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农场 > 正文卷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一怒为红颜
    虽然夏若飞的话不太好听,语气也很强硬,但吴丽倩心中却不由自主地涌起了一丝暖流,她很清楚夏若飞的冲冠一怒,完全都是因为她。

    否则从桃源公司的角度来说,长平县方面负责这个项目接洽的是她这个常务副县长,还是刘浩军这个党委副书记,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只要优惠政策到位就行了。

    这就好比到一个饭店吃饭,只要菜的味道合自己口味就行了,至于饭店是不是换了厨师,顾客才不会管呢!

    但夏若飞这个“顾客”不但管了,而且反应还这么激烈,手段还如此强硬,这就只可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在为吴丽倩这个“厨师”打抱不平。

    在这一刻,吴丽倩想起刘浩军到任之后自己遭受的种种不公,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强行忍住已经快要冲出眼眶的泪水,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来平复自己的情绪。

    “若飞,你听我说……”吴丽倩尽可能地保持平静,“我很感谢你为我打抱不平,可是这件事情关系到长平县的发展,而且从你公司的角度来说,跟地方政府关系搞得这么僵,对你们是很不利的……”

    夏若飞满不在乎地说道:“倩姐,我说过了,我们公司如今的产业重心并不在长平县,如今这边仅有一个农场而已,说老实话,只要拥有核心技术,这样的农场我随时随地都能再开一个,花不了几个钱的,所以,你说的理由并不成立!”

    “若飞……”

    “你先听我说!”夏若飞有些霸道地打断了吴丽倩的话,“至于你说的长平县的发展,不好意思,我并没有义务帮助长平县来发展。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现在还没到兼济天下的程度,更何况连身边的朋友都保障不好,我有什么脸面去兼济天下呢?”

    说到这,夏若飞语气坚定地说道:“所以,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劝我了,该怎么处理我心里有数!对于那个刘浩军,你也别把他看得太高了,在京城的圈子里,这就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玩意!我还不至于连这么一个纨绔子弟都斗不过!”

    吴丽倩听完夏若飞的这番话之后,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轻轻地说道:“好吧……若飞,谢谢你!”

    夏若飞微笑道:“倩姐,跟我不用这么客气,咱们是朋友!”

    吴丽倩的眼泪差点再次夺眶而出,她的贝齿轻轻地咬了咬下唇,忍住哽咽的冲动,含泪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嗯!有你这个朋友在,真好……”

    夏若飞听到吴丽倩有些柔弱的声音,心中突然微微一动。

    他是想到了赵勇军给他透漏的那些有关刘浩军的信息,其中关于刘浩军提前被远远“发配”离京的原因,引起了夏若飞的注意。

    刘浩军当时可是因为生活作风问题,在京城待不下去了,才被家里提前安排下放的。而更重要的是,刘浩军还是因为吃了“窝边草”,对自己科室的下属下手,吃干抹净又不想负责任,事情才会闹大的。

    夏若飞立刻联想到了吴丽倩,要知道吴丽倩可是个标准的美女啊!而且三十出头的年纪是最吸引人的时候,对于同龄人来说自不必讲,稍微年长一些的也肯定会被吴丽倩这种颜值很高的轻熟女吸引的;而在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眼中,那些同龄的少女又岂是吴丽倩这样成熟御姐的对手?

    所以,吴丽倩正处在任何年龄段通杀的阶段,再加上又是单身,难保刘浩军不会动什么歪心思的。

    想到这,夏若飞问道:“倩姐,刘浩军除了这次跳出来跟你抢政绩之外,还有没有做什么其他出格的事情?”

    吴丽倩犹豫了一下,她自然是满腹的委屈想要倾诉,但一想到光是抢项目的事情就已经让夏若飞如此冲动了,这要把刘浩军这段日子的所作所为都说出来,夏若飞不得冲到县委大院来教训刘浩军?

