧,就是造反的名头,旗帜。太子宁溥,必须要把这番话说出来。

    “走!”

    一众人簇拥着太子宁溥往北而去。宁寿宫就在慈庆宫北。里头住着太上皇。

    要论对天下人、将士的号召力,自然是曾经执政多年的太上皇更有号召力。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国朝以孝治天下。史书之中,常常有太后的懿旨作为旗帜来定夺皇位。而现在,皇宫之中可有一个活生生的太上皇。

    黑夜之中,曾经是万国敬仰的帝都、皇城,大气恢弘,庄严肃穆。然而,在此时,杀机四伏。喊杀声不断。小范围的搏杀在皇城中展开。驻守皇城的军队,忠于天子的还是大多数。

    因为夜色,各种信息传递缓慢,混乱不堪。在一片混乱之中,宁寿宫的宫门被打开。

    稍后,带着太上皇旨意的骑兵向各处传谕。

    …

    …

    京城,分皇城、内城、外城。内城,即是人们常说的四九城。从东至西,直线距离不过十一二里。皇城居正中轴线。

    所以,正中的皇城出现火光,枪声,满城皆知。对折一起来算,其实不过四五里路。折合2千多米。在一片平原地带的京城中,又是如此寂静的夜晚,这如何不会是满城皆知?

    四时坊,贾府中,守夜的管事、奴仆开始向上禀报皇城中异样的情况。贾环在睡梦中给叫晴雯叫醒,“三爷,三爷,你快醒醒。外头出大事了。”

    晴雯三言两语就说清楚。贾环如今是贾府的执掌者,事情最终肯定是要汇报到他这里来。而且,被惊动的贾母怕他年幼疏忽,亦派了人来提醒。贾母经历的事情比较多。

    宝钗跟着醒来,她还没睡足,一双美目眯着,撑着手肘,想要起身服侍贾环穿衣服。贾环低头吻了一下娇妻柔腻的脸蛋,温声道:“不用,姐姐,你睡你的,我去看看就回来。”

    贾环很快就穿好衣服,又叮嘱只披了件棉袄就跑进来通知他的晴雯,“晴雯,快去被窝里躲着。这么冷的天,小心着凉。”

    贾环出了后院,往前院而去。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破防盗完美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奋斗在红楼 http://www.23wxx.com/1_1803/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