    就在吴丽倩左右为难的时候,夏若飞又接着说道:“倩姐,你别试图隐瞒什么。我想如果刘浩军真的做过什么,我想要打听到还是不难的……”

    “你……”吴丽倩对夏若飞的强势略微有些不适应,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夏若飞说的有道理。

    刘浩军对她死缠烂打的事情,在长平县的体制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甚至整个三山官场可能都已经传遍了,凭借夏若飞在三山的人脉关系,随便找人问一句,就什么都清楚了。

    所以,只要夏若飞下决心要去查,吴丽倩隐瞒还真是没太大的意义。

    想到这,吴丽倩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你想听,我就跟你诉诉苦吧!这段日子也确实憋得慌……不过你得答应我,听了之后不许冲动,更不许采用什么过激的手段,否则有理也变没理了……”

    夏若飞毫不犹豫地说道:“放心吧!我答应你……”

    吴丽倩暗暗松了一口气,没曾想夏若飞紧接着又说道:“我绝对不会打残他的!”

    吴丽倩不禁哭笑不得,娇嗔地说道:“若飞,你要再这样,我可什么都不会说的!”

    夏若飞嘿嘿笑道:“跟你开个玩笑嘛!你怎么还当真了呢?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肯定是不会碰的!”

    “那你可记住自己说的话哦!”吴丽倩说道。

    “记住记住!一定记住!”夏若飞随口答应道。

    吴丽倩这才把刘浩军上任以来,如何对自己死缠烂打,在被自己明确拒绝了很多次,还当着参会常委的面对他不假辞色之后,又想尽手段在工作中排挤自己、孤立自己等等一系列行径都一五一十地跟夏若飞说了一遍。

    夏若飞一边听着,一边慢慢地握紧了拳头,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还好此刻他身边没人,否则一定会感觉到他旁边的空气温度似乎都降低了一大截,整个人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这孙子还真是够贱的!”夏若飞说道,“都已经被灰溜溜赶出京城了,居然还不知道夹着尾巴做人,看来还真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啊!刘老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后代子孙竟然一个比一个不争气……”

    吴丽倩听了夏若飞的这番话,有些哭笑不得,因为夏若飞的语气老气横秋的,就像是刘浩军的长辈一样。不过虽然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别扭,但同时她也感觉特别的解气。

    也许是把烦恼都倾诉出来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夏若飞的这番话,反正吴丽倩感觉一直以来压抑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吴丽倩有些好奇地问道:“刘老?哪个刘老?”

    夏若飞笑着说道:“你不知道?就是刘浩军的爷爷啊!那可是名字如雷贯耳的老首长啊!”

    说完,夏若飞压低了声音报出了一个名字。

    他明显听到电话那头的吴丽倩吸了一口凉气,不禁笑着说道:“倩姐,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班子中来了个‘空降兵’,你居然没有把他的家庭背景了解清楚?情报工作做得有点问题哦!”

    吴丽倩却没心思开玩笑,她有些急促地说道:“若飞,要不这事儿就算了吧!你让一步,正常跟长平这边接触接触,就算最后你不想把这个项目投在长平了,也别把人得罪死了呀……”

    夏若飞冷笑道:“凭什么?”

    吴丽倩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原来我只知道刘浩军是从京城下来的干部,家里可能有些背景,但没想到他居然是……那位的孙子,你没有必要为了我树一个这么大的敌……”

    夏若飞哈哈笑道:“倩姐,你这话说晚了,刘家我早就得罪了,跟刘浩军这孙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啊?”吴丽倩一阵错愕。

    “真没骗你!”夏若飞笑着说道,“不信你找机会给田阿姨打个电话,侧面了解一下嘛!我跟刘家的事情在京城的那个圈子里应该不是什么秘密……”

    “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怎么……怎么能……”

    “怎么能跟刘家的人杠上是吧?”夏若飞轻松地笑着说道,“谁让我这人正义感爆棚呢!就看不惯有的人仗着家里的势力胡作非为,看到不平事就想要管一管咯!”

    “亏你还笑得出来……”吴丽倩无奈地说道。

    在她看来,刘家绝对是高不可攀的超级巨兽,要知道她才是一个小小的副处,而刘家那位从核心领导班子退下来的老爷子就不说了,在位的时候每天都会上新闻联播的,除了他之外,刘家部一级和司局一级的干部也多不胜数,绝对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庞然大物。

    所以吴丽倩第一反应就是无比的担心这是为夏若飞而担心。

    夏若飞笑嘻嘻地说道:“我为什么笑不出来?反正吃亏的又不是我……再说了,刘家是刘家,刘浩军刘浩凡这种小虾米,又怎么能跟刘家等同起来呢?出于某些特殊的原因,刘家是绝对不敢对我怎么样的,而光靠刘浩军这样的小角色,没有家族的助力,想动我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吴丽倩听了这番话,虽然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但内心中对夏若飞却是绝对信任的,所以听完之后吴丽倩也似乎不怎么担心了,她对夏若飞充满了信心。

    接下来,夏若飞又安抚了吴丽倩几句,然后才挂上了电话。

    夏若飞点燃一根烟,默默地抽了一半,然后掐灭了烟头,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找到雷虎的号码拨了过去。

    “夏哥!有什么吩咐!”雷虎很快就接听了手机,恭敬地问道。

    “你手头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先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夏若飞淡淡地说道。

    “好的,我马上过来!”雷虎说道。

    现在新总部这边的安保工作主要是雷虎在负责,叶凌云更多的还是留在农场那边,他对制茶的事情更感兴趣,安保方面的事情渐渐都交给雷虎了。

    两分钟后,雷虎就出现在了夏若飞的办公室里。

    夏若飞示意雷虎坐下,然后开口说道:“虎子,现在有个事情,需要几个兄弟出把力……”

    “夏哥,有什么事儿您就直接吩咐吧!”雷虎咧嘴笑道,“现在安保队伍扩大了不少,兄弟们平时工作都非常轻松,一个个都觉得愧对公司发的高薪呢!”

    夏若飞正色说道:“这个事情……存在一定的风险,所以全凭自愿。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参加的兄弟每人二十万!如果真的出现最坏的结果,被抓的兄弟会得到一百万,而且家里老人、孩子公司全管了!当然,发生这种问题的可能性不高,真要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可以把兄弟们送到澳洲去避一避风头,刚好我在那边的产业也需要几个自己人过去帮衬……”

    雷虎一听,心中就微微一凛。

    他知道,夏若飞要他们做的事情肯定不简单,而且很可能是犯法的事情,否则不会这么郑重其事的。

    心底的一丝犹豫一闪而过,雷虎很快就眼神坚定地说道:“夏哥,自从进公司的那天起,兄弟们这条命就已经交给您了!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上刀山下油锅我们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夏若飞笑骂道:“说得那么悲壮干什么?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危险,我这也是未雨绸缪……”

    雷虎嘿嘿一笑说道:“夏哥,您就布置任务吧!另外,您给兄弟们的薪资已经非常高了,为您办点儿小事,那需要额外给那么多钱?您就直接吩咐得了!”

    夏若飞说道:“钱是肯定要给的,毕竟这不是工作范畴内的任务,而且还要承担一定的风险,那是你们该得的!”

    雷虎咧了咧嘴,没有再说什么。

    他虽然看似粗豪,但其实心思非常细腻,他也很清楚夏若飞准备拿出的这笔钱,不单单是给他们的报酬,更有封口的意味在里面。

    拿了这笔钱,就等于是应下了这件事情,而将来不管事情如何发展,这件事就要烂在心里。就算是不幸被抓,这事儿也绝对跟夏若飞以及桃源公司没有半毛钱关系。

    夏若飞自然也知道雷虎是个聪明人,不需要把话挑明,稍微点拨一句就够了。

    他笑了笑,继续说道:“这件事情需要三到五个人,你算一个,剩余的人选由你决定,还是那句话,一切以自愿为原则,另外人员一定要绝对可靠!”

    “明白!”雷虎站起身来说道,“我先去把人员的事情落实了,然后再过来找您受领任务!”

    夏若飞赞赏地看了雷虎一眼,然后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明天上午九点,带着你的小队到这里来见我!”( 神级农场 http://www.23wxx.com/1_1796/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